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78步 想亲亲你

“就算再病急乱投医也不能什么后果也不想地胡来啊,你让我不再做沈家的女儿,意思是要我和爸妈断绝关系么?”虽说没有血缘关系,父母好歹也当她是心肝宝贝似的疼了五年。别的不说,单是这份养育之恩就不能说忘就忘,哪能说断就断。

“事情肯定不会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过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个。”莞心的反应早在沈淮越预料之中,他的反应也还算冷静。

“如果这就是你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我可以选择连试都不要试。”这个让人意外的建议似乎已经触到了叶莞心的底线,她的态度也是格外坚决。

感觉到她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个巨大的意外,沈淮越也不着急劝阻说服。相信以她的聪明机智,应该很快能想通他提出这个建议肯定有正当原因。

怪异的沉默一直持续到车子驶进沈淮越住的小区时才被打破,这还要归功于唐凌的适时出现。

“唐凌在C市好像没认识其他人吧,这一整天她都在哪里晃悠,竟然这么晚才回来?”叶莞心似乎也极力想要找别的话题缓和一下怪异的凝重气氛,便很自然地将关注点放在了唐凌身上。

“在帮我办事。”沈淮越似乎也很庆幸唐凌在关键时刻突然出现,听这语气,明显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看来,还真是有很多和你有关的事是我不知道的。”虽然知道他肯定自有打算,但叶莞心还是莫名地觉得有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

“暂时不想让你知道是因为事情还没完全弄清楚,另一方面也是怕你会胡思乱想。”沈淮越始终还是觉得莞心的心智没有到完全成熟的程度,在关键事情的处理上也是格外谨慎。

胡思乱想四个字确实戳中了叶莞心的痛处,无言反驳之下只能沉默以对。

另一边,打完电话的唐凌也很快发现了沈淮越的车子正在朝地下车库入口的方向缓慢行驶。已经大半天没和熟人说话的她也是闷得够呛,赶紧挥手打招呼:“可算是把你们盼回来了。”

看着唐凌似乎挺想找人说话的急切样,叶莞心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催着某人停车,“就在这里放我下来,我跟唐凌一起走回去。”

可惜的是,她只是稍微挑了挑眉,沈大律师已经猜出了她的心思:“你别想找她打听什么,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之前,她也不敢随便透露消息。”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就是想跟她聊聊天,陪她一起走回去,绝对没别的意思。”虽然心思全数被猜中,叶莞心还是厚着脸皮做了一番诡辩。

即便知道她是在砌词狡辩,沈淮越也拿她毫无办法,只能乖乖停车放她下去:“不要磨蹭太久,别忘了还有必须今晚完成的工作等着我们。”

急着下车找唐凌打听内幕的叶莞心连开口回应都懒,做了个OK的手势之后便急着下了车。

看着莞心满脸急切地奔过来,唐凌很快就觉察到了不对劲:“这么好特地下来陪我一起走回去,是不是有事求我?”

“我跟你谁跟谁啊,还用得着求!”叶莞心先是不悦地白了唐凌一眼,跟着很快就恢复严肃脸,“我四叔刚才说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帮他办事,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帮他办是什么事?”

唐凌确实很有可能只听某人的话,没他的指示不敢轻举妄动,但叶莞心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道出了心里的好奇。

“如果他觉得已经是时候,肯定会亲自告诉你,你这么迫不及待地跑来问我不是让我为难么?”小莞心‘楚楚可怜’的模样确实让人不忍心说不,但相比之下,唐凌显然更不敢得罪沈大律师。左右为难之下,只能装可怜扮弱势。

“这么说来,他让你办的事和我有关?”一向直率爽快的唐凌突然变得这么不干脆,叶莞心也越发觉得可疑。

“呐,是你自己不小心猜到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左右为难的唐凌确实有不能触碰的底线,但同时也要顾及一下莞心的面子,所以才会用这么含蓄的回应满足她的好奇。

“我也知道我的问题确实让你很为难,可是……明明是当事人,却一头雾水地被蒙在鼓里,你不觉得对我很不公平么?”不就是装可怜扮弱势么,叶同学也会。

“倒也不是为难不为难的问题,主要是我这边还没有收到最终的结论,总不能凭着直觉瞎猜就先告诉你吧,万一最终的结果跟我想的不一样而闹出误会,我的罪过可就大了。你要相信沈律师,无论什么时候,他做的一切谨慎考虑都是为你好。既然是事关重大,你也不要太逼着他。凡事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看来唐大小姐已经渐渐找回了母语,不然也不会说出‘欲速则不达’如此文绉绉的成语。

“忙了一整天还没有最终结论,这事到底是有多复杂?”听了唐凌一席话之后,叶莞心已经基本放弃能追问到确切消息的可能,这番话更像是呢喃般的自言自语。

“其实也不是很复杂,只是特别重要而已。答案终会有揭晓的一天,你也不要太心急,只管安心等着就是。”唐凌并不是那种擅长安慰人的贴心闺蜜,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够难得。

这一点也被叶莞心清楚地感觉到,一向善良的她也不忍心再强人所难,“行了行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今天新接了一个很急的案子,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呐,到此为止是你自己说的,不准怪我知情不报,也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跟你家四叔闹别扭。”别看唐凌平时总是没个正经,真到了关键时刻还真是一点不含糊。

“你说的对,我家四叔一向冷静理智、从不行差踏错,做任何事肯定都有他的理由。如果他觉得暂时还不是时候,我就只管耐心等着。”还没完全长大的小姑娘难免会有钻牛角尖的时候,所幸的是叶同学并没有在死胡同里闷太久。

等到叶莞心再次出现在沈淮越面前时,已经变成了没事人,一进门就催着他安排工作:“都已经九点多了,我最多只能帮你两个小时。有什么要我做的,赶紧吩咐。”

沈淮越本来还担心她的小别扭没那么快散,见她一回来就急着找活干,一时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受了刺激,还是被洗了脑?”

叶莞心本来还想继续扮酷吓唬他一下,可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最后还是跟他说了实话:“都不是,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

唐凌这个外人都能看透的事情,她有什么理由想不通。

以莞心这个年纪的阅历来看,突然想通一些事也是一种特别的成长。看着冷静得不像十八岁小姑娘的小女友,沈淮越竟有种情不自禁想拥她入怀的冲动。

可他忘了,这个小小的世界里不是只有他和她——

“听说沈律师今天又接了个大案子,我也想见识一下,不如也让我加入吧。”唐凌是个典型的夜猫子,也闲不住,如果能有发挥她专长的机会,她肯定不会错过。

有免费的苦力可差使,沈淮越的态度当然是不用白不用:“帮我查一下这两个人的资料,越详细越好,最好能在半小时内完成。”

“你什么时候开始接刑事案件?”毕竟和沈淮越认识已经有些年头,对他的‘怪癖’唐凌多少也有些了解。

“自从听到某人说行事案件才能体现优秀律师和天才律师的差距之后。”沈大律师口中这个某人指的是谁,相信在场的另外两位心里都非常清楚。

办正事的时候唐凌一向习惯独行,她也没跟去楼下的大书房凑热闹。这一次,沈淮越和叶莞心才算是到了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私密空间里。

关上门,对上那双闪着璀璨光芒的大眼睛之后,沈淮越突然发现原本已经被打压下去的某种冲动又倏地窜了上来。

跟着,本来正在梳理案件思路的叶同学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因为贴得太近,叶莞心已经分不清耳边这砰砰砰的心跳声到底是她自己的,还是属于他。

“你……想干干嘛?”被某人呼出的热气熏得乱了方寸的叶莞心几乎是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呐呐地问了一句。

“我想亲亲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自从那天告白时来了一次情不自禁的突袭之后,这样的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从沈律师眼中的灼灼深情来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浅吻应该已经不能满足他。

叶同学确实想说介意来着,可整个人都已经被箍得动弹不得,她想介意也使不上力啊,“那你亲吧。”说完,还很配合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还是会紧张害羞,但同时也难掩欣喜和期待。怎么说她现在也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也该渐渐养成自觉,把某些事情归在理所当然的一类。

毕竟已经有了一些经验,第一次的过程肯定会和第一次有很大的不同。至少,这一次叶同学总算是找到了一些回应的窍门。

虽然过程更为美妙甜蜜,但最终的结果却只有一个。一吻作罢,某个小姑娘的脸蛋儿已经羞成了红苹果,甚至不敢再抬头看他。

“说不介意的人是你,现在躲着不肯抬头见人又是怎么回事?”再磨蹭下去,恐怕很难在零点之前完成既定的工作目标。

“我只是说不介意,又没说不会害羞。”恼羞成怒的叶同学语气也是颇为无奈,毕竟脸红害羞这种事也不是她能控制。

“那你是打算继续这么躲下去?”他倒是不介意一直这么抱着她,可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们完成,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们磨蹭。

叶莞心也很快想到这一点,煞有介事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捧着依然微红的小脸抬起了头:“你先安排工作,我去洗个脸再回来。”

说完,不等沈淮越做出反应便飞快地转身逃走。

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回来之后,叶同学的神色总算渐渐恢复正常,一进门就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说:“咱们先从哪里开始?”

“这是案情概要,你先仔细看一遍,找出我们可以作为突破口的关键点,要求至少找出五项以上。”沈大律师对自家小女友的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高,第一次接触这么复杂的刑事案件就给她出了这么个高难度的‘课堂作业’。

“你这是让我帮忙,还是做实战教学?”面对如此高难度的‘课堂作业’,叶莞心是既兴奋,又觉得某人是在故意难为她。以她现在的专业知识和理解能力,直接做案情分析好像还早了点吧。

“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不冲突。”沈淮越当年还在读大学那会儿就是这么被导师训练过来的,最后的结果可以说是卓有成效,所以他才会想到把这个好方法用在莞心身上。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心里没底的叶同学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反正只是学习阶段,做得不对也不丢人。

投入到工作中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忘了之前因为过分亲密带来的羞涩和尴尬,她此刻的状态即便是用全情投入和忘我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沈淮越这边也没闲着,不过还是偶尔会抽空抬头瞄她两眼。在最开始确定对莞心到底是什么想法时,他还曾经做过自我反省,觉得自己只是个肤浅的颜控,一回来就毫无抵抗力地被莞心吸引完全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可人。

但现在,他已经不会再有类似的自责心理。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小莞心真正吸引他的不是那张漂亮可人的脸,而是骨子里透出的灵气,以及和他一样在某些方面表现出的惊人天赋。

说白了,就是情不自禁被一个很像自己的人吸引。而且,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