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80步 接近真相

唐凌这个夜猫子昨晚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才睡,总算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沈律师交给她的全部任务。

和案子有关的资料必须关注,但同时沈淮越也对唐凌搜集到的肖莫家人的信息有浓厚的兴趣。

现如今正当红的国民男神肖莫出生在G市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摄影师,母亲是电视台编辑。肖莫会走上娱乐圈这条路,和他父母的提供的职业便利有很大关系。

根据唐凌传回来的资料,肖莫确实有一个比他小四岁的妹妹,名叫肖文飞,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是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春游中意外失踪,因为事发地附近有河流,而且现场留下了属于她的鞋子和书包,警方曾一度将小姑娘的失踪归类为溺水身亡,但肖家人始终无法认同和接受这个结果,也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

只是,苦苦寻找了两年也没有下落,最后,肖妈妈还因此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一度情绪崩溃到想要自寻短见,经过多年的专业心理治疗,最近几年才稍有好转。

唐凌这一次也是难得考虑周到,不仅将当年肖家女儿失踪的前因后果查得清清楚楚,也将肖莫父母的性格和为人做了一番详细调查。

抛开因为爱女失踪、肖妈妈曾经出现过情绪崩溃需要进行专业心理治疗的意外不说,整体来看,肖爸爸和肖妈妈还算是一对非常称职且很有个人魅力的父母。不仅职业正当、带着明显的文人气息,在朋友圈也是颇有人缘,他们家的女儿失踪后得到众多圈内好友的鼎力支持就是最好的佐证。

只可惜,当时的信息传播技术还不是很发达,即便有很好的搜寻渠道,最终还是没能找到在已经另一个城市安了家、也改了名字的叶莞心。

肖家父母身家清白、人品优良,算是又给沈淮越的‘大计’奠定了一个良好基础。现在,他只需要耐心等待唐凌那边传来确切可信的检测结果。然后,找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将这个秘密告知给最需要知道的人。

等他梳理完这些重要信息,也差不多到了该上楼叫某人起床的时间。作为一名二十四孝标准好男友,上楼当人肉闹钟之前,沈大律师也没忘记把前天才刚学的红豆百合粥先熬上。

因为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自然没有锁门的必要。所以,沈淮越可以很轻松且悄无声息地坐在床边,用最直接的方式叫她起醒:“小懒猪,该起床了。”

而这所谓的直接方式,其实就是直接捏某只小懒猪的鼻子,让她呼吸困难。

这个叫醒人的方式虽说有那么一点残忍,却不得不承认,效果确实非常好。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前一秒还处于熟睡状态的某人便倏地睁开了眼睛,“几点了?”

小姑娘睡眼惺忪的样子本就迷离醉人,再搭上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听了之后竟有种使人浑身酥麻的神奇效果。

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电流闪过之后,沈淮越突然做了一个不太冷静的决定——

直接往床上一躺、单手支着头,用一种仿佛拥有了全世界的语气愉悦地开口回道:“现在是BJ时间早上六点五十四分,我可以再陪你睡六分钟。”

外面已经大亮,而且俩人现在都是衣衫完整的状态,叶同学也是难得大方,没有表现出过分的害羞忸怩,“我昨晚真的做梦梦到你了。”

“哦,梦到我在对你做什么?”咳咳,本来挺正常的一句问话,怎么从沈大律师口中说出来就这么不纯洁?

叶莞心也是难得机敏地察觉到这问题有点不对劲,赶紧皱眉怒斥:“别用这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些事!”

“这么大反应,看来梦到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沈大律师果然是神机妙算,连做梦发生的事都能算到。

不是好事么?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都已经惨到被赶出了沈家大门,可怜巴巴来找他,他竟然一脸无情地说不认识她,昨晚这场梦严格来说应该是恶梦。

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之后,叶莞心便将昨晚做的怪梦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虽然猜到她没梦到什么好事,但沈淮越还是没料到这不好的事竟然是被赶出家门之后还没人收留。

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担心梦里发生的事会变成事实就是了,“别担心,梦都是反的,你梦到的这些荒谬的怪事永远不可能发生。”虽说被赶出沈家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可能,但被赶出去之后没人收留可以肯定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

“我也知道梦里发生的事不能当真也没必要多想,可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做这么个怪梦。”人都说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虽然白天确实担心过家里知道她和四叔的之后会无法接受,可也不至于那么无情地直接赶她出家门吧。

“说句不厚道的话,我还真有点希望你被赶出家门。”被赶出家门就意味着不再是沈家的女儿,从这一点来看,确实对沈律师有利。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我和你也不会有继续的可能。”既然已经被赶出沈家大门,又怎么可能以沈家儿媳妇的身份再回去。

“如果是不是被赶,而是用另一种方式离开呢?”沈淮越本来也不想这么着急,可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蠢蠢欲动之心。

这个意外来得实在突然,叶莞心干脆被吓到坐了起来:“什么叫用另一种方式离开?”

事关重大,沈淮越也跟着一起坐了起来。犹豫了片刻才一脸严肃地开口道:“例如,找回你真正的父母。”这事迟早要坦白,根本就不存在时机是否合适的问题,倒不如借着这个怪梦的契机顺势道出。

这一次,叶莞心是真的被吓傻了眼,愣了好一会儿也没做出反应。

事情并没有超出沈淮越的预期太多,不过,他还是觉得现在应该让她一个人呆一会儿:“好了,我就是随便举个例子。已经过了七点,你先起来洗澡,我去准备早餐。”

虽然被吓得不轻,叶莞心倒是没忘记自己现在算是有正经工作的人。在心里做了一番自我安慰之后,还是打起精神起了床,然后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干净净。

可能是因为用水从头到脚冲刷过一遍的关系,倒是让叶莞心冷静下来之后想通了一些事。这两天某人似乎一直背着她神神秘秘地进行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跟着又莫名其妙地提出想其他办法代替隐恋四年的建议。现在想来,这一切显然都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状况之后给了他另辟蹊径的灵感。

所以,她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刚才说找回她真正的父母绝对不是随便举的例子。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小叶同学的心情自然不可避免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下楼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若不是沈淮越发现她精神恍惚及时提醒,她还真有可能踩空楼梯摔一个大跤。

“早知道你这么不经吓,就该再等等,想好了才跟你说。”虽然知道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不可能收回,沈淮越还是有些懊恼和后悔。

“既然迟早要面对,现在说和再等等又有什么区别?”虽然精神略有些恍惚,理智倒是还在。

好心安慰的沈淮越就这样被堵得没了话说,愣了半晌才低低地叹道:“如果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你也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免得真相揭晓时措手不及。”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就跟我说吧。”这又是现实又是真相的,小叶同学的耐心也有点不够用。明明脑子还是一团乱,却急着找答案。

“不是我不想跟你说,是现在还有一些事没有最终确定,总要拿出确切的证据才能更好地说服你接受现实不是。”沈淮越是真心觉得以莞心现在的心理承受力肯定不可能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事,所以只能使一招缓兵之计。

“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确定?”已经乱了方寸的叶莞心现在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就想快点知道答案。

“最快也要到今天下午。”因为一时控制不当,事情的发展已经偏离了沈淮越事先设想好的计划,他也不想把事情弄得更乱。

叶莞心本来还想下意识地问一句‘可不可以先透露一点’,可看了某人一脸此事无商量的表情之后,还是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既然还有事情没有最终确定就意味着可能还有变数,与其悬着一颗心继续纠结,不如安下心来耐心等待‘万事俱备’:“那好吧,我就再等等。”

“看你现在的样子实在让人不放心,要不今天别去事务所,等唐凌起来带她出去逛逛,就当散散心。”在沈淮越看来,莞心还只是个心智不够成熟的大孩子,沈淮越也没奢望她在面对种种意外时能表现得像他一样冷静,让她带着心事重重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去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但,叶莞心很快就用行动证明自己已经在渐渐走向成熟:“你不要把我想得太没用,工作和私事我还是能分开的。再说了,有紧张繁忙的工作才更能转移注意力,优哉游哉地到处闲逛反而容易胡思乱想。”

在对莞心的冷静反应表示意外的同时,沈淮越也是发自内心地对她说的话表示赞许:“工作确实是最好的调剂,你要真觉得能应付,今天就再带你上一次庭。”

“好啊,今天是要处理那个争夺抚养权的案子吧,我早就想申请跟你一起上庭,又怕你不同意,所以没敢提。”小叶同学果然是个另类的奇葩,一听说能上庭长见识就什么都忘了。

听莞心这么一说,沈淮越才想起今天要去处理的案子有多适合让她亲自参与。

这案子正好是两家人争夺一个五岁孩子的抚养权,一方是亲生母亲,一方是从孩子出生起就一直负责养育的养父母,双方都有胜算,却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他今天代表的,正是负了五年养育责任的养父母一方。

“对方请的律师近几年一直专攻未成年人监护权争取这一块,是个很厉害的专项律师。所以,这个案子的难度可能会远远超出你的预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因为暂时落下风而手忙脚乱。”切换到工作模式之后,沈淮越的语气也明显正常多了,工作是最好的调剂这句话果然是不得不信的真理。

“你说这个案子有很大难度的意思是我们可能会输?”当着难求一败的沈大律师说出‘输’这个字,恐怕也只有小叶同学有这个胆量。

“对方毕竟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从法律角度看她确实比任何人都有权利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就算输了也不丢脸。”接受委托的时候沈淮越就对委托人说过对这个案子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一次他是真的做好了输的心理准备。特别是在知道莞心以后可能会有类似遭遇之后,他更是觉得孩子就应该跟亲生母亲在一起。

当然,莞心和这个孩子的情况毕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抛开法律不谈,从道德和现实考虑,这个孩子显然还是更适合继续跟他的委托人一起生活。

“可我还是觉得有些时候法律并不能决定一切,从这个案子的实际情况看,明显还是养父母家的条件更适合孩子成长。孩子的生母毕竟是个未婚妈妈,而且还有犯罪前科。更重要的是,这孩子对她没有任何感情,短时间内恐怕很难建立信任关系。”可能是因为一开始就站定了立场的关系,叶莞心现在的偏向完全在自己熟悉的这一边。

“如果孩子生母的这些问题都不存在,要你做法官,你会怎能判?”沈大律师偶尔不冷静的毛病又犯了,好不容易把她的注意力转移开,这么一问,不是摆明了想把她的思绪拉回来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