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4步 一墙之隔

手术完成后又在医院静养了十天,肖妈妈终于得到医生的批准出院回家。随着这个特别日子的到来,叶莞心也终于正式搬进了新家。因为之前的两天都在医院陪夜,再往前又要陪另一位妈妈去妈妈的娘家庆祝外公的寿诞,回沈家住了两天,算下来,她已经有四天没有回碧湖花园的那个家。这四天的时间里到底在她的小窝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她也是毫不知情。

前几天回家的时候又收拾了一些夏秋两季穿的衣服带过来,回到家吃完晚饭之后,叶莞心还是想先把带来的行李收拾好。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她正在为是按衣服颜色分类还是按样式分类寻思琢磨时,冷不丁地,身后竟然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还是按颜色分类挂放看上去更清爽整洁。”不愧是的典型的处女座强迫症性格,在衣柜里挂衣服也有一番特别的讲究。

“啊……”正专注思考的叶莞心突然听到身后有动静,第一反应就是先尖叫两声。虽然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也大概猜到他是怎么过来的,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难免还是会有些措手不及。

沈淮越之所以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出现,就是想吓唬她一下,但这一声高分贝的尖叫显然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嘘,小声点,虽然楼上楼下隔断,楼上的动静一般传不到楼下去,但也不排除你爸爸妈妈会突然上来突发情况。”

“你……你什么时候找人做的?”中间挖了一堵可以移动的强,从这边的房间看上去竟然毫无破绽,还真得在心里给设计师点个赞。

“当然是在你不在这边住的这几天,只是打通一堵墙,做个带特殊开关的书架,再找相同样式的墙纸把你这边的墙壁恢复原样,中间并没有带来额外的装饰材料,花不了多少时间,也不存在有异味的问题。”沈淮越本来也没打算这么心急,可有考虑到肖妈妈才刚出院,在开学的这段时间莞心肯定还是会花更多的时间陪她,恐怕也没太多机会去事务所帮他的忙,所以他才会着急将之前的大胆设想付诸实施。不用出门绕个圈子才能见到对方,既省时又省事,相信莞心也不会表示反对。

沈淮越过来之后并没有将书架恢复原位,现在出现在叶莞心面前的墙依然的中空的状态,联想到他刚才提醒说爸爸妈妈可能会突然上楼,叶莞心还是条件反射地跑到门边按下了锁门按钮。门落了锁,爸爸妈妈进来之前肯定得先敲个门,也能给他们一些准备的时间。

“竟然连招呼都没跟我打一声就偷偷做了,这样的事以后不准再发生。”虽然偶尔受些意外惊吓也算一种情趣,但总是被蒙在鼓里,小叶同学还是觉得有点委屈。

不过,她这个要求对经常不按常理出牌的沈大律师来说似乎有些气强人所难,他也不着急做回应,而是直接拉着她走到中空的地方,颇有兴致地介绍道:“这扇特殊的门不是只有在我那边才能打开,我来教你怎么用。”

这一次叶同学可是难得不给面子,面对某人的饶有兴致,她竟然毫不客气地当头就是一盆冷水:“你还想要我主动推开这扇门过去找你?”

“怎么,你觉得永远不会有这一天?”虽然感觉倍受打击,但沈淮越似乎并不担心莞心说的事会变成事实。先别说她能不能沉住气,恐怕连最简单的好奇心这一关她都过不了。

叶莞心本开还想嘴硬地回一句‘肯定不会有这一天’,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能一时冲动把话说得太死,“好吧,不管会不会有这一天,先看看再说。”

仔细看过之后才知道,中间的奥妙还真挺玄乎,至少在没有知情人详细讲解的情况下,一般人肯定很难发现。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只要不当众掩饰,确实能做到万无一失。

只是,再怎么万无一失,两边的门还是得关严实,她可不希望这个有爱的小秘密这么快就被其他人分享了去:“算算时间,唐凌也差不多该回来,她会不会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闯进来?”

沈淮越很肯定地回道:“肯定不会。”

“为什么这么肯定?难不成她每次回家之前还会给你打电话报备?”这事怎么想都不像是唐凌会做的事,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闯进来反而更像她的作风。

“设计师就是她帮忙找的,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根本不是秘密,也不存在突然闯进来一说。”沈淮越本来也没想过这么快跟其他人分享这个秘密,但为了尽快完成,不得不找唐凌帮忙淘设计师,而且施工时还找她做了监督,这样一来,她就是想不知情都难。

叶莞心也早就把唐凌当成了自家人,而且对她绝对信得过,既然这事有她帮忙,自然也无需计较太多。不过,她还是很好奇唐凌到底知情多少:“这么说来,她也知道怎样打开机关穿墙而过咯?”

“她要是想开,就算我不说也能想办法通过其他渠道得知,这个问题没必要太纠结,你只要知道她现在已经搬到了楼下去住,而且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搬出去……”

“什么叫唐凌现在已经搬到了楼下?”明明沈淮越刚才说的话里最需要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唐凌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搬出去’,但叶莞心的关注点却并没有放在这里。

“唐凌已经搬到楼下去住的意思是我现在住在你隔壁。,而且把书房也一起搬了上来。”有这么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傻子才会视而不见。

因为某人一直眼中含笑,叶莞心还以为他是在故意说笑逗她玩,特地‘穿墙而过’到另一边瞧了个究竟。唔,还真是,熨烫架上还挂着几件待放进衣柜里的西装,绝对是已经搬上来无疑。

确认事情属实之后,叶莞心突然摆出一副严肃脸,铿锵有力地吐出四个字:“这样不行!”

面对某个小姑娘的严肃脸,沈淮越依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我自己的房子,想住在哪个房间是我的自由,这事还能由你说了算?”

“总之,我就是不想在睡觉的时候还要担心会有人偷偷跑过来在我身边躺下。”叶同学看来是真的脑子打结得厉害,这种摆明了是自己打自己脸的话也好意思说。

“那上次你自己跑到我房间躺下不肯走的事又怎么算?”看吧,话才刚说完,打脸的反击即刻就到。

瞧某人的反应,显然已经把这事儿忘了个精光。此时此刻,面对这铁一般的事实,她也只有欲哭无泪的份。

“既然你对我这么不放心,我只能选择把靠近我房间那边的开关暂时关闭,要不要开这扇门,都由你说了算,等你觉得已经是时候,再给我设置自动进出的权限,这样总行了吧?”这扇门开得本来就突然,加上小叶同学偶尔还是会有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沈大律师也只能‘忍气吞声’地为她一再让步。反正从一开始他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也不在乎在这件小事上多等她一段时间。

而且,他心里很清楚,关键时刻,拿‘欲擒故纵’这一招用来对付心智还不完全成熟的小姑娘真的很管用。

“我没有对你不放心啊,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果然,小叶同学还是不长记性,这一次又傻傻地中了招。

“如果你觉得还不是时候,我可以给你适应的时间,反正这扇门开着也就是方便进出的通道,并不会从本质上改变什么。”就算两个大房间合二为一又如何,他还是只能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男友,在外人面前,她也还是得毕恭毕敬地叫他四叔。

感觉到那个低沉的声音里突然带了些严肃认真的‘怨妇’语调,叶莞心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到底在感叹什么。说到底,他还是在‘抱怨’她一直藏着他、不让他真正见光呢。

其实,自从和亲生父母团聚之后,叶莞心也想过可能真的不需要隐瞒四年之久。可现在她毕竟才刚离开沈家,虽然那边的爸爸妈妈面子上都说支持,她走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不舍和难过,但她心很清楚,她的离开还是给爸爸妈妈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和改变,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雪上加霜地告诉他们她现在正在和四叔谈恋爱吧。

“你又在怪我偷偷把你藏起来的事对不对?”闷闷地想了片刻之后,叶莞心还是决定小心求证一下,听他亲口承认。

明显地感觉到莞心的情绪悄然间起了变化,沈淮越也赶紧换上了一副半真半假地玩笑语气:“没有怪,就是小小的抱怨一下。”因为刻意放低了声音,瞧着还真是越来越有‘怨妇范儿’。

“你说,再给爸爸妈妈找个孩子让他们领养,怎么样?”叶莞心也不知道是受了哪位神灵的英明指示,竟然毫无预兆地冒出一个她自己都没想到的大胆念头。

唐凌之前就有向她建议过,让她引着妈妈往慈善的方向走,如果妈妈真的对这事有兴趣,第一步从孤儿院开始无疑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他们养了你五年多,已经有了感情,哪那么容易找到其他人代替你。”虽然大哥大嫂现在的年纪和身体状况都能为再领养一个小孩提供很好的基础,但从感性角度出发,沈淮越并不觉得这是个值得考虑的建议。

“不是找人代替我的问题,我只是希望妈妈能有新的寄托,爸爸是个工作狂、哥哥常年不在家,她又已经很多年没出去工作,每天只是养花养草逛街购物什么的也不是个事儿,总得找点事情让她打发时间吧?”叶莞心当然不会狠心到给妈妈再找一个女儿之后就不再管她,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她能过得充实开心。

“照你这么说,这个建议确实值得考虑。不过,这事不能做得太刻意,得顺其自然地来,真能再碰上看着有眼缘的,才能往那个方向考虑。”当初是沈淮越把莞心送到了大哥家,但当时是事出有因,他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这一次情况大不一样,可不能再由他做主安排。

“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事儿我自己去办,有需要的时候再找你。”自从刚才感觉到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怨妇气息’之后,叶莞心就一直想做点特别的事哄他开心,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先从自我独立开始。

“你自己去办?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么?”某人还真是对拆台之事乐此不疲,每次都要在人家最热情高涨的时候泼冷水。

“别小瞧我,这事我肯定给你办得妥妥帖帖!”被打击惯了的叶同学这一次并没有就此消沉,而是燃起了更旺盛的斗志。

“这事是给我办的?”虽然对某人豪言壮语很是欣慰,但沈大律师还是‘矫情’地抠起了字眼。

“嗯,不是你抱怨我总是藏着你不让你见光,总得先让爸爸妈妈心情好了、然后又多个人帮咱们说话才能考虑公开恋情的事儿,不是为你是为谁?”叶同学再一次无情地用从沈律师身上学来的东西做了犀利的反击。

在叶同学的犀利反击下,沈大律师终于被堵得没了话说,最后只能闷闷地吐出一句:“等你的好消息。”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确实也该给她机会为他们的终身幸福做点事。

中间打开的门到底要不要设置成单向通道的问题就此告一段落,沈淮越都已经准备回去继续工作,叶莞心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你刚才说唐凌可能会搬出去住是什么意思?”

“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在肖莫拍戏的片场。”虽然唐凌打电话报备的时候说的是要去做一件很有趣的事,但沈淮越还是本能地联想到了肖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