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8步 蜜里调油

就这样,叶同学一句话,就把决定可能改变未来的‘决定权’交到了好朋友苏敏萱手上。

不过呢,这世上关心她终身大事的人可不止苏同学一人。在医院里躺着实在是又闷又闲,知道女儿性格乖巧、读书也厉害,现在能让肖妈妈操心的,就只剩下她的恋爱问题。

“小沈平时一定工作特别忙吧?”算她还算含蓄,切入重点前还是先做了些铺垫。

叶莞心很老实地点了点头,“谁让他最厉害呢,忙也没办法啊。”和一般是十八岁小女生不同小叶同学似乎并不是那种开始谈恋爱之后就希望时刻粘着男朋友的型。

“那他一定没什么时间陪你。”站在母亲的角度,女儿找了一个太厉害、工作太忙的男朋友可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谈恋爱也不一定非要什么事都放在一边专心陪伴才算幸福甜蜜,之前我一直在他的事务所边打零工边学习,既能在工作上帮到他、又能时刻跟他见面,还能学到好多东西,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也挺好的。”不得不说,叶同学对幸福的理解还真是和一般人不太一样。而且,从她此刻的表情来看,能找一个和自己是至亲的人分享这些事,她也觉得特别安心踏实。

“要能这样也不错,等明天手术做完进入恢复期之后,你还是继续回去做你之前做的事,这里有你爸爸看着,还有这么多转业的医生护士,肯定能把我照顾得很好。不能因为要顾着我的病,把你的正常生活都打乱。”经历了最初几天的激动之后,现在肖妈妈想得最多的还是来日方长。莞心都已经这么大了,还有那么多人关心和保护着她,肯定不会再出十一年前的意外。现在,确实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点,顺其自然地慢慢来才真的能让幸福细水长流。

“没关系的,他那边还有很多得力助手可以帮忙,我不在肯定不会有影响。现在我就想每天都陪着您,等您痊愈出院再考虑其他事。”虽然对十一年前发生的事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但在叶莞心的认知里,总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被人拐走,之后才害得爸爸妈妈受了这么多苦,所以在久别重逢之后,她总是想尽可能地多陪在父母身边,算是一点小小的补偿。

女儿的乖巧孝顺对肖妈妈来说实在是‘盛情难却’,莞心有这份孝心,她也只能笑着成全。

不过,肖妈妈很多担心其实都是完全没必要。她家闺女对谈恋爱就该时刻腻在一起的事似乎不怎么‘感冒’,但有人却深以为然。午饭和晚饭时各打了一通近二十分钟的电话还嫌不够,晚上下了班之后又直接杀到了医院,除了给她带一些专业书过来解闷顺便学习,还带了她最爱的果酱酥饼。

面对某人的无微不至,叶同学也是难得淘气,拉着妈妈开玩笑地说:“妈妈,您觉不觉得他这样更像在养女儿,而不是养女朋友?”

还好肖爸爸不在场,若是被他听了去,这玩笑话估计要冷场。

不过,即便肖爸爸不在,还是有人不高兴,而且语气还特别的不客气:“你是不是几天没去上班脑子生锈了,这种话能当着长辈的面说?”若是私底下当着男朋友的面说,可能会是另一番情趣,但当着长辈的面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叶莞心也意识到刚才这话确实说得快了点,但又觉得在妈妈面前不能太服软示弱,只能继续拉着她当靠山:“妈妈知道我在说笑,肯定不会计较。”

宝贝女儿难得粘人,肖妈妈实在不好意思泼她冷水,只能厚着脸皮找未来女婿说情:“她还是小孩子性格,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个分寸,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沈淮越这边本来还没怎么顺气,但因为某人拿了‘尚方宝剑’在手,他也奈她不何,只能默默地给她递上就着酥饼一起吃的冰奶茶,“店员推荐的,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店员有没有问你给谁买的呀?”危机暂时解除,叶同学也安了心,赶紧凑过去坐到某人身边讨好卖乖。

“你关心这个做什么?”沈大律师难得迟钝,竟然没跟上某个小姑娘的天马行空,完全猜不透她这个问题到底是何目的。

见他不直接回答,叶莞心只能自己瞎猜:“肯定有问的对不对?其实她们是想通过这个问题打听你有没有女朋友,你要是老实回答,店员小姑娘肯定很失望。”

“这你都知道?”听了某人的逆天解释之后,沈淮越终于承认他们之间确实有点代沟,有时候,他还真是跟不上她太过跳跃的思维节奏。

“我当然知道啊,谁让你长得这么招桃花。”这一点,叶莞心早有发现。前天去B市的火车上,负责商务座车厢服务的‘高姐’每次来回走过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瞄他一眼,在其他地方肯定也一样。

虽然招桃花一词听起来有些刺耳,但在感觉到某个小姑娘语气里隐隐透出的酸味之后,沈淮越还是很不厚道地产生了一种舒心惬意、以及‘你也有今天’的得意念头。

虽然俩人呆在和病房有一墙之隔的休息室里,但因为中间没有门,而且墙壁的隔音也很差,这毫无顾忌的秀恩爱也被肖妈妈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里。

之前她还担心莞心和沈律师没太多时间相处可能不利于感情培养,现在看来,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俩人现在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蜜里调油阶段,没时间好好约会根本不是问题。

叶莞心这边的酥饼和奶茶差不多喝完的时候,处理了一些公事的肖爸爸终于回来。

见到孩子他爸一进门,肖妈妈便向他猛使眼色,让他凑近点,她这边有不想让莞心知道的悄悄话要说。

几十年的夫妻,肖爸爸自然很快就心领神会,凑近了低声问道:“什么事这么神秘?”

“你找个借口打发莞心回去吧,俩孩子谈个恋爱也挺不容易,总不能一直把医院当约会地点。”肖妈妈的安排真是用心良苦,沈家那边还得继续瞒着,独处的机会本来就不多,可不能再为她耽搁。

“我还以为你会一刻也舍不得她离开。”毕竟惦记了那么多年、抑郁了那么多年,终于峰回路转、一家团聚,理应一次看个够本才是,这才过了几天就开始赶闺女回家,怎么想都不太正常。

“她又不是走了不回来,我还没那么*。”果然心病还需心药医,看肖妈妈现在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个曾经抑郁到想咨询短剑的可怜人。

感觉到孩子他妈脸上的笑确实是发自内心,肖爸爸也没再多问,安心地出去当恶人。

爸爸一出来就让她回去,叶莞心还以为自己听觉出了问题:“我没听错吧,不是说好了今晚我留下陪夜么,怎么无端端地又要赶我走?”

“你已经在医院呆了一整天,也该出去透透气。你妈妈说话的工夫就要准备休息,按你的作息时间,肯定没那么找睡,留下也是在休息室里干坐着。你就乖乖听我的话,趁着还不是太晚,跟小沈一起回去,明儿一早再过来。”事发突然,肖爸爸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借口,只能据实相告。

“是您的意思,还是妈妈也这么想?”爸爸比较冷静理智,会有这个想法倒也正常,可妈妈不是只要她在的时候眼睛都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么,怎么也会有这个想法?

“我和你妈妈都这么想。”肖爸爸现在算是看出来了,相对来说,女儿还是更惦记母亲,所以最后还是把孩子他妈搬出来。

听说妈妈也这么想,叶莞心瞬间没了脾气,想想这两天确实对某人略有冷落,能找个机会补偿他一下也不错,最后还是乖乖点了头:“那好吧,我先进去跟妈妈说一声。”

等到莞心进去说了再见,肖妈妈的睡眠时间也刚好到了,看着她带着满足的笑容安然入睡,她家闺女也能走得安心。

在医院呆了一整天,只有吃饭的时候能出去走走,这会儿终于能顶着夜风在月光下漫步,才赫然发现医院附近的精致竟是如此清新宜人:“都这么晚了,又是在医院这样的特殊环境,应该没人认识咱们吧?”刚出住院大楼那会儿叶同学就情不自禁想牵某人的手,却又担心不凑巧被熟人看到,可走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这宜人夜色不可辜负,还是有点跃跃欲试。

“大半夜的,谁有闲工夫看你。”某人从来就不担心意外曝光的问题,也懒得跟她多费口舌,牵手已经不能让他满足,索性直接揽过,紧搂在怀。

四下看了一圈确实没什么人,叶同学也终于大胆起来,顺势搂住了他的腰:“果然还是得到父母的认可之后相处起来更踏实,看到爸爸妈妈那么喜欢你,我也觉得很自豪。”和亲生父母重逢之后,不仅有了一个新的家,对叶莞心来说更大的好处还是能和他像正常情侣一样相处。至少,在亲生父母面前可以。

“没想到你还会主动跟他们提起我。”得到认可四个字可是戳到了沈大律师心里的最软处,回忆着肖妈妈看自己时的温柔眼神,也是倍感欣慰。掏心挖肺地疼她宠她、爱她护她,总算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我没有啊,是妈妈主动问的,听她的意思好像是担心你工作太忙没空陪我什么的。我已经跟她解释过了,这些小事我是不会跟你计较的。等你有空的时候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你能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满足。”大人们总说莞心还是个大孩子,但其实在很多方面她都已经表现得很成熟,相比那些真正的成年人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对小女友难得‘茅塞顿开’的各种甜言蜜语,沈大律师脸上的笑意也是越来越荡漾:“没空的时候就不准我放在心里偷偷地想?”

“你不像是这种三心二意的人呐。”虽然这话听在心里确实甜滋滋,可叶莞心还是觉得这事发生在他身上有点不正常。

“以前确实不会,但遇到你之后所有不可能都会变成理所当然。”虽然沈大律师的好口才大多都用在了再严肃不过的正经工作上上,但也会为自己最爱的人预留一部分。

“嘿嘿嘿,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好不真实。”甜蜜来得太突然,叶同学也有点受宠若惊。

“那要怎样才算真实?”散步似的走了近五分钟之后,终于到了停车的地方,因为距离医院有一段距离,这里也是格外静谧,如此良辰美夜,不做点旖旎之事实在浪费。

见他突然停下脚步站在自己面前,已经有过好几次经验的叶同学很快就心领神会地反应过来,知道他接下来想做什么。

如果真的要这么做才能感觉到真实,就让他放肆一回又何妨。

第一次在户外做如此亲密之事,还真感觉有点小‘刺激’。动情之下,叶同学的回应也是格外热情。

这一次,沈淮越终于有了‘我家小女友终于长大了’的感觉。动情地吻过之后,脸上的表情也是格外得意满足。

上车之后,沈淮越又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家隔壁的钥匙你爸妈给了你没有?”

“给了呀,我还想说等一下回去把放在你家的行李都搬过去,哥哥平常不太会在这边过夜,他们说还是让我住楼上那间最大的房间。”叶同学骨子里果然还是个保守的女孩子,既然父母就住在隔壁,自然没有继续‘赖在’男朋友家过夜的必要。

对某人自作主张的安排沈淮越显然是不甚满意,不过,眼下他还有其他事需要确认:“你昨天回去有没有跟家里说你亲生父母现在住在哪里?”

叶莞心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哼哼似的低喃道:“没有诶。”

其实,她心里的真实想法是:只要沈家的爸爸妈妈不亲自登门拜访肖家,他们知不知道其实也没什么要紧吧。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