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8步 初见唐凌

一开始叶莞心本来还有点担心,听他这么一说,又突然变得期待起来,“那你尽快安排吧,有过接触了解之后也好早做决定。”

“尽快安排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就联系她?”西半球那边还是大早上,唐小姐的典型的夜行生物,即便是被尊奉为神的沈淮越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冒冒然打电话过去‘扰人清梦’。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啊。”如此直接果断的回答也将叶同学的急切心情显露无遗。

“行,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就大胆地冒险一回。”大清早地扰人清梦确实不太厚道,但为了满足小女友的好奇心,沈淮越也甘愿冒险。

还算他今天运气不错,一通越洋电话打到地球另一端时,唐小姐正带着半梦半醒的迷糊起床解决生理问题,突然看到屏幕上显示出Kenny的名字,她还以为自己没睡醒,怔怔地盯着手机看了近十秒钟才接听,“Hello,whats—wrong—with—you?”

“别一张嘴就讲英文,赶紧把你的母语找回来。”虽然唐凌已经在LA生活了十几年,但父母都是华人,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如果真的要把她‘招’回来,让她提前适应母语也显得尤为重要。

“OK,这么好主动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居然特别提醒她把母语找回来,已经雷达全开的唐凌很快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我确实有事找你,但是不是好事要由你自己判断。”这世上有很多事都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即便是当事人,沈淮越也不好乱下结论。

“行啊,沈大律师亲自来找,就算不是好事也要万死不辞。说吧,又有什么棘手的案子要我帮忙?”因为之前曾经帮忙办过几次案子,所以唐凌还是下意识地想到了工作上的事。

“今天不是为公事找你,是私事。你要是没其他事忙,尽快安排一下,来一趟C市,到了我再跟你细谈。”电话里本来就不适合谈正经事,加上有些事暂时还不能确定,沈淮越也只能用这个不确切的回答‘敷衍’她。

“你让我去你老家,还是为私事?”这一次唐大小姐的万能雷达也不管用,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沈淮越会有什么私事需要找她帮忙。

“对,就是这么回事,你确定好时间,机票我来定,之后的一切衣食住行都由我负责。”虽然在某方面有特别出众的能力,但唐凌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活白痴,如果没有保证她衣食无忧的前提,恐怕也很难把她请来。

“我最近正在放假中,随时都有空,不过你总得让我知道你这私事到底和什么有关吧。”唐凌也知道一旦沈淮越决定封口就很难再问出点什么来,但她还是希望能在去之前掌握大概方向。

“和我终身大事有关,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为了让唐凌乖乖闭嘴,沈淮越也只能适当透露一些。

“你马上就给我订机票吧,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这一剂猛药下得果然有成效,唐凌这边不仅没再追问,还表现出了很不搭马上就飞过去的迫不及待。

沈淮越本来还想交代几句,听筒里只有嘟嘟嘟的声音。现在,他就是想缓两天再确定订机票的事恐怕唐小姐那边也不会答应。

因为行程确定匆忙,已经没办法买到直飞的航班,最后只能从HK转机,一番折腾下来,唐凌几乎是在飞机上度过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尽管如此,当她在接近零点的时间到达C市国际机场时,还是表现得异常兴奋:“哎呀,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你的终身大事呢?”

咳咳,唐大小姐果然是在西方世界呆久了,母语也不太顺溜,这一句‘你的终身大事’听着还真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知道她母语表达有问题,沈淮越也懒得跟她计较,“谁会大半夜的带女朋友来接机,而且还是接另一个女人。”

“嘘,小点声,刚才跟我一起下机的一个小女生跟我聊得很投机,这会儿应该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别暴露我的真实性别。”头顶棒球帽、穿着一身标准中性休闲装的唐凌看来对自己以假乱真的男儿身打扮很有信心。

却没想到沈淮越一走近就毫不客气地给她帽子扯了下来,“假的怎么乔装打扮也成不了真,你要是想在C市久留,以后必须规规矩矩的,不要总异想天开当自己是男人。”

已经被更重要的事转移了注意力的唐凌也顾不上发型被弄乱,赶紧凑近了神秘兮兮地问道:“这么着急提醒,是怕我对你家那位意图不轨么?”

沈淮越并没有否认,算是一种无声的默许,顿了片刻才转移话题:“就只有这一个箱子,还有没有其他行李?”

“你不是说衣食住行你都负责,我当然只需要带我吃饭的宝贝就行了。”唐凌所谓的吃饭宝贝其实就是一台特别定制的专用计算机。有了这台特制电脑,只要能在Internet上查到的信息她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获取。说白了,她就是一名处在食物链高端的顶级Hacker。

“也好。”唐凌到底能不能在C市久留,暂时还是个未知数,她这一身轻装而来,若是待不了几天就要走,也省得麻烦。

沈淮越这一声也好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唐凌已经无暇顾及。刚才和她在飞机上聊得很投机的小女生正好取了行李出来,她的注意力也很快被吸引了过去。

不行,她这一见漂亮小女生就凑过去的坏习惯绝不能继续纵容下去。

“刚才不是一直喊困,还不早点回去休息,拉着不认识的人唠叨什么!”沈淮越确实有心拆穿,但也没有做得太过分,只是下意识地用上了男人对女朋友说话时一般会用的语气。

“你……你……你是弯的?”刚才还是一脸迷醉样的小姑娘几乎是瞠目结舌地挤出这段话。

“她不是弯的,只是和你一样都是女生。”撂下这句话之后,不等唐凌缓过神来,沈淮越已经拽着她脖颈上挂的粗链子直接将她拖走。

俩人已经走出了几步远,还能清楚地听到行李箱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看来这小姑娘确实被骗得不轻。

已经被拽出了机场大厅,唐凌才堪堪缓过神来,气势汹汹地冲着沈淮越吼道:“喂,你这是嫉妒我桃花运比你旺还是怎么滴?”

“你要是改不了这么坏毛病,现在就可以直接上二楼出发厅,买了机票原路返回。”在这件事情上沈淮越的态度绝对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这一招威胁果然有用,唐凌很快就安分下来,“要找也要等见了你那位终身大事之后才能走啊,不然这十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岂不是白坐了。”

沈淮越本来还有点生气,再次听到唐凌说那句‘你那位终身大事’,又有些忍俊不禁。等到上了车之后,最终还是迫不及待地献了宝,“她的名字叫叶莞心,不叫终身大事,这是她的照片,你看看就算了,不许惦记。”

“叶莞心?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当时在决定请沈淮越给哥哥做辩护律师之前,唐凌曾经对他做过彻底调查,后来熟识之后又追问了一些细节,所以她会对叶莞心这个名字很熟悉一点也不奇怪。

沈淮越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怎么回答,唐凌却已经从记忆库里翻出了答案,“哦,她就是你当年在孤儿院接回来的那个小女孩?”

“有必要这么一惊一乍吗,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虽然现在开始谈恋爱是稍微早了点,但也没有到违背常理的程度。”沈淮越本以为喝洋墨水长大是唐凌对男女之间那点事会比较开明,没想到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也是难以置信,这也让他不禁开始反思莞心当初做出隐恋四年的决定可能还真的很有必要。

“我没记错的话这小女孩最后是被你送去你哥哥家里,这么说来她不是应该叫你一声叔叔?”唐大小姐的记忆库还在持续更新中,搜寻到的信息也是越来越多。

“有什么问题,我跟她又没有血缘关系,叔叔不过是个称谓而已。”唐凌突然切换到神棍上身模式,沈淮越心里还真有点没底。

“只要你们俩是真的互相喜欢,一切都不是问题。”雷达全开的唐凌已经大概猜到沈淮越突然叫她过来是为了什么事,不过,瞧着沈大律师这会儿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她也不敢贸然追问。既然来了,肯定不会只呆三两天就走,以后有的是机会刨根问底。

唐凌是个对睡觉环境要求非常高的人,到了沈淮越家里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挑一间最大、最舒服的房间。

但可惜的是,她看上的房间已经有主:“这间不行,莞心偶尔会过来住,这房间是给她留的。”

“呃,我好像记得你回国还不到一个月吧,这么快就跟人家小姑娘同居上了?”一向沉稳冷静的沈大律师突然变得这么沉不住气,唐凌还真是没想到。

“我倒是想,不过现在还不行。”看来沈淮越是真的挺相信唐凌,不然也不会在她面前毫无保留,什么真心话都愿意跟她分享。

“是你想不公开还是你家小姑娘?”见了某人一脸无奈的语气之后,唐凌终于把这句已经嘴边打滚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唐凌有此大胆猜测,沈淮越倒是一点也不奇怪:“你不是自诩神棍,能掐会算么,这惹人艳羡的特异功能怎么突然失灵了?”

“那是因为我还没见过另一位当事人。”能掐会算也要有依据的好吧,哪能凭空瞎想。

“既然如此,就等你见过她之后自己判断。”从机场回来已经过了凌晨,一不留神就过了和某人约好的准时睡觉时间,沈淮越的耐心也差不多快磨光,“我跟你肯定不能住同一层,你就暂时住在;楼上的次卧,你和莞心的身形差不多,可以先拿她的衣服将就着穿。”

“我刚才已经打开衣柜看过了,全都是暖色调的少女系,和我完全不是一个style,我宁愿借你的T恤穿。”对长到这么大从来没穿过裙子的唐凌来说,叶莞心的那些漂亮蕾丝裙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别说穿在自己身上,就是多看几眼她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沈淮越也觉得让唐凌穿莞心的衣服确实有点强人所难,正好最近新买了几件家居服。怎么说唐大小姐也是接近一七零的身高,虽然穿着肯定会显大,但当睡衣穿应该能将就。

最后,唐凌就穿着沈淮越新买的一件带星座符号的纯黑色T恤将就了一宿。但因为还有严重的时差问题,睡的不是特别沉,醒的也很早。

于是就有了叶莞心大清早特地给某人送早餐过来,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只穿了一件男士T恤的短发女生正叉腰站在冰箱前面咕噜咕噜喝牛奶的一幕。

沈淮越新买的这间家居服她是见过的,虽然之前一再表明会对他充分信任,但大清早赶过来看到这一幕,还是让她觉得有点怪怪的。最后愣是在门口傻站了近一分钟都没迈开步子。

好在唐凌很快就发现了她,赶紧兴奋地迎上前,“哇哇哇,第一次看到真人比照片漂亮这么多的美人儿,明眸皓齿、腿长腰细,还有32C的胸,沈大律师真是好福气。”

被唐凌这么夸张地赞了一番之后,叶同学也很快找回了存在感,随即走山前礼貌地伸出手:“你就是唐凌吧,我叫叶莞心。”

“可以把握手改为拥抱么?”喝洋墨水长大的唐凌思想已经基本西化,女生和女生之间竟然还用握手的方式打招呼她实在接受无能。

“不可以!”叶莞心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客厅方向很快就传来一个低沉却坚定的声音。

不用猜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唐凌也只能灰溜溜地往后退,“要不要这么小气啊,大家都是女孩子,抱一下有什么关系?”

“那个……你还是先上去换一下衣服吧。”叶莞心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和一个女生来一次初次见面的拥抱,但百分之百确定了唐凌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女生之后,她还是深深地觉得她此时的造型真的很不适合出现在沈淮越面前。

“我没带衣服来,也不习惯连续两天穿同样的衣服。”知道自己是被请来帮忙的之后,唐大小姐似乎也越来越把自己‘当回事’。

“我之前在这边暂住的时候留了些衣服,你可以随便挑一件换上,都挺新的,我也没穿几……”

着急的唐凌不等叶莞心把话说完便匆忙打断,“你留下的那些衣服又不适合我穿。”看来,穿裙子这件事对唐凌来说确实是不能触碰的底线。

“那你先上楼上呆一会儿吧,我来给你想办法。”叶莞心才不管那么多,反正她绝对不能接受有女生以真空状态在她男朋友面前晃悠。

“这早餐没我的份?”可能是因为许久没吃过中式餐点的缘故,唐大小姐也犯了嘴馋。

“都给你吧,你自己拿到楼上去吃。”叶同学现在一心只想着赶紧把唐凌‘赶走’,也没工夫计较早餐是给谁买的问题。

唐凌不拘小节惯了,对莞心急着赶她走的意图毫无察觉,拿了好吃的就蹭蹭蹭往楼上跑。

但,现场还有另一双眼睛盯着,那个人显然不可能像唐凌一样迟钝,“就唐凌这样的,你还担心她的存在会造成威胁?”

“我没担心这个,只是觉得她穿得有点太随便了。”穿着男士T恤露出修长的大腿也就算了,可毕竟是和单身男士同住,宽松的大T恤里面总得穿内衣吧。

沈淮越刚才还没机会和唐凌面对面,自然也无从猜测这随便一词从何而来,“她可能也是刚起床就跑下楼,还没来得及换上正规一点的衣服。”

“正规不正规倒是其次,主要是因为她里面没穿内衣。”叶同学始终还是害羞,说到最后两个字时,声音已经细弱到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

沈淮越这才恍然顿悟地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什么也没看到,对天发誓都行。”

看着某人紧张解释的样子,叶莞心也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我也没说你什么,就是觉得唐凌的生活习惯可能需要改一改。”

“这事我可帮不上忙。”唐凌就算再性格豪放也是个如假包换的真女生,事关生活习惯的事,沈淮越实在是爱莫能助,“要不你今天先不去事务所,带着唐凌到处看看,熟悉一下C市的环境,你也顺便跟她好好讲讲女生应该注意的生活习惯。”

“你要让我单独和她在一起?”虽然唐凌看上去还算挺好相处的样子,但毕竟只是初识,叶莞心多少还是有点心里没底。

“只有和她单独相处才能更好的了解她不是吗?”除了想给莞心和唐凌创造独处的机会外,沈淮越也很想知道他家小女友有没有本事把唐凌的各种不良品行扭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