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5步 另类补偿

摆出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之后,叶莞心突然由衷地感叹道:“如果他们的恋情被爆出来,妈妈和沈家的其他人肯定会很失望。”这么一想,叶莞心也很快意识到给妈妈找新寄托的事还真得加紧进行才行。

“这不是我们需要操心的事,你还是先顾好自己要紧。”果然还是小年轻精力更旺盛,既要忙着谈恋爱、忙着保守秘密,还要兼顾着两边的父母、为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做准备,竟然还能时刻保持朝气蓬勃的活力,真是不想认老都不行。

“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计划,争取速战速决。”保持速战速决的高效率也是叶莞心从沈律师身上学到的优良品质。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像‘老师’一样,完美又高效地完成。

“这事真急不来,你还是从长计议、慢慢想。”中间的门没有关,站在隔壁房间也能清楚地听到小书桌上的手机在剧烈振动,不用猜也知道又是秦尚打来的求助电话,沈淮越也没多余的时间再陪着小女友亲昵温存:“我先回去做事,这两天你还是留在家里陪你妈妈到处逛逛,等她完全适应了C市的生活再考虑要不要回事务所继续学习。”说完之后,沈淮越便转过身准备离开,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便感觉到一只软软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腰部位置。等到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某个小姑娘已经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对不起,最近又是跑医院又是陪妈妈去外公家庆生,都没好好陪你。”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沈大律师都有点飘飘然,愣了好一会儿才执起她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吻,然后一边吻一边不怀好意地低喃:“你要真觉得愧疚,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做补偿。”

用脚后跟都能想到他所谓的‘另一种补偿方式’指的是什么,虽然还是有点点难为情和不甘心,叶莞心还是如他所愿地悄悄松开手,绕到了他身前,然后很是主动双手勾住了他的脖颈。

充满幸福的吻还是一如既往的炽热、甜蜜,深情地拥吻过之后再看对方的眼睛,简直有种有了他/她,就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

浓浓深情化不开,另一个房间的手机却依然在持续振动。最后,还是得有人先松开手,“我先去把秦尚丢下的麻烦解决完,你要是累了就早点睡,嗯?”

叶莞心很乖地点了点头,跟着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中间的门先不要关,我收拾好这边的衣服再过去帮你把衣服都挂好。”刚才还大言不惭地说不会主动过去找他,这才过了几分钟就打了脸,当然会有点羞羞哒。

好在这一次毒舌的沈大律师并没有揪着她的前后矛盾不放,只是无比欣慰又满足地转过身来在她额头上又亲了一记,“不错,越来越有贤妻样。”

刚刚热情地拥吻过之后叶同学的脸就一直是红的,这会儿听到他说出‘贤妻’一词,无疑是‘雪上加霜’,已经连耳根都透出了让人迷醉的绯红。

“再不去接电话秦律师都要找上门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沈大律师被瘦弱的小女友硬生生地推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虽然两个房间中间突然多了一扇门,这一夜总算相安无事地过完。第二天,沈淮越照例是刚过七点就起了床。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准备出门前,又多了一项‘例行工作’。

打开中间那扇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即便是在睡梦中也带着幸福笑容的脸。沈淮越原本只是想看她一眼就转身离开,却还是没能忍住走过去亲她一下的冲动。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轻轻的一吻,竟然有将她从睡梦中唤醒的神奇魔力。

“早上好。”既然她已经睁开了眼睛,总得打声招呼才走。

“唔,几点了?”虽然还处于睡眼惺忪的状态,叶莞心还是很快发现某人已经穿戴整齐,看来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才刚过七点半,你还可以继续睡。”这些天总是往医院跑,她也没睡几个安稳觉,总算等到肖妈妈出院,让她睡睡懒觉也无妨。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门?”平常都是过了八点才出门,今儿突然提前这么多,叶莞心难免会觉得诧异。

“还不是因为秦尚接的那个案子,案子复杂,又要急着上庭,我得赶早过去再给他补补课。”沈大律师面对工作上的事一向认真,只要是事务所接的案子,都会投入百分之百的专注力。

“妈妈昨天晚上说今天要早起亲自做早餐来着,这会儿肯定已经在准备,不如你过来吃了早饭再去啊。”以前跟他一起在隔壁住的时候都是他早起做早餐,现在终于有了吃‘自来食’的机会,当然不能随便错过。

“今天这案子确实比较急,下次吧,你妈妈主要是做给你吃,我还是不去凑热闹的好。”肖妈妈一看就知道是很会做菜的贤妻良母,沈淮越也很想品尝一下她的手艺,可惜,紧急案子摆在面前,他也只能叹一声可惜。

“那好吧,早上车多,昨晚又下了雨,开车小心点。”唔,自从昨晚被叫了‘贤妻’之后,叶同学现在已经越来越进入状态。

果然,听了这句话之后,某人又露出了和昨晚如出一辙的表情。不过,这一次叶莞心也是反应奇快:“不准再说那两个字!”

因为这两个字,害她昨晚不好意思地害羞了好久,一大早可不能再被他折腾。

见她是真的‘动了怒’,沈淮越只能乖乖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吞回肚子里:“既然知道你妈妈要早起做早餐,不想睡的话就赶紧下去帮忙!”

“你走了我就起来。”昨晚洗澡的时候懒得找睡衣,随手拿了一件带蕾丝边儿的吊带式,穿着有点小性感,可不能被他瞧了去。

可她哪里知道,虽然上面遮得严实,露在被单外的长腿和裙边还是出卖了她:“怎么,穿着成熟风格的蕾丝睡衣不想给我看?”

呜呜,在他面前完全是一点秘密也藏不住啊!

恼羞成怒的叶同学只能将整个脑袋都缩进被子里,眼不见为净。

不过,等到她从被单里探出脑袋时,墙壁中间的门已经消失,一大早西装笔挺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个人也不见了踪影。

走得还真快,再见都没顾得上说。

反正已经醒了,干脆起床下楼,虽然妈妈肯定不会让她进厨房帮忙,能跟在旁边看着学点厨艺也是好的。

肖爸爸已经正式入职,早早地就出了门,今天的早餐只有叶莞心和肖妈妈两个人一起吃。

在医院闷了这么多天,肖妈妈终于等到了出院,回了家自然不能天天只是在家呆着和女儿聊天。只是,毕竟是盛夏的天,也不适合出去放松游玩,她便想到了去沈家拜访沈家夫妇的事:“你那边的父母一般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跟她约个时间,亲自去拜访一下。”

“我爸爸每天都有很多工作和应酬,一般都很晚才回家,过去也只能见到妈妈。她是典型的闲人一个,只要不去老宅陪爷爷奶奶,或者回她娘家看外公外婆,想跟她约什么时间都行。”这件事妈妈还没出院的时候就提过,叶莞心也算有所准备,所以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诧异。

“那就今天吧,昨晚下过雨之后天气不算太热,天气预报说也没有下大雨的可能,出门正合适。”看来肖妈妈这些紫日确实是闷坏了,出了院之后就一刻也不想在室内多呆。

“行啊,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虽然到时候气氛可能有一点点尴尬,但既然妈妈有这个心,做女儿的自然没有不尽力成全的道理。

叶莞心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林若兰刚和儿子昨晚晨练回来,沈家公子也是个呆不住的人,放暑假回家也是出奇的应酬多,这会儿已经只有她一个人在家,接到莞心的电话,自然是格外高兴:“你上次打电话好像说你母亲是昨天出的院吧,怎么样啊,回家之后还适应吧?”

没想到妈妈首先问的竟然是母亲的病情,叶莞心也感觉心里暖暖的:“挺好的,她刚才还跟说说起要去家里拜访您的事儿,您今天有其他事要去做么,要是没有的话,我们今天上午就过去。”

“你母亲现在的状况还是需要多出去走走,多呼吸一下大自然的新鲜空气,我看你也别带她来家里,我们干脆在外面找个地方聚一聚,地方你来选。”肖妈妈呆不住,林若兰也比她好不了多少,难得今儿外面的太阳不大,还有徐徐微风,不出去走在实在对不起夏日难得的凉爽天气。

“去外面?”听了妈妈的这个建议之后,一个大胆的念头很快就在叶莞心脑海里成型。既然妈妈把选择权交到了她手上,自然要好好利用。

“对,去外面。咱们也不去什么热闹的地方,就找个安静的地方走走看看,你想想哪里合适。”对林若兰来说,只要能和宝贝闺女在一起,去哪里都一样,地方她是真的不挑。

“其实,有一个地方我一直想去看看,我母亲这边也表示很有兴趣。”这边的妈妈确实有提过这事,叶莞心也正好‘借题发挥’。

“哦,说来听听。”既然是莞心和她母亲都想去的地方,林若兰这边怕是想不感兴趣都难。

“我想去之前住过一段时间的孤儿院看看。”虽然只在那里住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那个地方还是给叶莞心留下了很多很重要的回忆。而且,孤儿院也是最需要慈善关怀的地方之一,带妈妈过去看看,或许能给她一些启发。

“行啊,没记错的话那家孤儿院好像在上屏区,周围的环境应该听安静的,还依山傍水,确实是个好去处,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和你母亲在家等着,我叫了司机过去接你们一起过去。”林若兰很快就对此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说完之后便准备挂了电话上楼做准备,却又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话说,你现在住在哪里?”之前一直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也没问,现在要过去接,还是得打听一番。

听妈妈这么一问,叶莞心当下就傻了眼,之前她好像有拜托某人帮她处理这事来着,可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又或是太忙给忘了,现在竟然还是要她亲自面对。

“那个,房子是我哥肖莫买的,就在四叔住的小区,于叔应该知道在哪里。”死就死吧,反正这事迟早要坦白,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

“跟你四叔住在一个小区?”这个可能林若兰之前还真是没想到,难免有些意外。

“嗯,因为当时比较着急找房子,只能拜托四叔帮忙,刚好他住的小区有很适合的空房子,我哥就赶紧买了下来。”又坦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之后,叶同学心里反而释然多了。

“那地方确实不错,跟你四叔住的近也能有个照应。”莞心的亲生父母一家搬来C市确实挺着急,有这个前提在先,确实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林若兰也没再多问,“既然是熟门熟路的地方,连找地方都省了,我这边大概小时之后就能到,你们也先准备一下。”

“那呆会儿见了。”挂了电话之后,叶莞心便蹬蹬蹬地跑下了楼,跟母亲说了刚才跟另一位妈妈商量后的决定。

能去环境幽静的地方走走看看固然是好,但肖妈妈还是觉得不够正式:“我还想去商场买点礼物带过去,要是去外面,估计不太方便送。”

“沈家什么都不缺,您不用特地准备礼物,她要是知道您这么客气,反而会觉得见外。咱们就当结伴出去散散心,别总想着还有其他目的。”一听妈妈说要送礼,叶莞心越发觉得约在外面是最合适的选择。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