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0步 爱人在怀

叶莞心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唐凌竟然反应这么大,难免错愕惊诧:“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我哥怎么得罪你了?”

“我跟他无冤无仇的,哪来得罪之说,我只是不想惹麻烦。反正你妈妈现在是有女万事足,就算在肖莫那边受点打击应该也不会太影响她的心情。再说了,假的始终成不了真,总要有坦白的一天,计入如此,不如早点把话说开,大家都能轻松点。”虽然有时候唐凌也算得上是个做事随性,不太有原则的人,但总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总是不太好,善意的欺骗也是骗,她可不想因为撒谎太多而‘折寿’。

唐凌的解释听起来确实无懈可击,但叶莞心却总觉得事情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不过,看她这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继续问下去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来,她也只能就此作罢:“那行,我先跟肖莫打声招呼,让他有所准备,然后再找机会跟我爸妈坦白。”哥哥毕竟也是当事人,这事儿肯定得让他知道,心里好有个数。

“怎么处理随便你,反正以后尽量别让我跟他扯上关系就行。”早听说娱乐圈是个龙蛇混杂之地,今儿唐凌算是真正见识了这句话的含义。若是能脱下艺人的伪装做个普通人,她或许还会考虑和肖莫做个普通朋友,但因为有太多她无法忍受的事可能和艺人这个身份联系在一起,还是应该尽早跳出来为妙。

叶莞心心里已经理清了一条大概思路,也没再多问,只是漠然地点了点头。

“今天为你家沈律师的案子跑了一整天,累得脑子都晕了,我先回房泡个澡,明天早上也别吵我,确定好时间跟我说一声就行。你要是觉得自己能处理,最好不要让我出现。”肖妈妈确实是个很可怜的母亲,虽然从一开始自己就是被动地被某人‘带进了沟里’,唐凌也还是希望能将‘伤害’减少到最低。

唐凌很快就打着哈欠离开,而叶莞心这边几乎是在她转身离开的同时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热搜weibo。不搜不知道,一搜还真是大大地吓了跳。热搜榜前十竟然占了四个,几乎快要被她家大明星哥哥承包,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和某选秀节目出来的新晋歌手大传绯闻的消息,有对方含糊其辞的回应,还有照片为证,看上去确实挺像那么回事。

打开话题和网友评论大概扫了几页之后,叶莞心很快就明白唐凌今天心情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差。那位新晋歌手也不知是不是花钱请了水军,留言都是一水的‘金童玉女、天生一对’、‘终于等到这一天’之类。本来没什么的,可能都会被炒得神乎其神。别说是唐凌,就算是身为妹妹的她,看了这样的报道也会觉得夸张得有点过分。

看完热搜榜的话题新闻之后,叶莞心本来是想直接过去找唐凌解释,可又觉得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她也不好贸然出面。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先给哥哥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肖莫这边还在赶拍夜场戏,好不容易等到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却有人‘不识趣’地打电话来打扰他闭目养神,可以想象,大明星的态度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感觉到手机在震动,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接起喂了一声,压根没看屏幕上显示的是谁的名字。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要不要这么有默契。”好心打电话过来了解情况,没想到竟然收到如此不冷不热的回应,叶同学也没了做好事的心情。

“莞心?”听到这个还算不上很熟悉,但绝对特别的声音,肖莫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算你有点良心,我还以为你不看屏幕显示,也听不出我的声音。”感觉到电话那端的声音带了几分意外的激动,叶莞心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些。

“这么晚打来,是不是妈妈的手术安排有了变动?”肖莫自觉和莞心还没到兄妹情深的程度,暂时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

“有变动肯定会早跟你联系,也不用等到现在。我是想问你weibo热搜榜第一名的新闻是怎么回事,哪冒出来一个新晋歌手,是单方面炒作还是你的经纪公司也有参与?”这年头,娱乐圈很多事都是互惠互利之下经营的结果,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两边都有份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白天要参加电视台节目录影,晚上要赶拍夜场戏,肖莫的耐心早已住处崩溃边缘,听莞心这么一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媒体跟你瞎起哄,你也跟着捕风捉影?看照片就是特意选的角度,我跟她就是一起参加节目录影,出外景的时候闲聊了几句,可能正好旁边有人说笑话,被拍出来就成了这个样子。要真是炒作,跟我肯定没关系,我现在没闲工夫处理这些事,也不想太受关注。”

借新闻炒作的事肖莫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但现在的他更多的还是将注意力放在家庭上,对曝光率和热搜度都不是很在意,自然不会借着一个只算得上三流的小歌手制造新闻。

“没这回事最好,我看着也觉得不像,不过有人却挺当回事,看来这新闻之后一心就想离你生活的这个复杂圈子远一点,还跟我说得赶紧找机会跟妈妈坦白你们俩合起伙来骗她的事。”叶莞心并没有指出‘有人’是谁,但相信听了她后面的话之后,肖莫应该能很快反应过来。

“什么时候的事?”肖莫当然知道莞心说的那个人是谁,不过他现在的关注点并不在‘这个人’是谁上,而是更关心她准备找妈妈坦白的事。

“就刚刚啊,她一回来就臭着一张脸,我提到你的名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跟着就说不想再掺和你的麻烦事,然我找机会跟妈妈说清楚,其实你和她并不是真正的情侣关系。”其实叶莞心也没真想把唐凌往哥哥身边推,只是觉得既然有发展的可能,就不要因为一些莫须有的误会而错过机会,所以才会如此费心地帮忙协调。

“你确定她是因为看了这些新闻才会臭着脸回家?”虽然隔着电话,但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肖莫的心情几乎是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似乎对他来说最大的危机已经解除,其他事都不是问题。

“我还没有当面问过她,不过综合前因后果考虑,似乎只有这个可能。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该怎么处理就自己考虑清楚。唐凌是个倔脾气,她要是已经决定跟你划清界限,恐怕很难说服她改变主意,这事儿还是得从源头上解决。当然,前提是你还需要她继续帮忙。”作为一个旁观者,叶莞心在这件事情上掺和的已经够多,把话说到这份上,她也算尽了自己的本分。

“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不过,还是得麻烦你帮我多盯着她点,她要是跟你提到我,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咳咳,听肖男神这语气,敢情是拿自家妹妹当间谍使呢?

“看你表现咯,这事能相安无事地处理好,我肯定会帮你看好她;如果这一关都过不了,也没有继续看着她的必要。”反正是自家亲哥哥,叶莞心也是越来越不拿肖莫当外人、当大明星。

“那你就等着看明天的反转,肯定能处理好。我还等着拍最后一场好戏,回头再聊。”听肖莫这语气,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叶莞心这边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事,便也没再多问。行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明天还要早起,今晚得早点休息。不过,在准备睡觉之前,还得下楼和某人打声招呼。

明天早上的手术沈淮越肯定也要去现场作陪,这也意味着又有大半天甚至一整天的时间都要花在工作之外。这样一来,需要在晚上加班加点完成的工作就特别多。

叶莞心敲门进去时,正好看到沈淮越满脸疲倦地揉着太阳穴。看着明明是人高马大地‘壮汉’,却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这些工作是今天必须完成的么,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距离十二点还差一个半小时,如果可以,叶莞心还是想尽量帮他分担一点。

莞心出现之前,沈淮越确实感觉到了难耐的疲倦和困乏,但看到她披散着长发宛如天使般的突然出现,他脸上紧蹙的眉头还是很快舒展开来,“以你现在的知识面和专业水平,暂时还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事。这个案子明天就要上庭,我得尽快准备好详细资料交给秦尚,这一类的案子他并不擅长,必须做足准备工作。”

“要不你明天还是亲自上庭吧,医院那边你不用太操心,范主任那么厉害,爸爸和哥哥都在,肯定不会有事。”虽然依赖他已经成了习惯,但叶莞心还是觉得不一定要事事都指着他、没了他在一旁陪着,就什么事都做不好。

“明天亲自上庭这些事还是得做完,如果能扔给秦尚陪你去医院,明天还能休息一天,你想选哪个?”沈淮越当然知道小女友是出于心疼他、不希望他工作太劳累的考虑,但在他看来,一时的忙碌都是为了更好的休息,其实并不吃亏。

叶莞心本来是有点小纠结,听他这么一解释,又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完全都是多余。想想也是,他那么会计划,肯定会做最好的打算,哪用得着她操心,“既然这样,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就是想下来跟你说声晚安,你快点做,不要熬到太晚。”

沈淮越这边的工作刚完成了最困难的一块,正考虑着要不要休息一下再继续。既然最好的‘兴奋剂’已经出现,自然没有就此放她离开的道理,“过来,再陪我十分钟。”

虽然他招手的动作有点像召唤小狗狗,叶莞心还是很没骨气地屁颠屁颠跑了过去,“是不是又要跟我分享实际案例?”

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竟然冒出这么一句不解风情的话,沈淮越此刻的表情只能用哭笑不得四个字来形容:“让你过来陪我,谁有这个闲情逸致跟你分析案情?”

看着某个小姑娘两眼放光的激动表情,沈淮越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四年后的她会是怎样一个专注的工作狂。

叶莞心这才反应过来,陪他就是要让他放松,确实不能缠着他聊案情,“我帮你按摩一下肩膀,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既然是陪他,当然要做点女朋友该做的事。

“傻瓜,你就在我面前,我哪里还舍得闭上眼睛休息。”话音落下之后,沈淮越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站在自己身边卖萌的小姑娘拽到了怀里。

有心讨好的叶莞心也是丝毫不忸怩,顺势搂住了他的脖颈,笑嘻嘻地回道:“我还以为像你这个年纪的男人已经不喜欢做这些甜腻腻的事。”

某人不客气地提到了年龄问题,沈淮越还是不悦地蹙了蹙眉,跟着才语重心长地解释道:“喜欢一个人,有她在的时候眼睛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这是本能,和多大年纪没关系。”

气氛本来就暧昧,再配上这番甜腻腻的真心告白,整个房间的空气好像都变成了甜的。被这让人愉悦地甜意感染之后,叶莞心突然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

然后,便有了沈淮越在书房埋头工作到十二点准备回房洗澡时赫然发现床上躺着一只酣甜入梦小懒猪的意外惊吓。

看她的样子应该已经睡着了有一会儿,沈淮越已经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跟着浴室里又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都没有把她吵醒。

但在沈淮越洗漱完回到房间轻手轻脚地在她身边躺下之后,原本蜷成一团的小身子却像受了磁铁吸引似的,嗖地被吸了过去。

爱人在怀、梦中含笑,这日子,真是滋润得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