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76步 过分依赖

虽然只有三个人吃,严师傅却夸张地准备了七菜一汤的配置,好在每个菜的分量不是很多,边吃边聊地磨蹭了近一个小时,剩的也不是很多。

还没吃完的时候莞心妈妈就被娘家打来的一通电话‘请’下了餐桌,最后的十分钟就只有叶莞心和沈淮越带着迫不及待又克制隐忍的心情心照不宣地细嚼慢咽。

等到俩人磨磨蹭蹭的吃完,莞心妈妈还是没有回来,叶莞心只能先跟于叔打招呼,“下午看书的时候碰上几个想不明白的问题,我想叫四叔上去帮忙看看,我妈妈回来麻烦您跟她说一声。”

小姐有多勤奋好学于叔也是知道的,因为有问题请教需要请四叔上楼在他看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是,夫人回来我会第一时间转达。”

上了楼、关上门,终于到了一个只有她和他在的私密空间里。虽然心潮澎湃,叶同学还是很老实地真的拿出了下午看书时做的笔记,“呐,这些都是不懂的,你挑几个我能接受的帮我讲解一下呗。”

“先别急着问问题,有件事我想先问问你。”随随便便就给发露大长腿的泳装照片,这种恶习决不能股息。

虽然沈淮越还没开口问问题,但叶莞心已经从他的怪异表情里看到了不对劲:“我又没做错事,干嘛突然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

沈淮越也懒得跟她多费口舌,而是直接亮出照片,“这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莞心一看手机屏幕上的大长腿就傻了眼,这照片不是发给唐凌的么,怎么会传到他的手机上?

某个小姑娘已经被吓得一愣一愣,沈大律师还是不甚满意:“类似的照片你还给谁发过?”

这照片看上去确实有点诱人,叶莞心难免会有些心虚:“没有了没有了,就给唐凌一个人发过。不过……可盈她们几个有亲眼见过我穿成这样。”其实,叶莞心已经算是个保守的好孩子,身体开始发育之后就没再去过公众游泳池,在私人会所的时候也特别注意,即便是和她关系最亲密的萧然也没见过她穿泳装的样子。

故意摆酷脸做做样子之后,沈淮越终于恢复了正经脸:“你对唐凌还真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她要和你比谁腿长就就直接给她发泳装照过去,就不怕她拿这照片去做别的用途?”

“唐凌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居心叵测的人,而且你都已经答应让她跟你合住,应该是完全信得过她吧?”叶莞心确实涉世未深,之所以跟唐凌这么合得来归根结底还是靠直觉做的判断。而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对把唐凌带到她面前的他充分信任。

看着某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沈淮越还是觉得有必要跟她好好说说信任朋友的问题:“你给她发了照片之后她转手就发给了我,这算不算居心叵测?”

“那是因为……你不是别人,所以她才没有顾虑那么多。”虽然是毫无争议的话,但因为需要联想到另一层关系,叶同学还是甜蜜又羞涩地红了脸。

因为这一句‘你不是别人’,前一秒还端着正经架子训人的沈大律师瞬间被治愈,顿了片刻,最后还是没忍住,情不自禁地走上前捏了捏她的翘鼻子,“下不为例,以后这样的照片只能给我一个人看,知道吗?”

虽然这要求既霸道有无理,叶同学还是很乖巧地点头应下:“知道了。”

如他所愿地做了承诺之后,叶莞心满以为这一页能这么翻过去,却没想到某人竟然盯着照片的细节又来了问题:“左腿上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胎记啊,一出生就有的。因为一直都是这么大,没什么变化,而且在基本不会被看到的位置,所以没去做处理。怎么,你觉得很奇怪么?”连个胎记都不能有哦,某人管得也太宽了点吧。

“别胡思乱想,我没觉得奇怪,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随便问问。”某个小姑娘的思维模式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轨道上,沈淮越也没再细问,只能随口敷衍一句作罢。

叶莞心这才松了一口气,轻松地笑着回道:“因为这个胎记的形状很特别,小时候我妈还开玩笑说万一不小心走丢了也可以通过这个记号找到我。”

“这么久的事情还是记得这么清楚,你这记性还真是不错。”听沈淮越这语气,似乎不打算揪着这个话题继续。

不过,叶同学倒是突然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好奇:“那时候已经有*岁的样子,距离现在也不是很久。其实,在某些事情上,我的记性并不算很好。例如,上幼儿园和刚上小学的事我就完全不记得,更要命的是,家里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想追忆一下天真烂漫的童年时代都不行。”

沈淮越心里本来就疑虑重重,听了这话之后更是觉得即便不做科学测试也基本可以断定莞心不是她之前的父母亲生。

只是,看她的样子,对这些事完全是毫无准备,他实在不敢想象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听到这个事实之后,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考虑到这一点,沈淮越还是极力克制住了蠢蠢欲动之心,决定暂时不告诉她。“对了,上午打电话的时候说有好事要跟我分享,到底是什么事?”

“因为妈妈已经知道唐凌在你家暂住的事,她似乎对你们俩的关系非常感兴趣,所以突然改变态度,不再觉得我动不动就去你家过夜不方便,反而还让我找机会多去你家看看,你说这算不算好消息?”一说起这个,叶同学的心情也是格外激动。

沈淮越并没有直接回答,不过他脸上的朗朗笑意已经将他‘欢呼雀跃’的心情显露无遗:“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大嫂竟然这么快就改变了态度,看来唐凌这个‘挡箭牌’确实非常管用。

“这件事哪是我能随便决定的,机会还是要你创造,你什么时候工作忙到上班时间做不完,需要带回家加班加点的时候就可以叫我去啊。”听叶同学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一个态度:我随时做好准备,只等你安排。

“只要你愿意,我每天都能给你创造加班的机会。”沈淮越手上的案子已经排到了八月份,其中好几个都是跨国大案,如果不是担心累着还是学生的小女友,他还真想每天都拉着她加班。

“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安排吧。”看来叶同学今儿在家里看了一整天书真的是闷坏了,而且也是真心觉得有了男朋友之后就应该跟他做点每对情侣都会做的事才正常。

某个小姑娘一脸期待的模样确实让沈淮越心情更愉悦,但同时他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个好消息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你也不要太迫不及待,这班可不能白加,回来肯定得跟你妈妈有所交代。”

叶莞心倒是没觉得这是个问题:“交代就交代啊,我就只管把你们俩相处的细节如实转告就行。至于管不管用,我可负不了责。”

“如果只需要应付三两个月的时间,我倒也不担心,主要是你给的期限实在太漫长,这个挡箭牌能不能顺利用四年这么久,我心里可是一点儿底都没有。”能让沈大律师觉得心里没底的,看来真的是很让人犯难大问题。

所以,他才会打心眼里觉得莞心其实还有另一个家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转机。只要她不再是沈家的女儿,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你可不能心里没底,这四年要怎么安然度过,我可是全指着你。”还是大孩子是叶莞心难免会有些依赖心理,特别是当这个可以依赖的人确实非常沉稳可靠时,她的依赖心也会更严重。

“如果有我能想到办法不用隐瞒四年也能顺利解决问题,你愿不愿意尝试?”除了对四年的漫长时光能不能安然度过这一点完全心里没底之外,另一件让沈淮越担心的事就是他自己的忍耐力。明明彼此倾心、互相爱慕,却只能偷偷摸摸地谈恋爱,实在是一件很让人憋屈的事,这种逆常理的事他到底能忍受多久也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叶莞心一听这话,当下就傻了眼:“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个可能她压根没想过,难免会反应过度。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虽然莞心的反应有些过于激动,沈淮越还是很冷静地要求她一定要先做回答。如果她连尝试都不愿意,他也不敢冒险向她坦白一些很重要的事。

“我要听过你的打算之后才能回答你。”事关重大,叶莞心也是格外谨慎,不敢轻易作答。

“这么说来,如果我的办法足够安全保险、而且能将伤害减少到最低,你会愿意尝试?”莞心并没有立即回绝,对沈淮越来说就算还有希望。

“可是,真的会有这样的办法存在吗?”足够安全保险、能将伤害减少到最低确实很有诱惑力,可叶莞心还是觉得这事有点太过理想化。

“完全没谱的事我也不敢随便计划,我当然已经有了想法才会跟你提。不过,这个计划执行的前提是你愿意跟我一起冒这个险,共同面对可能遇到的困难。”虽然还是个大孩子的她可能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站在身后给他支持,可一旦到了需要‘共同迎敌’的时候,沈淮越还是很需要她的支持。毕竟,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他们的美好未来。

一听到冒险二字,叶莞心又悬起了一颗心:“我怎么觉得你的计划好像会让人大吃一惊似的?”

“如果确实是大家必须面对的事实,就算可能会让大家大吃一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且,我是真心觉得比起我们俩在一起的事,家里人可能会觉得被我们蒙在鼓里四年的事更难接受,你觉得呢?”沈淮越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把莞心往一个和之前设想的目标完全不同的方向带。

“好吧,如果我的答案是愿意,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透露一点大概方向?”叶莞心本来已经打定主意要讲隐恋四年的计划进行到底,却没想到他还是会沉不住气地想要‘另辟蹊径’。如果他真的已经设想好了周密的计划,她也愿意相信他并跟他共同进退,但前提是她必须知道他计划的重点是什么。

“抱歉,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应该不会让你等太久,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确定,等这事有了定论之后,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嗯?”沈大律师习惯了凡事都要靠证据说话,事关未来幸福的大事,更是马虎不得。

“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除了相信你,我还有其他选择吗?”在大事上,叶同学还挺有一切都听他的自觉。很多时候,在她心里他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依附他是必须、也是下意识的反应。

一整天都闷在家里看书,列出的难题还真是不少,饶是‘学识渊博’的沈大律师也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将她提出的问题全部讲解完。

但因为讲课的时候特地开着房门,任何经过房间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正在发生什么,这漫长的‘课外补习’也没有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最后,大家只是再一次确定了一个事实:叶莞心真的是一个很好学的孩子,而且是真心对法律专业知识感兴趣。

当了一个半小时的免费家教,时间很快就来到十点,纵然有万般不舍,还是得含笑告别。

不过,说再见之前,另一件重要事宜必须先做确定:“既然娱乐版头条的事已经解决,我明天可以继续去事务所上班了吧?”

“我没意见,不过还是先问问你爸妈的想法比较保险。”虽然带着她一起去工作也不一定能时时刻刻想见就见,但知道她就在随时可以见到的地方,那种感觉还是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踏实和安心,这也正是爱情的魔力。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