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75步 不解风情

唐凌果然不负众望,下午三点就给沈淮越传了他想要的确切答案。

只是,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这张诱人泳装照片,他还是忍不住对唐凌的非常规手法做出了严厉的批评:“你脑子里那么多鬼主意,怎么偏偏就想到了这一招?”

唐凌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妙计’有什么问题,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拜托,我这是在给你谋福利好不好,莞心的清凉泳装照你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吧?”

谋福利一说确实让人很难反驳,沈淮越也懒得跟她计较,转而对她获得这张照片的方式产生了兴趣:“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她给你发的这张照片。”

“我也给她发了好吧,从来没拍过露腿照片的我才是吃了大亏。”其实,唐凌的妙计很简单,就是以谁的腿更长向莞心发起了挑战。叶同学闷在家里看了半天书,正无聊得想抓头发,突然收到这样的挑战,几乎连片刻的迟疑都没有就直接找了照片给唐凌发过去。

于是,沈律师终于有幸第一次见到自家小女友光着大长腿的诱人模样。

就着如何获得照片的问题聊过之后,俩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照片的重点上。因为照片上的叶莞心正好站了一个左腿微微前倾的姿势,而且胎记的颜色确实非常明显,沈淮越想要的答案也很快显现出来。

有俩人难得默契的直觉,又有了长在同一个位置的胎记为证,肖莫和叶莞心是兄妹的事基本可以板上钉钉地确定下来。

“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做一些科学的测试,只有这一个证据,我担心莞心会接受不了。”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亲哥哥,辛苦养大自己的父母没有血缘关系,这事搁谁身上都不可能轻易接受。

“做测试就意味着会惊动肖莫,在确定莞心能接受这个意外之前,我还不想让他知道。”肖莫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冲动派,确认莞心有很大可能是他的亲妹妹之后,谁也无法预料他接下来会做出怎样的疯狂举动,万一到时候让莞心更加难以接受,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见面确认身上的胎记都难不倒我,这点小事更是不在话下。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全权交给我处理,保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唐凌现在也是典型的闲人一个,就想做点刺激的事打发时间,难度大、有挑战性,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这一点沈淮越还真是不怀疑:“最快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两天。”因为C市暂时还不是自己的地盘,唐凌还是给了一个相对保守的数字。

“那行,就再给你一次挑战高难度的机会。”对沈淮越来说,多等一天也没什么坏处,毕竟他这边还没有想出完整周密的计划,多一个准备时间也很合他意。

一番忙碌,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为了能准点下班,沈淮越几乎是每隔十分钟就找秦尚催进度,总算在六点前完成了新案子的辩护计划。

时间是安排好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完美的理由光明正大地去大哥家‘蹭晚饭’。

虽然之前已经给了莞心回复,但考虑到大哥大嫂对早上的头条新闻特别关注,沈淮越还是决定亲自给他们做个交代:“声明稿是我亲自拟定,也特地拜托朋友找报社和网络媒体打了招呼,到了下午热度已经渐渐降下来,那个大明星的经纪公司正在考虑用其他新闻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对莞心特别关注。另外,邀莞心参与拍摄的电影剧组也已经确定会终止合同,另找其他演员代替莞心,不知道大嫂这边还有没有其他担忧?”

“我就说这事交给你去处理肯定没问题,你已经把我们能想到的顾虑都考虑到了,只要这阵风能很快过去,我跟你大哥也就放心了。这事能这么快解决全靠你辛苦奔波,不如晚上过来这边吃饭吧,我让严师傅多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林若兰这番打算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请人过来吃晚饭以表感谢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其实还是想找他打听那个在他家暂住的女孩子的事。

某人的‘阴谋诡计’很快就收到了预期效果,不过,面子上还是要客气一番:“其实也算不上辛苦奔波,只是正好有认识的……”

莞心妈妈这边心意已决,不等他把话说完便匆忙打断:“你就别再推辞,就算没有这番辛苦奔波,去大哥大嫂家吃的便饭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忙你的,我们等你回来了再开饭。”

大嫂已经把话撂下,沈淮越只能‘恭敬不如从命’。然后,已经在去大哥家路上的他还是抽空给心心念念惦记的人汇报了一下进展: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不出意外,七点之前应该能到。

“来了之后呢,你打算怎么跟我爸妈说?”叶同学整个下午都窝在房间看书,对楼下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会有此莫名一问也很正常。

“我是受了你妈妈的邀请而来,不需要找任何理由。”虽然隔着电话,依然能清楚地感觉到某人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得意之情。

如果只是因为四叔帮忙解决娱乐绯闻和拍电影的事,妈妈应该不会这么客气非要请他过来吃饭。沉思片刻之后,叶莞心很快就想到了重点:“你做好思想准备,等一下妈妈肯定会问你和唐凌有关的事。”妈妈特地邀请四叔过来吃饭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这个醉翁之意也很有必要先给当事人提个醒。

这一点沈淮越事先倒是没想到,愣了片刻才又问道:“她是不是已经先拉着你问过?”

“你不是也早料到卓瑶姐会把这个消息传开么,我妈妈就是标准的闲人一个,这事儿传到她耳朵里之后会引起她的高度关注也很正常。”虽然妈妈的反应早在叶莞心的预料之中,但她还是有点担心妈妈会过分关注而引来一些无法控制的意外。

“别太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应付。”小女友已经担心成这样,就算还没做好准备也得说知道了。

叶莞心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两个多小时没出门,这会儿太阳已经西下,徐徐晚风吹过,也是难得凉快惬意。于是,接完电话之后,她便匆匆下了楼。

楼下餐厅,林若兰正在检查晚餐的菜式,见莞心下了楼,便赶紧招呼道:“我请了你四叔过来吃晚饭,你先给你爸打个电话,问他今天什么时候能回来。要是太晚,我们就不等他。”

虽然心里很清楚妈妈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叶莞心还是假装诧异地问了一句:“请四叔过来吃饭怎么能不等爸爸回来才开饭?”

“今天请你四叔过来除了谢谢他帮你解决头条新闻和拍电影的事之后,我还有点私事想跟他谈,有你爸爸在反而不方便。”孩子他爸一向不喜欢自己对别人的私事过问太多,林若兰才会刻意回避。

“您想问他和唐凌有关的事?”看来叶同学是明知故问上了瘾,又追问了一句。

这一次,林若兰选择了巧妙回避:“难道你不好奇么?”

叶莞心当然不敢说不能,只能笑着打哈哈:“那好吧,等您打听清楚了再跟我分享。”

林若兰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笑着给了一个‘我懂’的眼神,继续回餐厅忙活去了。

和妈妈闲聊完,叶莞心又给爸爸打了电话确认他的回家时间。一番磨蹭,很快就过了六点四十,等到她伸着懒腰出去,正好看到某人的车子驶进大门。虽然有点小小的激动难耐,但因为园子里到处都有眼睛看着,她也不能表现出来,只是中规中矩地挥手打了声招呼:“四叔。”

叶同学这边已经尽量克制,有人却不怎么配合,下车走近之后竟然半真半假地开起来玩笑:“怎么这么好特地出来迎接我?”

对此,叶莞心给出的回应也是相当不配合:“抱歉,让四叔失望了,我只是看书看得太久眼睛有点累,所以想出来透透气,没想到一出来就碰上你过来。”

虽然对某个小姑娘的不解风情有些无语,但考虑眼下所处的环境非常特殊,沈淮越也没跟她计较,“看书看太久确实需要放松身心,你继续散步透气,我先进去跟你妈妈打声招呼。”

“不要讲太久哦,爸爸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七点整要准时开饭的。”叶莞心已经猜到他进去之后会被妈妈拉着问什么,也懒得去凑这个热闹,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善意地提醒他要注意点时间。

“放心,保证不会让你饿肚子。”来的路上沈淮越已经打好了腹稿,也算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要给大嫂一个交代,十分钟应该够了。

沈淮越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嫂从餐厅出来,他这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莞心妈妈便热情地招呼道:“先跟我去小客厅,有点事想问你。”咳咳,这么点小事还要特地去小客厅单独谈,真是有够夸张的。

虽然打心眼里觉得大嫂有点反应过度,沈淮越还是乖乖跟了上去。

进了无人打扰的小客厅之后,林若兰也不再含糊,一开口就直奔主题:“听说你家最近住进了一位你在美国认识的好朋友?”

沈淮越这边倒是不着急,先笑着敷衍了一句:“莞心还真是藏不住话,发现一点不寻常的风吹草动就惦记着给家里做汇报。”

林若兰也跟着笑道:“你也别怪她,小孩子嘛,藏不住秘密很正常,而且这事我也是先从你堂叔家儿媳妇口中听说的,后来又拉着莞心追问了一些才知道有这么回事。老爷子和老太太对你的终身大事特别关心你也是知道的,难得有女孩子和你关系这么亲密,这事儿应该不简单吧。”

虽然早有准备,但对大搜如此直接的问话方式沈淮越还是有点接受无能:“大嫂的联想力会不会太丰富了点,我那个朋友就是来C市人生地不熟、一时没有落脚的地方我才暂时收留她,其实我和她的关系也复杂不到哪里去。”

林若兰还是不死心,又跟着问道:“就算不复杂,你和这个姑娘总还是有不浅的交情吧,不然也不会直接把她领家里去。”

“我和唐凌确实认识有些年头,大嫂非要扯到交情上去,我也没办法。”沈淮越现在的态度基本上就是‘一不做二不休’,绝对不会承认唐凌的特殊性,也不会彻彻底底把话说死,一点联想空间都不给人留。

面对小四的耍太极,林若兰也没了脾气,只能退而求其次:“有没有交情咱先别说,这姑娘既然能和你做朋友,肯定跟你合得来、也聊得上,这一点你总该承认吧?”

面对大嫂的咄咄逼人,沈淮越只能报以无奈一笑:“大嫂这算是病急乱投医,只要是在我身边出现个女孩子,你就会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想?”

“这话说的,我不也是关心你才会听风就是雨。”林若兰也意识到自己以大嫂的身份过问这些确实有点不合适,只能笑着带过。

大嫂就算再过分关注也是一片好心,沈淮越也不好意思把话说得太绝:“谢谢大嫂的关心,我才刚回来不久,暂时会将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终身大事还是得随缘。别的我不敢保证,现在我只能承诺如果真碰上合适的对象,我肯定不会让机会溜走。”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得不说,莞心妈妈还真是很容易满足,“严师傅那边最后一个菜应该已经调好了味,你先过去餐厅坐着,我去叫莞心进来。”

说完之后,林若兰便先行起身离开。此时,主位正上方的挂钟正好开始整点报时。虽然过程有些让人头疼,总算没有耽误某人的用餐时间。远远地就能听到某人欢快的笑声,这小小折腾也就不值一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