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3步 铭记一生

肖莫的推荐还真是不错,才刚过开店时间不到十分钟,大厅里的桌子已经被占了三分之二,百年老字号的口碑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吃完之后,叶莞心还不忘给医院的爸爸打电话,问他要不要买了早餐带过去。

因为肖妈妈住的医院的城东,坐车过去需要近四十分钟,而汤包和配的粥都需要趁热吃,大老远带过去实在犯不着。而且,肖妈妈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吃汤包这么油腻的食物,所以肖爸爸最后给的回复是不需要。只是叮嘱他们要视觉得好吃就多吃一点,因为肖妈妈早上起来气色还算不错,又提醒他们不用太着急过来。

不过,肖爸爸的提醒来的还是稍微晚了点。叶莞心这边刚通完电话,肖莫就打电话来催:“差不多要准备去医院,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正准备走,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南门好像比较少人,从这边走过去也比较近,等一下我们就在那边会合。”被催促的叶莞心多少也有些心急,几乎是边走边讲,等到说完挂了电话才发现跟她一起过来的另一个人好像突然不见了踪影。

觉得事态不妙,叶莞心本来还准备给唐凌打电话,却不想手机还没开锁,远远地就看到某人提着两包吃的过来,“刚才不是跟你说不需要给我爸妈带过去么,你怎么打包了这么多?”就算再好吃,凉了也会大打折扣,她不会是想打包带着下午回去的时候在火车上吃吧?

“不是给你爸妈带的。”虽然语气还是一贯的无所谓,但仔细品味,似乎能察觉到几分不太好意思的感觉。

叶莞心也是难得灵感爆发,很快就察觉到这一点:“难不成是给我哥带的?”真是看不出来哦,在家的时候还气得想骂人,这才过了不到半小时,竟然想到自己吃饱喝足之后也要给他带点好吃的。

唐凌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忸怩矫情的人,便大大方方地承认道:“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会煎蛋的人,你们家冰箱里好像也没有牛奶,估计他也就会就着白开水对付过去。你想啊,他一个锦衣玉食惯的大明星,哪吃得惯这些。”

“唔,说得很有道理,那我就代他先谢谢你了。”虽然见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唐凌,叶莞心也不急着拆穿。俗话说欲速则不达,有些事外人还是不能太着急掺和,她还是安心做个观众比较好。

刚准备出门的时候肖莫又接到经纪人的电话,这一耽搁,正好和莞心她们一起出现在小区南门出口。一出来就看到一辆出租车正要开过来,他便下意识地想招手拦车,却在准备抬手的一瞬间被唐凌拦住:“你爸爸说不用着急过去,你先把这个吃了。”虽然是生硬中带了几分命令,却不难听出这语气里也带了几分关心的意思。

“这是特地给我买的?”而大明星此时的反应,只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他还以为经过早上的意外小插曲之后她会一直‘怀恨在心’,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计前嫌。

“特地给你买?你想得可真美,不过就是顺便的事儿。”唐大小姐还真是会拆台,人家正暗自窃喜着,她偏要不配合地泼一盆冷水过去。

反正肖莫心里已经这么想了,也懒得跟她计较特地还是顺便的问题。徽记的汤包他也是好久没吃,能有机会大饱口福,还想那么多做什么。

最后,全副武装的大明星就这样蹲在路边解决了早餐。因为临时补了这一餐,最后去到医院时已经过了八点半,正好赶上医生早上查房。

确实如肖爸爸之前所说,休息一晚之后,肖妈妈的气色确实比昨天有了很大的改善。不过,血压和心跳指数依然处于偏低的下限,如果可以,还是尽快准备手术,恶化的风险能少一分是一份。

“那我们今天就动身去C市,尽量在下周完成手术没问题吧?”听了医生的建议之后,也到了该为接下来的行程作安排的时候。

“如果像你们昨天说的,选择高速列车出行、到了之后很快就能安排住院,应该问题不大。”医者仁心,做医生的当然还是希望病人都能得到最好的医治,尽快恢复健康。

“可以的,医院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找的是很有名的心脏外科医生范文杰。”这个消息叶莞心也是刚刚才收到,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范主任确实是很有名的业内精英,不仅医术精湛,还有很丰富的临床经验,如果能找他亲自操刀,自然是最好不过。”尤主任这一关就算是轻轻松松过了。

确定肖妈妈现在的状况可以经历短途旅行之后,唐凌很快就解决了车票的问题。两点十分的票,吃过午饭后出发,能在五点前赶到C市。

随着回另一个家的时间越来越近,小叶同学的心又开始起伏难平。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还是决定先跟眼前的爸妈说一下到了C市之后的行程安排:“等一下到了之后,我先陪你们过去安顿下来,然后……我还是要回一趟家。”

对她这个决定,肖妈妈并不觉得意外,“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虽然你只出来两天,他们还是会惦记,你是应该回去看看。”

“其实我是想说,回去之后我打算跟他们坦白,把这两天B市之行经历的事都告诉他们。”虽然心情还是有些起伏难平,但叶莞心已经渐渐想通了一些事。接下来她要做的都是应该做、也必须做的事,无论结果如何,虽然可能会觉得愧对现在的父母,但她绝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么快?”这一点倒是让肖妈妈没有想到,毕竟她家闺女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大孩子,决定这么重要的事,总得需要一点时间做思想准备才是。

“您马上就要准备做手术,术前术后我都得一直跟着,他们那边肯定瞒不了多久,我也没想过瞒着他们。”这一趟B市之行已经算偷偷摸摸,算是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可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只要你自己已经考虑清楚,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你爸都会支持。要不是因为有这一身病,其实是应该我和你爸先去拜访他们,不说别的,总得当面跟他们说声谢谢。”虽然这十一年并不都是沈家夫妇在养育莞心,但他们是在莞心最需要家人的时候站出来给了她依靠和庇护,这一份恩情她和孩子他爸肯定会铭记一生。

高速列车舒适快速,一路上还有美景可欣赏,两个多小时的短暂旅途很快就结束。

虽然肖爸爸的工作需要各处出差,但东南部最大的城市C市他还是第一次来。肖妈妈这些年基本都没出过远门,更是没机会出来见识。这一下火车,便立马感觉到大城市的不一样,别的不说,这新修的火车站就比B市那个只有四个站台的车站不知大了多少倍。

拉着行李箱跟在妈妈身后的叶莞心见她突然停下脚步私下观望,很快就猜到她在想什么,便赶紧上前给她缓压:“就是看着地方宽敞,其实功能都一样,您和爸爸一定能很快适应这里。”

其实,肖妈妈一点也不担心能不能适应的问题。毕竟儿子女儿都在这里,还有个什么事都为他们考虑得很周到的未来女婿和看着没心没肺其实心眼顶好未来儿媳(看来肖妈妈对唐姑娘这两天的表现也非常满意),根本不存在需要适应的问题,不过就是感慨一下世界之大、他们家在B市的生活可能和莞心之前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罢了。

这一行同车到达的一共有五个人,一般的家用轿车装不下,沈淮越还特地找朋友借了一辆七人座的商务车,一趟就能所有人全部‘拉’回去。

七人座的车,座次安排也相当有讲究,肖爸爸坐副驾驶、叶莞心和肖妈妈坐中间,最后一排需要低头钻进去的座位便很自然地留给了肖莫和唐凌。

坐火车来的这一路上肖妈妈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闭眼休息,这会儿下了车,已经丝毫看不出半点倦怠之意,有的只是对这个陌生城市的浓厚兴趣。

前面两排座位的人各有各的话题,似乎没有半点要拉最后面两位加入的意思。而这俩人也没闲着,唐凌从来没在那么小的房间睡过觉,昨晚几乎没怎么睡,在火车上又被在远在美国的好友拉着让她帮忙解密码,一路上都在为这事儿忙活,这会儿总算能消停点,困意也渐渐上来。在她毫无意识的状况下,一不小心就靠在某人身上睡着,而且还睡得特别香甜。

而这亲密的一幕前座和中间的几位并未察觉,一直到到达目的地,车子已经停稳准备下车,叶莞心才想起要叫他们。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冷不丁一回头竟然会看到唐凌靠在哥哥肩上睡着的一幕。

先是早上特地给他买早餐带回去,这会儿有旁若无人地靠着他身上安然熟睡,这俩人的化学反应来得也太猛了点吧。

唐凌确实是困极了,叶莞心一连喊了三声才把她叫醒。或者,准确地说应该是肖莫轻轻推了推她的头,才让她真正醒明白。

“这么快到了?”醒来揉了揉眼睛之后,唐凌很快就发现此时已经身处地下车库。不过,看她一脸淡然自若的表情,应该不太记得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你一路有人肉枕头可以靠着,睡得不知道多舒服,当然觉得快。”已经下了车的叶莞心一边扶着妈妈下车,嘴上也不闲着。

人肉枕头?唐凌在各种事情上的反应都不弱,听到这四个字,便下意识地做出了可能的联想。想着想着,视线就不自觉地往肖莫身上瞄。乖乖,莞心刚才说人肉枕头的意思不会是她回来的路上一直靠着大明星吧?

唐凌只是脑子里蹦出了这个念头,还没敢问出口,没想到另一位当事人比她还着急:“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靠过来,看你实在是困,我也不好意思把你推开。”

睡着之后会做什么奇怪的事确实无法预知也无法控制,而且他还有认证在,唐凌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跟他算账。依着她不服输的性子,这事儿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就是。

出了地下车库,乘电梯直接上楼,很快就到达最终目的地。

车子刚开进小区那会儿肖妈妈就觉得这小区确实对得起精品二字,这会儿真正‘深入腹地’,才越发深切地感受到为什么这里会被成为富人住宅区。

“时间匆忙,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些,你们要时觉得还缺什么、或者有哪里不符合你们的生活习惯,尽管提出来,趁着阿姨住院这些天完善还来得及。”沈大律师果然是个标准的完美主义者,什么事都要做到一百分。和未来岳父岳母有关的,更是马虎不得。

“这么短的时间能准备这么多已经很了不起,我们没什么不满意。你也忙了一整天,赶紧坐下休息。”肖妈妈一边说一边使眼色让孩子他们准备茶水拿出来,看来,正如她之前所说,根本不存在需要特别的时间适应新环境的问题。

这也是当初她和肖爸爸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让他们家肖莫付房款的原因,自己儿子出钱买的房子,住着才踏实,也更有家的感觉。否则,总感觉欠了别人的情。

入住新家安顿好之后,很快就到了晚餐时间。虽然沈淮越已经尽可能考虑周全,但还是不太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在家做饭的材料都准备齐全。所以,晚饭还是得出去吃。

只是,按照之前确定的计划,到了C市之后的第一餐叶莞心怕是参与不上。

还在回来路上的时候妈妈就打电话来问,她再不回去,接下来肯定会连续接好几通家里打来的电话,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终于即将到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