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2步 极品暖男

因为有唐凌在,肖妈妈又多了一个人陪。在医院静养两天之后,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气色都有了明显的好转,昨晚已经留下陪了一个晚上的叶莞心也被‘无情’地赶了回去。

其实,不用肖妈妈‘无情’地开赶,叶莞心今天也没打算留下继续陪夜。因为她今天不仅要回家,而且还要回沈家。

爸爸妈妈这一关已经基本算过了,但沈家还有另一个考验等待着她,而今天正好就是这个‘考验’考完试回家过暑假的日子。

因为飞机晚点,原本计划在下午五点就能到达C市的沈萧然一直耽搁延误到快八点才到家。

为了提前回家,昨晚还要帮教授整理报告到凌晨三点,今天这一路实在够折腾,沈大公子心情显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好在一回家就能看到他最想见的那个人微笑着站在门口等着,总算能聊表安慰。

“今天天气明明很好啊,怎么晚点这么久?”知道少爷要回来,严师傅特地准备了好多菜,这几天在医院吃得相对简单,叶同学难免犯馋,看着满桌的好菜,却只能看不能吃,‘焦急难耐’什么的,多少会有点。

“碰上流量控制,从C市飞过去的航班就晚了,快要降落的时候又盘旋了半个多小时,我能有什么办法。饿了就先吃,我又不是外人,干嘛一定要等我回来才开饭?”虽然不经意地回应着,但沈萧然的眼睛却一直在莞心身上充满好奇的上下打量。虽然暂时还理不出头绪,但直觉告诉他,这些天一定在她身上发生了很特别的事!

“干嘛这样怪怪地盯着我看,我瘦了么?”沈萧然自以为不露痕迹,却还是没能逃过叶莞心的敏锐眼睛。这些日子接连经历意外,昨晚在医院睡得也不是很踏实,她也确实感觉体重略有下降,哥哥一向眼尖,被他瞧出异样也很正常。

“我也饿了,先吃饭。”沈萧然并没有直接回应莞心的问题,不过,从他的反应来看,言下之意应该是‘等我填饱了肚子再慢慢收拾你’。

沈家的大家族今儿也是难得早回来,因为有他在,餐桌上的气氛也很难活跃起来。这样一来,吃饭的速度也会很自然地变快。最先放下碗筷的沈萧然见莞心碗里的汤也只剩最后一点底,便迫不及待想拉她离开:“晚餐吃这么多应该够了,跟我上楼,先拆礼物,再帮我收拾东西。”

“哦。”叶莞心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应,一边向妈妈使眼色求助。今天回家她是打算坦白来着,但如果爸爸妈妈都不在,她还是觉得心里没什么底。

“去吧,我还有点事跟你爸说,等等再上去找你们。”萧然还没回来之前,林若兰已经跟孩子他爸商量好这件事要由莞心自己告诉萧然,虽然她是有点不放心,但最后想想还是决定先让莞心试试。

沈萧然本来就觉得不对劲,见莞心和妈妈一直‘眉来眼去’更觉事有蹊跷。所以,在上楼之后几乎是未作任何铺垫寒暄,一开口就直奔主题:“老实跟我说,最近又发生了什么特别的要紧事?”

“嗯,确实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要紧事。”跟着哥哥的脚步小心翼翼上楼时,叶莞心本来还有点紧张,听了他如此直接的问题之后,她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你先坐下,而且要答应我听了我说的事情之后不能太激动。”

算她机警,坦白之前还知道先给他打预防针。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已经交了男朋友、而且还是我认识的人吧?”说到特别严重的事,沈萧然的第一反应就是莞心的恋爱问题。这丫头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异性缘就特别好,现在已经成年,这个年纪开始谈恋爱严格来说也不算早恋,所以他才会下意识地想到这一点。

“你想到哪里去了,谁要跟你说交男朋友的事!”叶莞心的反应当时是下意识地否认,不过因为心里有鬼,终究还是有点心虚,便赶紧将话题绕开:“你先看看这个。”说完,便将一张肖莫的最新剧照递到了哥哥面前。

“还说没有交男朋友,这个男人是……”沈萧然的本来反应还是有点激动,不过,盯着照片多看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被他瞧出异样:“等等,这个人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虽然沈大公子没有追星的爱好,但毕竟生活在最青春勃发的大学校园,有些人,他想不认识都难,眼下最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肖莫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你确实可能认识他,他叫肖莫,是个能唱能演的明星,也是我亲哥哥。”说完之后,叶莞心突然意识到,对萧然哥哥来说,这个回答可能比坦白说她确实已经交了男朋友的后果更严重。

而沈萧然的反应也没有让叶莞心失望,瞧他愣了半天没缓过神来的呆滞模样,估计还得继续沉默下去。莞心还有个亲哥哥这事儿已经够不可思议,这人竟然还是红得发紫的大明星,这事要他怎么消化得了?

“怎么不说话,听了我的如实坦白之后,你不应该有更多问题要问么?”叶莞心这边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如何回应,无奈被吓坏的某人迟迟不做反应,她也是无计可施。

“当初爸爸妈妈带你回家的时候不是说你已经没有亲人,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亲哥哥?”沈萧然毕竟已经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子,虽然受了意外惊吓,也不至于吓傻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他还是如莞心所愿,问了一个虽然不是最重要,却是最需要先了解清楚的问题。

“那什么,我不仅有个亲哥哥,亲生父母也都还在。”而叶莞心做出的选择却是继续给他意外。

“你不是在跟我说笑吧?”这一次,沈萧然并没有被吓到呆滞恍神,而是下意识地对这个太匪夷所思的事实产生了怀疑。

“这么重要的事,我会跟你开玩笑?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妈妈,周一的时候她已经去见过我的另一对父母。”叶莞心早料到哥哥可能会有质疑,只得将妈妈搬出来。

莞心已经搬出了妈妈,沈萧然也没有继续质疑的理由。既然事实已经无法改变,眼下他最需要关心的事显然就是莞心会何去何从:“跟我说了这么多,你最终想表达的重点是什么?知道你的亲生父母还在,还有个大明星哥哥,你是不是要回到你真正的家里?”

沈萧然的语气终于开始透出不安的激动,但此时此刻,叶莞心能做的依然只有乖乖坦白:“这件事我已经跟爸爸妈妈商量过,他们说会尊重我的决定。”

“他们尊重你的决定是他们的事,我不同意!”这个暑假沈萧然本来可以继续跟着教授做新的课题研究,正是因为家里还有个惦记,他才婉拒了教授的邀请,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如果回到家妹妹已经不在,他宁可回学校继续埋首做研究。

“你不同意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而且,我只是希望能尽可能地弥补亲生父母失去我的这十几年承受的煎熬和折磨,又不是永远离开这个家,如果你还当我是妹妹,就应该理解并支持我的决定。”哥哥已经开始钻牛角尖,叶莞心也知道这个时候跟他讲再多大道理都没用,她也只能寄希望于时间能治愈一切,他终有一天会慢慢想通。

莞心的话确实让人很难反驳,她之所以会做出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决定也一定有充分且合理的理由,面对这残酷的事实,沈萧然也意识到自己能做的恐怕只有默默抗议。

“如果你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的话,我可以先出去,等你想继续谈这件事的时候再找我。”有时候,无声的抗议最是伤人,面对此情此景,叶莞心也不比当事人好受,她能想到的只有安静地离开。

在叶莞心准备默然离开时,沈萧然突然问出一个听上去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离开沈家之后,你是不是就不用再叫四叔四叔?”四叔四叔什么的,听着还有点像绕口令。

“你……”叶莞心这边本来正纠结担心着,听哥哥这么一问,直接吓懵。这都什么跟什么,好端端的,怎么扯到四叔身上去了?

“这件事四叔应该已经知道了吧?”顾不上莞心的错愕反应,沈萧然继续揪着这个话题不放。

见哥哥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叶莞心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我的亲生父母就是四叔帮忙找到的,他当然知道。可是……你不觉得你这重点转得有点莫名其妙么?就算我离开沈家,该叫什么还是得照原来的叫,我可没说离开这里之后就不再认你这个哥哥。”

“就知道,这事肯定是他第一个知道。”虽然沈萧然这话带了几分赌气的意味,听起来却格外幼稚。可见,他心里还有个结一直没有真正打开。

面对哥哥突然表现出来的孩子气,叶莞心也只能无奈叹气的份,“你现在心里有气,看谁都不顺眼,我也懒得跟你解释。你先一个人好好消化一下,我去叫妈妈上来跟你说。”

萧然哥哥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找爸爸上来严肃训斥只会让他往死胡同里钻得更深,这个时候还是妈妈的温柔攻势更管用。

“回来。”因为生长在一个特殊环境里,沈萧然远比一般同龄人成熟的早,只要是他自己能解决的事,他都不想牵连进更多的人,“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走?”

“其实我并不算彻彻底底地搬走,这里还是我的家,爸爸妈妈也说了,我什么时候想家、想你们,随时都可以回来。”虽然叶莞心暂时还做不出多久回家一次的明确承诺,但‘常回家看看’这一点还是能保证。

面对莞心的真心承诺,沈萧然依然是一副‘怎么算都是我们家吃亏’的语气:“想家了才回来和这里是你家、你必须回来怎么能相提并论!”

面对哥哥的得理不饶人,叶莞心也是‘急红了眼’,心一横,嗖地放出大招:“你要是真恋家,就应该一放假就赶紧回来陪妈妈,而不是一直呆在学校帮教授做实验!”

沈萧然确实没想到莞心会突然出这么一招,愣了好一会儿才恼羞成怒地反击道:“你现在天天跟着四叔混,越来越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也懒得跟你争辩。行了行了,我现在头晕得厉害,就想赶紧上床睡觉;礼物明天再给你,东西我自己收拾,你赶紧走,该去哪里去哪里。”

叶莞心就这样被无情地‘赶’了出去,因为哥哥的不理解,心情也跟着受了不小的影响。

而现在,能让她放肆袒露真性情的,就只有那个明明受了最大的委屈、却从不抱怨的极品暖男:“怎么办,跟哥哥讲道理讲不通,事情没解决就被他赶了出来。”

“他就这拧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儿还是得给他一点时间慢慢消化,实在不行我亲自找他谈,或者找机会让他跟肖莫见一面,他们俩是同辈,性格也有点类似,说不定能说到一起。”萧然的反应都在沈淮越的预料之中,他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意外。

“还是你亲自找他谈吧,他和肖莫都是容易激动的型,我真怕他们说不到一起会动起手来。他最听你的话,只要你耐心跟他讲道理,一定能说服他。”这么棘手的事,叶莞心当然还是希望无所不能的全才型男友亲自帮她解决。

而这个重任,沈淮越也非常愿意担:“行,我周末抽空过去一趟,你也别把这事放在心里磨,他就是一时接受不了,迟早会想通。”

听了这番有力承诺之后,叶莞心总算能先放下一半的心,但她心里还有另外的担忧:“对了,哥哥刚才还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什么问题?”莫名其妙四个字包含的意义实在太过广泛,沈淮越也是毫无头绪。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