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3步 难求万全

“你要这么想,那我只能狠心告诉你,并不是每件事最后都能有皆大欢喜的结果。你要想所有人的感受都兼顾到,只能继续纠结下去。”在唐凌的字典里本来就没有纠结二字,莞心正在经历的事她也是从未遇过。有这样的前提在先,俩人恐怕很难达成一致。

“当各方的利益都需要考虑时,纠结犹豫本来就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你总不能让我用掷硬币的方式决定这么重要的事吧?”唐凌说的道理叶莞心也都明白,但明白和真正想通完全是两回事,毕竟她才是最后做决定的那个人。

偏偏还有人来疯附和她随口说着玩的‘馊主意’:“诶,这个主意不错哦,你可以考虑试试。”

“试你个大头鬼,万一掷硬币的结果是继续保持现状,我还是沈家的养女,有人岂不是要失望死。”叶同学口口声声说纠结,不知该如何决定,却总是在有意无意间透露出其实她心里更倾向于和亲生父母一起生活的意思。确实,无论做怎样的决定,最终都会有人伤心失望,但如果选择亲生父母一方,确实能让更多人满意。

“哦。”唐凌也很快察觉到这一点,一个‘哦’字拖得老长,满脸都是‘原来如此’的表情。

“你哦什么呀?”叶莞心现在只用了一半的‘脑子’应付唐凌,难免会有些反应不及。

现在已经来到了人来人往的户外,唐凌也是格外谨慎,特地将莞心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问了一句:“其实出于私心考虑,你还是更希望能摆脱沈家养女的身份,和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吧。”

叶莞心本来想下意识回一句‘当然不是’,可最近已经说了太多善意谎言的她实在厚不下脸说出如此昧良心的话。私心每个人都有啊,就算她真这么想,也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事吧。

“出于私心考虑,这么决定确实对我和他之后的关系公开更有利,可终究还是个自私的决定。而且,就算我真的离开了沈家,有些问题也还是会一直在。”离开沈家并不意味着彻底和沈家断绝联系,五年的养育之恩也不能说忘就忘,见面时,一声爸爸妈妈还是得叫。

受了叶莞心的不良影响,本来不纠结的唐凌也开始各种角度的乱想,不堪其扰之下,只得硬生生转开话题:“再这么纠结下去你非得弄得精神分裂不可,难得早下班,不如想想去哪里玩,找个刺激的地方放松一下,发泄过之后说不定就能想出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好办法。”

“不行!下班之前,四叔特别叮嘱我要看好你,不让你去那些可能惹事的地方。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吃饭,你顺便跟我说说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唐凌被某人夸得无所不知、神乎其神,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她吧。

“他又没有派人跟着咱们,只要你不说,他也不知道咱们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唐大小姐果然还是劣根难除,就爱干这铤而走险、投机取巧的事。

“不是有我吗,我就是他派来看着你的监工!”相比之下,叶莞心的态度倒是很坚定,四叔交代的事,她是一刻也不敢懈怠。

面对莞心的一脸坚定,唐凌也只有无奈叹气的份:“交个男朋友就得这么没主见地被控制着,你真是没救了!”

“我愿意被他控制不是因为我没主见,而是因为他永远是对的!”没出息也好,盲从也罢,叶莞心这边是毫无‘悔意’就是了。

被腻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唐凌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再多都是白搭,也懒得再跟她争辩,四下看了一圈之后,直接拽着她进了最近的一家中餐厅。

附近一片的写字楼大多要到六点才下班,这个点还远没到用餐高峰期,最后倒有点像是唐凌和叶莞心俩人包下了餐厅。

这样也好,没人打扰,更方便俩人无所顾忌地想说什么就说。

因为没有随身带着吃饭的宝贝出门,唐凌只能用在手机云上截取一些信息给莞心看:“呐,这就是你父母的照片,可能是因为受了你意外失踪的打击,不到四十五岁的他们看上去要比一般同龄人显得憔悴苍老。不过,还是可以大概看出来你长得和你母亲其实挺像,特别是鼻子和嘴巴。”

叶莞心显然没想到唐凌一开始就直接放照片,盯着看了许久才带着哽咽的声音开口道:“这些照片……好像每一张看上去都很恍惚失落的样子。”

“岂止恍惚失落,事实上你母亲还因为你失踪的事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曾一度想自寻短见,后来持续接受了多年的心理治疗才有好转。”考虑到这些事莞心迟早会知道,个中细节唐凌也没想过瞒她。知道亲生父母现在的近况之后,或许能帮助她做出最合适的决定。

听了唐凌这一席话,叶莞心又是一阵沉默。等到她再开口时,不仅声音哽咽,眼眶也已经染上了浓浓的泪意:“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我还好好地活着,是不是?”

“之前沈律师有特别叮嘱过肖莫,让他先不要跟家里说。如果肖莫有乖乖听话,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见莞心突然落泪,唐凌赶紧拿了纸巾递给她,说话的语气也跟着变得严肃凝重起来。

“他会这么叮嘱肖莫,是想等我这边做决定么?”某人一向行事谨慎,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需要特地求证。

唐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决定,可以让沈律师马上安排。正好明后两天就是周末,你就是想去见见他们也行。”

“见他们?”如果是在没看这些照片和听唐凌的介绍之前,叶莞心可能会觉得现在还不是考虑正式见面的时候,但此刻,她心里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和念了自己多年的亲生父母见面,根本不需要寻找最合适的时候。

“虽然他们现在住在B市,但现在交通发达,过去也很方便。听说有高速列车可直达,只需要两个小时。”去B市和莞心的亲生父母见面已经列入沈淮越的计划之中,详细路线唐凌自然也要有所准备。

“那你说如果我想明天就去,他会不会反对?”叶同学倒是很清楚现在谁是话事人,无论大小事,没有他点头,她是万不敢贸然行事。

“这事我还真不敢随便断言,得问过当事人才知道。不过,凭我的直觉判断,应该问题不大。我倒觉得你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要怎么跟你的家人说周末两天要出远门的事,你爸妈这么疼你,肯定要问的非常清楚才会放心让你去。”进入到严肃正经模式之后,唐大小姐做起事来也是越来越靠谱。

“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跟我妈说你会跟我们一起去,她肯定会二话不说直接答应。”短期之内,妈妈的注意力应该都不会从唐凌身上转移开,这个挡箭牌叶莞心也打算继续用下去。

“你妈妈是一心希望我跟沈律师有点什么,可最终还是会让她失望,想想还真是惭愧哦。”为了能让莞心尽快打起精神来,唐凌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自嘲都用上了。

“过不了多久说不定会有更让她失望的事发生,你这边她可能根本顾及不上。”但遗憾的是,小叶同学现在正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模式下,唐凌自我解嘲的重点她根本听不进去。

看着这样的莞心,唐凌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叫服务员过来点菜,也好让她一个人好好静静。

因为有人心情不佳导致胃口大受影响,晚餐的进程实在算不上愉快。已经过了近一个小时,叶莞心的眼睛还是有些红。

“要不要去找个悲剧电影看看?”冷不丁的,唐凌突然提出一个不着边际的建议。

因为这提议来得太过突然,叶莞心也被吓得当场就愣了神:“啊?”

“去看悲剧电影才有理由掉眼泪呀,不然你这样顶着红眼圈回家,你爸妈可能会很担心,你想好怎么应付了么?”唐大小姐果然是多吃了几年的盐,关键时刻还真是值得依靠的好姐姐。

听唐凌这么一提醒,叶莞心才想到拿出镜子看一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了一大跳,因为皮肤太过白皙的关系,眼圈只要稍微泛点红就会特别明显。要是就这样回去,爸妈不仅会担心,肯定还会神经过敏地追问一大堆。这么一想,去看场悲剧电影确实非常有必要。

“那好吧,你来安排,看什么电影我也不挑。”以叶莞心现在的心情,就算去看喜剧恐怕也没心情笑,电影类型真的不重要。

还真是凑巧,最近正好上了一新片,主打亲情牌,讲的是一位父亲千里寻子的故事。从上影后的各种影评来开,催泪指数直逼五星。别说叶莞心今儿心情沉重,就算带着正常心情去看,恐怕也会哭红了眼离开电影院。

电影确实很催泪,所幸结局还算圆满,也不枉‘思家心切’的叶同学随着电影进程哭了大半场。

进电影院之前,叶莞心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却忘了给另一个同样很关心她的人报告行程。最好的结果就是出电影院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有四通未接来电。

也好,趁着刚看完电影情绪还没完全回神,正好跟他说说明天去B市的事。

电话接通之后,沈律师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着急地质问:“刚才在哪里,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说是质问,主要是因为某人的语气太过急切生硬,仔细分辨,其实都是担心。

电话那端的某人问得急切担心,叶莞心却像被听到似的,自顾自地冒出一句:“你手上的工作能稍微放一放么,我想让你明天陪我去一趟B市。”

去B市?领悟到这个重点之后,沈淮越的第一反应就是莞心肯定已经从唐凌那里打听到了一些原本应该由他亲自告知的事。

虽然进程比他预想中快了一步,但既然已经发生,他也不想再去追究谁的责任:“行,我先把手上的工作安排一下,明天一早就出发。”

“还有啊,爸妈那边,也要你去说。”开始正式恋爱之后,叶莞心一直在提醒自己要尽快独立,不要什么事都依赖他,但现实总是会和预期有很大的距离。一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事,她能坚持到现在没有崩溃倒下已经不容易,让她独自一人面对显然不太现实。

“你现在在哪里,我忙完之后过去接你,然后送你回家。”被依赖的那个人不知道有多甘之如饴,对她的要求自然人有求必应。

“在晨光广场,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应该带上唐凌一起。”妈妈现在每天都在等她汇报和唐凌有关的情报,而她今天实在没这个心情。所以,带唐凌一起回去也就成了无奈中的必须。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事先跟她交代好,让她见了你爸妈别乱说话。”唐凌是个随性惯了的人,最缺的就是自我约束,突然出现在沈家这样一个家教严厉的传统家庭,可不能由着她随心所欲。

“知道,我会跟她说清楚该注意什么。”

带唐凌一起回家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但最关键的当事人却依然蒙在鼓里。收完邮件回来突然听莞心说等一下要带她一起回家,唐凌还以为她受刺激过度,脑子坏了:“你还嫌你妈妈对我不够关注,竟然要带我回去让她当面瞧个够?”

“有你在,我妈就不会拉着我问个不停。而且,明天我们要去B市的事也很需要你站出来跟我爸妈提。”为了能用最彻底有效、又干脆利索的方式解决问题,叶莞心只能选择投母亲所好,将唐凌这个挡箭牌‘利用’到极致。

“为什么是我?”B市之行唐凌确实已经做好一起同往的心理准备,但由她主动提出并不在她的预知范围内。

“因为你是我妈妈现在最感兴趣的人。”这话绝对是比珍珠还真的事实,叶莞心也不怕唐凌反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