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9步 早恋问题

在紧张无措时,爱人给的支持意味着什么无需赘述。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但回过头看了他的坚定眼神之后,叶莞心确实感觉踏实多了。

从门诊楼休息大厅到住院楼心血管内科所在病房就算走的再慢也就四五分钟时间,但对叶莞心来说,这五分钟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等到终于站在房号为3007的病房门前,她体会到的是一种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的强烈激动。

病房的门虚掩着,她甚至连轻轻推开它都不敢。

最后还是最没有耐性的肖莫帮她迈出了必须迈出的第一步:“医生的建议是一次探视最好不要超过两个人,有爸爸在里面陪你就行了。”

“可是……我希望他陪我进去。”叶莞心口中的他指的是谁,相信在场的另外三人都非常清楚。

虽然是有血缘至亲的亲生父亲,但毕竟也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她还是觉得有个自己熟悉且信赖的人在身边心里更踏实。

“那我先进去叫爸爸出来。”妹妹毕竟还只是个刚到成人年纪的大孩子,关键时刻需要自己最信任的人陪在身边也很正常。对此,肖莫也是表示理解和赞同。

进了病房之后,肖莫很是直接地开门见山道:“爸,莞心想让您先出去。”

“她要一个人进来?”听肖爸爸的语气,若真是如此,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医生交代一次最好只有两人探视,她想让沈律师陪她一起进来。”沈律师一看就是那种很稳重可靠的人,相信爸爸应该不会有疑义。

肖爸爸这边确实没打算再多问,但并不代表肖妈妈也能淡定地当做什么都没听到:“WAN—XIN是谁?沈律师又是谁?”孩子他爸刚才说肖莫还带了两位朋友过来,莫非就是这二位?

“等你见了他们自然会知道。”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肖爸爸竟然还在卖关子。

说完之后,肖爸爸便和儿子一起离开了病房。肖妈妈这边还在暗自琢磨着,病房门口已经出现了两个她不认识的人。

不,准确地说应该其中一人不认识,另一人却是似曾相识。

进来之前,叶莞心确实做了比较坏的打算,想着可能会见到了满脸苍白、脸上毫无神采的重症病人。不过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严重,肖妈妈还能像正常人一样坐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你是……”肖妈妈很快反应过来,眼前出现这小姑娘可能才是肖莫说的那个很重要的人。只是,这个意外来得实在太过突然,她也只能用震惊又难以置信的语气说出这几个字。

“妈妈,我是您的文飞。”这个时候,叶莞心才算是真正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

说完这几个字,她已经是满脸泪水,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文飞?你真是我们家文飞?”此时的肖妈妈已经是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凭着本能下意识地做了回应。

这一次,叶莞心没有直接回应,而是走到病床前撩起了裙摆:“您看,这个能不能证明?”

“心形胎记?”见了这熟悉的印迹之后,肖妈妈的声音也终于开始颤抖。看来,过分激动时声音颤抖确实是个很自然的本能反应。

“除了胎记为证,我们还有莞心和肖莫的一起做的DNA比对,您可以完全放心。”既然被自家小女友委以重任跟着进来,自然要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

“我信,完全相信。”果然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的老夫老妻,肖妈妈的反应和肖爸爸完全是如出一辙。都是先不敢相信、后震惊到声音颤抖,跟着很快就变成了眼含热泪。

“您还是先躺下顺顺气,还有什么要问的,等情绪平复下来再说。”叶莞心倒是始终记得医生的嘱咐,即便妈妈看上去没什么大碍,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我没事,心情平静得很。”喜极而泣的肖妈妈现在是一刻也舍不得将视线从失而复得的宝贝女儿身上移开,情绪是否平静她根本不在乎。

妈妈非要坐着一直拉着自己的手,既担心又不忍的叶莞心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向站在身后的坚实靠山投去求助的眼神。

收到求助信号,沈大律师自然是义不容辞地果断出手:“您现在的状况确实不适合久坐,还是先躺好,莞心哪里也不会去,就在这里陪着您。”

“文飞啊,这位先生是……是不是你男朋友?”果然还是当妈的眼神好,当时肖爸爸不敢相信的事儿到肖妈妈这里竟然一眼就被看透。

叶莞心很老实地点头:“您不要怪我早恋啊,我也不想的,可是……他真的很好。”

好到一看上之后就想自私地占为己有,一天都不想多等。

“阿姨您好,我是沈淮越。因为莞心已经用现在的名字生活了十几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叫她莞心,莞尔一笑的莞,心情的心。”能在莞心真正的父母面前得到承认,对沈淮越来说也是意义重大,也看得出来他此时的心情也是格外激动。

“莞心也是个好名字,我当然不介意。”肖妈妈此时的心态也和肖爸爸一样,等把‘丢了’十几年的女儿盼回来已经心满意足,对其他事已经没有要求。

说完之后,肖妈妈还是听话地躺了下来。才坐了这么一会儿又觉得头晕,她也意识到今天这意外晕倒的事肯定不是没睡好这么简单。

“妈妈,您是不是不舒服?”果然是母子连心,这一小小异样也没有逃过叶莞心的眼睛。

“没事,躺着休息一下就好了。”做母亲的,哪里舍得在子女面前说自己不舒服,再难受也要扛着。

“要不,我去把你爸爸叫进来,你们先聊着,我去找医生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虽然已经得到正式承认,但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沈淮越始终是个外人,考虑到肖爸爸可能也很想和女儿多聊聊,加上莞心现在已经没有了紧张和不安,所以他才会有先行回避的建议。

“你要把我一个人丢下?”叶莞心确实已经不在紧张不安,但始终还是觉得有他在更安心。

“不是和你爸爸妈妈在一起么,怎么能算把你一个人丢下?”即便是当着肖妈妈的面,沈淮越也是毫不掩饰地用习惯性的宠溺语气跟莞心说话。

“可是……”关键时刻,叶莞心还是表现出了小孩子的一面。

但这一次她家四叔却是铁了心要让她独自面对:“没有可是,我尽量快去快回。你爸妈想知道什么,你只管挑自己知道的回答就是。”

说完之后,沈淮越还是很礼貌地微笑着向肖妈妈打了声招呼才离开。

然后,过了不到一分钟,便看到肖爸爸难掩激动地走了进来。

看着父母脸上如出一辙的激动高兴,叶莞心也很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妈妈首先关注的竟然不是她这些年到底在哪里、又过着怎样的生活,而是对她的‘早恋’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莞心呐,你那个男朋友应该比你大不小吧?”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冷静稳重、特别值得依靠的人,年纪肯定也可能轻到哪里去。而她家闺女今年才刚满十八,肖妈妈对这个问题特别好奇也很正常。

“就……刚好大一轮。”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叶莞心还是坦白说了实话。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虽然比自己预想中的数字略大了些,但肖妈妈也看得出来莞心确实挺依赖他,这个已经无法改变的问题她也不想过问太多。但,对个中细节却还是难免有些好奇。

“你不是应该更关心莞心这些年是在哪里过的、过得好不好?”进来之后还没机会说话,肖爸爸至于坐不住。虽说他也对女儿早恋的事很是好奇,但若是按轻重缓急来分,显然还是确认女儿失踪之后的生活更为重要。

相比之下,叶莞心也更愿意回应爸爸的好奇:“其实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曾经有个名字叫肖文飞这件事,也不知道已经过世的父母只是我的养……”

只是,她这边话还没说完,就被肖妈妈着急地打断:“你说什么,你的父母已经过世?”前一秒还是满脸笑容的肖妈妈眉眼之间很快就染上了愁云。

“您别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虽然我以为是亲生的父母已经过世,我也不是一个人孤苦无依。他们过世之后,又有一对很善良对的夫妇收养了我,他们对我很好,从来没有当我是养女看待。”有时候想想,叶莞心也觉得自己真的是和很幸运的人,短短十八年就经历了三对同样爱她、宠她的父母,得到了比一般人多两倍的爱,这样奇遇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现在的父母一定把你养得很好。”肖爸爸做的是新闻工作,眼光自然不会差。虽然莞心并没有穿特别夸张的名牌,但也能一眼看出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加上正处在娇纵年纪的她难得的有一副温婉可人的好性子。也能大概猜出教养她的人肯定来自家教很好的家庭。

“那个……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让你们知道。”多心的小姑娘听妈妈问了男朋友的年纪之后便杞人忧天地以为爸妈可能对某人比她大整整一轮这件事不是很满意,便下意识地想到一个帮他加分的好办法。

肖爸爸和肖妈妈已经被吓出了惯性,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什么事?”

“就是我现在的爸爸是刚才出去那位的亲大哥。”既然做了坦白交代的决定,叶莞心肯定也预想到到了可能的后果。反正事实就是如此,爸妈要是接受不了也没办法。

这一层关系确实让肖爸爸和肖妈妈有些始料未及,夫妇俩又是默契地保持了一样的呆滞表情长达半分钟之后,肖爸爸才猛然回过神,跟着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你们的关系你现在的爸妈知道不?”按辈分,莞心应该叫他叔叔,这弯儿实在是绕得有点大。

“不敢说。”说这三个字时,叶莞心的声音已经小到了几乎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程度。说完之后还很自觉地低下了头,俨然一副做错了事‘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模样。

“不说是对啊,他们要是知道肯定接受不了。”肖爸爸的这番回答完全是将心比心,这事要搁他们家,肯定也会下意识地表示反对。

“那您和妈妈也这么想?”爸妈确实有点被吓到,但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激动,叶莞心这才敢鼓起勇气探问一句。

面对这个直接的问题,肖爸爸似乎有些准备不足。不过,在他犹豫之时,孩子他妈已经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们只要你高兴,其他都不重要。”女人大多是感性生物,对感情方面的事也特别敏感。通过刚才简短的相处,肖妈妈已经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个莞心要叫叔叔的男人对她来说有多重要。有这个前提在先,父母的看法显然无法决定最后的结果。

听了妈妈的明确态度之后,叶莞心总算有了些底气:“这一点我肯定可以保证。”

母女俩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肖爸爸却还是觉得现在最需要关心的不是女儿的终身大事:“你这次来B市跟我们见面的事你现在的父母知不知道?”如果可以,他当然希望莞心能重新回到他们这个已经不幸了十几年的家,但最终还是要看她的决定。

“我是打算过来看过你们之后再回去跟他们说。”虽然没有先报告,但这件事叶莞心并没有打算一直隐瞒到底。

“唉,要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真是难为你了。”不得不说,肖妈妈还真是以为眼光独到、心思细腻的特别女人,她家闺女心里那点秘密在她面前几乎就是完全‘不设防’。

被戳中心底最痛处之后,叶莞心也突然陷入了沉默。要是能想出一个两边都不伤害的办法该有多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