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5步 美梦成真

叶莞心今天是难得在十点之前就上了床,结果却是辗转反侧半个多小时怎么也睡不着。估摸着这会儿唐凌他们已经回了家,最终她还是忍不住给某人打了电话。

回去的路上很顺畅,沈淮越这会儿确实已经到了家。不过,在去B市之前,还有一些很重要事需要确认,结果就是叶莞心致电过去的时候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

好在有人心里也一直记挂着她,虽然没能接到电话,还是想到了此时的她可能需要一些安慰和开导才能安然入睡,确定完重要事宜之后还是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

刚才连续打了三次电话都没人接,加上这会儿心情实在是烦乱,叶同学难免会有些脾气,电话接通之后便不客气地甩出一句:“刚才在跟谁讲电话,怎么讲了这么久?”

一听这不悦的语气,沈淮越就猜到某人刚才肯定打了好几次电话来,知道她这会儿还带着情绪,他也太跟她计较,只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在跟你哥哥确定明天去B市的行程。”沈淮越本来也诶想过这么早确定B市之行,所以没有提前和肖莫定时间。现在突然确定要提早进行,当然也要先跟他打声招呼,总不能连个‘领路人’都没有就直接杀过去。

“我哥哥?”一开始叶莞心还有点没缓过神来,下意识地问出这三个字之后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刚才是在和肖莫打电话。”这一声肖莫叫得无比自然,不知道明天见了他之后能不能淡然自若地叫他一声哥哥。

“没有他带着,我们突然跑过去肯定会吓坏你的父母。”肖莫很老实地信守承诺,没有将已经找到妹妹的事告诉父母。因此,明天的B市之行必须有他参与也成了必然。

“你的意思是……明天他会跟我们一起去?”想到这一点,叶莞心心里又有了新的纠结,她和肖莫的亲兄妹已经是不容置辩的事实,明天见了他之后,她是不是应该叫他哥哥?

“如果没有他带着我们去,到了B市之后我们也只能远远地看上几眼,恐怕达不到你想要的目的。”虽然让肖莫一起同行的没有事先征得莞心的同意,但在沈淮越看来,这事根本没有商量的必要。

“那……他是不是会先跟家里打声招呼提个醒,说我们会过去的事?”叶莞心本来就毫无睡意,一想到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更是既惶恐不安又充满期待,这一夜恐怕是别想安睡。

“我给他提的建议是,他只说会带个很重要的人回去,先不说是谁。”肖家父母已经是心力憔悴多年的人,若是今晚就知道,肯定会兴奋激动得睡不着觉,所以沈淮越才会有此提醒。

“他要是真照你建议的说,两位家长肯定会以为他要带女朋友回去。”难得,在这样心绪烦乱的时刻,叶同学还是脑洞大开,想到这一层。

“你能不能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些还没发生的事情上?本来就眼圈红得不能见人,今晚要是被折腾得整宿不睡,明天早上见了你爸妈你打算怎么交代?”沈淮越本来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她太凶,可一想到她可能整晚都会胡思乱想不消停,他还是没能控制好情绪。

叶莞心也知道他这么凶是为自己好,却还是觉得有点委屈:“脑瓜子要不要胡思乱想哪是随随便便能控制的事,难道你很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只要告诉自己‘不要想’就可以突然停下来么?”

面对某个小姑娘突然放出的一支冷箭,沈大律师还真是有点难以招架。愣了半晌才认输地回道:“这事确实很难控制,但你也要学会找别的事转移注意力,不要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

“用什么事转移注意力,你教我呀。”男朋友是拿来做什么用的?关键时刻帮忙出谋划策也是重要职责之一。

“你可以换个角度想想,明天去了B市,就等于到了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终于毫无顾忌地以情侣方式相处,这件事难道不值得期待么?”咳咳,这主意倒也不是不好,可怎么听都有种给自己谋福利的感觉?

毫无顾忌地以情侣方式相处么?

好吧,要说一点也不期待肯定是骗人。这么一想,叶同学灰蒙蒙的心里总算透进了一丝光亮,“那我今晚要是睡不好的话,明天可不可以在火车上靠着你补眠?”类似的情景已经在梦里出现过好几次,不知道明天有没有将这美梦变成现实的机会。

这一幕自然早在沈淮越的计划之中,只是,为了让她真正心情放松下来,他还是忍不住逗她两句:“我没记错的话,高速列车的商务座应该可以拉伸成很适合休息的样式和长度,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只是没想到,这一逗,竟然惹火了正满了憧憬的某人:“不靠就不靠,谁稀罕!”瞧这架势,大有撂下这句话之后就要直接挂电话的意思。

好在沈律师反应快,在小女友挂断电话之前赶紧‘悬崖勒马’:“好了好了,算我失言。我就随便说着逗你玩,你还当真了。高速列车的商务座再怎么拉伸成适合的样式也没有靠着男朋友的肩膀舒服,是不是?”

超级容易满足的叶同学很快就被哄得没了脾气,跟着又满怀期待地问道:“你确定明天坐火车出行不会碰上熟人?”

“坐车的过程中会不会碰上熟人我不敢肯定,我只能保证上车之后肯定不会出意外。”高速列车的商务座平时本来就很少人坐,加上还有唐凌黑进订票系统确认了其他乘车人的信息,这一点沈淮越还是能保证。

“那好吧,希望这个小小的期待能让我安安心心睡个好觉。”现在的叶莞心确实很需要利好消息刺激一下,不然她真担心明天早上起来还会继续顶着红眼圈让爸妈担心。

“你能这么想最好,赶紧躺好睡觉,我明天早上大概七点半左右过去接你。”高速列车所在的火车站所在位置相对偏僻,早点准备出门也是必须。

叶莞心又跟着问道:“那你和唐凌明天过来吃早餐不,要不要让严师傅多准备你们的份?”

“不用,唐凌刚才已经被你妈妈烦怕了,回去的路上一时喊头疼,明天早上她都不打算进去。”果然不出沈淮越所料,唐凌这个没定性的主才试了这么几天就有点坚持不下去。还好他这边又有了新的选择,不然真要用她四年,肯定只有中途穿帮的份。

“那好吧,我争取赶在爸爸妈妈起来之前吃完早餐,到时候只需要跟他们道个别就行。”闲得慌的妈妈有时候会人来疯,可不能让她逮住机会非要拉唐凌进来。

可能是因为突然有了另一个期待的关系,打完这通电话之后,叶莞心确实感觉心情放松多了。洗了把脸回来躺下之后,不肖十分钟便安然进入了梦乡。

一夜安睡,早起也变得异常容易,这一次叶莞心可是难得在爸爸妈妈之前先出现在楼下餐厅。严师傅过来问她早餐想吃什么,她也是顺势回了一句‘什么快就帮她准备什么’。

起得早,早餐也吃得特别快,总算如她所愿,放下刀叉时正好看到爸妈并肩下楼,“爸爸妈妈早上好,我已经吃好了,现在上去检查一下行李,四叔已经在路上,应该很快回到。”

“这么早就要出门?”虽然昨晚已经听小四和唐凌说要赶早出发,但林若兰还是没想到这个早竟然是在八点以前。

“可能是临时定的票,没赶上时间适合的车次。昨晚十点就睡了,现在出门也不算早。”为了让妈妈放心,叶莞心还特地走近了些,好让她看看自己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的水灵大眼睛。

宝贝闺女昨晚的样子确实有点吓人,林若兰不可能不关注,在她走近之后,愣是足足看了近半分钟才完全放心:“知道自己泪点低、容易眼圈红以后还是少看些催泪的影片,看电影就是为了放松娱乐,要选也要看喜剧片和动作片。”

“知道了,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下次一定记得谨慎选择。那我先上楼检查行李,您和爸爸先吃早餐。”叶莞心几乎是一边说一边往楼梯口小跑,急切模样也让她亲爱的父亲大人尽收眼底。

“你说我们是不是对莞心管得太严了点,你看她每次去比较远的地方玩都是这么迫不及待,肯定是被我们困在家里憋坏了。”虽然觉得有些异样,沈淮清倒也没有联想太多。

“也是该慢慢放手,再过几天萧然就要回来,到时候好好安排一下,让他们去比较远的地方多见见世面。”虽然现在已经彻底地打消了想让莞心做自己家儿媳妇的念头,但林若兰还是觉得她更应该和同龄人玩在一起。既要考虑年龄问题,又要完全放心,最适合的人选无疑也就只有萧然。

沈淮清也觉得莞心现在的年纪已经到了可以放手让她出去多看看外面世界的时候,对夫人的安排也没有提出太多质疑。

因为周末清晨路上的车不是很多,沈淮越也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十分钟到达。上楼没多久就接到他的电话,叶莞心也没怎么仔细检查,大概瞄了一眼之后便拖着行李箱下了楼。

下楼之后,也是一边走一边和爸妈打招呼:“四叔已经到了门口,我得赶紧出去,到了我会给你们电话,爸爸妈妈再见。”

“还有没有充裕时间,要不要让他们……”林若兰果然动了请小四和唐凌进来坐坐的心思,只是她家闺女并没有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

“不用了,从这边去火车站还要四十多分钟,还是早点出发比较保险。”

说完这句话之后,叶莞心已经出了客厅,她亲爱的母亲大人只能对着她的背影暗自感叹:“好在她选了本地大学,要真去的远,要我怎么舍得。”

和夫人的莫名担心不同,沈大总裁对此倒是很有准备:“你真正应该担心的问题是她总有一天要嫁人、离开这个家。”

这个问题确实无法回避,林若兰也只能无奈一笑作罢。

只是,沈家夫妇俩恐怕永远不会想到,他们真正需要担心的问题远不止此。

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上了车之后,叶莞心才意外地发现竟然是唐凌在当司机。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等她上车打过招呼之后,驾驶室和后座之间竟然升起了一块黑色隔幕。

唔,这算是给他们俩隔出了一个私密小空间么?

“这个……是什么意思?”虽然心里已经有所猜测,叶莞心还是想小心翼翼地探问了一句。

“这块黑色隔幕的意思是,如果你昨晚没睡好,现在就可以靠着我补眠。”说完之后,沈大律师便很慷慨地‘献出’了自己的胳膊,做出了尽管靠过来的暗示。

不过,有人却不怎么领情:“我昨晚睡得很好,不存在需要补眠的问题。”

热情暗示没有收到期待的回应,沈淮越只能灰溜溜地放下胳膊:“那算……”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已经钻进了他怀里,“我话还没说完,这么难得的亲密独处时光,拿来补眠多浪费啊。”

沈淮越早就猜到她是在故意使坏吓唬人,在她主动靠过来的一瞬间,也有些情难自控,便顺势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跟着又下移到鼻尖,最后却在唇角处突然停住。

主动靠到他怀里的时候叶莞心就做好了会发生一些亲密之事的心理准备,所以当他突然低头索吻时,她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这会儿进行到一半时他突然停住,倒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现在是什么意思?不继续了么?”

沈淮越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主动,便突发奇想地冒出了大胆的念头:“要不……你自己来?”

自己来?!叶莞心显然有点领悟不透这三个字的含义,愣了好一会儿也没作出反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