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3步 秘密武器

“他问我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再叫你四叔。”当时话题转得实在是快,到现在叶莞心还是觉得有点‘心有余悸’。本来是说着和她身世有关的话题,怎么无端端地就扯到了四叔身上,这不是摆明了想故意吓唬她,让她措手不及么。

“那你怎么回答的?”这个问题确实算得上莫名其妙,沈淮越也没再为难她,只是对问题的答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叶莞心几乎未作任何思量,张嘴就答:“当然是老老实实地说该怎么叫就怎么叫,我和沈家所有人的关系都不会随着我离开沈家而改变。”

某人答得飞快,沈大律师的语气里却充满了‘不屑’:“就你这样还叫老老实实?”不知道是谁,昨晚上楼回自己房间都懒,竟然还好意思理直气壮地说‘该怎么叫就怎么叫’。

“至少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算吧。”叶莞心也知道自己这解释实在没什么底气,只能笑着打哈哈,试图敷衍带过。

“看来萧然对我跟你的事还是特别敏感,你要真打算隐瞒到底,可得小心点。”沈家的三个孙子辈的孩子就数萧然心眼最多,脑子也转得最快,沈淮越心里一直都知道,放眼沈家,最需要‘提防’的就是他,所以才会对莞心特别提醒。

“他也就是神经过敏地胡思乱想,只要没有真凭实据给他抓住,他也奈我不何。”叶莞心对这事儿倒是看得很淡,反正萧然哥哥暑假回来最多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且现在又没和她住在一个家里,见面的机会少了,自然不需要费心防着。

“看来你真的很有信心能把这个秘密坚守四年之久。”虽然从一开始就感到了某个小姑娘的坚定决心,但沈淮越心里其实从没想过事情真会像她想象中那么顺利。在他看来,无论他们怎么费心遮掩,提前‘曝光’都只是时间问题。

“即便还是只有沈家养女的身份,我也觉得没多大问题,现在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和新的家庭,不应该更有信心么?”一直以来,叶莞心都坚信自己能做到人前人后两种状态。在她看来,只要在有外人在的时候继续当他是四叔,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出什么。之前有所担心是因为能和他独处的机会实在太少,现在已经直接搬到了他家隔壁,而且还可能通过其他方式变得更亲密,确实应该更有信心。

“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这个保证我还真不敢随便下。”总是就是一句话,沈淮越这边已经时刻做好了秘密被揭穿的心理准备,而且也想好了应对之策,即便突发意外,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不行!你一定要跟我一样信心百倍才可以!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总不能都是我在时刻小心,你却不想付出努力。”在这件事情上,叶莞心似乎特别较劲,即便是善意的提醒,听在她耳朵里也是格外‘刺耳’,反正她就是见不得有人不留情面地泼冷水。

“好了好了,我不过是好心提醒你不要掉以轻心,又没说不跟你一起努力,看把你着急的。”面对小女友的偶尔执拗,沈淮越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而且,人是他找的、坏脾气也是他惯出来的,除了不敢有脾气,他还得甘之若饴地照单全收,“我已经帮你爸爸约好了去杂志社面试的时间,可能明天一早就要过去,明天换你去医院陪护,今晚早点休息,有纠结的事都留给我去处理,千万别放在心里磨,知道吗。”

“知道了。”总算从某人嘴里听到了一句像是男朋友该说的话,叶莞心这才安了心,“你也不要忙到太晚,要懂得劳逸结合,晚安啦。”

叶莞心这边说完晚安就挂了电话,另一边,沈淮越刚准备放下电话开始加班工作,有人却偏不让他安宁。他也猜到萧然这小子肯定会沉不住气找他打听,却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如此之快:“刚回家就给我打电话,怎么,是想让我给你找个打暑期工的地方?”

“刚才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占线,是在跟谁通电话?”沈萧然这边虽然是带着明确的目的打的这通电话,却还是神经过敏地觉察到了不寻常。

在沈淮越的印象中,这个大侄子绝对是那种一发起疯来就没谱的人,因为担心他会通过其他方式求证,所以沈淮越还是选择了如实坦白:“你家宝贝妹妹刚才打电话跟我投诉呢,说你一点儿也不通情理,不能理解她的选择,弄得她心里很不好受。”

“刚才是莞心打电话给你告状?”不同身份、不同立场的人,用词果然不一样,沈淮越说的是投诉,到沈萧然这里就成了告状。虽然意思相近,但语气和程度却相差甚远。

知道萧然有点被吓到,沈淮越也懒得跟他计较是投诉还是告状的问题:“我还想找机会跟你谈谈,既然你主动打电话来,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你有什么不满或是不清楚的,可以找我问,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我都很清楚,保证对你知无不言。”

“既然四叔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刚才莞心说这件事是你最先知道,是不是真的?”沈萧然之所以选择迫不及待地给四叔打电话,就是算准了一定能从他这里得到想要的答案,而事实也没有让他失望,简单的一句‘知无不言’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准确地说是我先发现她的亲哥哥肖莫好像对她特别关注,所以从这个点上做了一些详细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莞心和肖莫的关系也很快浮出水面,这件事没有任何可以质疑的点,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拿出很多证据。”而沈淮越的回答也很好地履行了承诺。

“既然是四叔出面做的调查,我当然没什么疑问,现在我好奇的是什么促使莞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离开沈家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决定,而且还很快获得了我爸妈的认可和支持。”沈萧然也相信莞心确实有必须离开的理由,但这个理由能不能说服他,还需要等待四叔的进一步解释。

“理由有三,首先,莞心的亲生父母已经失去她十一年,这些年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受了很大的压力,她会想做出补偿也是人之常情;其次,她的母亲最近很不巧心脏出了问题,需要进行手术,也正是需要她支持的时候;最后,她虽然在沈家生活了五年多,但从血缘上来说终究还是肖家的孩子,而且她已经成年,完全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知道这个大侄子没那么容易说服,沈淮越也是使出了‘看家的本领’,讲道理都严格按条条框框来。

沈萧然原本只是想听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解释,没想到四叔竟然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大篇,面对这几乎毫无破绽的‘长篇大论’,沈公子就算再有质疑估计也没力气再问,“这么说来,四叔也和我爸妈一样,非常支持莞心的决定?”

“她遵从了自己的心、做了问心无愧的选择,而且严格来说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我有什么理由不支持?”知道萧然有心求问,沈淮越也乐得摆出严肃的长辈架子,说话的语气也是越来越严肃。

“这么说来,莞心选择离开沈家和她的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对四叔来说还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沈公子现在似乎已经神经过敏地没了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下意识地往莞心和四叔之间有什么的方向想!

“这话从何说起,她选择和谁一起生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她选择离开沈家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沈大律师一生坦荡,活到这么大,做的都是问心无愧的事,现在却注定要为了他家小女友将‘善意的谎言’进行到底。

当然,这话也不算完全违背事实。至少,无论莞心在沈家还是在肖家,在外人面前还是得叫他一声四叔这件事并没有任何改变。所谓的好处,他还真是没得到太多。

沈萧然本来只是想顺着四叔的话旁敲侧击地试探,没想到竟得了如此犀利的反问,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默了片刻之后才笑着回道:“我就是这么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你也别放在心上。”

“我觉得你好像特别关注我和莞心之间的相处方式,你是不是怀疑我对她别有用心?”沈萧然已经笑着给自己圆了场,这话题看似可以就此结束。但,沈淮越却突然转了话锋,瞬间就将主动权握在了自己手上。

话题的突然转变确实让沈萧然有些措手不及,好在隔着电话,神色变得再怪也不用担心被看到,他还是很快调整了情绪:“怀疑这个词用得可有点过了,我只是好奇,觉得莞心和你好像特别投缘,仅此而已。”

“你别忘了,沈家最先认识莞心的人其实是我,而且也是我把她带到了你们家,我跟她特别投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莞心被带到沈家的时候萧然已经十四岁,当初收养莞心的起因他应该都记得,有这个起点在先,沈淮越还真不怕萧然胡思乱想瞎担心。

听了四叔这番话之后,沈萧然是彻底没了话说,最后只得漠然地叹口气:“行了,如果莞心再打电话给你投诉,麻烦你帮我转告她,我也跟你和爸妈一样,无论她做出怎样的决定都会理解并支持。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怎么,你想跟她的亲哥哥见一面?”萧然已经做了最终妥协,现在能让他保持兴趣的,应该只有肖莫这个红得发紫的大明星。

“果然什么事都逃不过四叔的法眼。”隔着电话,都能清楚地听到沈萧然的叹气声,看来他对这个无所不能的四叔是真的折服。

“肖莫是艺人身份,而且正当红,工作日程早就排得满满当当,恐怕没那么好约,我只能尽量帮你留意,能不能尽快安排你们见面可不敢打保票。”沈淮越倒是不担心萧然和肖莫见面之后会发生点什么,只是真心觉得这事不是他能随便控制。

“你帮我记着就行,我也没说马上就见。”话说到这里,沈萧然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已经基本完成。现在,他只能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继续叹气,然后无奈地接受他的乖宝妹妹已经不再只属于他一人的残酷事实。

沈萧然几乎是用了大半夜的时间在消化这个残酷事实,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总算又恢复成了那个让人一见了就无比安心的阳光大男孩。

大清早起来就收到哥哥精心挑选的礼物,而且又在他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灿烂笑容,叶莞心很快就意识到萧然哥哥昨晚已经被四叔‘洗脑成功’,她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无比灿烂。

不过,现在显然还不是得意忘形的时候:“下次再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跟我说,别动不动就找四叔告状,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训起人来比爷爷还可怕!”

“我哪里有找他告状,不过就是有点担心,想找他帮忙劝劝你。”看看,果然是不同的人有不同说法吧,到叶莞心这儿又成了求助!

“怎样都好,反正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以后也不用再为这事心里难受。无论你在哪里,永远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你觉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沈萧然最后说的那句话看似不经意,像是做最后的总结呈词,叶莞心听了之后,却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能不能把最后说的那句话再重复一遍?”瞧这架势,应该是打算把这话儿录下来以作凭证。

沈萧然倒是没想那么多,只以为莞心是一时贪玩,便接过手机,认真严肃地把最后说的那句话又说了一遍。可他哪里知道,这句话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掣肘他的秘密武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