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6步 羡煞旁人

不过,‘自己来’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叶莞心其实还是知道的,只是要将其付诸实施,还需要一点勇气。愣神半晌之后,最后只能闷闷地吐出一句:“可是……我不会啊。”本来就没有几次实践经验,加上每次几乎都是另一方全程占据主动,叶同学心里实在是没底。

“你不是一向学东西最快,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你。好好回忆一下,我之前是怎么做的。”既然已经动了坏心思,某人索性一坏到底。瞧这架势,是非要逼她主动不可。

叶莞心也觉察到了某人的‘坚定不移’的决心,稍作回忆,又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终于鼓起勇气主动靠近,豁出去似的吻住了他的唇瓣。

第一次主动做这亲密之事,一开始确实有些不适应。不过,在得到了热情回应之后,天资过人的小叶同学还是很快掌握了个中奥妙,这渐入佳境的表现倒也没有辜负某人之前对她的真心夸赞。

虽然不是浅尝即止的吻,但因为有人还有心事,这一吻也并没有持续很久。只是,即便毫无困倦之意,叶莞心还是下意识地靠在了身边那个宽厚温暖的怀里。沉默半晌之后,才宛如自语般的呢喃道:“我还是有点担心,不知道等一下见了他们之后该说什么好。”

“还要等上至少三个半小时才能见面,这就开始担心了?”苦口婆心地劝她不要太钻牛角尖,作用似乎不是很大。越接近要见面时候,她越是纠结不安。

“虽然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见面,换做是你,能做到坦然应对?”碰上这种事,就算再冷静成熟的人,肯定也还是会有难以自控的时候。

“你要真这么想,我倒希望这一刻能快点到来。横竖是躲不过,早点面对倒是能求个解脱。”很多事真的不能太想当然,没发生的事瞻前顾后地想太多也没什么用,最重要还是看‘临场发挥’。

沈淮越的话才刚说完,能让莞心提前‘预热’的机会很快就到来。

盯着手机屏幕上肖莫的名字看了两秒之后,沈淮越果断将手机递到莞心面前,“肖莫打来的,你要不要接?”

听到肖莫的名字,叶莞心几乎是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他是打来找你,为什么要我接?”

“你想问的问题你也可以代为回答,不一定非要我接。”连电话都不敢接,等一下见了面更是无所适从,这一层窗户纸必须尽早捅破。

叶莞心确实还想再犹豫,但手机已经接通放到了她耳边,她只能硬着头皮先‘喂’一声。

“莞心?”电话那端的肖莫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莞心接电话,语气难免有些兴奋激动。

“是我,有事儿吗?”虽然对肖莫已经没了厌恶之意,叶莞心还是没有完全做好拿他当哥哥的心理准备。

“我就想跟你们说我昨晚赶夜场拍戏,刚刚才收工,现在还要回家洗个澡换衣服,可能要比你们晚到。”肖莫当然也没想过这么快就从莞心口中听到一声哥哥,所以也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失望。

“嗯,知道了。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下,火车可是不等人,你还是得抓紧点,看着时间。还有,周末火车站人也多,你得做好防护措施才行,可不能让路人随随便便就认出你来。”听叶同学这语气,倒不像是什么事都要依赖哥哥的小妹妹,而更像是大小事都要操心的大姐姐。

“我又不是第一次在人多的公众场合出现,这点分寸还是有的。你要是担心被牵连,等一下到了候车厅之后我们先不碰头,上了车再见面。”肖男神确实是个嚣张放肆惯了的人,但也懂得家人和私下的朋友需要好好保护。特别是好不容易才找回的妹妹,本来就已经上过一次乌龙的头条新闻,更是一刻也马虎不得。

“也好啊,火车里面的空间相对私密,应该会安全很多。”叶莞心也意识到肖莫知道他们其实是兄妹关系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很多,对他的态度也是越来越像对自己人。

要确定的事并不是很多,电话很快就结束。虽然进程并不像叶莞心想象中那么别扭怪异,但最终她还是没有叫肖莫哥哥。

有这个前提在先,沈淮越也是难得多心地想到了还没有发生的事,“等一下见了肖莫的父母,你打算怎么称呼他们?”毕竟和肖莫也算认识,而且年龄相差不是很大,不叫哥哥肖莫也不会太在意。但等一下到了B市之后需要面对的可是苦苦盼了她十几年的辛酸父母,总不能含蓄地叫叔叔阿姨吧。

“我不知道啊。”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之后,叶莞心很快就找到了反将军的机会,“刚才不是你让我先不要胡思乱想没发生的事,你自己都做不到还乱要求人?”

“行,那咱们先不谈这个话题。你不是一直强调自己记性很好,当年你第一次被你现在的父母带回家时的情景还记得吗?”当时沈淮越就在现场,虽然已经时隔五年,莞心的小心翼翼和胆小怯懦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在脑子里。

“记得啊。”记性超好的叶莞心当然不可能那么快忘记五年前发生的事,“一开始我也是不敢叫他们爸爸妈妈来着,头几天都是什么也不说,直接跟他们说话,渐渐熟了之后才开始叫叔叔阿姨。后来,又过了近一个月,有一次我生病发高烧,爸爸妈妈在医院陪了我一整晚。当时做了一整晚的噩梦,醒来之后看到他们寸步不离地陪着我,觉得特别安心,跟着就很自然地叫出了爸爸妈妈。”

“当年是你是被收养,而且刚刚才失去双亲,需要一段时间做心理建设也很正常。不过,这一次你要面对的是十月怀胎生下你的亲生母亲,而且这些年她一直在等着你、盼着你,情况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也许,根本不需要提前做好准备,等真的见了他们,很多情绪都会自然而然地涌上来。”人都说这世上只有爱情会让人血液沸腾、肾上腺素升高,其实亲情也有同样的魔力。因为有血浓于水一说,有时候甚至会比爱情来得更为猛烈。若真发生情难自控的事,也是再正常不过。

“既然如此,就只能耐心地等待那一刻真正到来才能顺着自己的心做决定。”这世上有很多事都不能提前做计划,时隔多年再见自己的亲生父母就是其中之一。既然无法事先预知,只能顺其自然,随心而为。

经过沈大律师又一番耐心开导,叶同学心里的纠结不安又少了几分。等到了火车站,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距离开车时间只剩不到半小时,一个略显仓促的念头却突然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时间一分一秒飞快流逝,叶莞心三人乘坐的列车已经开始检票。很快就要轮到他们三人时,叶莞心才远远地看到全副武装的大明星拖着行李箱匆忙赶到。

啧,他还真是会掐时间,再晚一点列车就要停止检票,到时候只怕是他亮出自己大明星的身份也不会有人给他开这个绿灯。

匆忙赶到的肖莫总算顺利上了车,高速列车商务座车厢位置本来就少,加上票价太高让很多人望而生畏,整个车厢也显得特别空。放眼望去,除了叶莞心三人和随后赶到的肖莫之外,后面也就零零星星做了四五个人,而且都是中年的商务人士。

确认现场不会出现兴奋粉丝突袭,肖莫这才敢取下棒球帽和墨镜。只是,因为一路跑着过来,难免还是有些喘。偏偏,他又是匆忙出行,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准备,这会儿还没开车,乘务员也没到位,想找点水喝都是难事。

正当肖莫口渴难耐之时,突然有人隔着走廊递过来一瓶水,“哥哥,给你喝。”

这是莞心在叫他哥哥么?他没有幻听吧?

因为这个莫名的怀疑,肖莫甚至没有下意识地接过,而是一直呆呆地愣了好久。

最后还是唐凌坐在他后面的唐凌大嗓门地叫了一声,才让他从惊诧意外中缓过神来,“放什么空呢,没听你妹妹在叫你么?”

“我当然听到了,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吓到’的肖男神声音略有些低,看上去已经完全没了平日里张狂高冷的大明星架子。

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之后,叶同学现在的心情也是格外放松,跟着又问道:“你不会是早餐都没顾上吃就匆匆忙忙赶过来了吧?”

被戳中痛处,肖莫只能无奈一笑,“没办法,时间太赶。正好助理家里有事请假,也没人帮忙准备。”

“我妈妈帮我准备了一些点心带在路上吃,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先吃点垫垫肚子?”叶莞心也是刚打开放在行李箱上的随身包才发现里面有吃的,便毫不犹豫地贡献了出来。

“我昨天晚上就饿了,哪里还敢挑剔。”嘴上这么轻松地回应着,肖莫心里却在回味着莞心刚才说的那句‘我妈妈’。沈家在C市是个怎样举足轻重的名门望族他也有所耳闻,在大家族里当惯了小公主的她不知道能不能适应肖家那样的普通家庭。

虽说有他的努力打拼,但毕竟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而且当明星并没有一般人想象中那么好赚,总的来说,肖家只能算是个生活富足的普通家庭,距离沈家这种家大业大的豪门世家还有很大的差距。

随着列车即将关门的广播提醒响起,火车很快就缓缓启动,这一趟临时决定的B市之行也终于正式踏上旅程。

之前肖莫就有猜测过莞心和她家四叔关系不同寻常,今儿见了他们亲密的并肩而坐,是不是还会做些亲昵的小动作,也算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你们俩是最近才刚刚开始,还是早就开始却一直瞒着大家?”作为哥哥,他有绝对的权利关心妹妹的恋爱问题,这个问题他也是问得格外理直气壮。

因为肖莫算是另一个圈子里的人,叶莞心也没有特别防范,所以才会下意识地和某人做出一些亲昵之事,既然已经被哥哥尽收眼底,她也没打算辩解隐瞒:“是最近才刚开始,但也要对外保密,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到处说。”

“找了沈律师这么好的男朋友,还怕让人知道,为什么不能公开?”因为莞心并不是沈家的女儿,身份约束一说在肖莫看来根本不是问题。

“事情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你只要记得帮我保密就行。”虽然已经认了这个哥哥,但毕竟对他不是很熟悉,个中细节叶莞心还是并不打算一一言明。

“那等一下回去见了爸爸妈妈,你打算怎么跟他们介绍,还是以四叔相称?”看到女儿和一个成熟男士出现,做父母的肯定会特别关注,肖莫这个担心还真是非常有必要。

这个问题还真是让叶莞心有些措手不及,无措之下,只能向另一位当事人投去求助的眼神。

最后,沈淮越还是给出了类似的回答:“现在不要想,顺其自然。”

不得不说,沈大律师对自家小女友是真心宠着,尽量不让她为难,也不自作主张乱做决定。最后,干脆将决定权都交给了老天爷。

“又是这句话,你就不能换个词?”虽说顺其自然四个字确实挺万能,但叶莞心还是觉得这回答听上去有些敷衍。

“换个词也可以,顺其自然不行,那就交给老天爷去做决定。”咳咳,大律师果然会狡辩,这摆明了是换汤不换药嘛。

叶莞心顿时没了脾气,只得顺势往他肩上一靠,“不想就不想,我闭上眼睛补眠还不行么。”

“只要你高兴,怎样都行。”沈淮越一边说,一边将座椅调节至接近一百二十度的角度,本来只是靠在他肩上的某人也渐渐变成了半个人躺在他怀里的姿势。

唔,瞧着当中秀恩爱的甜腻劲儿,真真是羡煞旁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