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9步 心有灵犀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说?”两边的妈妈都已经正式见了面,她竟然还瞒着这么重要的事,到底是打算留多少麻烦给他善后。

“等他们问起的时候再说。”叶同学也知道这回答有些说不过去,声音也是越压越低,额头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心虚’二字。

“行,你想什么时候说随你,只是别到时候有麻烦解决不了又来烦我就行。”面对某个小姑娘的不上道,沈大律师这话听起来也越来越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虽然感觉到他说的都是气话,叶莞心还是不悦地蹙起了眉头:“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帮女朋友解决麻烦本来就是身为男朋友应该做的,你怎么可以甩手不管?”

“明明自己可以解决的事也硬要塞给我,你这是在故意考验我,还是没事找事逗我玩?”如果确实是自己该负的责,沈淮越肯定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有些事还真的不能太惯着她,一开始就得稳住底线。

本来就理亏,见某人突然换上一脸严肃表情,叶莞心也不敢再狡辩,“好了好了,我会找机会跟他们说,反正我现在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他们也不会说什么。”一墙之隔也是隔,毕竟没有在同一个屋檐下,就算是爱胡思乱想的妈妈这一次也找不到理由‘训’她。

听她这么一说,沈淮越也很快关注到了她刚才说的重点,回去之后她立马就要搬到隔壁去住,即便中间只隔了一堵墙,但也还是需要从一个门里出,再从另一个门进去,哪有直接住他家里方便。

不过,眼下肖家父母初来C市,在肖莫经常在外拍戏出通告的情况下,他们确实很需要莞心的陪伴以增进彼此的了解,有这个前提在先,他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独断*。

回到家之后,叶莞心还是先回了一趟自己家。虽然昨天已经进去呆过,但还没上楼看看自己的房间到底长什么样,今天就得搬过来住,总得先熟悉了解一番。

这栋房子之前的主人是一对做设计的文艺夫妇,品味自是不用说,各种装修小细节也是格外讲究,楼下的各个房间和厅室叶莞心已经大概看过,简约又充满个性的各种小部件都让她爱不释手,等上楼看了自己的房间,更是惊喜连连。不夸张地说,这房子之前的主人就好像跟她‘心有灵犀’似的,无论是内装颜色搭配,还是各种细节设计,都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进来转了一圈之后,她很快就爱上了自己的新家。

不过,看某人的表情,似乎对她的过分热情有些不解,也惹得叶莞心好奇地问了一句:“你这事什么表情,好像觉得这里也就那样似的。”

“我没说这里不好,只是在考虑别的事。”心思缜密的沈大律师做事从来都是走一步想三步,很多莞心永远都不会想到的事,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

没记错的话,这个房间的隔壁应该就是莞心在他家的住的那间房,而且中间隔着的墙面积足够大,只要多花点心思,肯定可以很好的加以利用。

“想事情就想事情,干嘛盯着中间隔着的墙看?”沈大律师心里在琢磨什么,他家小女友心里完全没数,甚至连猜到大概都难。

既然已经有了大概计划,沈淮越也不打算瞒她:“这堵墙的另一边是什么地方,你还记得吗?”

墙的另一边?在心里将这几个字默念一遍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反应到重点,“这堵墙的另一边就是我在你家住的房间啊,你不会是想把中间打通吧?”

唔,这一次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心有灵犀。情侣直接,本就该如此,时刻都能猜透对方的心思。

“你那么喜欢看书,可以在中间加一个可以旋转的书架,只要用合适的方式加以固定,一定能做到天衣无缝。”沈淮越现在是越想越激动,恨不得立马就找设计师着手设计。

“你的脑子转得可真快,把墙打通中间加旋转书架也能被你想到!”这一次,叶莞心只能五体投地地送他一个‘服’字。还以为跟他‘混了’这么久之后已经越来越聪明,但和他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巨大呀。

“别管我脑子转得快不快,你只要老实回答我,希不希望用这种方式拉近彼此的距离。”沈淮越现在也就只能闷在心里瞎激动一下,最终能不能付诸实施,还得看某个小姑娘的脸色。

“我当然希望啊,可是……要是做得不够好,不小心被发现怎么办?”这事肯定还是得偷偷摸摸进行,若是做不到天衣无缝,后果可就严重了。

“肖家这边没必要瞒着,只要不让另一边的父母知道就行。知道你搬去跟亲生父母一起住之后,你爸妈应该没什么机会去我家,所以你担心的事发生的概率真的不大。”虽然有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么一说,但在这件事上,沈淮越心里还算有谱。

听他这么一说,叶同学也是越来越心动,“要不你先找人设计一下,做个比较真实的效果图什么的,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万无一失,咱们就试试。实在不行,再把墙封死就是。”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一下回家我就去找设计师。”沈大律师这一次也是难得‘猴急’,若不是因为需要选信得过的设计师,真恨不得立马就打电话安排。

见他如此迫不可待,叶莞心也忍不住逗趣道:“这么沉不住气,真不像你。”

反正已经动了这个心思,也打算付诸实施,沈淮越也不介意被小女友取笑:“好不容易等到你搬到离我这么久近的地方,中间还得隔着一堵墙,换谁都会沉不住气。”

“要不,我今晚还是在你那边睡吧。”行李什么的可以先搬过来,只要人在那边陪着他就行了。

“你又不跟我睡同一间房,在哪边睡又有什么区别?”沈淮越其实并没有心急到想要和她同床共枕的程度,但一时嘴快这么一说,还是很容易惹人误会——

“你又在动什么坏心思,就算这堵墙打通,我也不可能跟你睡同一间房好吧!”交往这些天,确实已经做了很多正常情侣都会做的亲密之事,但同床共枕显然还不在叶同学的接受范围内。

沈淮越本来是没这么想,见她突然激动,反而刺激了他的‘恶趣味’神经,“我又不做坏事,就算同住一间房又如何?”对他来说,就算真的同床共枕,也不过是躺在同一张床是睡觉而已,其他事他压根就没想过。所以,严格来说,这事也不是一点可能也没有。

“现在说得好听,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反正不行就是不行,想都不要想!”听某人这坚决的语气,大有你要是不答应,从墙壁中间打通的事也不用再想,肯定没门。

见她是真的动了怒,沈淮越也赶紧敛了笑,换上一脸正经表情:“看把你吓得,随口说说逗你玩,你竟然还当了真。”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胆子也小得要命,哪里像九零后的小姑娘。

“我怎么知道你是随口说着玩的,你都这么大了,不可能对某些事一点儿想法也没有吧。”虽然很含蓄地用‘某些事’做了概括,但脸皮极薄的叶同学在说完之后还是很没用地瞬间红了脸,俏丽可人的小模样也越发娇媚诱人。

“有也得藏在心里,至少要等你满了二十周岁才考虑。”二十岁其实也还算年轻,但考虑到他自己已经‘老大不小’,而且这两年也有很多朝夕相处的机会,再等她两年已经是极限。

“二十周岁?”突然听到这个好像还有点遥远的数字,叶莞心心里又是猛地一咯噔。

“怎么,再等你两年还不行?”虽说那会儿她还是大学生,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智应该都已经完全成熟,在这个年纪考虑开荤的事应该也很正常吧。

“不知道。”两年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叶莞心是一点底也没有,她也不敢随便承诺。

见她的小脸越来越红,声音也越来越低,沈淮越很快就意识到现在讨论这个话题确实还早了点。就算要给她打预防针,也应该再等一年。按肖妈妈的说法,她现在还是个大孩子,突然跟她说这些私密话题,恐怕只会吓得她胡思乱想,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行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今天这边只有你一个人在,我也不放心,你先过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再拿过来,今天还是在我那边睡。”沈淮越这边还有些公事要忙,说完之后便揽过还有些无措的小姑娘准备离开。

却不想,在快要走到房门口时,突然感觉一只软软的小手缠上了腰身。跟着,便是一声轻到只有彼此能听到的‘不用这么早决定啊,这种事还是得顺其自然’。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沈淮越都点措手不及,愣了好一会儿都没做出反应。

顺其自然四个字代表的意思实在太过广泛,有时候甚至可以和‘随时’划等号,想不到他家小女友竟然也会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时候。

“你干嘛突然摆出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我只是说顺其自然,又没说现……唔……”

看来这个顺其自然确实杀伤力惊人,一个不留神,竟然又被壁咚了一回。

闪电般地亲吻过后,沈淮越的表情终于恢复正常,定了定神才笑着回道:“没关系,多久我都愿意等。”

“你也不要觉得委屈啊,谁让你找了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小女生做女朋友,这就是老牛吃嫩草的代价。”知道某人这会儿心情正好,叶莞心也是难得有恃无恐,什么大胆的话都敢说。

第一次领教叶同学的毒舌,沈淮越却只有压碎牙齿活血吞的份。诡言善辩也好、利齿毒舌也罢,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再难听的话他也只能‘笑纳’。

俩人离开怀着荡漾的心情回到沈淮越家里时,正好碰到唐凌带着几分醉意回来。看她的样子,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出了什么事,谁得罪你了?”唐凌毕竟才刚来C市不久,暂时还没有固定的朋友圈,所以叶莞心也很自然地把自己归在了‘唐凌挚友’的范畴之内,见她神色不对,便赶紧上前关心。

“没事,就是太闷了,找了间酒吧坐了一下,碰上谈得投机的,不小心多喝了两杯。”唐凌自以为掩饰得很好,这解释也没什么漏洞,却还是敌不过叶莞心的灵感爆发——

“太闷找酒吧坐了一下,你这是在哄三岁小孩子呢?你这么坐不住的人会无端端突然去酒吧喝酒?肯定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吧!”但凡是对唐凌稍微有些了解的人估计都不会相信这个解释,更何况是脑子越来越机灵的叶莞心。

唐凌心里确实憋着心事,但又不想在沈淮越面前抖老底,便下意识地向他使了个颜色。怎么说他们俩也认识了这么些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吧。

沈淮越这边本来就有工作要忙,见唐凌是真有心事,也懒得留下掺和。女孩子家的事,还是留给她们自己去烦好了。

目送沈淮越回书房之后,唐凌干脆直接拉着莞心上了楼,“明天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医院?”

猜不出唐凌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叶莞心只能据实作答:“一早起来呀,我妈妈的手术定在上午十点,麻醉可能要九点多就开始,肯定得赶早过去。”

“手术这么早?”唐凌还想找机会跟肖妈妈解释一下自己和肖莫的关系,如果她一早就要做手术,显然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你要跟我一起去么,我哥明天一早肯定也会过去。”虽然回来之后肖莫和唐凌似乎没太多交集,但叶莞心还是很敏锐地感觉到这俩人之间似乎已经产生了一些很奇妙的化学反应。

“别跟我提这个人!”唐凌突然如此激动愤然,也算间接坐实了莞心的猜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