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5步 形象大损

“别说是你的亲生母亲,就算只是个普通亲戚,我们应该过去看看。”在没完全消化完这个意外之前,林若兰心里确实有点接受不了,反应也难免有些孩子气。但在听了孩子他爸的那一句‘更需要你’之后,她的思维方式也渐渐恢复正常。世间万物,终究都逃不过情理二字,于情于理都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也只能‘无奈认命’,接受现实。

“我以为,您和爸爸会生我的气。”虽然隐瞒的时间并不算长,而且确实有难言之隐必须这么做,但叶莞心还是希望爸爸妈妈能表现得正常一些,不指望他们大发雷霆,总得训她两句。

“生气归生气,也不能不分轻重、完全不顾你的感受。”虽然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也认命地接受了现实,但要想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过显然不太可能,林若兰也没有隐藏自己确实心情大受影响的事实。

“谢谢爸爸妈妈的理解和体谅,不过您想去探病的事,我暂时还不能给您答复,要先打电话过去问问。另外,也还要等最终住院的时间和地点确定下来。”叶莞心自己是毫无准备,她也下意识地觉得亲生父母也可能会被这个意外吓到。因此,先给他们打预防针也显得尤为重要。

“事情的前因后果你四叔都很清楚,住院的事他是不是也有帮忙安排?”沈大总裁果然联想力惊人,稍作思量之后很快就想到了这一层。

虽然对爸爸的问题有点准备不足,叶莞心还是很老实地点了头:“这件事一开始也是四叔先发现,之后的B市之行和确定带我亲生母亲回C市住院做手术都他提的建议。具体是哪家医院我还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四叔已经帮忙联系好了一位很厉害的心脏外科专家。”爸爸妈妈一向对四叔充分信任,这一次应该也不会质疑太多。

沈家夫妇俩确实家里这个最小的弟弟充分信任,对他做的建议和安排也不会有太多质疑。但即便有这个前提,也不代表这个话题可以轻松带过去,“你四叔确实人脉广、做事也靠谱,但这么重要的是他竟然比我们还先知道,而且几乎是全程参与,你让我和你爸怎么想?”

“他不仅比您和爸爸先知道,也比我先知道啊。”说起这个,叶莞心还真的觉得有点委屈,起初确实是四叔先发现肖莫对她特别关注其中肯定大有隐情,之后才会抽丝剥茧地发现原来背后还隐藏着一个这么大的‘秘密’。真要追究起来,确实不能治她一个知情不报之罪。

林若兰也听出了莞心语气里的委屈意思,又跟着问道:“这话怎么说?”

“您和爸爸还记得上次跟我一起上过娱乐版头条的那个大明星肖莫吧,四叔一直怀疑他每次一见我都会特别关注背后肯定有原因,后来几经打探终于问出原来他很有可能是我的亲哥哥,之后又做了很多求证工作,也证实肖莫说的都是事实。因为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在我失踪之后受了很多罪,我才想尽快去B市看看她,这才拜托四叔帮忙安排。”叶莞心这边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大段,林若兰最后只听进去了一句话——

“你还有个亲哥哥?”自从上次萧然喝醉酒做了蠢事之后林若兰一直担心他和莞心的兄妹感情会受到考验和影响,现在莞心有多了个当大明星的亲哥哥,只怕会对萧然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哥哥更不带待见,这可怎么办才好。

“嗯,有的。正是因为有了他先发现,才有了后面的真相浮出水面。”这会儿妈妈心里在担忧什么,叶莞心是完全没察觉,她只知道据实以报。

默默地长叹一口气之后,林若兰才低低地回道:“你哥哥要是知道,肯定很伤心。”萧然早上打电话来说已经定了下周四回来的机票,他还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计划着带莞心去北欧避暑的旅行安排,若是知道莞心还有个亲哥哥,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伤心?这话从何说起啊,就算我现在已经有了亲哥哥,哥哥也还是我的哥哥,他不会连这个都要计较吧?”对妈妈的莫名担心,叶莞心是真心理解无能。

“你就等着看好了,他下周四回来,到时候你自己跟他说,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虽然萧然上了大学之后较之以前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但林若兰这个做母亲的依然是这个世界时最了解自己儿子的人,她预测的可能应该*不离十。

叶莞心本来是一点也不担心,听妈妈这么一说,才觉得确实该好好准备一番。不过,她还是想先问问爸爸对这事儿怎么看:“爸,您也和妈妈有同样的担心么?”

“你哥哥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这事儿还真不好说,我只能告诉你,既然是必须让他知道的事,你也不用想太多,只管照实坦白,等到真的发生了再随机应变。”沈淮清夹在夫人和女儿中间倒是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说出的话也让人听了特别安心。

“既然这样,还是等哥哥回来再说。哥哥有时候虽然偏执了些,但也不是三岁小孩,我相信他还是能想通并接受这个事实。”在一切还无法预料的情况下,叶莞心也只能继续用乐观的心态往好的方向想。

之后,沈家夫妇俩又问了好多好莞心亲生父母有关的事,这一番长谈下来,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而去。

而另一边,沈淮越已经带着肖家三人和有可能在将来成为肖家人的唐凌去吃了简单却很特别的晚餐回来。吃饭的时候肖妈妈就一直心事重重,就喝了一碗清淡的汤,吃了几筷子青菜。这会儿已经回了家,她的心情和脸色也没有丝毫要改变的迹象。

沈淮越本来已经打算回自己家里处理一些必须完成的临时工作,看到肖妈妈一脸担心的表情,始终还是放心不下,“您是不是因为担心莞心回到家坦白之后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所以一直心事重重地提不起精神?”

因为经历过常人无法想象的绝望打击,肖妈妈确实算得上是个消极属性的人,被女儿的男朋友完全猜中心事之后,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怎么能不担心呢,虽然知道她现在的父母是很好的人,但将心比心,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不可能轻轻松松理解并接受,就算他们什么都不说,莞心心里也肯定很不好受。”肖妈妈不仅是个消极属性的人,也很喜欢替别人担心,有这两个重要特性跟随着,也难怪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略显老一些。说白了,就是操心操得太多。

“算算时间,她也应该差不多说了该说的重点,您要是真不放心,我可以帮您打电话过去问问。”沈淮越之前跟莞心做好的约定是等她主动打电话回来汇报情况,但因为有人担心得心神不宁,他也实在没耐心再等下去。

肖妈妈本来还想客气地说‘再等等’,可最终还是下意识地随着心里所想说了一句:“也好,你就旁敲侧击地问问,也不要说得太直白。”

沈淮越了然地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外阳台拨通了莞心的电话。

这会儿远在身价的叶同学正好和爸爸妈妈说完晚安准备回自己房间给他打汇报电话,没想到有人竟然比她还心急,“不是说好等我主动汇报么,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这般迫不及待,可一点儿也不像沈大律师的风格。

“不是我沉不住气,是你妈妈一直蹙着眉,吃不下也睡不安,我看不过去,才打来问问情况。”沈淮越确实也不想毁了自己沉稳冷静的大律师形象,无奈形势紧迫,根本容不得他顾忌形象问题。

“这么严重?”叶莞心这边奔来还是轻轻松松的玩笑语气,听他这么一说,也突然变紧张起来。

“按照医生的叮嘱,这个点她应该去休息才是,可看她眉头紧蹙的样子,就算上躺下肯定也睡不着,你说严不严重?”虽然明显地感觉到了莞心的紧张,但这一次沈淮越还是选择了坦白跟她说实话。

“是我不好,应该早点打电话过去跟你说现在这边的情况。”如果是坏消息,可能还有故意拖延的必要,现在看来完全是‘形式一片大好’,确实不应该拖到现在。

“听你这语气,危机应该已经安然度过?”莞心这么久都没打电话回来,沈淮越心里本来还有那么一点担心,但仔细品味了她刚才说话的语气之后,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

“本来就没有什么危机只说,就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担心罢了。爸爸妈妈都是明白事理的人,这一点你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才是。我跟他们坦白说了这两天发生的事之后,一开始妈妈的情绪确实有点激动,但并没有持续太久,而且因为有爸爸在旁边起缓和作用,之后的进程可以说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妈妈还说等做手术的医院和住院时间确定之后要去探病。”虽然可以预料要面对的问题还不算完全解决,但对叶莞心来说,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对未来,她也更多了几分信心。

“你妈妈会有这样的决定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不过,我还是更想知道他们对你打算选择和谁一起生活的问题怎么看?”确实如莞心所说,大哥大嫂是为人如何,沈淮越是最清楚不过。但他也只是了解并信任他们的为人,不可能猜到他们的所有反应。

“妈妈的意思是等那边的手术做完、病情彻底稳定下来再商量决定。不过,爸爸已经很明确地表明了态度。”虽然妈妈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叶莞心对如何做决定的问题似乎特没太担心。沈家到底谁才是当家做主的话事人,她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让我猜猜,他肯定是说一切都遵从你的决定,是不是?”几十年的兄弟果然不是白做的,这一次沈淮越又做到了‘一语中的’。

叶莞心坦白地嗯了一声,愣了片刻才又开口道:“爸爸那边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主要还是妈妈。因为我知道,比起有事业操心爸爸,妈妈肯定更舍不得我。”一旦她离开沈家,生活改变最多的肯定也是妈妈。所以,给她找一件既有意义又能持续一直做下去的事也必须尽快提上‘议事日程’。

“这事儿我可真帮不了你,以后还得看你自己怎么协调权衡,两边都不耽误。”莞心担心的事沈淮越自然也早有考虑。可几他就是再无所不能,也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有朝一日她肯定要离开沈家,总不能由他做代替品回沈家给大嫂作伴吧。

“也不能什么事都指望你替我做,这件事我心里有数的。”这几天经历了这么多,叶同学的心智确实比之前成熟了不少,依赖心也还是有的,但不会像以前一样,时刻都是一副‘有男朋友万事足’的心态,想着有他在的时候,什么事都不用她操心。

沈淮越对小女友的积极态度表示相当满意,本来准备再说两句就挂电话先去给肖妈妈一个交代,可心念突然一转,又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件事我比他们先知道,而且还参与了这么多,你爸爸妈妈有没有其他想法?”在沈淮越眼里,大哥大嫂都是人精一样的厉害角色,知道整件事都有他的参与,肯定不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爸爸妈妈肯定要问的,不过听了我的详细解释之后,他们也没再多想。反正就是一句话,你办事,他们绝对放心。不过,妈妈说哥哥下周就要回来,她倒是有点担心哥哥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这一点也确实成了莞心心里最大的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