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79步 撒娇模式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专注工作,叶莞心终于交出了可能算不上完美,但绝对是用心完成的‘课堂作业’:“刚刚好找到五个,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此时此刻,叶莞心完全没当眼前坐着的人是自己的男朋友或四叔,而是完完全全把他当成了学校里的严肃导师。

“你先看看我列的。”再厉害的大律师,一个人也赢不了官司,沈淮越要莞心做的其实就是一个复核确认的工作,最终的目的是确保不会有遗漏。

急着想知道自己成绩如何的叶莞心赶紧接过他递到面前的记录纸扫了一遍,洋洋洒洒近二十条的疑点看完,她也当下傻了眼。

呜呜,要不要这么惨,竟然没有一个和他一样的,这作业岂不是要打零分?

“你这是什么表情,好好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沮丧?”沈大律师这一次是难得迟钝,竟然没有猜出她是在为什么事伤神沮丧。

“全错了,怎么办?”反正作业最后还要交给导师批阅,叶莞心只能乖乖呈上自己写的那一份。

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之后,沈淮越突然不厚道地大笑出声:“谁跟你说我写的就是标准答案?”果然还是没有完全摆脱高中三年的应试教育模式,一提到考核,就会下意识地想到对错和成绩。

叶莞心又是一愣:“就算没有标准答案,总要有几项和你写的一样吧,不然怎么能体现你想到的我也想到了。”

刚才还带着一脸无奈笑容的沈淮越突然变得严肃认真起来:“我想到的和你想到的完全一样,还要你帮忙做什么?”再过两个多月她就要迈入大学校门,继续带着这样理念开始新的学习征程可不行。

叶同学确实在某些理念上还没转过弯来,但基本的应变和理解能力还是有的:“哦,原来你是想让我站在不同的角度看整个案子的经过,找出你可能会遗漏的部分。”

沈淮越这才缓和了表情,表示赞许地点头道:“你要记住,对待任何案子都要有掘地三尺的决心,你想的越深、越细,就越可能找到决定胜负的关键。所以,有时候多听别人的意见也很重要,即便别人给的意见不一定对,但至少能给你一个新的方向。”

“我都记下了。”听了这一番严肃训话之后,叶同学的表情也由恍然顿悟变成了星星眼的崇拜。此时此刻,她算是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同时,她也非常庆幸地认识到,这样的机会这世上可能只有她一个人有!

“你是不是对每一个给过你悉心教导的老师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被人崇拜自然是好,但沈淮越还是有点担心某个小姑娘会太容易对一个人产生崇拜。

“当然不是,只有面对你我才会这么不矜持。”随便亲一下就脸红成那样小姑娘,这会儿倒是不知道害羞,浓浓的崇拜之情和满满的爱意都清清楚楚地写在眼睛里。

可饶是如此,沈大律师还是霸道地提出了严肃的警告:“最好是,你要是敢对其他人,特别是男人露出刚才那样的表情,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管得可真多,别人家的男朋友都没你这么霸道不讲理的。”明明是嗔怪的语气,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小叶同学又开始秀恋爱中的少女都会有的口是心非。

“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现在才发现,就算想后悔也来不及了。”而沈大律师这边,已经得瑟得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

严肃的工作中夹杂一点打情骂俏的小插曲,办事效率也会大大提高,这也应证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说法。虽然开始得有点晚,最后还是赶在十一半点之前完成了必须在今天完成的既定工作。

因为连续两个小时都处在全神贯注的工作状态,也更容易染上倦意。敲完最后一行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之后,叶同学已经难忍困意地打起了哈欠。

“困了?”这种时刻都要保持高度专注的工作节奏沈淮越早就习以为常,但在晚上以这种状态完成工作对莞心来说却还是第一次。看着她难忍困意的可怜样,某人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心疼。

“有一点。”想睡的时候身前突然出现一个高大宽厚的肩膀,而且这个肩膀的主人还是自己的男朋友,是个人都会下意识地顺势靠上去,小叶同学也做了每个人都会做的事。

听了这软软糯糯的语气之后,沈淮越很快就意识到他家小女友这是想撒娇了。而作为一个被依靠的男人,他也非常享受这种被自己爱的人需要的感觉:“要不要我抱你上楼?”

“不好吧,万一被唐凌看见怎么办?”叶莞心这会儿确实已经困到了懒得动的程度,如果能不用走路当然最好。可这房子里不是只住了他和她,还是得稍微避点嫌。

这个莫名其妙的小担心沈淮越显然不会放在心上:“没记错的话,我曾经当着很多路人的面抱过你,而且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叶莞心记性这么好,当然不可能忘记并没有发生很久的事,但她并不觉得这两件事可以相提并论:“可那时候不一样啊,当时是因为受了伤行动不便才会让你抱,这一次……”

也不知道叶莞心打算在这一次后面加哪几个字,反正最终的结果是这些字都被某人用另一种方式‘吞’了进去。

稍纵即逝的浅吻过后,某人眼中依然是浓情化不开,“这一次是因为困了不想动,对我来说,这个理由更充分。”

面对某人的巧舌如簧和这突如其来的轻吻,叶莞心也就只剩下无奈翻白眼的机会。

罢了,抱就抱吧。反正出去之后她就会闭上眼睛,只要唐凌不出声,有没有被看到她也是眼不见为净。

还真是不巧,沈淮越抱着已经开始闭眼假寐的小女友经过客厅时,正好看到在厨房里找水果吃的的唐凌。看到眼前这甜蜜暧昧的一幕,唐凌的第一反应就是开口‘嘲笑’。

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沈大律师的凌厉眼神硬生生将已经到嘴边的话吓了回去。

最后,她也只能默默地在心里感叹:能被沈大律师这么周到地保护着,小莞心可真幸福。

终于被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叶莞心这才放心地睁开眼睛:“现在懒得动,我想明天早上再起来洗澡,明天你记得七点就上来叫醒我。”

抱着莞心躺好之后,沈淮越也顺势在她身边躺下,一脸坏笑地故意吓唬她:“现在我也懒得动,怎么办?”

听了这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之后,原本已经有了七分睡意、眼睛也紧紧闭上的叶莞心就像触电似的噌地坐了起来:“什么叫你也懒得动?”不会是想赖着不走、跟她同床共枕吧?

“瞧你这点出息,就这么经不住吓。这张大床就算并排躺三个大人都不显挤,就算我真的想赖着不走,又能把你怎么样?”虽然早料到她会被吓到,但噌地一下突然坐起身这种过激反应还是让沈淮越觉得既无奈又好笑。

“就算你不会对我怎么样也不能赖着不走,我们才交往几天啊,你就想跟我睡同一间房,这事要是让家里的长辈知道,非得把我们俩赶出家门不可。”叶莞心这话虽然听着有明显的玩笑意味,却也将她的底线露了个清清楚楚。

沈淮越也顺着她的语气玩笑似的逗趣道:“被赶出家门有什么可怕的,你还怕我养不了你?”

“我才没有在怕这个,主要是不希望你因为我和家里闹翻。而且,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我也会觉得很对不起爸爸妈妈的信任和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叶同学在这件事上似乎特别容易钻牛角尖,每次只要稍加联想都会想到很不好的结果,从来就不考虑也许沈家诸位长辈会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觉得她能以这样的方式继续留在沈家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沈淮越最怕就是看到莞心的消极心态,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坚定了想要让她摆脱沈家养女这个身份的决心。“好了好了,我就是随口说说逗你玩,哪能真的赖着不走。赶紧躺下睡觉,明天早上保证准时上来叫醒你。”说话的同时,沈淮越已经温柔地将睡意正在慢慢变淡的小女友按回到了枕头上。困意正浓的时候突然被打断,要是弄得不想睡可就糟了。

听了这话之后,叶莞心才算真的安了心,本来是想直接说晚安之后赶他走,想想又好像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又不好意思地朝某人招了招手:“过来。”

看着某个小姑娘眉眼之间渐渐染上害羞之色,沈淮越也很快的猜到了她的意图。有获得晚安吻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温柔的一吻之后,是一声甜得起腻的‘晚安,希望睡着之后做梦能梦到你’。

有了如此优待,只怕某人以后每天都会找机会把她拉到自己家里来。

虽然已经被下了‘逐客令’,沈淮越还是一直呆到她完全熟睡才离开。下楼时,正好和准备上楼继续工作的唐凌来了个直接面对。

“我还以为你会在楼上和莞心一起睡。”跟着,唐大小姐便又开始展现她的口无遮拦。

“这样的玩笑话跟我说说也就算了,可千万不能当着莞心的面乱说。”再面对唐凌时,沈淮越可不会像刚才对待小女友那般温柔有耐性。

反正不会跟他有什么利益冲突,而且现在是他求着她帮忙办事,唐凌也越发有恃无恐:“活该,谁让你找了个那么小的女朋友。人家还是刚成年的小姑娘,以后可有你熬的。”

面对唐凌这番直戳痛处的毒舌之言,沈淮越是既无奈又觉得憋屈:“做律师的毒舌是职业需要,你一个女孩子家总是喜欢往人伤口上撒盐是什么毛病?”

“难得能抓到沈大律师的弱点,当然要往死里利用,见一次笑一次!”听唐凌这‘邪恶’的笑声,满满都是‘报复’成功后的酸爽之意。

在这件事情上沈淮越确实只有躺着挨打的份,他也懒得再跟唐凌争辩:“肖莫和莞心是兄妹这件事我不打算瞒太久,你这边有了确切消息之后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切换到正经事模式之后,唐凌的语气也明显严肃认真了不少:“昨天还说要从长计议,考虑周全了才开始事实,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我是这么想,只要她还是我大哥家的养女,无论时候公开我们的关系结果可能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所以,一定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沈淮越所说的根本,显然指的就是让莞心回归她的真正身份。

“那莞心到底能不能接受你就一点儿也不做考虑?”小莞心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被父母保护得很好的纯真小公主,只怕没那么容易接受如此颠覆性的事实。

“不能接受只是一时的问题,这世上还有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在,对十几岁就失去双亲的她来说也算是另一种慰藉。说到底,她最需要纠结苦恼的问题是如何在亲生父母和养父母之间做选择。手心手背都是肉,舍弃任何一方都会留下遗憾。”决心果然不是那么好下的,一旦做了决定就意味着必须为以后可能遇到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操心。在很多事都不可预知且不由自己掌控的情况下,即便是自诩无所不能的沈大律师也会皱眉犯愁。

“如果是必须面对的事,就不用再煎熬,明天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不如等真要面对了再考虑。”唐凌是个随性惯了的洒脱女子,纠结这个词几乎和她扯不上关系,她也自有一套安慰人的方式。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看来,这一次她的非正常安慰方式又收到了不错的效果。冷静睿智如沈淮越,也不可能为一些还没发生的事纠结太久。毕竟,作为律师他最不缺的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和能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