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6步 两个妈妈

叶莞心对这个既偏执又有点孩子气的哥哥颇为头疼,沈淮越也比她好不了多少。这小子平时就疑神疑鬼,这一次因为莞心身世的事已经让他受了一次刺激,真不知道以后等到他和莞心的关系公开,他会做何感想、又有什么样的过激反应。

不过,头疼归头疼,最终还是得回归现实。还没发生的事就先不要去想、无法预知的事也不要自己吓自己,无论任何时候,活在当下最重要。

挂了电话之后,沈淮越很快就将莞心那边的大概情况向肖妈妈如实做了汇报,并很有先见之明地提醒她,莞心的现在的父母、也就是他大哥大嫂真的是很好很善良的人,虽然身在富贵之间,却一点有钱人的架子都没有。

“这一点我完全不担心,看你就知道。”身在大富之家的人难免眼高看不起人的可能性肖妈妈之前确实有想过,但了解了沈律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这一点担心已经基本消除。现在,她倒是对即将和沈夫人的见面有点心里没底,“按理来说应该是我们先去拜访沈先生和沈夫人才是,现在他们却要先过来跟我们见面,会不会不太合适?”

“反正迟早都要正式见一面,谁先主动我觉得都不是问题,也不存在合适不合适的问题。我大嫂也就是过来探探您的病,过来跟您和叔叔打声招呼,没别的意思。”既然大哥已经开口承诺让莞心自己拿主意,相信大嫂也不会逆他的意非要掺和,让莞心摇摆不定。所以,沈淮越完全相信大嫂提出要去探病的建议目的其实很简单,完全没有过分担心的必要。

莞心叫妈妈的人,她男朋友却要叫大嫂,之前肖妈妈已经为这个问题纠结过,这一次再听到沈律师说起,她终于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话说,你和莞心肯定也没少在你大哥大嫂面前相处交流,他们就愣是没发现你们之间有什么?”

肖妈妈已经尽量委婉,但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还是让沈淮越有些措手不及。他也很快意识到,听肖妈妈的语气,应该还是希望他和莞心能尽快公开关系,不要再藏着掖着。即便有再不得已的原因,这么重要的事瞒着家人总是不太好。而且,这个家人还和他们俩都有关系。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大哥是个心思很敏锐的人,他还真有可能看出点不寻常。不过,他在商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最不缺的就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能力,想猜透他的心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至于大嫂,她倒是没看出什么,只是觉得以我和莞心的叔侄关系,不应该走得太近。但因为莞心已经确定要报考法学院,之后少不了要跟着我工作学习,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莞心的主意,她非要这么偏执地继续下去,我也拿她没办法。”有时候,沈淮越经常忍不住心怀邪念地想,如果真的被心思敏锐的大哥瞧出点什么来才好,来一次‘撕破脸’,该解决的事一次解决,最干脆直接。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莞心最终选择和我们住在一起,这个问题是不是就能解决?”肖妈妈不知道沈家的具体情况,想事情也难免简单一些。

“应该没那么容易,就算她真的离开沈家搬来这里跟您和叔叔一起住,等她回了沈家,也还是得管我叫大哥大嫂的人叫爸爸妈妈,而我要叫爸爸妈妈的人,她就得叫爷爷奶奶,问题始终还是会存在。”莞心现在只是在担心她爸妈和萧然的能不能接受的问题,老爷子和老太太那边她还没怎么考虑,严格说来,对他来说,这一关才更难过。

“我瞧着莞心没心没肺,似乎没怎么考虑这些事,说到底,还是要难为你。”虽然只有短短两天的相处,但已经足够让肖肖妈妈对女儿看中的男人百分之百放心。渐渐的,她也已经发自内心地把他当成了自家人,所以才会对他毫无保留,也发自内心地替他‘不值’。

“这些事我和莞心自有打算,您不用太操心,眼前的当务之急是先把你的病治好,莞心现在最关心的也是这个。等了这么久,总算一家团聚,您更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没什么比一家人齐齐整整的在一起更重要。”能得到未来岳母发自内心的关心是好事,但沈淮越却是真心觉得现在不应该让她操这个心。

之前,肖妈妈还曾经短暂地担心过莞心找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男朋友会不会不太好。现在,总算让她看到了找一个成熟男朋友的好处。能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大小事都能考虑周全、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让人觉得特别安心踏实,把女儿交给一个这样的男人,做父母的应该心满意足了。

虽然未来依然充满不可预知,但总的来说还是让人安心高兴的利好消息更多一些。所以,即便是带着虚弱的身体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肖妈妈也依然度过了一个平静安宁的夜。

第二天一大早沈淮越就收到了范主任助理打来的电话,说因为有一位病人突然病情有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进行手术,现在又有了一个空缺,让他尽快安排病人入院。

因为这一通电话,沈淮越本来打算安排肖妈妈明天再入院的计划也不得不提前。

可怜叶莞心赶大早起来,刚想拜托严师傅帮忙准备一些适合病人吃的清淡流质食物,却没想到妈妈那边已经要为入院手术做准备,可能会有需要空腹的要求什么的,她也只能就此作罢,准备随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就直接去医院。

而她所谓的随便吃点其实就是咬了两口三明治、喝了一口牛奶,显然严重不符合严师傅要求的早餐营养要求,“小姐,你已经够苗条,还不肯好好吃饭,是想饿成什么样?”

不巧的是,严师傅这番充满担心的‘训斥之言’正好被同早起下楼的沈夫人听了个正着,“早餐都不好好吃就赶着出门,是存心不想跟我打过招呼再走是不是?”

有人做完迷迷糊糊做了整晚奇怪的噩梦,起床气难免有些浓,看来叶同学今儿得把皮绷紧点。

“不是的,我本来还打算让严师傅帮忙煮点甜粥,却突然接到四叔打来的电话,说他帮忙找的医生那边正好空出一个手术档期,今天就得帮……帮我的另一个妈妈办住院手续,所以我得赶紧过去看看。”叶莞心也觉察到妈妈今儿早上心情似乎不太好,说话也是格外小心,可越小心越出错,刚才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另一个妈妈’,还不知道眼前这一个会做何感想。

好在林若兰听到住院二字之后就没再关注其他字眼,也忽略了这个小细节,“现在只是办住院,应该没那么快做手术,你也不用急得早餐都顾不上吃。这样,你安心把早餐吃完,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医院。”依着她之前的计划,本来是打算跟孩子他爸一起过去,但今儿正好是周一,工作上的事特别多,有人肯定没空,所以她才会想到跟莞心一起去。

虽然对这事儿已经有了准备,叶莞心还是觉得这一刻来得有点儿快:“您今天就打算去?”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手术之前精神和气色相对好一些,现在去正合适。”林若兰这一趟过去确实只是想打声招呼,彼此认识一下,时机问题倒也不需要太关注。

听妈妈的意思,应该已经做了不容置疑的决定,叶莞心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借着要上洗手间的机会,偷偷给某人发了个短信,将妈妈等一下要去医院的事先告知给应该知道的人。

这会儿沈淮越一行人正准备出门,考虑到从这里去医院还有近半小时车程,过程中肖妈妈可能又会多想,最后他还是决定等到了医院再说。

出于环境安静和医护人员工作安排更合理的考虑,沈淮越并没有选择华南地区排名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而是直接去了一家私立医院。

因为有范主任坐镇,加上主投资方是瑞士的一家心脏专科医院,这间私立医院的名头可是丝毫不逊于南部第一。

当然,名头响亮的同时,费用自然也不会低。别的不说,单是这酒店标准的VIP病房就能看出这间医院非同一般的奢华。

说白了,能进这样的医院寻求治疗,肯定是非富即贵。

虽然也知道自家儿子现在不缺钱,但要论朋友圈的人脉广度和深度,显然还是沈律师更胜一筹。还没进医院的时候,大小事就都是他在打点安排,现在终于住进来,也是他在忙前忙后。所以,肖妈妈才会由衷地感叹:“要是没有小沈,就算来了C市,估计也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我不过是认识的朋友多罢了,其实也没出什么力。肖莫毕竟是艺人的身份,就算他有这个能力,有些事也不方便出面去做,所以您不必太介怀。”考虑到莞心很快就要带着她的另一个妈妈过来,为避免被大嫂拉着问东问西,加上还有重要的公事要处理,沈淮越也不打算在此久留。这间医院的副院长曾经是他的委托人,跟他也算有些交情,来之前他已经特别打过招呼,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临走之前,另一件重要事宜还是得当众宣告:“莞心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不出意外的话,我家大嫂会跟她一起过来。”另一个妈妈之类的说法听着实在绕口,这一次沈淮越干脆用了自己这边的称呼,相信肖家夫妇俩也能听得舒服一些。

“沈夫人这就要过来?”一番折腾之后,肖妈妈刚刚才躺下喘口气,突然听到这个意外消息,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听莞心的意思,她就是过来看看您,打声招呼,您和叔叔不用太紧张。”沈淮越也是打心眼里觉得大嫂今天就出现确实早了点,但既然迟早要见面,能在手术之前也确实更适合。

其实,肖妈妈这边倒也不是紧张的问题,主要还是准备不足,不知道见了面之后该说什么。如果莞心也在场,可以想象,现场的气氛一定特别怪异。

虽然有点被这个意外吓到,肖妈妈和肖爸爸还是很快调整好了情绪。他们也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的见面是不可避免,早点见上面,倒也能了LE他们一桩心事。

沈淮越离开不到十分钟,继续休假陪在爸妈身边的肖莫便收到了莞心发来的短信,说她已经到了医院门口,步行上来,大概还需要三四分钟的样子。

真到了终于要见面的时候,一开始还有点紧张的肖妈妈反而淡定了很多。虽然气色不太好,倒也能从她脸上看到几分从容的娴静。

叶莞心陪着妈妈一起出现时,506号病房的门已经处于半开状态,站在门口就能清楚地看到病房内的此时此刻的情景。

这一刻终于来了,之前就预料到的尴尬也没能躲过。身边站着妈妈,再叫另一位妈妈,这看似简单的‘小事’就这样让叶莞心犯了难。

最后,还是她家哥哥敏锐地察觉到事态的怪异,赶紧站了出来,“沈夫人,您好。”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阿姨就行了。”既然是莞心的亲哥哥,阿姨确实是最合适的称呼。

见儿子开口打了招呼,肖爸爸也赶紧迎上前,“真是不好意思,本来应该是我们先去沈家拜访,现在因为肖莫他妈妈这病,还得让你先跑一趟。”

“我们都是最关心莞心的人,这些繁文缛节就不用太计较了。”林若兰一边说一边将带来的鲜花递给莞心,“去找个花瓶把话插好,你母亲现在正是需要静养休息的时候,我说几句就走。”

出身在名门之家果然还是有点不同,让莞心犯难的事就这样被一句‘母亲’轻松解决。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