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2步 无往不利

“从鉴定结果来看,肖莫确实是你的哥哥无疑,你的亲生父母也也都还在。根据肖莫的说法和唐凌带回来的资料,你的原名其实叫肖文飞,七岁那年在一次春游中失踪,你已经过世的父母应该是通过其他渠道领养了你。至于你为什么会对这段记忆毫无印象,还需要进一步查证。”沈淮越基本是用向法官作答的标准回答莞心的问题,相信应该能让她对整件事有个大概印象。

“我……我是想说肖文飞失踪之后,肖家的人没有找她么?”一个七岁的孩子就这么没了,难道他们就什么都不做,等着她自己回去么?

“他们当然有想各种办法找你,现在还能当时刊登的寻人启事,其中就有提到你左腿上的胎记,不然你以为唐凌为什么会无端端要跟你比谁的腿更长,至于但最后为什么没找到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肖家苦寻多年未果可能和你失去七岁之前的记忆有很大关系。”后来收养莞心的养父母都已经不在人世,加上他们家也是从外地搬来,短时间内很难找到他们的直系亲戚,也给另一条支线的调查取证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很多莞心迫切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恐怕没那么快揭晓谜底。

“你和唐凌果然是狼狈为奸!竟然想到用比谁腿长的方式确定我身上有没有胎记。”难得,都已经到了这份上,叶同学还有心情翻旧账。不过,她会突然模糊重点,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她已经能很坦然地接受眼前需要面对的所有事实。

“这事可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让她想办法尽快确定你身上有没有胎记,没想到她会用这一招。”这个罪名也要算到自己头上,沈淮越是真心觉得委屈。

叶莞心当然也不是真的要跟他翻旧账,突然凶他不过是想找个轻松点的话题缓和一下凝重怪异的气氛,最后还是得回归正题:“扔了这么大一枚重磅炸弹之后,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突然告诉她原来她的亲生父母都还在、而且还有个当明星的哥哥,这些事应该不只是让她知道这么简单。

“如果我说剩下的事都应该由你自行决定,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推卸责任?”严格来说,之后的打算确实应该由当事人自己考虑决定,但沈淮越心里也很清楚,以莞心对他的信任和依赖,肯定不会让他置身事外。

叶莞心这边几乎是未作任何思考便斩钉截铁地答道:“是!”突然让她接受这么多意外已经够难为她,竟然还想让她独自一人‘收拾烂摊子’,这根本就不是在推卸责任,而是摆明了想在旁边看好戏。

“那好,我先跟你说说的我打算,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可以直接提出来,咱们好好商量,保证不让你为难。”沈淮越这边确实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基础前提还是以她的意愿为先。如果他不愿意,他计划得再周密也是白费工夫。

“你快说。”因为对他充分信任,叶莞心也是格外迫切。

面对莞心的迫不及待,沈淮越倒是有些不疾不徐:“你要是没意见的话,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跟肖莫见一面。”

“你是说以妹妹的身份去见他?”科学鉴定都做了,想必肖莫心里应该也有数,各自挑明身份只是时间问题。

“你要是觉得暂时还无法适应,也可以当做普通朋友的见面。不过,最后的话题肯定逃不开你们的过去以及和你们都有牵绊的那些人。”沈淮越这边已经给肖莫做足了思想工作,提醒他不要太操之过急,相信他也不敢在莞心面前表现得太过激动。

以普通朋友的身份见面么?如果肖莫真能做到像普通朋友一样和她坐下来聊聊,也未尝不可。

“那你帮忙安排一下吧,你最好能陪着我一起去。”即便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见面,聊的话题也可能超出事先预期,所以还是有个人陪着一起去比较安心。

“这是当然,就算你肯,我也不放心让你和他单独呆着。”虽然已经排除了肖莫是潜在情敌的可能,但他的身份毕竟是众人关注的大明星,上头条新闻的意外可不能再来一次。

第一步要做的事就这么确定了下来,但相比和真正的家人见面,叶莞心更担心的反而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现在的家人。

突然接受这么多意外,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爸妈面前装作若无其事,他们都是那么精明的人,万一瞧出异样非要追问到底怎么办?

“如果我今晚还是不想回家,爸爸妈妈会不会不高兴?”所以,最后叶莞心还是想到了逃避现实。

在沈淮越看来,逃避现实现实并不是明智之举:“今天可以不回家,明天呢?后天呢?总有一天要回去面对他们,不是吗?”

“可是,我担心回去之后会不小心被他们看出异样。还有这么多问题没弄清楚,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起。”叶莞心也知道对父母坦白是迟早要面对的事,但现在显然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你不是对自己的掩饰功力就很有信心,还扬言说有信心背着他们偷偷跟我谈四年恋爱也不会被发现。”在这件事情上沈淮越实在是爱莫能助,也只能换其他方式宽她的心。

叶莞心本来想下意识地接一句‘那不一样’,可转念一想,其实都是隐瞒,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那好吧,我尽量控制,和爸妈在一起的时候多跟他们聊聊学习和工作上的事。”

“还有,尽量聊一些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例如……”

“例如唐凌?”难得,在极度心绪不宁的状态下,叶同学还能做出如此敏锐的反应。

面对某个小姑娘的迅捷反应,沈淮越实在有些哭笑不得,愣了半晌才低低地叹道:“为了能帮你转移注意力,我也只能小小的牺牲一下。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你还是得从现在就开始打算,想想该怎么跟他们说。”

“你的计划表里应该还有其他安排,这件事现在还不着急进行,是不是?”叶莞心现在的心态确实有够‘消极’,总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确实没那么快,但也不能一直逃避不是。”而这样的她显然是沈淮越不愿意看到的,提醒的语气也是格外严肃。

叶莞心似乎也有点被这严肃的语气‘威慑’到,只能乖乖点头顺从:“知道了,我会一直把这事放在心里,保证不会到了必须坦白的时候手忙脚乱。”

沈淮越这才安了心,语气也渐渐恢复温柔:“我这里需要你帮忙做的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你要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可以现在就下班,想直接回家还是出去放松都随你。”

以叶莞心现在的精神状况,确实不太适合留下继续加班工作。而且她心里已经开始算计着找唐凌询问更多细节,沈淮越这安全也是正合她意:“就算现在就下班我也不想太早回家,正好唐凌还在,我可以带她到处逛逛。”

“到处逛可以,别拉着她问东问西。”不得不说沈大律师的反应真不是一般的敏锐,莞心只是提到了唐凌的名字,他就已经猜到她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

“她从头到尾都只听你一个人的话,肯定早就听了你的交代,我问她她也不会说啊。”虽然被戳中心事,叶莞心还在厚着脸皮撒了个小谎。

唐凌确实很有可能只以某人‘马首是瞻’,但叶莞心还是很有信心能从她嘴里撬出些有用的东西。

虽然对她说的话并不完全相信,但考虑到一旦离开他的视线,也不可能什么事都能在他的控制之中,沈淮越也只能寄希望于唐凌,希望她能控制好分寸,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能说。

“我还有两个重要的会要开,也不能送你们,还是那句话,女孩子家出门在外,一定要格外小心。唐凌毕竟对C市还不是很熟,她又是个爱惹事的性子,你都多看着点她。”

“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怕我再失踪一回?”叶莞心说这话本来是宽某的心,却似乎有点‘没找准调’,反而起到了反效果。

“你这玩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瞧某人这一副眉头紧缩的紧张样,显然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宽慰。

叶莞心这才意识到刚才的玩笑确实开得有点不合时宜,为免出现更严重的后果,还是赶紧想个别的办法缓解为妙。

例如,突然凑近了,主动亲亲他什么的:“不好笑你听过就忘掉呗,我先走了,你也不要忙到太晚回去,我会随时打电话来查岗。”虽然真正开始恋爱也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但叶莞心已经基本摸清了某人的路数,在他隐有开始生气的迹象时,给他一颗‘糖’吃绝对能解决一切问题。不夸张地说,这办法几乎可以无往不利地用一辈子。

“被你这么一闹,我哪里还有心思专心工作?”能有糖吃固然是好,可只是这么轻轻一啄就飞快结束,只会让人更惦记好吧。

看着某人一副意犹未尽的‘馋样’,叶莞心是打心眼里觉得惬意舒坦:“是你赶我下班的,你有没有心思专心工作的问题我可解决不了。就这样了,明天见。”跟着,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像一阵旋风似的飞快遁了。

飞快‘逃离’沈律师的办公室之后,叶莞心直接拉着唐凌一起离开了事务所。此时,她也终于不需要再掩饰心里的不安和烦乱。

“你说我这身世怎么这么离奇,叫了这么多年爸爸妈妈的人,竟然都不是我的生身父母。”还没出电梯就开始‘吐槽’,到底是有多心急。

“如果我是你,肯定只会觉得庆幸。人家都只有一对父母,你可是有三对呢。”唐凌这番安慰人的话听起来有些怪异,意思倒是表达得让人无法反驳。

“有这么多爸爸妈妈,确实是一件听幸福的事,但同时也意味着要面对很多让人纠结的困难抉择。”唐凌的见解叶莞心也不是不赞同,但她还是觉得很多事作为旁观者并不一定能完全感同身受。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你把事情想得太过复杂,你都已经这么大,已经不存在需要选择监护权的问题,有两对爸爸妈妈并不会对你的生活带来太大影响。”唐凌的见解可能确实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却也不算完全违背常理。只要莞心愿意多出一对父母这个方向想,真正需要她纠结的问题其实并不存在。

“怎么不存在需要选择的问题,最后我总得跟其中一个家庭在一起生活吧。”如果这个问题在,左右为难的纠结就会一直困扰这叶莞心,这一点无论她怎么逃避也躲不掉。

“这个选择很难做么?我猜你的亲生父母在经历了近乎崩溃的绝望之后,应该只要看到你好好地活着就已经心满意足。如果你想继续保持现状,他们一定也会很放心并表示理解。”唐凌的这番理解只是她的个人之见,却是既有理又符合现实,想找到理由反驳也不容易。

但,她还是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有个人其实更希望我能摆脱沈家,回到我真正的家里。”而这‘有个人’是谁,相信唐凌心里应该很清楚。

“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唐凌果然很就顿悟,但对她来说这一点不应该成为矛盾的起点,而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就会:“那这样就更简单了,能和痛失爱女之后又失而复得的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又能不用再受叔侄关系的束缚,如此两全其美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你确定这决定真的能带来两全其美的结果?”如果选择亲生父母,确实可能让两方满意,但最终还是会有人黯然伤心、失落不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