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7步 吾之所好

“我哪有很得意,这么甜蜜幸福的事,却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你以为我很愿意么?”叶莞心倒是不介意被他逗趣两句,不过莫名地被冠上一顶得意的帽子,实在让她觉得委屈。

刚才的得意一词沈淮越也只是这么顺口一说,没想到竟让某个小姑娘有这么大的反应,他也很快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算我失言,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才没那么小气。”小小的委屈片刻之后,叶同学很快又换上一脸招牌的甜美笑容,好奇地问道:“看样子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可不可以先跟我透露一下?”

“人选确实已经有一个,不过我还没跟她说,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帮这个忙。”虽然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但这事终究还是不太能见光,即便他找的那个人一项大大咧咧,也颇有几分男子汉的豪气,沈淮越还是会有诸多担心。

“这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性格怎么样?长得漂亮不?”某个小姑娘的好奇心本来已经够浓,听他‘故弄玄虚’这么一说,更是迫不及待。

“都跟你说了她还不一定愿意帮忙,你打听这么多做什么?”看着某人迫不及待的小样,沈淮越实在是哭笑不得。

“你懂不懂先后顺序,这事可不能由你一个人全权决定,总得先过了我这一关才行啊。所以,你得先让我知道你找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合适。”据理力争是什么的,叶同学现在是越来越驾轻就熟。

“行啊,越来越会讲道理。”听沈大律师这语气,倒是有种缴械投降的感觉。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此时此刻,叶同学的表情才真的必须用‘得意’一词形容。

沈淮越最爱的就是她这副笑得眼角上扬的俏皮模样,偏偏此时身在大哥家,他就看得再‘热血沸腾’也不敢乱来,最后也只能压下心里的火气,伸手揉揉她的柔软秀发作罢。

“你爸爸差不多快回来,还是先把填报志愿的模拟做完,和那个人有关的所有信息等我回去整理好之后再传给你。”其实,沈淮越也和叶莞心一样,打心眼里觉得这里真不是他们谈情说爱的地方。所以,他还是会尽可能地跟她做一些可以在这里做的正常事情。

“全校第二的成绩,放在全市也是前十,你觉得还有做模拟填报的需要么?我这分数报考任何一间大学都不会有问题吧?”如此霸气的话从资深学霸口中说出来显然不会有任何违和感。

“学霸说话就是有底气,想当年我高考的时候就没考好,最后是勉勉强强过了C大的录取线,要是能考得再好一点可能就不会上本市的大学。”虽然有着沈家的优良基因和远高于常人IQ,但沈大律师其实是不爱学习的主,要比考试能力,显然不如他家小姑娘高。

“那是因为你高中三年都没有好好念书吧?”这世上,能打败天才的就只有懒惰!

被戳中痛处的沈淮越只能无奈一笑:“学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难免很难投入百分之百的专注力,不过到了大学之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所以,你现在的决定不仅关乎到未来,也直接决定大学四年的生活质量。”

“不是有你在吗,我对大学四年的生活质量一点也不担心。”唔,叶同学不仅会据理力争,也学会了说甜言蜜语哄人开心,这话可真是说得能甜到人心里去。

这一次,某人终于没忍住,稍稍向前倾了倾身便轻松地吻到了嘴甜如蜜的那个人。

不过,他始终还是记得此时身处在一个不能乱来的地方,这一吻最后只是在额头上停留了不到两秒钟便宣告结束。

叶同学这边本来正要炸毛,却没想到这一切竟然结束得如此之快,最后也只能摸摸略有些发烫的脸低头傻笑。

因为这个意外的小插曲,俩人决定一前一后分别下楼。

先下楼的沈淮越出现在客厅时正好和大哥对上了眼,可能是因为回来的路上已经从孩子他妈口中听到了一些风声的关系,回来之后,沈淮清也没再跟他提起搬来这里住的事,只是没事找事地问了一句他对莞心填报志愿的看法。

兄弟俩就着这个意义不太大的问题浅聊片刻之后,叶莞心这才慢悠悠地下了楼。已经将情绪调整到正常状态的叶同学一下楼就孩子气地喊:“爸爸都已经回来了怎么还不开饭,我肚子好饿了。”

刚从餐厅方向走过来的林若兰笑着接道:“看看她,都已经快要上大学的人,还跟个孩子似的。好在选的是本地大学,要上走太远,我和你爸还真是不放心。”

“对了,我刚刚还在想,到时候上了大学是要在家里住还是住校。”这个问题叶莞心老早就有想过,趁着妈妈今天突然说起上学远近的事正好顺便问问。

林若兰几乎是未作任何思考便将答案脱口而出:“这还用考虑,离家这么近,当然是回家住。”

“四叔当时读大学的时候也是在家住么?”其实,是住校还是在家里住,叶莞心早就有了打算,现在当着爸妈的面问,只是想得到他们的认可。

“他呀,高中三年就没怎么在家住。”这个问题最后是由沈家老大代为回答。

“所以说嘛,在本地读大学不一定非要在家里住,我还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没住过学生宿舍就不算上过大学,读高中的时候我就挺羡慕在学校住的同学,怎么也要体验一回。”有了四叔的‘前车之鉴’,叶同学也更加理直气壮。

林若兰这边正要开口驳斥莞心的不适言论,却被孩子他爸抢了先:“先吃饭,距离大学开学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这些事还有的是时间商量决定。”

大家长发了话,这事就算暂时告一段落。不过,从叶莞心的坚定表情来看,应该是已经做了不会轻易改变的决定。

晚餐过后,外面又开始飘雨,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给了某人承诺要给她传资料的沈淮越正好借着下雨的借口告辞离开。日理万机的沈大总裁回了家还要工作是常有的事,最后还是只剩下林若兰和叶莞心母女俩各怀心思地互相对视。

怪怪地对视了近半分钟之后,叶莞心很快就绷不住:“您是想跟我说上了大学之后是住校还是在家住的事吧。”

“在自己家里住多好,吃穿都不用愁,还能天天看到爸爸妈妈。”在林若兰看来,她的所有决定都是出于为莞心好的考虑,有这个前提在先,莞心根本就没理由拒绝。

“您刚才说我已经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您和爸爸没有给我独立的机会。哥哥也是十八岁刚过就去上了大学,他去的地方可比C大离咱家远多了,我记得您和爸爸当时可是半个不许都没说过。”不得不说,在经历了一些自己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之后,叶莞心确实成熟了不少,也变勇敢了不少,跟妈妈讲起道理来也是毫无畏惧、头头是道。

“那是因为他是男孩子。”林若兰几乎是下意识地将这个回答脱口而出,甚至还带了几分理所当然的语气。

听到妈妈理所当然的语气,叶莞心也稍稍有些激动,甚至还突然站了起来:“您这话我可不赞同,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觉得男孩子和女孩子应该区别对待。大学里好多女孩子都是不远千里从其他城市过来,肯定都是要住校。我相信她们在读大学之前肯定也是被父母宠爱着长大的小公主,我又不比她们软弱胆小,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也都具备,为什么她们可以做的事我就不行呢?”

林若兰也察觉到自从莞心在她四叔那边打暑期工之后变得越来越能说会道,但刚才听她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大段,还是有点吓到,听完之后愣了好一会儿才笑着叹道:“看来我们家莞心真的很有做大律师的天赋,瞧你这牙尖嘴利的犀利范,妈妈都快说不过你了。”

“那是因为说的有理,跟牙尖嘴利没关系的。不过呢,您也不要太着急决定,就像爸爸说的,还有两个多月才到开学的时候,您可以权衡再三,考虑清楚之后再给指示。”现在的叶同学,不仅牙尖嘴利,还很会哄人呢,给指示之类的话,以前她可是从来没说过。

“行,刚才你说的我会认真考虑,也会把你的想法告诉你爸爸。其实你刚才说的也很有道理,一直以来是我和你爸对你太宠溺,总担心你离了我们的保护会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却没想过孩子终有一天会离开父母的羽翼开始自己的生活。有时候,早点放手也未必是坏事。”在不容置疑的硬道理面前,传统又固执的林若兰也只有‘认输’妥协的份。

看到胜利曙光的叶莞心也是越发俏皮乖巧:“就知道妈妈最通情达理,只要我说的对,您一定会听!”

陪妈妈又聊了一会儿,勤奋好学的乖宝宝也差不多该上楼看书,顺便向某人报告一下和妈妈谈话的最新进展,“妈妈已经基本被我说服,等开学以后我应该能像其他大学生一样过上住校生活。”

“那么顽固的一个人竟然都能被你说服,你到底跟她讲了什么大道理?”沈淮越早就猜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但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还是让他颇有些意外。

“也没搬出什么特别的大道理,就是说了一些她和爸爸平常没怎么注意的事。如果他们真的希望我早点长大,就应该尽早给我独立的机会。”做了这么多铺垫之后,闲话也说得差不多,叶莞心终于说出了真正想说的话:“你还有多久才能到家,我还等着你给我发你未来室友的详细资料呢。”

“原来这才是你迫不及待给我打电话的真正目的?”某个小姑娘的‘大度’果然是装出来的,嘴上说对他充分信任,心里其实还是颇有顾虑。

“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只是真的很好奇。”叶莞心确实也有好奇的理由,谁叫他身边基本没什么女性朋友,突然来一个让他这么信任的,肯定大有来头,她要是不盯着问才是真的不正常。

“算我怕了你,趁着红灯还有一分多钟,先找张照片给你看看。”小女友被好奇心冲昏了头,做男友的也只能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收到照片之后,叶莞心足足傻眼了近一分钟都没缓过神来。沈淮越似乎也早猜到她可能会被吓到,发出照片之后迟迟没有接到她打来的后续跟踪电话,他也丝毫不觉得意外。是她迫不及待在先,被吓到也是‘活该’。

再次接到小女友打来的电话时,沈淮越已经回了家,电话接通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被吓到了吧?”

“你真的确定照片上这个‘她’是女生?”虽然照片上的人眉眼之间确实带了几分只有女生才会有的清秀之气,但对着胸前瞄过去,完全没有任何隆起的弧度,叶莞心会有此质疑也很正常。

“我能提供给你的证据只有亲眼看见她上女士洗手间,如果这一点还不足以证明,只能等她来了之后你亲自求证。”虽然还不确定到底要不要让唐凌做自己的室友,但沈淮越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让她和莞心认识一下。

“你已经决定找她做你的室友?”都已经打算带她过来见面,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回国之后她一直吵着说要看看生我养我的地方到底长什么样,因为工作太忙抽不开身,一直没给她安排。既然你对她这么好奇,让她先过来看看也无妨。”在沈淮越看来,唐凌不仅是个绝对信得过的自己人,性格上也会和莞心非常合得来,如果她们俩能成为朋友,对未来四年的隐瞒计划可能会起到非常有利的促进作用。

“她是你在美国认识的?”虽然隔着电话,但这架势还看上去还真有点像在审问嫌犯。

“是,我曾经帮她哥哥打过官司,还帮他们家保住了价值上亿美元的家业……”

审问嫌犯似的严肃语气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叶同学还是很快变回了那个沉不住气的小姑娘,不沈淮越把话说完便着急问道:“那她岂不是把你尊奉为神?”

“可以这么说。”虽然尊奉为神听上去似乎夸张了点,但唐凌确实说过于唐家而言,沈淮越就是再造之神的说法。

“那她一定很崇拜你咯?”莫名的,叶同学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酸溜溜。有这层关系在,找她帮任何忙她应该都不会拒绝吧。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隔着电话沈淮越也闻到了明显的酸味,语气也变得有些忍俊不禁。

“当然是想问清楚她对你是不是有那方面的意思。”叶同学在某些事情上还真是不干脆,喜欢就喜欢呗,竟然还要用那方面的意思概括。

“这么说吧,如果她真的愿意帮我们这个忙,我觉得真正应该担心的人是我。”话说到这里,唐凌小姐是个什么样的特殊人群,相信莞心心里应该有数。

“什么意思?”叶莞心确实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不太敢确定。

“你刚才不是还怀疑她不是女生,打开脑洞好好想想。”沈淮越这边依然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但相信这不够直接的回答应该足够解答莞心的疑惑。

叶莞心已经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却有点被吓到不知该如何回应。最后还是沈淮越在电话那端担心地喊了几声,才让她又回过神来,“听你说的好像挺可怕的样子,要不你还是再找别人吧。”

瞧某人这点胆量,这么点小意外就能把她吓得打退堂鼓。

“所以我才说先让她过来看看,你跟她相处几天再决定要不要找她帮这个忙。”沈大律师一向做事谨慎,事关大局的要紧事更是马虎不得。

叶莞心这边还是不太放心,纠结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回道:“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先见见她。”性格这么特别的女生她还从来没接触过,能有机会认识一下也能长点见识,也许,事情根本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可怕呢。

“你也不要太担心,虽然她确实很喜欢和长得清纯靓丽、又乖巧可爱的女生交朋友,但也不会夺人所好,特别是这个人还是我‘好’的。”知道某个小姑娘心里还有点七上八下没底,沈淮越也很适时地又表白了一次自己的心意。

“这么说来你是打算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叶莞心一听这话就懵了,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知道真的好吗?

“根本不用告诉,她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在某些事情上,唐凌似乎有远超于常人的特殊反应力,在美国的时候,沈淮越就依靠她的特殊能力赢过几个大案子。他会想到把唐凌列入同住名单,和她的这个特殊能力也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莞心能不能和她相处融洽,以及她愿不愿意帮他们完成隐恋四年的严峻任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