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90步 预支聘礼

“你也不要给孩子太大压力,她能健健康康地长到这么大,而且还这么乖巧懂事,我们应该觉得感恩和满足才是。她现在的父母毕竟也是含辛茹苦地养了她这么多年,这份恩情我们也不能忘记。所以,无论莞心做出怎样的决定,我们都应该支持她,可千万不能有半句怨言。”果然还是做爸爸的相对理性一些,相对来说也更干脆。

“这是当然,最终还是要以莞心的决定为先。”虽然心里有一万个舍不得,但肖妈妈还是很善良地站在了另一对父母的角度考虑。只是,她心里也很清楚,即便她和孩子他爸如此深明大义,最终还是改变不了莞心会为此事纠结为难的结果。

“我倒宁愿你们霸道一点,一定要让我回来。我现在的父母也是非常通情达理、会顾全大局的人,他们的想法一定也和你们一样,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知道该如何决定。”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也正是因为从父母身上遗传了天生善良又会为其他人着想的基因,才有了叶莞心今天的纠结为难。

“看你这话说的,我们要是霸道一点,跟抢有什么区别?”为了不给莞心增加压力,肖妈妈的语气也是越发轻松。此时,在她脸上看到的只有满足的笑。

“也不算抢啊,因为……我本来就是你们的。”叶莞心也不想让气氛再度变得尴尬怪异,便顺着妈妈的话半真半假地回了一句。

“要真这么简单就好咯。”肖爸爸也笑着接了一句。

表面上看,一家三口似乎都是带着同样的轻松心情。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磨人的捣蛋鬼,这样的轻松很大程度上不过是为了让对方安心罢了。

病房内的一家三口轻松交谈时,沈淮越也已经从尤主任哪里打听了肖妈妈的大概病情。总结下来,确实只能用‘不容乐观’四个字来形容。虽然还没有做细致的专项检查,但已经可以初步确定为二尖瓣狭窄引发血液流通不畅所致。如果做完详细检查后确定情况严重,可能需要进行心脏搭桥手术。

只要涉及到心脏外科手术,风险本来就很大,而是还是和心脏有关,其严重程度更是可见一般。

沈淮越去找尤主任的时候肖莫也在,听完尤主任的大概分析之后,俩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件事。

最后,还是和病人关系更为亲密的肖莫将这个问题说了出来:“以我母亲现在的状况,如果转移到其他城市进行手术,会不会带来严重的不利影响?”

“那要看转移到多远的地方,如果需要长途飞行,我的建议是尽量不要。”虽然病人现在的病情没有到很严重的程度,但毕竟和正常人还是有很大不同,舟车劳顿显然只会加重病情。

“虽然是在邻省的C市,但距离并不算远,也不需要坐飞机,高速列车直达,两个多小时就能到。”肖莫和沈淮越的考虑是C市毕竟的东南部的金融中心,医疗技术也最为发达,加上熟人多,也方便就近照顾,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前提是肖妈妈的病情并没有紧急到需要马上做手术的程度。

“如果是C市,倒是可以考虑。毕竟是大城市,大医院多,医生的经验也相当丰富。出于保险考虑,确实是更适合的选择。”这位尤主任还算是一位宅心仁厚的好医生,虽然这个手术他们医院也做过不少,但他也能理解病人家属希望更求安心的考虑。

“如果今天就能通过检查得到确切结论,我想安排我母亲明天下午就出院去C市,您觉得有没有问题?”和心脏有关的病,即便不紧急也是越快进行手术越好,肖莫如此着急也很正常。

“这个问题恐怕要等等到明天上午才能给你回复,不过你们可以先准备着。”医生就是医生,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谨慎二字。

“那就麻烦您尽快安排帮我母亲做检查,早点确诊病因,我们也好安排。”诚恳地向医生拜托完之后,肖莫便很自觉地和沈淮越交换了眼神,然后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详谈如何准备的问题。

“我也是去年才决定在C市定居,加上工作特殊的关系,一年下来也没在住处呆多少时间,对C市肯定不如你熟。所以,找医院和找医生的事还是要麻烦你帮忙。”虽然妹妹和沈律师才处在刚刚交往的阶段,但肖莫也看得出来俩人的感情浓烈程度,以及这段感情最终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对沈律师开这个口,他绝对是问心无愧。

“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我担心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莞心提起。”虽然莞心可能已经有所准备,但严重到需要对心脏做手术恐怕不在她的预想范围内。刚刚才和亲生母亲相认就碰到这样的事,实在让人担心。

“这是避免不了的事,只能尽量安慰开导,告诉她不要把事情想得太严重,这些事也应该是你最擅长的。”肖莫果然还是对已经很多年没见的妹妹了解不够,心也放得比较宽。

未来大舅子一开口就给自己戴了一顶大高帽,沈淮越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不过,眼下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确认:“你在C市的住地处哪个区,出行方不方便?”

肖莫本来还没想到和一层,听沈律师这么一问,才意识到住处也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出于出行方便和保护*的考虑,我特地在靠近机场的东岄区买了房子,虽然环境和配套设施都是一流,但到市区的交通并不是很便利。如果爸妈到了C市之后直接去我那里住,可能平时看病什么的都不太方便。”

“我现在的住处附近倒是有几件很大的综合医院,周围配套设施齐全,环境也好。不过,我猜你父母肯定不会愿意去我那里打扰。所以我的建议是,在我住的小区先找一处随时可以入住的房子短期租住,等你母亲的病治愈之后再做打算。”沈淮越所住小区的地产中介就是娄晋的亲哥,有这层关系在,要找一套可以随时入住的房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倒是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时间这么急,能不能这么巧刚好有合适的房子给我们留着。”别说短期租住,以肖男神现在的财力,就是买下来也不成问题。

“我先打电话找朋友问问,应该没什么问题。”沈淮越所住的小区属于精致型的高级住宅区,虽然所有房子都已经售出,但实际居住率只有不到六成,从每次晚上下班回去看到的亮灯程度来看,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今天需要做心脏专项检查的病人特别多,轮到肖妈妈做检查时已经到了下午。因为是初次检查,需要检查的项目相对较多,等待的时间也格外长。因为担心某个小姑娘又要着急地在走廊里来回踱步引人注目,沈淮越干脆带她到了医院对面的一家甜品屋,希望换个相对舒适安逸的环境能稍微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同时,也正好趁此机会先给她打预防针。

进了店里,首先要做的自然是选择点心和饮品。只是,瞧某人眉头紧蹙的模样,似乎没这个心情:“你点你自己的就好了,我没胃口。”

沈淮越正要摆冷脸‘开训’,手机屏幕上突然显示出‘娄越来电’的提醒。他也顾不上训人,先接了电话,“怎么样,有没有找到离我住的楼栋比较近的?”

“算你运气好,前天刚收到一单代售合同,刚好就在你住的那一栋。你猜怎么着,更巧的是就在你家隔壁!”如此巧合的事实在难得碰上,娄越也是格外兴奋。

“有这么巧的事?”刚才还是一脸严肃的沈淮越也因为这个意外消息的出现表现出了难得的激动。

“地方确实挺不错,业主才刚搬走不到半个月,家里的基本家具都留着,装修也很不错。不过就是合同单上清楚地写明不接受租赁的条款,只能直接买下,你看看这一点能不能接受,如果不行,我再帮你找其他楼栋的房子。”世事终究不会有百分之百的完美,地点绝佳,自然有其他的不利条件。

“我现在住的房子市价多少?”沈淮越买下现在的住处已经是六年前的事,当时的房价和现在显然不可同日而语,出于谨慎还是要先打听一下。

“因为是急售,委托方开的价钱并不算特别高,就你跟我们老三的交情,就算你四万的整数,首付你自己看着给。”和娄大律师一样,他哥哥也是个风风火火的主。

“如果是我自己买,当然是一次付清,不过这事我还得跟家里人商量一下,今天之内肯定给你答复,房子你可得先给我留着。”沈淮越这边正说着一笔涉及近八位数的买房大单,坐在对面的‘家人’却是一副完全在状况外的神情,对他刚才在电话里说的事似乎也毫无兴趣。

见她实在是注意力不够集中,沈淮越也懒得跟她拐弯抹角,一开口就直奔主题:“我家隔壁正好空出一套房子,我想以你的名义买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虽然沈淮越这边是轻轻柔柔的商量语气,还是当场就把叶同学吓得瞪大了眼睛:“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到买房子,而且还是在你家隔壁买?”

“不是买给我自己住,是买来送给你,让你爸妈过去住。”如果莞心最终的决定是和亲生父母一起住,这样一来也算是让他有了名正言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以后相处起来也更方便。

“我都有点被你绕糊涂了,我爸妈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去你那里?”叶莞心还不知道妈妈可能需要做心脏手术的事,会有此错愕反应也很正常。

考虑到莞心听到接下来的话之后可能会过分激动,沈淮越很有先见之明地先握紧了她的手才缓缓开口:“如果你妈妈最终的检查结果和尤主任猜测的一致,她可能需要做心脏手术。我和你哥哥都觉得C市的医疗水平相对比较完善,所以想带她去C市做手术,这样一来,就得先给他们找个方便的住处。我家附近的交通状况和配套设施你是知道的,怎么看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你觉得呢?”

“要做心脏手术?”叶莞心的重点果然都放在手术这个关键词上。早有准备的沈淮越赶紧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捏了捏,以示安慰:“就知道你一定又要一惊一乍地瞎担心,现在心脏搭桥手术已经是很成熟的手术,我们还要找最好的外科医生,肯定没问题,你现在更应该将注意力放在我刚才问你的事情上,我家隔壁的房子到底要不要买。”

“那么贵的房子,你要买来送给我、给我爸妈住?”思绪被拉回到真正的重点上之后,叶莞心的表情反而更加诧异。

“钱的事你不要计较,就当是先预支的聘礼。”大律师还真是会找词儿,预支聘礼这么遥远的事儿竟然都能被他扯出来。

“就算是聘礼也太贵了,我觉得这房子应该由我哥去买,经常看到他拍摄各种大品牌的代言广告,这些钱对他来说应该不成问题。”叶同学果然还是个传统的老实姑娘,预支聘礼这种占大便宜的事坚决不干。

“这么说来你对买下这栋房子的事没什么意见,只需要确定谁付钱的问题?”如果只需要确定这一点,那可就好办多了。

“我没意见啊。”从私心来讲,叶莞心实在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如果她最终做的决定是选择和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势必也会搬去这栋房子里。这样一来,她和他也就成了邻居。住得近,一起做很多事都是成了天经地义和理所当然,傻瓜才会拒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