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6步 声东击西

“别冤枉人呐,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只是觉得你要是真搬去我家住,以后就基本别想有独处的私密空间。”虽然真如妈妈所说,家里还有很多空房间,他想怎么挑都行,可家里人也多啊,走到哪都有好多双眼睛看着,就算有机会独处也要小心翼翼。再说了,如果是在家里偷偷摸摸地谈恋爱总会有种莫名的负罪感,叶同学的心理承受力暂时还不至于负担这么大的压力。

“要果断拒绝倒也不难,我就是担心你妈妈已经起了疑心,以后肯定会时刻提防,必须想一个能彻底治本的办法应对才行。”大哥大嫂都是有丰富生活阅历的人,也见过各种大世面。若是按照莞心之前的计划进行,别说隐瞒四年,恐怕四周都是大问题。所以,沈淮越始终觉得,与其到时候被拆穿之后下不了台,不如一开始就乖乖坦白,说不定还能得个从轻发落。

“要不……你找个室友跟你同住吧,最好是女性。”这话从叶莞心嘴里说出来可真是让人大跌眼镜,不知道是谁,之前看到有人在他面前穿着暴露一点都会心里不舒服,现在竟然主动提出要他找个女性室友同住的建议。

“你想让我找个女性室友同住?我没听错吧?”沈淮越这边倒是没有被吓到大跌眼镜,只是对自己的听觉产生了怀疑。他家小姑娘在某些事情上不是一向心眼比针尖还小么,今儿这是哪根筋扭到了?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如果真的要这么做,这个人也肯定得由我亲自去找。而且,我对你也充分信任,一点儿也不担心你会乱来。”叶莞心丝毫没有被某人那一副不敢相信的语气吓到,反而越想越觉得找室友和他同住肯定会是个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你先跟我说说,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虽然心里憋着一股气,但因为某人说的那句充分信任,沈淮越还是努力克制着没有爆发。

“当然是让爸妈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住,所以不用担心生活上没人照应的问题。”

“那为什么一定要选女生?”这么多年沈淮越确实一个人独居惯了,如果不是他真正在乎的人,多一个人对他来说反而是累赘。在他刚刚找到生命中另一半的时候突然让他找个女性室友同住,对他来说更是不敢想象。

“因为选女生一起同住的话爸妈肯定会以为你有了潜在对象,自然也不会再对你处处提防。”不得不说,叶莞心的这个‘声东击西’的逻辑确实有几分道理。

只是,从女朋友口中听到这样的建议,对男人来说实在是一种说不出的‘伤’,“居然想出这样的怪招,真不知道该佩服你还是该骂你没心没肺。”

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无可奈何语气,叶莞心也很快意识到这个怪招确实不太符合常规:“我也就是突然心血来潮想到,你要是觉得太荒谬,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事你就先考虑着吧,反正最终的回复必须是不同意。你要是真不愿意,爸妈也奈你不何。我是发自内心地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你,但也是真心不希望和你见面的地点是在家里。”

“如果我可以很快找到一位绝对信得过的女性室友同住,你真的不介意?”一开始沈淮越确实觉得这个不符合常规的怪招没有任何可执行性,但刚才听了她的‘声东击西’理论之后又觉得这个怪招其实值得一试。不过,最终他最关心的还是她是不是真的能坦然接受。

看到希望的叶莞心毫不掩饰激动的心情,连珠炮似的发问道:“这么说你心里已经有了目标?是谁啊?我认识么?是不是上次在你家里出现过的方律师?”

沈淮越几乎是未作任何思考便脱口而出:“当然不可能是她。”

“为什么不能是她?难不成她也是你的暗恋者之一?”一看就知道某人大学时肯定是校草级别,当上正式律师之后更是魅力double,钟检察官那么优秀的高冷女神的都没能逃过他的‘魔爪’,这位方律师应该也不例外。

对某个傻姑娘的神经过敏沈淮越实在有些哭笑不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才又开口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人家有男朋友,而且还是大企业的继承人,标准的高富帅。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她眼里怎么可能看得见其他男人。”

叶莞心这才稍稍放了心:“好吧,不是她最好,这位方律师看着比钟检察官还要强势,看上去很难驾驭控制的样子,就算她没男朋友也不要把她列入备选名单。”

“秦尚和娄晋一直在游说我答应让方子瑜成为事务所的第四位合伙人,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更慎重的考虑才行。”方子瑜确实能力出众,但做事太过偏激,为了打赢官司而做出逾越底线的事已经不是三两次。对她,沈淮越始终还是有所顾忌。如果他家小姑娘也不喜欢,也算是多给了他一个说不的理由。

“工作上的事你只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决定就行了,不用管我的意见。其实,我一直觉得事务所有一位厉害的女性律师也挺好的,毕竟有些案子更适合由女性出面接受委托。”难得叶同学如此深明大义,面对公事可是比某人理智得多。

沈淮越对她的冷静回应也表示肯定:“还知道公私分明,不错。”

得了夸赞的叶同学自然是喜笑颜开,可毕竟是找机会溜出来打的这通电话,也不能将太久:“出来了这么久,妈妈等一下肯定会找我,就先说到这里。”

“你们是打算在那边吃了晚饭回去还是回家吃饭?”虽然经历了一个超级忙碌的周一,但沈淮越还是心心念念惦记着给她送书过去的事。

听他这么一问,叶莞心也想起了早上跟他做好的约定,“应该会回去吃饭,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啊,我跟妈妈说等你来了再开饭。”

“今天的要紧事差不多多处理完了,六点钟应该就可以走,要是幸运没碰上塞车,七点前应该能到。”真正开始谈俩爱之后,沈淮越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算算时间,也就和她分别了不到十个小时,竟然在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就有种迫切想见到的她的冲动,这种心痒难耐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兴奋得热血沸腾。

“知道了,我会让严师傅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酒酿鸡翅。”看来,为了对自己的男朋友有更多的了解,叶同学还真没少下工夫。

心里已经开始泛蜜的某人嘴上还是一点也不饶人:“哦,你打算怎么跟严师傅说?”

“当然是直接跟他说……说我今天特别想吃这个菜。”漫长四年才刚刚开始,可以想象,以后叶莞心还会说很多类似的善意谎言。

叶莞心这边时间掐得刚刚好,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就听到母亲大人在客厅门前的走廊上喊:“照片拍完了没,跟舅舅舅妈打过招呼之后差不多该准备回去了。”

“就来了。”刚才只顾着找机会偷偷给男朋友打电话,拍雨后美景的事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叶莞心这才想起正事没办,赶紧拍了几张全景照片交差。

进去跟主人家打过招呼,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已经快到五点半。回去的路上正好赶上其中一条路因为突降暴雨出了交通事故导致严重堵塞,倒是让林若兰和叶莞心母女俩结结实实地体验了一把寸步难行的大塞车。

因为在路上寸步难行地堵了半个多小时,最后的结果就是正好和从另一个方向驶来的沈淮越在门口撞了个正着。

“妈妈,是四叔的车。”虽然有心隐瞒,但该说话的时候可绝对不能闭嘴当哑巴。

“肯定是因为你爸给他打了电话,他才想特地过来看看。”林若兰已经从孩子他爸那边听说了小四的回应,虽然暂时得到的消息是还需要考虑,但她还是很自然地把小四的突然和这件事联系在了一起。

“四叔不会真的有兴趣搬来这边住吧?”从现在开始,叶莞心不仅要说很多善意的谎言,连带着也会有不少施展‘演技’的时候,说不准到时候去了片场真有可能发掘出自己的另一项天赋。

“暂时还不好说,不管怎么样,他愿意过来,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在这件事情上林若兰始终保持着高调乐观的态度,总觉得小四会点头答应只是时间问题。

说话间,两辆车子已经一前一后驶进了园子里,先下车的林若兰和叶莞心母女俩还特地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要拐进去停车的沈淮越。

“四叔,你怎么来了?”见某人步步逼近之后,叶同学又开始尽情施展演技。

林若兰忙跟着接道:“肯定是受了你爸的邀请而来。”

但,遗憾的是沈淮越并没有给出大嫂期待听到的回答:“我特地过来跟大哥大嫂说莞心报考志愿的事,顺便给她带几本书过来。”

虽然面子上略有尴尬,林若兰还是以一家女主人的身份笑着欢迎小叔子进了门。

严师傅已经按照各位主人的特别指示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但按沈家的规矩,什么时候开饭还是得先问过一家之主:“妈,您和四叔先聊着,我去给爸爸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去吧。”林若兰正想找机会和小四单独聊聊,莞心借口离开正合她意。

看着莞心离开后,沈淮越这边也是毫不含糊地直接切入主题,“大哥今天确实给我打过电话,当时我给他的回复是还需要再考虑。不过,我还是想先跟大嫂提个醒,这事最终恐怕还是不能如你们所愿。”

“为什么?是觉得住在我们家不方便,还是不喜欢和太多人一起住?”听了这番话之后,林若兰也很难再保持乐观。

“两方面的原因都有点,不过最主要还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到了该规划未来的时候,还是更适合在外面住。”看来,沈淮越是真打算将莞心提出的‘荒谬’构想付诸实施。

“你说的规划未来的意思是不是打算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果然是过来人,莞心妈妈在某些事情上的反应力绝对是甩她家闺女几条街去。

“大概就是类似的意思,如果我真的因为这个原因拒绝大哥大嫂的好意,还请你们见谅。”因为某人的四年隐瞒计划,沈大律师也跟着养成时不时说两句善意谎言的不良习惯。

“一家人,说什么见谅不见谅的客气话,你这个年纪本来就应该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自己的终身大事上,是我和你大哥考虑不周,才会跟你提出这个有欠考虑的要求。我们家莞心一向对学习的事很在行,就算没有你时刻在旁边教导提点,相信她也会比其他人学得快。这事你就别放在心上,就当我们没说过。”对林若兰来说,小四给出的这个回答显然比答应搬过来住更让她兴奋。把他拉过来自己家里看着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怎么也比不过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来得彻底。

“大嫂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不过莞心的学业你和大哥也不用太担心,她现在在我那里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以后我不忙的时候也会抽空过来单独给她补课。加上C*学院有好多老师都是我的老师和朋友,她要真定了就包括C*学院不变,接下来四年的学业肯定会很顺利。”虽然顺便解决了另一个难题,但沈淮越也没有忘记此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

“填报志愿的事我和她爸早就随着她了,只要她真的喜欢就好。”林若兰现在的心态是:只要小四对她家闺女没有别的想法,其他都不重要。

“喜欢确实很重要,但也要她有这个能力,法政专业相对来说还是挺挑人,我和事务所的几个合伙人都觉得她很适合。”沈大律师这么一说,等于是在变相地夸自己女友是个有天赋的法政奇才么?

“我就说,你选择这个时候回国算是选对了。”莞心妈妈现在是一万个顺心,喜悦之情也是溢于言表,‘打脸’的话也是毫不避讳地想说就说。

等到叶莞心给父亲大人打完电话回来,正好看到妈妈和四叔在小客厅里愉快地交谈着。虽然远远地看着猜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可以肯定是是妈妈现在一定很高兴。妈妈一高兴就不会疑神疑鬼对他处处提防,这样一来,她才能继续‘心安理得’地将长达四年的隐瞒计划继续到底。

小客厅里的场景实在太过和谐,以至于叶莞心都有点不忍心靠近打扰,最后一直等到气氛渐渐恢复平静才走过去汇报道:“爸爸说还要差不多二十分钟才能到家。”

“你们要是不饿的话就再等一会儿,趁着还有点时间,你们可以先在网上研究一下填饱志愿的程序。”虽说莞心的高考成绩完全不需要担心,但该走的程序还是一步都不能省。

“嗯,我顺便把四叔带来的书拿回房间放着,以后有空的时候随时能拿出来看。”叶同学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四叔刚才和妈妈到底聊了什么,说完之后便着急地拉着某人上了楼。

上了楼,关上房门,终于到了一个只有她和他在的私密空间。刚才还一脸急切的某个小姑娘却突然安静下来,只是傻笑着看着他,好像不太舍得打破这难得的单独相处时光。

“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跟你妈妈说了不能搬来这里和你们同住的理由。”最后,还是沈淮越先开口打破僵局。毕竟大哥很快就要回来,这二十分钟的时间可不能这么互相对视着浪费掉。

僵局打破之后,叶莞心也很快回过神来,顺着他的话饶有兴致地问道:“然后呢,她什么都没问就相信了,还很高兴是不是?”

“不出意外,这个消息很快就会在家里传开,再过一段时间我要是不能带个女朋友回家,恐怕会被家里拉着到处相亲,这个后果你想过没有?”一想到很快就会体会到身为大家族的幺儿的压力,沈淮越也很是头痛。

“相就相呗,不就是一起出去吃吃饭、喝喝茶什么的,你就当应付一下咯。”应付一下?咳咳,某个小姑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次两次我倒是没问题,但要应付四年我可没什么信心。”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真正无所不能的人,加上要面对一件自己本来就不太愿意做的事,其结果可想而知。

想到这个可能,叶莞心的脸也瞬间沉了下来:“所以,你现在是想反悔了?”都没开始试就打起了退堂鼓,可真不像她认识的沈淮越。

“答应过你的事怎么能随便食言,我就是看你太得意,故意逗你玩。”沈淮越刚才的一番话只是想试探莞心。试探的结果已经一目了然,这条他不愿意走的路恐怕还是得继续走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