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7步 家人相见

从C市到B市中间只有一个停靠车站,但商务座车厢并没有旅客上下车,安静和谐的气氛也从四人上车开始一直持续

“在哪家医院?我们现在已经在路上,肯定是直接赶过去。”本来还想着带妹妹出现给妈妈一个意外惊喜,没想到到下车。

出发之前,肖莫已经安排了信得过的朋友过来接,出了火车站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往家赶。

只是,着急回家给爸妈意外惊喜的肖莫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反倒是他先被吓着,“爸,您再说得详细一点,妈妈突然进了医院是怎么回事?”肖莫也知道妈妈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但最多也就是精神不济需要休息,这一次竟然严重到需要叫救护车过来处理,情况一定很紧急。

“她本来是想赶早去市场买些新鲜菜回来准备你们中午回来吃,没想到才刚下楼,没走出小区就突然昏倒,最后还是邻居帮忙叫的救护车,现在已经到了医院,医生正在做紧急处理。”即便隔着电话,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肖爸爸的语气是既紧张又担心,这些年,孩子他妈的精神状况已经让他操碎了心,但最难熬的日子总算已经过去了,好不容易等到她精神渐渐好转,身体又出了毛病,这连番打击实在让身为一家之主的肖远山有些难以招架。会是这么个状况,肖莫此时的紧张心情也丝毫不逊于父亲。

“在第三人民医院,从火车站过来不算太远。”孩子他妈这病来得毫无征兆,肖远山心里也是一点底也没有。这个时候,即便是一家之主的他也很需要身边有其他家人的陪伴。

“我们马上就赶过去,您别太担心。”而肖莫能做的,也只有尽量安慰。即便,不担心三个字就连他自己也做不到。

肖莫这边挂了电话之后,才刚跟专心开车的好友说了改变目的地的具体地址,坐在后座的叶莞心赶紧倾身向前,抓着他的肩膀着急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进了医院?”

“刚才是爸爸打来的电话,说妈妈早上出门准备去市场买菜时突然在小区昏倒,现在已经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既然目的地已经改成了医院,这件事显然也没有了隐瞒的必要。

听了肖莫这话之后,叶莞心的心很快就悬到了嗓子眼:“严重到需要叫救护车送进医院?”刚才在火车上叶莞心也大概听哥哥说了一些父母现在的近况,虽然也知道母亲身体确实一直不好,但突然昏倒这个意外还是给她狠狠地来了一个‘下马威’。

“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我们现在马上就往医院赶。”做了大概的回应之后,肖莫又着急地问朋友:“从这里去第三人民医院大概还要多久?”

“不堵车的话二十分钟左右。周六的早上交通状况还算不错,只要不碰上突发的交通意外,应该能在预计时间到达。”知道肖莫心急如焚,司机好友也是尽量加快车速。

“你说我是不是个扫把星,这才刚到B市,没能和他们见上面,就出了这么大的意外。”叶莞心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因为一些突然意外产生迷信的想法,这一次的意外巧合却让她破了例。虽然知道扫把星之说完全站不住脚,却还是情不自禁地将罪过都归在自己身上。

“胡说什么,你母亲突然昏倒只是意外,很可能跟她的身体底子一向不是很好有关,跟我们来不来B市有什么关系。”人在经历意外打击的时候最是脆弱,也最容易胡思乱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沈淮越可不会由着她‘胡来’。

稍稍冷静之后,叶莞心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观点实在太过幼稚。在找不到其他事发泄的情况下,只能无助地红了眼圈。虽然还没有到伤心落了的程度,但已经能从她眼睛里看到明显的诗意。

“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严重,可能只是很多人都可能遇到的贫血、低血糖什么的,有医生的专业处理,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过来。”面对此情此景,一向不擅长安慰人的唐凌也是格外卖力地尽量转移着莞心的注意力。

“希望如此。”现在车里最需要保护的人就是叶莞心,她也不想表现出特别软弱的一面让大家更为她担心。在没有赶到医院问清事实之前,一切都是未知,她也该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遇到突然状况先往好的方向想。

改变行进方向之后的后半程路几乎是一路通畅,连过红绿灯的时候都是很走运地每次都赶上绿灯通行,最后没有用到二十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

快到医院的时候肖莫又和父亲通了一次电话,所以在下车之后便带着另外三人直接冲向了急诊室所在的大楼。

急诊室外的等待区里,紧张焦急的肖爸爸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的休息椅上,低垂着头,单手撑着太阳穴的位置。明明目测是个身高超过一八零的壮汉,此刻却看着特别无助。

“爸。”给了莞心一个‘保持冷静、做好心理准备’的眼神之后,肖莫终于颤抖着叫了一声。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肖爸爸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但在抬起头之后,他首先注意到了不是已经快三个月没见着真人的儿子,而是跟在他身后长相清秀、却顶着红眼圈出现的漂亮小姑娘。

这不是在做梦吧,这小姑娘怎么长得那么像他家始终的宝贝女儿?

“她……这小姑娘是?”愣神片刻之后,肖爸爸还是很快恢复冷静,但问话的声音依然带了几分紧张的颤抖。

“她就是我昨晚跟您说过的,一个很重要的人。”虽然年满十八周岁的莞心已经完完全全长成了大姑娘,但眉眼之间的灵气和五官并没有太明显的变化,特别是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绝对是辨认她的不二标志。他都能见了一眼之后就觉得不对劲,相信父亲也能很快瞧出端倪。

肖爸爸确实已经有所猜测,但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也不敢随便乱下结论,“我也不知道你这个很重要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小姑娘长得很像我们家文飞。”像得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不是长得像,而是……她就是您和妈妈念了十一年的宝贝女儿。”虽然严格来说医院的急诊室外并不是认亲的最佳场所,但肖莫还是觉得现在的状况下,父亲确实非要需要一个有利的刺激。

“你说她就是你的妹妹、我的女儿文飞?”此时此刻,肖爸爸的声音已经不能用颤抖来形容,已经湿透的眼眶再配上哽咽的声音,对自出现之后一直一言未发的叶莞心来说无疑是最强冲击。

然后,一声情不自禁地‘爸爸’就这样不经大脑同意,像长了脚似的自己溜出了口。

因为孩子他妈突然昏倒,肖爸爸本来就有些精神恍惚,这会儿又受了这个反向刺激,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时隔十一年再次听女儿叫爸爸,最后的结果竟然是直接被‘吓’到瘫软在休息椅上。

叶莞心并不知道爸爸是被自己吓成这样,赶紧上前扶住他:“您没事吧?”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是我们家文飞?”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特别像肖爸爸这种已经已过不惑之年的成熟男人,更是不会轻易失控。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刺激,肖爸爸还是激动地落了泪。

“虽然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原来的名字,但据说我以前确实是叫这个。不过,您现在可以叫我莞心。”如此珍贵的‘宝贝’能失而复得,相信爸爸也不会在乎叫什么的问题。

“好,好,莞心也是个很好听的名字。”肖爸爸脸上的泪依然没有要退散的迹象,不过此时的泪倒更像是喜极而泣。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负责急救的人有没有个大概说法?”从包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妈妈之后,叶莞心还是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更需要她关心的人身上。

“急救人员当时只是说心率不齐,心脏跳动的速度特别慢,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一说到孩子他妈这突发的重病,肖爸爸脸上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点喜悦之色很快就被不安和担心覆盖。急救人员两次提到和心脏有关的词,这病又来得特别突然,他也大概猜到孩子他妈这病极有可能和心脏有关。

“阿姨之前有没有做过专项的身体检查?”在旁边忧心忡忡地当了半天‘看客’之后,沈淮越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虽然医学上的事他并不是很懂,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因为之前处理过和心脏病有关的医疗纠纷,怎么也比毫无基础的人懂得多。

“这位是?”女儿出现之后,肖爸爸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听到这个带了些专业的问题,他才注意到和儿子女儿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人。

叶同学似乎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当着长辈的面介绍沈律师是她的男朋友,犹豫了片刻也没开口。

最后还是肖莫仗义地站出来帮她解决了难题:“这位是沈律师,是莞心的男朋友。”

肖爸爸又是一愣:“男朋友?”他家闺女今年才刚满十八周岁,算算时间也就刚高中毕业的样子,怎么就交上了男朋友?

面对爸爸的质疑,叶莞心更是无所适从,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好在她有个懂得变通又一心护着她的好哥哥:“这事说来话长,还是等确定了妈妈的病情之后再说。”

老天爷还真是给肖男神面子,他这话才刚说完,急诊室上方的灯终于熄灭。

负责急救的医生才刚出来,没来得及摘下口罩,肖家父子俩便着急地迎了上去:“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妈妈醒了吗?”

“病人已经醒了,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还需要好好静养,再做一次详细的心胸肺系统检查。”虽然医生还戴着口罩,但也能清楚地从露出的一部分脸看到凝重之色。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进去看她?”随后跟上来的叶莞心也跟着问了一句。

“你们先来一个人去办住院手续,我的建议是等病人再缓缓,进了病房之后再进去看她,而且一次最好不要进去太多人,也不能让她太激动。”病人的心脏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大脑供血,在没有找出确切病因并加以对因治疗之前,随时可能再出意外。所以,医生的态度也是格外谨慎。

“我去办住院手续,肖莫陪着你妈妈去病房。你们三个……还是先在休息区等一等,等肖莫妈妈情况稍微稳定一点再说。”虽然刚才连番遭遇打击,但得知孩他妈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之后,肖爸爸还是很快恢复了一家之主该有的冷静。

依着叶莞心的急切心情,肯定想快点见到妈妈,也想知道她现在的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可医生刚才已经特别交代说病人现在还不能太激动,她也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忍着。

住院交费处和大厅休息区在同一个方向,叶莞心三人正好和肖爸爸一起离开,急救室里就只剩下肖莫一人面对虚弱无力的母亲,“感觉好点没有?”在重病的母亲面前,一向狂傲的肖男神也是尽显孝子本色,问话的声音也格外温柔。

虽然还是浑身无力的状态,但见到难得回家的儿子,肖妈妈还是很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好多了,就是觉得浑身没什么力气,再休息一下应该就会没事。”

“之前特地交代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做一次重要脏器的功能检查,您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肖莫一直有将父母接到C市一起住的打算,可他们在安静的小城市住惯了,怎么也不肯离开。今天出了这样的意外,肖莫这边应该不会再做让步。

肖妈妈已经猜到儿子接下来会说什么,便果断地转移了话题:“你不是说要带个很重要的人回来,怎么没见着?”

虽然还不知道儿子说的很重要的人到底意味着什么,肖妈妈心里却对此充满了期待。

只是,看她现在的样子,肖莫也不敢确定现在是不是带妹妹过来见他的最佳时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