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7步 被他惯坏

林若兰也是心急,结束了孤儿院之行准备回家前就顺便去了一趟公司,把今天在孤儿院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做了汇报。当然,最重要的关键词显然还是放在叫宁子芊的可怜小女孩身上。

做汇报的时候林若兰并没有直接表明要收养这个孩子,只是绘声绘色地把这孩子的聪明乖巧和惹人怜爱之处详细说了一遍。但她那点小心思还是没能逃过沈大总裁的敏锐观察力:“怎么,莞心走了,你又找个女儿回家养?”

“你怎么也这么想,我是真觉得这孩子可怜才想给她一个家,跟莞心离开我们没关系。而且,莞心又不是永远离开我们,我也犯不着这么快就找人代替她。”林若兰始终还是担心莞心会对这事太纠结,所以坚决不允许孩子他爸有这种想法。

“既然你不是因为莞心离开一时兴起做的这个决定,这孩子又真像你说的这么可怜,就按你说的办,要走什么程序,找小四去办就行。”沈大总裁看着高冷霸气,但其实骨子里也是妻奴一枚,只要不是太违背原则的大事,一般他都会顺着孩子她妈,由她做主。

“那孩子的父母有那样一段不光彩的过去你也不介意?”虽然一开始林若兰就没觉着这事会遇到太大的阻碍,但孩子他爸答应得这么爽快,还是让她有点没想到。

“你也说了那段不光彩的过去属于孩子的父母,这孩子已经够可怜,何苦因为这些和她无关的事为难她?”因为见识更多、站的角度也不一样,心怀天下的沈大总裁比他家夫人更明事理,林若兰都不介意的事他更是没有纠结的理由。

“既然你没意见,我就让莞心去找萧然说,等他这一关过了就去找小四帮忙办手续。你忙着,我先回去看看二楼剩下的房间哪一间最方便准备。”林若兰也实在是闲不住,八字才刚落笔的事,只是初步确定了意向,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考虑给芊芊腾出哪间房。

知道孩子他妈是个急性子,沈淮清也没拦她。自打莞心决定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之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很反复,希望这个孩子的到来能让她重新恢复到之前的好心情。

因为林若兰临时决定先去一趟公司,最后叶莞心和肖妈妈只能自己坐车回去。中午在外面吃,没吃好也没吃饱,肖妈妈已经开始计划晚上吃什么。

此时,车子正好驶入JSY律师事务所所在的路段,叶莞心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购物的好去处:“等一下咱们直接在我之前工作的律师事务所对面下车,那里有一家种类很齐全的大超市,食材也很新鲜,肯定没有您想到却买不到的东西。”

“是沈律师的事务所?”虽然有明知故问之嫌,肖妈妈还是谨慎地多问了一句。

“嗯。”叶莞心一边老实地点头,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某人打电话,想问问他今晚能不能早点回去吃饭。

“要不这样,你去事务所看看他什么时候下班,我去超市买东西,咱们约个时间会合,再一起回去。”虽然相处也就这十几天的时间,但肖妈妈还是一眼就看透了女儿的心思。毕竟才刚开始体会恋爱的甜蜜,难免心里惦记,打电话哪有亲自上去找来得直接给力。

“不用啊,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就行,超市空气不流通,还是我陪您一起……”

肖妈妈这一次是难得沉不住气,心急地打断:“医生都说我已经完全好了,你还拿我当病人!”

见妈妈难得露了严肃脸色,叶莞心也不再坚持,“那咱们说好了,五点半在超市门口等。现在是四点四十分,差不多还有五分钟到超市门口,如果您已经想好要买什么,四十五分钟应该够了。”

“我哪里知道要买什么,当然是你和沈律师想吃什么我就买什么。”肖妈妈现在是一切以乖女儿的需求喜好为先,晚饭吃什么这么重要的事当然也要问她的意见。

“我不挑食的,什么都吃;至于他……就算您做了他不喜欢吃的,他也不敢说什么,您就按照自己的经验看着买就行了。”叶同学这回答,怎么听都是敷衍。

“你不会是不知道沈律师喜欢吃什么吧?”肖妈妈倒是不觉得这回答敷衍,只是隐约听出了其他门道。

被戳中痛处之后,叶莞心只能调皮地吐吐舌头,试图卖萌蒙混过去:“知道的不是很多,反正我不会做,也懒得打听。”

“不会做还不会学么,又不是现在就要你们自立门户单独生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学习,而学习的基础就是要先了解对方的喜好。”在沈家被娇养了五年多的小公主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之后终于开始上贤妻教程的第一课。

“我偷偷跟您说吧,其实我们每次单独在家里吃饭的时候都是他做饭比较多,他好像对做饭这件事也挺有兴趣。”傻丫头,人家那哪是有兴趣,分明就是觉得看着你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很有成就感才会特别有兴趣的好吧。

“昨天我还跟你爸说你这些任性的坏毛病都是被沈律师惯出来的,他还不信,真该让他听听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女儿能找到一个这么疼爱她的男朋友,做母亲的当然是发自内心的替她高兴,但两个人毕竟要互相扶持着过一辈子,有些小性子还是不能太惯着。

“这些话您应该跟他说去,我也不想被他惯得总也长不大呀。”听某人这语气,怎么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敢情您还觉得委屈还是怎么滴?

看着女儿一脸天真的小姑娘模样,肖妈妈实在是哭笑不得。看着明明还是个孩子,偶尔还要找爸妈撒娇什么的,怎么就谈上恋爱了。

母女俩闲聊了片刻,很快就到了叶莞心说的大型综合超市,因为有妈妈的严肃命令,她还是乖乖去了超市对面的大楼,打算给某人一个意外惊喜。

叶莞心偷偷溜上去的时候沈淮越刚好开完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今天上午秦尚的那个案子第一次庭审很不顺利,他这一天都在为这事伤脑筋,情绪也难得有些烦躁难耐,听到有人用特别急促的节奏敲门,他也没往其他方向想,只是顺着自己的烦躁心情不耐烦死回了一句:‘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十分钟之后再来’。

站在门口的叶莞心一听这调调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又退回去找Dana打听,“怎么回事啊,沈律师今天好像心情很不好诶。”

“可能是被秦律师接的那个案子给烦的,他们三个下午一直在开会,刚刚才结束,也不知道有没有进展。”一看Dana的样子就不是那种大胆到敢揣摩boss心情的秘书,叶莞心能从她嘴里打听到的消息实在有限。

最后,叶莞心还是只能靠自己。这一次,她连敲门都省了,直接推门而入。

感觉到门口方向突然传来奇怪的动静,沈淮越已经察觉到有人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擅自闯入办公室。放眼整个事务所,应该没人有这胆子。

所以,进来的人是谁,他心里已经有数。

可叶莞心并不知道他已经猜到,见他还在埋首工作,还刻意放缓了步伐,轻手轻脚地朝他的办公桌靠近,打算突然吓他一下。

只是,万万没想到,人还没走到最靠近办公桌的位置,就听到一个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在头顶响起:“是顺路过来看看,还是特地过来接我下班?”

呜呜,实在太没劲了,还没出声就被逮了个正着,他就不会偶尔装装傻配合一下么。

“听说你今天为秦律师的案子烦得心情有点烦躁,本来还想进来关心一下,看样子应该没什么事,我可以放心走……”

叶莞心这边最后一个‘走’字只说了一半,一直埋首工作的某人终于抬起了头,“本来是有点烦躁不安,不过看到你出现之后所有的坏情绪都很自觉地全部退散,立了这么大的功,总不能一点奖励都不领就走。”

沈淮越这话可不是说出来哄小女友开心的,虽然这事听上去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却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实。情绪变化本来就是一瞬间的事,只需要一个刺激的点而已。而刚才给他刺激的,毫无疑问只有她。

叶同学从来都不是难哄的小女孩,只要稍微拿出一点诚意就能让她喜笑颜开,更何况诚意之中还带着很多甜蜜。

被哄开心之后,叶莞心的注意力也很快转移到了这个让他忙了好几天的案子上:“这案子是有多复杂,竟然让沈大律师都犯了难?”

“其实也没有多难打,优势证据都在我们这一边,只是证人那边总是反复,每次给的口供都不相同,本来有利都可能变成不利,所以现在得做两手准备,再找新的证人。”沈淮越之所以会烦躁难耐,主要还是因为被这个总是反复的证人打乱计划,经过反复讨论,最后不得不做出另找证人的决定。

“证人给的口供前后矛盾,要么是因为跟这个案子有利益冲突,要么是心理方面有什么问题,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证人受了什么刺激,思绪混乱,所以出现自己也控制不了的错误?”虽然这些天都没去工作,但这个案子的大概经过叶莞心也有所了解,委托人虽然给人一种粗质恶汉的感觉,但各种证据都显示他并不是会对女性下狠手的人,。因为最重要的证人是男性,倒是有可能和他另有瓜葛。

“心理因素?”这一点沈淮越还真没考虑到。

“嗯,我最近正好在看一本和犯罪心理有关的书,觉得上面介绍的好多案例都很有参考价值,你可以往这个方向想想看。”叶同学倒是没忘记这一趟上来是想催某人今天早点下班跟她回家吃饭,有想法自然要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我这就让秦尚找人调查。”对着一个案子久了,确实很容易被局限住、跳不出框框,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换个角度给点提醒,说不定就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给秦尚打完电话,又深入地问了一些问题之后,沈淮越已经大概理清了一条思路,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还是有你在的时候更能激发灵感,真想现在找你妈妈把你借出来。”

“现在还不行,妈妈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到可以出去工作的程度,我得天天在家陪着她。”虽然感觉到某人的语气里带了明显的玩笑意味,叶莞心还是很无情地泼了一盆凉水。

“我也就是随口说说,哪能这么狠心把你们分开。”沈淮越本来就没对这事抱太大希望,表现也是特别淡定,“话说回来,你怎么会丢下你妈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应该不会是太想我、特地跑来看我吧?”

“美得你!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浪漫细胞彻底沉睡的叶同学继续无情地泼冷水,“妈妈去了对面的超市买菜,赶我过来问你今天什么时候可以下班。”

“赶你过来?”这个‘赶’字在沈淮越看来还真有点新鲜。

“嗯,我说打电话问就行,她非要我亲自过来。”听某人这语气,还真是老大不情愿。

“阿姨果然是过来人,知道我最需要什么。”沈淮越本来是打算等秦尚那边有了消息再回去,因为肖妈妈的特别考虑,他临时改了主意,决定正常下班,跟莞心一起回去,“你有没有跟你妈妈约好什么时候会合一起回家?”

“约的五点半,我还可以在这里呆半小时,有什么简单工作让我做的,尽管吩咐。”叶同学还真是天生劳碌命,一进了工作场合就只想到工作的事,倒是把今天发生的特别事情忘了个精光。

不过也不用担心,有人记得就行:“没什么要紧的事非要你去做,你先跟我说说今天陪两位妈妈一起去孤儿院有没有什么收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