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1步 值得等待

完全没有邪念的两个人,即便相拥而眠也能相安无事。各种尴尬意外的事都没有发生,最多就是早上睁眼醒来看到身边不是空空的枕头而是个活生生的人,会有点不习惯。

考虑到某个小姑娘成年以后第一次在异性身边醒来多少还是会有点难为情,确认她已经完全清醒之后,沈淮越便先起身下了床,“你先起来把行李拿到隔壁,我去做点简单的早餐。”沈淮越确实是个很念家的人,这一点从他总喜欢在家里吃饭可以很清楚地得知。

沈淮越好心想化解尴尬气氛,有人却不怎么领情:“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啊。”刚刚经历了一个特别的夜晚,早上醒来之后总得说点什么菜正常。而现在叶莞心最感兴趣的显然就是他昨晚回来看到她在,会是什么反应。

见她没有半点要起身下床的打算,沈淮越只能坐回去,又在她身边斜躺了下来:“你睡得正熟,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当然没感觉。”

“那……你回来突然看到我在,也没有激动得突然大叫么?”咳咳,叶同学这明显是没醒明白吧,碰上点意外刺激就激动得大叫什么的,你觉得是沈大律师会干的事儿么?

“我想激动地大叫来着,不过想想把你吵醒的后果可能很可怕,最后只能拼命忍住。”虽然这事儿自己确实不会干,但为了满足一下某个小姑娘的‘恶趣味’心思,沈淮越还是撒了个善意的小谎。而且,当时他确实挺激动,不过都是放在心里,面子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其实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再睡,可是才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很快就睡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完全没印象。只是觉得昨晚睡得特别踏实,做梦的时候总感觉好像睡在一团棉花糖上似的。”叶莞心每天晚上睡觉几乎都会做梦,昨晚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对梦里发生的一切唯一的印象就只剩下软绵绵的舒适感。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软绵绵的舒适感并不是因为做了一个特别舒心的梦,而是因为换了个特别的‘枕头’。

“你应该庆幸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不然我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正因为她已经安然入睡,沈淮越才能心无旁骛地什么也不想,安安静静躺在她身边。若是面对一个清醒的她,肯定少不了要动些邪恶心思,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做出失控的事。

虽然沈淮越并没有直接点名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但叶莞心还是从他嘴角藏着的坏笑里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会儿大家都清醒着,也就意味着他随时可能控制不住,所还是赶紧离他远一点为妙,“不是说要去做早餐么,还不赶紧出去。我也得赶紧起来洗漱换衣服,顺便上去看看唐凌醒了没,问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医院。”

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到的叶同学几乎是一边说一边起身下床,说完最后一句话时,人已经走到了房门口。看来,某些事还是只能在一时冲动的时候做,太过清醒时还是不适合‘乱来’。

叶莞心蹬蹬蹬跑上楼的时候竟然发现唐凌已经起床准备下楼,而且看上去精神还很不错,和昨晚那个一点就着的‘爆竹人’完全是判若两人。

“昨晚不是说是累了一天今天想好休息,怎么这么早就起了?”看着这样的唐凌,叶莞心难免会有些诧异惊讶。

“我还想问你,大清早地竟然穿着睡衣从楼下上来,不会是偷偷溜下楼陪男朋友去了吧?”心情恢复往日的轻松愉悦之后,唐凌的敏锐反应力也随之回归,本来只是这么随口一猜,竟然一猜就猜到重点。

面对唐凌的神机妙算,叶莞心只能装傻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别转移话题,是我先问的你!”

“哦,被我猜中了是不是,你昨晚真的和沈律师一起睡的?”虽然知道以沈律师的沉稳和好耐性,以及莞心的保守单纯,俩人就算睡在同一张床上也不会发生什么,但唐凌还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对他俩来说算是迈出了很关键的一步。

“他房间的床那么大,就算一起睡也不会挤着,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反正就算跟他一起睡,也不会发生你想象的那些事,你只能闷在心里自己瞎YY。”事情已经发生,而且也不算什么丢脸和违背常理的事,叶莞心也不打算狡辩,坦坦荡荡的也更安心。

老实坦白之后,叶莞心一心只想着赶紧回房洗漱换衣服,压根不记得自己刚才问过唐凌什么问题。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真相终会有揭晓的一刻。

到了医院之后,远远地就看到最早赶到的肖莫正冲着唐凌怪怪地笑,叶莞心很快就察觉到俩人之间似乎产生了不一般的JQ。只是,碍于爸爸也在现场,她就算再好奇也只能闷在心里,总不能当着当着面拆穿她们之前的鬼把戏。

随着肖妈妈开始正式进行手术前的例行检查,众人的表情也随之变得凝重紧张起来。

根据范主任的预测,手术至少需要进行三个小时。算上术前的麻醉时间,也就意味着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家人和准家人会度过异常漫长的三个多小时。而且中间正好是午饭时间,估计也不会有人有心情下去吃东西。

所幸的是,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总算等到了大家都期望看到的结果。看着范主任带着一脸无罪释放的微笑走出手术室,手术结果如何,众人心里也有了大概数。

最后,范主任还是做了一番总结呈词:“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术后效果如何,还要等病人醒来做过详细检查之后才能确定。不过,从搭桥完成后血液循环情况来看,应该问题不大。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安心静养,等到身体各项主要指标完全恢复正常之后就能出院。”

“您的意思是,我妈妈病愈出院后会变得和没生过病一样?”范主任带来的消息已经够好,有人却还是不甚满意。

“这一点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证,毕竟是动过心脏手术的人,太过激烈的运动自然要尽量避免;如果可以,也要尽量远离压力、少受刺激。”做医生的,心里永远绷着一根谨慎的弦,即便是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的行业精英也不例外。

虽然距离自己想象中的‘完美’还一段距离,但能有这样的结果,叶莞心总算能将悬着的心放下。接下来,她需要做的就是像所有孝顺儿女一样,每天都陪在妈妈身边,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尽快恢复出院。

根据麻醉医生的预计,肖妈妈要再等一个小时才能醒来,这段时间大家正好出去解决午饭问题。因为知道肖妈妈醒来之后最想见的人是谁,大家也很有默契地让莞心留了下来。

虽然又要经历一番煎熬的等待,但因为等待的时间比预期短了一些,而且没有错过妈妈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这份特别的幸福还是很值得等待。

“麻醉散了之后伤口会不会特别疼啊?”当然,毕竟做了那么大的手术,伴随着幸福的也少不了心疼和担忧。

“睁开眼睛看到你在,再疼也不觉得。”肖妈妈此言一出,也证明大家一致决定让莞心留下等她醒来的决定有多明智。

“爸爸他们吃午饭去了,应该很快会回来,医生说您现在还不能进食,咱们只能等晚上那餐再好好庆祝。”虽然不至于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么严重,但妈妈的情况其实也挺特殊,能熬过这么大的手术,醒来之后气色还这么好确实不易,理应好好庆祝。

“我现在这样还是经不住闹腾,还是等我出院之后再考虑庆祝的事。”在肖妈妈看来,最值得庆祝的事并不是她的突然重病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而是因为丢了十一年的宝贝闺女突然失而复得。因为这不争气的身体,也没有好好庆祝的资本,倒不如等到出院之后再一起庆祝。

“庆祝也可以不用闹腾的方式进行,就算只是坐在一起各自表达一下高兴的心情也算庆祝的一种。想要热闹,当然还是要等到您完全恢复出院之后。”这一次,叶莞心也是难得想得长远,不仅考虑到了出院之后怎么庆祝,也想到了找个最合适的时机带亲生父母去见另一对父母的事。

肖妈妈现在确实是有女万事足,只要能看到乖女儿开开心心地坐在自己面前,她说什么都好。

不过,她也不会偏心太严重,女儿确实是她的心头肉,但也不能太忽视儿子,还有儿子带回来的‘未来儿媳妇’:“瞧我这个病,让大家都跟着一起折腾,工作日也要特地跑过来,不会耽误小唐的工作吧?”

肖爸爸和肖妈妈对儿女的管教方式一向是:只要不违背原则底线、不做违法和伤害他人的事,孩子们喜欢怎样都随他们!对孩子们择偶的事,更是不会干涉。

所以,即便唐凌并不是长辈们最心仪的那种温婉型儿媳妇,看着好像还挺驾驭的样子,肖妈妈也还是发自内心地拿她当自己人。

“我是自由职业人,想什么时候休息都行。严格来说,我们这几个同辈之中就属我最闲,以后肖莫和莞心要是都没时间,我可以过来陪您。”唐凌的亲妈去的早,爸爸很早就再娶,后来又生了个比她小很多的弟弟,对她基本没怎么照顾,可以说她长这么大都没有享受太多母爱。所以,他才会格外珍惜肖妈妈对她的特别关爱。

“有肖莫他爸爸在就行了,你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你们的正常生活。肖莫一年到头都在忙,也没什么时间陪你,你要是有空,能帮我多看着他点才是要紧。”唐凌确实看上去不是特别好驾驭,但肖妈妈心里很清楚,她家儿子也不是‘善男信女’,脾气拧起来谁都拿他没辙,找个太温婉柔弱的,还真镇不住他。从这一点来看,唐凌这性子配他是正好适合。

肖妈妈和唐凌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开了,身为肖家儿子的肖莫反而插不上话。正好接了秦尚的电话之后匆忙离开,叶莞心也找不到人说话,便干脆把他拽进了休息室:“你昨晚给唐凌打电话到底说了些什么,我看她早上起来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我不过是把昨天发生的事如实向她做了解释,你这么一脸不可思议是几个意思?”肖莫也知道自己的公众形象算不上好,但被自己的亲妹妹如此质疑,还是让他略感不悦。

“哦,这么说来,她真的是因为昨天热搜榜第一名的新闻不高兴?”说到底,这才是叶莞心表示好奇的真正目的。

肖莫也没否认,“这事就连我自己都觉得烦,她会看不顺眼也很正常。”

“你们俩又不是真的在交往,她有什么理由看不顺眼?”爸爸刚好也出去,妈妈又和唐凌聊得正欢,叶莞心也是越发无所顾忌,干脆直接把话挑明。

肖莫显然没想到莞心会问得如此直接,愣了片刻才低低地开口道:“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对这事儿看不顺眼,反正她的反应让我很高兴就是。”

听哥哥这么一说,叶莞心也大概能猜到他对唐凌到底是什么想法。有了这个意外的开始,今后的事情肯定很有趣。不过,作为旁观者,她也只能做个好奇的看客,静静地等待更多惊喜发生。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相信你心里已经有了大概规划,不过我还是要善意地提醒你一下,唐凌可是个敢爱敢恨的狠角色,你可千万不能抱着玩玩……”

“人家可是空手道黑段,你就是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总是以狂傲不羁形象示人的国民男神原来是只纸老虎。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