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1步 特别粘人

“那我就跟房地产经纪回复说这房子我要了?”沈淮越长这么大就没钱的事费过心,无论是他付还是肖莫付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得了家人的最终确定才是要紧。

“你现在就定下,万一我妈妈不想要做手术呢?”心脏手术毕竟不是随随便便的小手术,如果可以,叶莞心还是希望能不发生最好。

“就算不需要手术,你也还是更希望能和亲生父母住在同一个城市,不是吗?”儿子女儿都在C市,沈淮越也想不出肖爸爸和肖妈妈不愿意离开这里的理由。

这话倒是事实,叶莞心也无力反驳,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

“请问你现在有胃口吃东西了没?”午饭是在医院餐厅吃的,可选择的菜式有限,加上一直心事重重,也没见她吃几口,难得能找其他事暂时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自然要逮准机会喂饱她才行。

“我喜欢吃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么,你帮我点啊。”有人跟前跟后的伺候,叶同学也乐得享清福。

听了某人的豪言壮语,沈淮越也是毫不客气,夸张地点了满满一桌,最后俩人都吃撑了也没吃完,只能打包带走。

俩人准备离开时正好接到肖莫打来的电话,说检查已经做完,医生做完讨论分析之后很快就会有结果,让他们赶紧回去。

因为已经有人事先打了预防针,这一次叶莞心的反应还算淡定,只是不太想说话,表情还算平静。

检查结果非常明确,讨论分析的也没有持续太久,最终的结论还是需要进行手术。

这也意味着沈淮越之前做的一切准备都成了必须。

当然,即便确定了大方向,也还有一些事需要众人商量决定。

例如,肖爸爸和肖妈妈是否愿意搬去C市和儿子女儿一起生活的问题。

其实,早在肖莫决定在C市定居的时候就跟父母讨论过这个问题,对此,肖爸爸和肖妈妈的态度非常坚决,半点想离开的打算都没有。父母不肯离开的原因肖莫心里很清楚,便也没再强求。

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即便没有肖妈妈的心脏需要找一间更有经验的外科医生做手术这一前提,他也有充分的理由再次将此事提起商议。无论莞心最终是否会选择和他们一起生活,能和她离得更近一些总是好的。就算不能每天见面,至少也能大大的增加见面的频次。

“这事我已经和莞心商量过,沈律师也帮忙找好了合适的住处,您和爸爸怎么说说?”见爸妈一直沉默不作回应,肖莫只能把妹妹和未来妹夫搬出来。

肖妈妈本来还在犹豫,听了这话之后瞬间傻了眼:“住处都找好了?”这些孩子们都是什么效率,他们过来也就几个小时,怎么就确定了这么多事?

见妈妈有点被吓到,叶莞心也赶紧站出来帮腔:“就在我男朋友家隔壁,地方很好的。配套设施齐全,环境也很不错。”

听了莞心这一席话,肖妈妈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不过,是往好的方向变。看来,对她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她好好考虑的理由。

愣神片刻之后,肖妈妈很快就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听你这语气,好像已经过去住过?”

“因为要帮他翻译资料,在那边住过几个晚上,唐凌姐也暂住在那里。”叶莞心的本意是想希望爸妈不要多想,却因为后面画蛇添足加的那句话暴露了其他疑点。

“唐凌在小沈家里暂住是怎么回事?”这小姑娘不是她家儿子的女朋友么,怎么会和女儿的男朋友关系如此亲密?

没想到这一层的叶莞心瞬间就慌了神,哥哥那会儿脑子发热说唐凌是他女朋友的事叶莞心也有所耳闻,现在出了这么个突发状况,还真是不太好解释。

“是这样的,沈律师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帮我们家打过官司,跟我哥也很熟,所以我到了C市之后暂时在他家落脚,也因此和莞心成了好朋友,之后又认识了肖莫。”关键时刻还是唐大小姐反应比较敏锐,而且她这番回答还真是一点儿也没有违背事实,所以说得也格外顺溜。

“是这样。”听了当事人的详细解释之后,肖妈妈很快就解了疑惑,跟着又转向莞心问道:“怎么这么巧正好在小沈家隔壁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因为他朋友多啊,好像在每一行都有他认识的熟人,这会儿他没在就是去找朋友联系住院和找医生的事。”看来,有这样一个万能的男朋友,叶同学也是特别骄傲和自豪。

看着女儿‘得瑟’的小样,肖妈妈是发自内心替她感到高兴,也不好再多问。沉默片刻之后才试探着问孩子他爸:“你觉得孩子们的安排怎么样?”

“这一趟去C市恐怕不只是为了做手术暂住,要考虑的事情显然也不止找个合适的住处这么简单。”肖爸爸的顾虑是他和肖妈妈都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在这边也还有稳定的工作和已经相熟的交际圈,突然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居住,还是得从长计议。

“您是担心工作的问题?”这一次叶莞心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很快就反应到了重点上。

肖爸爸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重新适应新环境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不是有我和哥哥在么,能有多大的问题。再说了,妈妈做完手术之后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工作上的事肯定得先放到一边。C市现在正是大发展的时候,机会也多,重新找工作的事也不用担心的。”叶同学这个法律系准大学生终于又有了发挥专长的机会,听了她言之凿凿的这番话,即便是做惯了新闻工作、逻辑极强的肖爸爸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见肖爸爸和肖妈妈突然愣了神,唐凌大概猜到他们在感慨什么,便忍不住站住来帮他们释疑:“你们还不知道吧,莞心高考结束之后报的志愿就是C*学院,她可是未来的大律师呢。”

“难怪这么伶牙俐齿。”莞心看着就是个标准的小公主样,竟然会选择读法律这么严肃的专业,还真是让肖妈妈有些始料未及。

“有一半的功劳要记在沈律师身上,是他看出了我的潜质,还教了我很多东西。”小叶同学还真是时刻都不忘记帮男朋友贴花加分,逮着机会就帮他美言。

看着女儿这一脸着魔的小模样,肖爸爸和肖妈妈也只有相视而笑的份。按说她这个年纪就开始谈恋爱确实早了点,但能找到像沈律师这么好的对象,早点晚点也不重要了。而且,因为知道莞心会留在C市本地读大学,也让二人对搬去C市常住的事多了一分‘兴趣’。

经过叶莞心有一番有理有据的力争,总算是说服了爸妈点头。重要事宜确定之后,她也迫不及待想找为这件事出力最多的那个人分享:“爸妈已经同意搬去C市跟哥哥一起住,但是坚持买房子的钱一定要哥哥出,你赶紧给那个房地产经纪回信吧。”

“不着急,我已经特别交代过娄越帮我留着,跑不了。既然这事儿已经确定,我恐怕要先回去,你爸妈明天下午可能就要过去,我得先过去看看房子的情况,看有没有需要准备的东西。”得说,沈大律师这脑瓜子里装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总是能想到其他人想不到的事。

“你今天就要走啊?”虽然也真心觉得他提前一天回去很有必要,但因为已经依赖成了习惯,叶同学还是有点不适应。

“怎么,你想跟我一起回去?”明知道不可能,沈淮越还是忍不住逗她。

虽然知道他是在故意说笑,叶莞心也没跟他计较:“我是很想,可是实际情况不允许。爸爸妈妈肯定舍不得,我也不放心。”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越来越粘人,我不过是提前一天回去,明天就能见面,至于这么难舍难分?”有个粘自己的女朋友对男人来说有时候还真是一种甜蜜的烦恼,被依赖的感觉确实很让人愉悦满足,但同时也发自内心地希望她能在某些时候表现得理智一点。

“那是因为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可以无所顾忌地以情侣方式相处,你早走一天就等于少了一天的独处时间,适当地难舍难分一下也很正常好吧。”叶同学毕竟还是个大孩子,又正处在热恋期,过分粘人也好,离别时难舍难分也罢,都是正常反应。

“要想有名正言顺独处的机会还不简单,只要选择和你的亲生父母一起住,什么事都能解决。”这一天莞心都在为妈妈的病情紧张揪心着,但有些事还是得尽早给她提个醒。

一想到做决定的事,叶莞心就无比头大,脸色也瞬间变得暗淡下来。

“你爸妈很快就要搬到C市,手术期间和术后恢复期你肯定都会不放心地一直跟着,你也该考虑一下什么时候找另两位父母坦白的事。”莞心的表情已经够凝重,这一次沈淮越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温柔开导,而是严肃地跟她说明了眼前必须面对的事实。

“现在就要考虑?”因为一来B市就被更重要的事转移了注意力,叶莞心压根没想过给另一对父母交代的事,即便已经有人提醒,她还是没有‘此事已经迫在眉睫’的自觉。

“不然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总不能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继续隐瞒下去,如果最后不是从你口中得知,而是通过其他渠道获得这个消息,他们会怎么想,你考虑过没有?”在沈淮越看来,隐瞒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可要比他们俩隐恋这事高了不止一个等级,自然是越早坦白越好。

“可是,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开这个口。”叶莞心也知道坦白交代是必须进行的事,但从何开始的问题实在让她很纠结。

“你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而且,这一次只能靠你自己,不要指望我能帮你代劳。”这一次沈淮越的态度很是坚决,听他严肃认真的语气,应该没有心软退让的可能。

“其实,真要放开了坦白交代也没有多难,我是担心她们会一时接受不了我的决定。”听叶莞心这话的意思,似乎已经做出了选择。虽然很难很纠结,但她始终还是觉得在绝望中煎熬了十几年的亲生父母更需要她的陪伴。

当然,她只是选择和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并不意味着会彻底和是沈家断绝一切关系。只要现在的爸妈还愿意接受,她依然是沈家的女儿,她也会像亲生女儿一样为他们尽孝。

“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能不能接受只是时间问题。退一万步讲,他们要是真接受不了,也不是你能控制和解决的事。不过,以我对他们的了解,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叶同学最近面临的抉择实在是多,即便是铁齿铜牙的沈大律师也是有点力不从心,只能竭尽所能地领着她往好的方向想。

“就算他们真的能接受,我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可惜,叶莞心现在纠结的不止这一件事。

“无论你怎么决定最终都会有人失望难过,你要真这么想,我也没辙。”听沈大律师这语气,还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感觉到某人的语气不太对劲,叶莞心也有点担心他会就此‘放弃’自己,赶紧转了话锋:“我也就是这么说说罢了,既然是必须面对的事,也只能迈开大步勇往直前。”

“这才像话,将来要做大律师的人,怎么可能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如果莞心将来真要从事法政工作,肯定会遇上各式各样的不公平和不道德,也确实该将心理素质锻炼得更强大才行。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要不要我去送你?”难得的独处时光转眼即逝,除了不舍,隐约也带了几分不甘。

“不用,你要去送,我会更舍不得。”将心比心,他也好不了多少。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