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8步 责无旁贷

在父母面前,肖莫绝对是一百分的乖宝宝。犹豫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坦白相告:“医生说您现在不能太激动,所以我让她先在外面的休息区等着。稍后医生还会帮您做一次详细检查,还是等有了最终的检查结论再说。”

只是,考虑到母亲目前的状况确实挺让人担心,他还是隐瞒了最重要的部分。

“这很重要的人到底是有多特别,竟然会让人激动到影响病情这么严重?”肖妈妈本来只是有一点好奇,听儿子这么一说,反而兴趣更浓。

“医生说的您的问题可能出在心脏上,任何小细节都要特别注意。既然是医生特别交代的,我当然不敢马虎。”一想到妈妈的病情可能会很严重,肖莫的神情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经历了这么多年煎熬的等待,终于等到妹妹回来,妈妈的身体却突然出了这么个意外状况,怎么想都是一件让人不禁唏嘘的事。

肖爸爸那边办好住院手续之后,护士很快就过来通知病人可以转到住院部正式进行住院治疗。

从急救室出来之后,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才能到通往住院部的过道。

满心着急的叶莞心就只能在走廊的拐角处躲着偷偷地看两眼,因此肖妈妈此时还躺在推床上,加上还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她也只能远远地看到一个大概轮廓,而这种‘望梅止渴’般的偷偷‘窥视’无疑会让她心里更加不安。

实在着急担心,最后只能拜托唐凌先暂时帮忙代劳:“哥哥刚才只说如果我出现肯定会让妈妈过分激动而影响病情稳定,也没说其他朋友不可以去啊,不如你先帮我过去看看。”

“我帮你去看?”唐凌当下就傻了眼,虽然她也是打心里为莞心亲妈的病情揪心,可她什么也不是,这样突然跑过去好像也不太合适吧。

“你就说是肖莫的朋友,跟他一起从C市过来,听说他母亲生病进了医院,也想去看望一下,所以就来了。”现在的状况下,要叶莞心傻坐着干等显然不现实,所以她的态度也是格外坚决。

莞心的不安担心沈淮越都看在眼里,如果唐凌先去看看能让她安心一些,他自然会尽力帮忙促成:“不过就举手之劳的事,你就帮她去看看。”

碰上这种事,本来就很容易心软,加上又有俩人双管齐下地‘轮番轰炸’,唐凌现在是双拳难敌四手,只能乖乖帮莞心走一趟。

因为还没有做检查确定具体病因,肖妈妈现在暂时住在心血管内科病房,进了住院大楼,上最近的住院楼层就是。

唐凌出现的时候,医生刚进来量完心率和血压出去,因为病房的门没有完全关上的关系,肖妈妈很快就发现了她,“肖莫,门口站着的这位是不是你朋友?”

在听说儿子要带回一个很重要的人时,肖妈妈下意识想到的就是女朋友,这会儿看到一位穿着时髦的年轻女孩出现,她也更加确定了之前的猜测。

唐凌这边还没完全做好准备就被发现,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打招呼,“阿姨您好。”

肖莫确实想过莞心他们可能会沉不住气突然跑上来,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唐凌独自前来。看到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生出现,妈妈那边想入非非恐怕很难,“我来跟您介绍,她叫唐凌,这一次是跟我一起从C市过来,因为是在半路上得知您进医院的事,所以她也跟着一起过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提到很重要的人几个字,希望妈妈能理智一些,不要做一些毫无依据的空想。

“是什么性质的朋友?”从肖妈妈脸上突然绽放出的熠熠神采来看,她家儿子期盼应该是没有实现。虽说肖莫今年还不满二十三周岁,而且还生在娱乐圈这么复杂的环境之中。但作为母亲,对某些事天生就特别敏感,即便还没到为儿子终身大事操心的时候,也还是会对这些事格外关注。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肖莫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句‘普通朋友’才是,可在见了妈妈满眼的期待之后,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说了一个自己都没想到的回答:“女朋友!”

听到这三个字,好不容易定下神来的唐凌已经是彻底石化状态,愣了好一会儿也没缓过神来。

“这是您知道就行,别到处乱张扬。”反正已经有了这个错误的开始,肖莫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错下去。

考虑到肖妈妈此刻的身体状况确实不适合承受大起大落的刺激,唐凌也只能陪着一起演下去:“我看医生刚刚出去,应该是做了一些检查,他怎么说?”肖妈妈的炙热眼神看得唐凌实在心里发虚,她还是只能将注意力转移到肖莫身上。

“血压有些低,心率已经比刚送到医院的时候好了很多,下午还要做一些专项检查才能确定病情。”肖莫也大概猜到唐凌应该是受了莞心的委托而来,也是尽可能回答详细。

“血压和心率低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看阿姨的气色好像也渐渐有了血色,只要按医生的叮嘱静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唐凌从来就不是那种擅长应付长辈乖乖女,面对一位并不是很熟悉的人,更是‘无所适从’,能说出这样的安慰之言,已经够难为她。

“其实我就是最近睡得不怎么好才会出这么个意外,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果下午做完检查没其他问题,今天出院都行。”可能是因为身体底子一直不是很好的关系,肖妈妈对这突如其来病似乎没太当回事。儿子难得回家一趟,还是带着女朋友回来,她还是希望能尽快回家,好好享受一番难得的‘天伦之乐’。

“检查没问题叶得继续留院观察两天,无端端地突然晕倒,肯定不只是没睡好这么简单。”虽然也能理解妈妈急着出院的原因,但从实际情况考虑,这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肖莫说的是,保险起见,还是得医生到底怎么说。”哎,也不知道人家的女朋友是怎么做的,毫无经验的也只能凭着感觉走一步是一步。

肖妈妈在家里本来就没什么话语权,在没理的情况下更是没有力争的资本。她这身体确实不让人省心,观察就观察吧,“你这一趟回来准备呆几天?”大明星的生活很多时候都是表面风光,其实私底下要付出比平常人多几倍的辛苦和汗水。做母亲的,当然希望儿子能有机会就多休息。

“等确定您完全没事再走。”虽然脾气有些大,但肖莫其实是个很敬业的艺人,心情不好就消极怠工的事以前从来没干过。不过,这一次情况不同,相信制片方也不会连这个人情都不讲。

“这么说来,我这一病还算好事?”儿子难得能在家多呆几天,肖妈妈也是格外激动,难免失言。可以想象,生病还算好事这种理论肯定得不到赞同。

果不其然,她的话音才刚落下,就听肖莫不高兴地说:“您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无论病是大是小,总是折腾,因为生病得到什么好处都不值当!”

“阿姨说这话也是希望你能多抽时间陪她,至于这么激动吗?”这一回唐凌可是没有演戏,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看看,还是小唐懂得长辈的心。”肖妈妈本来也没觉得这小姑娘有什么特别,刚才听她说了这番话,总算对她有所改观。这小姑娘一看就知道不是任人欺负的小媳妇儿型,还真是挺适合她家那个狂傲不羁的儿子。

肖妈妈这边正暗自感慨着,办完住院手续,又去找医生谈过话之后,肖爸爸终于带着一脸复杂表情出现。

刚才他去找的是这家医院专门负责心血管科室的主任医生,虽然还没做详细检查,但以尤主任的经验,孩子他妈的病情其实不容乐观,这也意味着他们一家人都会继续跟着揪心。

但另一方面,今天又有一个做梦都不敢想的意外惊喜出现。只要一想到他们家文飞还好好地活着,而且还长成了乖巧懂事的大姑娘,他就会有种忍不住想嘴角上扬的冲动。

在如此悲喜两重天的夹击之下,肖爸爸的心情想不复杂都难。

“你这是怎么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你怎么看着比儿子还担心?”毕竟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的老夫老妻,孩子他爸突然脸色如此怪异,肖妈妈不可能毫无感觉。

“肖莫,你跟小唐先下去,去叫另两位朋友上来。”和孩子他们相敬如宾这么多年,肖爸爸从来没有隐瞒过她任何事,今天也不打算破例。尤主任刚才说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利好的刺激应该不会带来负面后果,加上孩子他妈现在正是需要动力的时候,实在没理由继续瞒着她这么重要的事。

“肖莫还带了其他朋友回来?”这一次,肖妈妈实在猜不到等一下要来的会是什么人。

“你先躺着休息,等一下见了他们自然会知道是怎么回事。”肖爸爸一边说,一边使眼色让肖莫赶紧走,生怕孩子他妈非要追着刨根问底。

离开病房之后,唐凌倒是不着急和莞心他们联系,而是冷着脸不客气地冲着肖莫逼问道:“你刚才是怎么回事?老老实实地跟你妈妈说我只是跟你结伴而来的普通朋友很难么,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给出我是你女朋友的回答?”

“你小声点。”肖莫毕竟是公众人物,而且还是热度超级高的那种,即便是在医院这样的特殊环境,也得加倍小心。等到进了电梯,他才一了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刚才我只想着不想让我妈妈失望,没考虑你的感受。”

刚才肖妈妈的神情确实是既好奇又期待,出于孝顺的考虑,肖莫会做出这样的回答也不奇怪,只是有些事还是得先给他提个醒:“看在你母亲现在还是病人的份上,这一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不过,我只能帮你到B之行结束,这事要如何收场,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是当然,你愿意继续帮忙我已经很满足,善后的事肯定不会麻烦你。”难得在肖男神脸上看到大男孩一般的灿烂笑容,看来唐凌的让步确实让他如释重负。

达成共识之后,俩人很快就到了门诊大楼的休息大厅。远远地就能看到莞心在焦急地来回踱步,要是再没人出现,小姑娘估计要直接杀过去。

来回踱步的莞心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最后还是沈淮越先发现了肖莫和唐凌:“唐凌回来了,还不赶紧过去问问。”

叶莞心这才从失魂落魄中缓过神来,赶紧迎上前,“怎么样?”

“目前来开还算正常,不过还需要做详细检查。爸爸刚才的意思是,现在就带你上去,你有没有问题?”虽然能感觉到莞心是发自内心地为妈妈的病情紧张担心,但肖莫还是不太确定她是不是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

“现在就上去见面,妈妈能接受吗?”哥哥和爸爸都已经叫出了口,对叶莞心来说已经不存在做心理准备的问题,她更担心的反而是妈妈能不能接受。

“爸爸做的决定,应该没问题。”肖莫心里其实也没什么底,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最了解妈妈的爸爸。

刚才是紧张揪心,这会儿又变成了忐忑不安。总之,这一趟B市之行叶同学实在是‘备受煎熬’。

而这一切细微的情绪变化都被沈淮越毫无遗漏地看在眼里,在她无助需要依靠的时候,他当然责无旁贷地必须给她支持:“不要紧张,你的出现对正在生病的肖妈妈来说就是最好的良药,她确实可能会被吓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我相信她心里更多的还是高兴和欣慰。等了这么多年,老天爷总算还是给她留了希望,你也应该为她也为自己感到高兴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