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4步 坦白身世

“我哥是公众人物,在外面不能太高调;唐凌对C市还不是很熟,等一下出去吃饭,还是要麻烦你多照应。”有了突然和亲生父母相认的经历,叶同学也明显比之前成熟多了,还知道走之前先跟男朋友交代一番。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知道某个小姑娘这会儿心里已经翻腾起了滚滚巨浪,沈淮越也只能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逗趣。

“不是不放心啊,只是想特别拜托,以显得你的重要性。”叶莞心也很清楚,自己心里那点小秘密根本逃不过某人的敏锐眼睛,但面子上还是不能表现出任何异样。

“快去吧,有什么不对劲记得及时给我电话。”沈淮越确实也想将‘装聋作哑’进行到底,但还是觉得对待严肃的事就该有点认真的样子。

“我会的。”尽管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一切都是未知,但因为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也知道将要做的事是必须,到了这个时候,叶莞心的心情其实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样忐忑不安。

而且,她心里已经理出了一条大概的思路,回家之后的每一步该怎么走,她心里都非常有数。

这会儿外面的太阳还没落山,应该不存在什么安全问题,最后叶莞心还是坚持一个人坐车回家。

在她离开之后,沈淮越才打算带着唐凌和肖家三人一起出门。

不过,从肖妈妈的表情来看,似乎还是挺为莞心担忧,临要出门,又打起了退堂鼓:“要不这晚饭我还是不跟你们一起出去吃,你们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白粥,或者直接买米我自己熬也成。”

“餐厅就在附近,开车过去十分钟都要不了。考虑到您最近的身体状况,我特地选了一家以素食为主的餐厅,餐厅有特别安静的靠窗包间,您不用担心被炒到或者饭菜不合适。”沈淮越也大概猜到肖妈妈是在莞心回家坦白的事担心,却没有故意点破。

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唐凌也适时地参与进来:“沈律师的安排肯定不会有错,您才刚到这里来,哪能让您一个人呆在家里。”可能唐凌自己并没有太明显地感觉到,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渐渐把自己当成了这个特殊家庭里的一员,做出的任何反应都是下意识的情不自禁,完全没有半点演戏的成分在。

肖妈妈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最后还是乖乖跟着一起出了门。只是,可以想象,即便是去了,她可能也没什么心情享受美食。

和肖妈妈的心态不同,虽然已经预知到回家之后会发生一些很重要的事,回家之后,叶莞心还是安安心心地饱餐了一顿。严师傅辛辛苦苦准备的都是她爱吃的菜,还有一直惦记自己的爸爸妈妈陪着,总不能着急坦白将这美美的一顿晚餐浪费。

吃过晚饭之后,林若兰便着急地把女儿拉到小客厅,说是要看她这两天在B市拍的照片。

却没想到她家宝贝闺女给出的回应是:“对不起,我没拍什么照片,倒是给您和爸爸带来了一个不太好却不得不告诉你们的消息。”

吃饭时还是一脸轻松愉悦表情的莞心突然换上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林若兰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要跟我们说什么?”

“您先耐心地等一会儿,爸爸很快就过来。”这么重要的场合,没有一家之主在场怎么行。

沈淮清之所以没有跟着一起过来是因为有一通工作电话要接,这会儿接完电话过来,正好听到莞心刚才说的话:“什么事这么严重,一定要等我来了才能说?”

“您先坐下再说。”虽然知道爸爸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那么容易被吓到,叶莞心还是觉得应该表现得更认真、更正式一点。

虽然满腹疑惑,沈淮清也没再多问,缓步走到孩子他妈身边坐下,“现在可以说了吧?”

如此煞有介事,这丫头不会小小年纪就交上男朋友了吧?

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可能,林若兰只能‘自己吓自己’地闷在心里瞎琢磨。

她家闺女确实冰雪聪明、人见人爱,若真是如此,她也不会觉得太不可思议。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莞心开口之后给出的却是一个即便是让她想破头也想不出来的可能。

“爸爸、妈妈,我想跟你们说的事情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你们来说都是很严重的事,所以你们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再开口坦白之前,叶莞心还是先做了个铺垫。

“你别吓我,不会你这一次去B事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吧?”做母亲的,联想力总是特别夸张,一听到很严重几个字,林若兰便下意识地想到了可能会在莞心身上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您想到哪里去了,有四叔和唐凌陪着我一起去,能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其实我跟你们说,我这一次去B市不是为了旅行散心,也不是陪唐凌去找朋友,而是去哪里找我真正的家人。”说出最后几个字时,叶莞心几乎已经用尽了全部勇气。不过,说完之后,她的心情反而平静淡定了许多。最难过的一关总算已经过了,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对父母的疑问有问必答。

这个意外确实让沈家夫妇俩有些始料未及,以至于莞心已经说完了近两分钟,俩人都没做出回应,仿佛时间在这一刻突然停滞了下来。

最后,还是叶莞心比较沉不住气,再次开口打破沉寂:“对不起,我不该撒谎骗你们。”无论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对自己的父母撒谎都应该好好反省的过错,这个认知叶同学还是有的。

只是,现在沈家夫妇俩最关心的显然不是她撒谎骗人的问题,而是她所谓‘真正的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我们领养你的时候已经确定你的父母已经过世,而且也没有其他至亲可以履行监护职责,现在又出来你真正的家人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五年前过世的父母其实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有很多证据都可以显示我在七岁的时候被我拐跑过,后来为什么会到了我一直以为的亲生父母身边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我现在能告诉你们的是,这两天我在B市见到的确实是跟我有血缘至亲的家人。”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慌乱,但叶莞心还是很清楚地知道当下的状况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什么,让父母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是很重要的前提,必须一开始就特别强调。

“难不成你是周五那天才刚知道,所以才会顶着哭红的眼睛回家?”难得,受了如此意外的惊吓,林若兰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联想到这个很重要的点。

反正事情已经说开,叶莞心也没打算再瞒着之前发生的种种,便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确实是那天才真正确定,不过我那天也是真的去看了一场很感人的电影。”

“碰上这种事,谁都会情绪失控,你先跟我们说说,这一次去了B市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沈大总裁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总BOSS级人物,片刻的错愕恍神之后,很快就恢复冷静。

“其实也还没有到情绪失控的程度,主要是因为我妈……我亲生母亲在我失踪之后一直精神抑郁,这些年过得很不好,还一度想过寻短见,听了这些事之后,心里很难过,所以才会情难自控。这一次去B市,主要还是想看看她现在是不是已经渐渐恢复过来,没想到还没到目的地就听到她生病住院的消息,而且还是严重到需要做心脏手术的病。考虑到B市的医疗水平和C市可能会有不少差距,所以,大家商量过之后,还是决定带她来这里接受手术。”说了这么大一段话,其实叶莞心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我亲妈现在已经到了C市。

“需要做心脏手术这么严重,确实应该找一位经验丰富的专家亲自主刀才行。他们要是初来C市没什么门路,我可以帮忙联系。”这一重点沈淮清已经领悟在心,同时,他也很清楚眼下莞心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也没顺着她的话追问太多。

心理素质过硬又明白事理的沈大总裁似乎已经基本消化完了女儿带回来的意外,但长这么大几乎没精力过什么波折的沈夫人显然没这么容易接受这一切,她关注的点和孩子他爸也完全不同:“那你现在是什么打算,要离开我们跟你真正的家人一起生活么?”

林若兰的这个问题确实问得略显急切了些,却也是这一家人迟早要面对的问题。

决定坦白一切之前,叶莞心确实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妈妈真的问出问题时,她心里还是有点起伏难平。

见莞心突然沉默,沈淮清很自然地站出来帮她‘解燃眉之急’:“现在有人正生着很严重的病,你不能等莞心生母的病完全康复之后再问这个肯定会让她左右为难的问题?”

将心比心,这事搁谁身上都同样是让人烦恼的大纠结。所以,沈淮清还是会下意识地先为莞心考虑。

“反正肯定会让她为难,什么时候问又有什么区别?”虽然一向以温婉娴静的形象示人,但身为名门世家林家的千金,林若兰身上多少还是有些‘不讲理’的执拗劲。有些事已经如鲠在喉,不得个直截了当的答复,今晚只怕觉都睡不好。

“妈妈说的对,这个决定确实迟早都要做。所以,我还是先问问你们的意见。当年我孤苦无依的时候是你们收养了我,给了我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在做决定之前,也必须先考虑你们的感受。”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初步决定,但叶莞心很清楚,这个决定最终能否变成事实,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取决于现在这对父母的想法和感受。

沈淮清这边本来已经心境坦然地完全接受了这个意外,却没想到莞心会突然将主动权抛还给他们,犯难的突然变成了他们自己,这事还真得好好斟酌。

“我也没有说现在就要知道答复,爸爸妈妈慢慢考虑清楚再做决定。不过,因为我亲生母亲最近几天就要入院做手术,在她手术前后的这段时间,还是需要我陪伴在侧。这一点,还请爸爸妈妈理解体谅。”如果爸爸妈妈非要把自己留在沈家,叶莞心也愿意遵从他们的决定。只是,另一边母亲毕竟还在重病期间,这段时间还是要以她为先。

沈淮清这边本来是有点纠结,听了莞心这番诚恳之言之后,反而豁然开朗地想通,“你能顾虑我和你妈妈的感受再做决定,我们觉得很欣慰。不过,这事并没有仔细斟酌考虑的必要。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已经很清楚明白,对我们来说,你就是上天恩赐的礼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而且对你的亲生父母来说,你却是他们失而复得的珍宝,显然他们比我和你妈妈更需要你。”

从私心来讲,林若兰当然更希望莞心能继续留在沈家做她的宝贝女儿。但从理智和现实出发,她又觉得孩子他爸刚才说的话完全无法反驳。

十月怀胎、经历生产之痛、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就这么没了,一别就是十几年不见。这事别说亲身经历,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疼。确实如孩子他爸刚才所说,无论从哪方面比较,都是苦等了十几年的亲生父母比他们更需要莞心的陪伴。

只是,现在就让她开这个口,还是有点强人所难。所以,林若兰很聪明地选择了转移话题以缓和气氛:“你亲生母亲要住的医院确定了没有,如果已经确定,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她。”莞心在沈家的这些年确实给家里带来了很多欢声笑语,而这一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由将她带到这个世界的那个人带来。于情于理,受了‘恩赐’的一方都应该主动拜访。

“您要去医院看她?”叶莞心本来还以为妈妈肯定会激动地反对爸爸的建议,没想到她竟然突然提出这么个要求,这下可是反过来让她吓了一大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