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1步 谜底揭晓

所幸的是,叶莞心并没有立即联想到自己身上,“如果我是法官,肯定会以小孩子的意愿为优先考虑。虽然这孩子只有五岁,也有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

“如果今天要面对的法官也像你这么想,我们赢面应该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沈淮越已经和委托人的孩子做过接触,小家伙和养父母的感情非常好,而且因为从小就患有哮喘,照顾起来也需要格外费心。从这一点考虑,显然也是他的委托人更能胜任抚养这个孩子长大的重任。

“那今天这个孩子也会上庭么?”如果要考虑小孩子的意愿,肯定得当面确认他到底怎么想才行吧。

“孩子还太小,肯定不会以直接上庭的方式出现,法官可能会考虑用其他方式问询确认。”即便是决定事关未来的大事,让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面对这些也有点残忍。

“对了,如果孩子已经成年,是不是就不涉及需要通过司法程序决定抚养权的问题?”该来的迟早还是会来,叶同学不是不会联想,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沈淮越很快意识到莞心这个问题明显是另有目的,既然她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他也只能正面应对:“年满十八周岁的成年人不再需要强制监护,如果遇到类似的问题,可以自主决定。”

好一个自主决定,这不是摆明了要给她出难题么。想到这里,叶莞心的神色也瞬间变得暗淡了许多。

沈淮越明明已经看在眼里,却还是当做什么没看到,也没有当面戳破让她难堪。

因为排在了上午的第一场,俩人只是回事务所取了资料便直接赶到了法院。

俩人一起出现时,今天这个案子的当事双方已经在法庭外的等待区来了个不期而遇。

虽然有律师陪着,亲生母亲一方还是没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对视片刻之后便开始激动地喊:“这孩子明明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的,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跟我抢?”

养父母一方还没来来得及做出反应,倒是负责帮她的律师先站了出来,“冷静一点,作为孩子现在的合法监护人,他们才是主动提起诉讼的一方,严格来说是你要从他们手上抢回孩子。”虽然这个理可能有点说不通,但从法律层面考虑,事实就是如此。

“孩子是我的生的,怎么他们倒成了合法的一方?”孩子的生母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会有这种理所当然的认知也很正常。

“你的所有疑问对方律师稍后都会在法庭上陈述,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调整好情绪,不要将刚才的激动和不理智带到法庭上。”摊上这么个不理智的委托人,作为代理律师的林宗泽也是既无奈,又自觉倒霉。如果她能表现得稍微正常一点,这个案子可能会有五成以上的胜算。可现在的情况是还没上庭她就开始闹腾,这一幕若是不凑巧正好被今天的执事法官看到,肯定是没开庭就先输了三分。

“那是不是我表现正常就一定能抢回我儿子的抚养权?”孩子生母的情绪总算稍稍缓和了一些,只是,张嘴闭嘴都是抢,听着实在刺耳。

“我只能说大家现在是各有优势,最终还要看法官如何决断。”林律师本来就只带了一半的信心而来,刚才被委托人这么一闹,加上对方请的代理律师是大名鼎鼎的沈淮越,他对这个案子的胜算把握已经降到了只有百分之三十。所以,回应也是格外谨慎。

现在林律师还能保持百分之三十的胜算把握,等到正式开庭,这把握估计会直接跌成负数。

就他所知道的对方优势已经够他喝一壶,更何况还有一些很重要的证据他根本无从得知。

沈淮越也是刚刚才收到娄晋传来的最新资料,现在他手上已经有明确的证据显示这孩子当年是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狠心抛弃,而现在他的生母之所以又想重新夺回抚养权,是因为经过连续多次流产之后,已经丧失了孕育孩子的能力,所以才会如此迫切和坚决。

沈淮越原本已经做好了可能至少会上庭三次的心理准备,有了这个最新证据,估计后面的两次会也会变成多余。

当然,最措手不及的还要属另一方的代理律师,委托人竟然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很难赢下这场官司。

因为这个重要证据的出现,本来还抱着‘今天肯定能学到不少必杀技’心态而来的叶同学最后也只能‘悻悻而归’,整个审理工作只持续了一小时二十五分,法官做出判决之后,生母一方的代理律师也没有提出上诉申请。最后,他给委托人的回复是:你想上诉可以,不过需要另请高明。言下之意就是,这个案子他已经无能为力。

判决已出,对立双方的境遇却是冰火两重天。能继续保有儿子的监护权,养父母这边自然是难掩激动。

而另一边,孩子的生母却已经痛哭流涕到话都说不清楚。可这一切也怨不了别人,毕竟当年是她抛弃孩子在先,等到知道自己不能再生育才想找回来,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都不会再给她机会。

沈淮越带着莞心签署完相关文件准备离开时,正好看到孩子的生母绝望地哭倒在休息区的立柱旁。看到这样的情景,确实很难不有所动容。叶莞心也再一次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了自己将要面对的事,“你说如果亲生母亲这边和养父母有同等的抚养条件,也没有狠心抛弃的前提,这个案子最后会是什么结局?”

面对这个设想性质的问题,沈淮越也犯了难,沉思片刻之后才开口回道:“一旦需要通过司法程序解决,肯定会有失败的一方,你纠结这么多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不是我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而是这麻烦有朝一日可能会主动找上我。”虽然他说还有一些事待确定,但叶莞心还是下意识地觉得所谓的最终确定其实就是求个安心。事实到底如何,可能他心里早就有数。

叶莞心此话一出,沈淮越顿时没了脾气。这事很快就要到必须面对的时候,她的纠结可能才刚刚开始。而遗憾的是,即便他再无所不能,也不能代替她做决定。

“或许你应该换个角度想,虽然做决定确实是一件很煎熬的事,但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都不会改变两家的父母会一如既往疼你如宝的事实。最终,你只是又多了两份踏踏实实的爱。”在无法帮她做决定的情况下,沈淮越也只能尽量想其他办法给她安慰和开导。

“你的角度不过是朝乐观的方向想而已,最后的事实也可能是无论我做出怎样的决定,都有一方会伤心失望,失望的一方不怨我厌我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敢指望他们一如既往疼我如宝。”在沈家的这几年,叶莞心几乎都是过着无忧无虑的舒心生活,所以大多数时候表现出来的也都是乐观向上的心态。可这一次,她却怎么也转不过这个弯来。

“你现在想的一切都只是没有依据的空想,最后到底情况如何,要等到你真正做了决定之后才能见分晓。如果是必须面对而且可以大概预知结果的事,在还没有发生的时候纠结再多也没用,不是吗?”果然是关心则乱,面对这个棘手的大难题,饶是铁齿铜牙的沈大律师也是有些‘捉襟见肘’,这番安慰的话听起来实在是没什么底气。

好在他的良苦用心叶同学还是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就算是出于不想‘连累’他的心情也跟着受影响的考虑,她也会渐渐放下心来:“好了,我就是心里憋得慌,想找个人发泄一下。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也不会一直钻在死胡同里不出来。”

总算又在她脸上看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虽然只是微微扯了扯唇角,却还是让沈淮越倍感安心。所以,他也适时地开起了玩笑:“唔,现在知道有男朋友的好处了吧?”

因为不想他太过担心,叶莞心也乐得陪他一起胡闹:“我一直都知道呀,男朋友就是免费的出气筒。”

会开玩笑、会逗男朋友开心,看来是真没事了。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

上午去了法院,下午回事务所又要为昨天新接的紧急案子忙碌,这一天连轴转的工作忙下来,叶莞心就是想胡思乱想都没机会。

但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快下班的时候唐凌突然一脸凝重的出现,一种‘大事不好’的念头便在叶莞心脑海里油然而生。

不过,面子上,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笑嘻嘻地拉着唐凌打招呼:“特地赶在下班之前过来,是不是又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证据?”

“沈律师想要的资料我已经通过邮件传给了他,特地亲自过来一趟是因为别的事,他要是不忙的话,咱们现在就进去找他吧。”唐凌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多余,她这一趟来带的资料有多重要大家都心知肚明,再忙的事也得先靠边站。

“我也要去?”终于到了谜底揭晓的时候,叶同学也是越发心乱,都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还在故意装傻。

“和你有关的事,你不去怎么行。”唐凌这边话刚说完,抬眼就看到不远处沈律师的办公室门突然打开,看某人的样子应该是准备拿着资料去找另外大律师商量案子。不过,看到唐凌手上也拿着文件袋,他又很自然地退了回去。

等到叶莞心和唐凌并肩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他刚给娄晋打完电话,将开会讨论的时间推迟了半小时。

只是不知道半小时的时间用来处理这件很重要的事到底够不够。

进了办公室之后,唐凌并没有第一时间拿出鉴定结果,而是带着一副‘事情和你预料中完全一样’的表情莫名其妙地耸了耸肩。相信以沈大律师的敏锐观察力,应该能从这个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里找到答案。

“你先把报告给莞心看看。”终于到了‘无路可退’的时候,沈淮越也懒得在浪费时间做铺垫。

叶莞心事先并不知道唐凌拿的文件袋里装着什么,但在听到报告一词之后,她还是很快做出了正确的联想,而最后的结果也和她联想到的事完全相符。

现在的问题是,和她一起做比对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能告诉我图谱上的另一条曲线是谁的DNA么?”

“这个人你也认识。”虽然不想浪费时间做铺垫,但沈淮越还是觉得应该给点时间让她先缓缓。

“我认识?”这一点叶莞心事先显然没有想到,会被吓得突然瞪大眼睛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沈淮越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她面前抚了抚她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的肩膀:“你不是很好奇肖莫为什么会每次见到你都会特别关注,现在答案就在你面前。”

这个人竟然是肖莫!对叶莞心来说,这无疑又是一个意外,这一次干脆直接被吓傻到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谨慎的沈淮越之前已经做过很多种设想,莞心会直接被吓到说不出话也是其中之一。总的来说,局势并没有完全失控,稍稍宽心之后便索性让唐凌先回避。只有他们俩在,她可能更加无所顾忌地想问什么就直接开口。

事实也证明他的这个安排非常有必要,在唐凌离开之后不久,已经沉默了近三分钟的叶莞心终于开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铁一般的证据摆在眼前,她也不可能对肖莫是不是她哥哥这件事有所质疑,尽管如此,她心里还是有很多很多疑问。

例如,她为什么会从姓肖变成姓叶;如果肖莫就是她的哥哥,她为什么会对他完全没印象,而他却能一眼认出她;她真正的父母有又在哪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