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5步 邀他同住

敏萱一听这话就傻了眼:“是你的主意还是沈律师的决定?”

“是谁的主意重要么?反正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事毕竟是自己起的头,叶莞心的这番回答也带了些敷衍之意。

“我猜肯定是你先提出来的吧?”但即便如此,她那点小心思还是没能逃过敏萱的敏锐直觉。

敏萱是出了名的第六感超强,叶莞心也只能乖乖承认:“是又怎么样,过完暑假我就要去上大学,本来就应该以学业为重,也不可能像其他情侣一样整天腻在一起。”

“以学业为重这个理由确实无可厚非,但应该不是主要原因吧,你是担心家里人会坚决反对你们在一起是不是?”敏萱大概也能猜到莞心之前一直踌躇不前肯定也是因为这个理由,现在她终于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这个问题也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候。

有如神助的敏萱几乎是一猜一个准,叶莞心也没了脾气,“我是觉得,等我真正长大之后,家里人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而且,对我们的未来我心里完全没底,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暂时不对外公开也是没有办法。”

“你的顾虑我都能理解,不过你的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就不担心终会有纸包不住火的时候?”虽然和莞心的父母只有很有限的两次见面,但已经足以让敏萱见识到沈氏企业大总裁和总裁夫人的厉害,再来一个本来就对她的事格外关注的哥哥,敏萱实在很难想象这段在家族内部衍生出来的恋情能瞒得了四年这么久。

“这些细节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一定会处处小心,保证不会露出马脚。我现在正是需要支持鼓励的时候,你也不要总是给我泼冷水好不好。”虽然已经预感到前面的路不会是一片坦途,但叶莞心终究还算是个乐观向上的孩子,预感到前路漫漫的同时,她还是会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心态。人这一辈子,本来就没有永远的一帆风顺,这些困难阻碍权当是考验历练。

莞心这番似真似假的抱怨算是点醒了敏萱,她也很快换上了一副轻松语气:“好了,我们四个里面总算有人找到了真命天子,我当然替你高兴。不过,可盈和悦菲不能跟我们一起分享,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可以想象,真到了揭晓谜底的那一天,这两个疯丫头非得挽起袖子找莞心‘拼命’不可。

“千万不能告诉她们,我也不是对她们信不过,主要是因为她俩实在太藏不住话,我还是不太敢冒这个险。”敏萱的担心叶莞心自然也早有考虑,但她还是选择了‘长痛’。

“这事我保证不掺和,等你觉得到了合适的时机自己告诉她们就是。好了,我还要去熟悉剧本找感觉,就不跟你聊了。”看得出来,敏萱确实对表演这件事非常上心,一个只有不足十句台词的小角色就能让她专注成这样。

想到这里,叶莞心也越发坚定了要想办法退出剧组的想法。演戏这种非常需要天赋的事还是更适合敏萱这种天生有艺术细胞的灵性美女。

和敏萱通完电话后不久,叶莞心终于等来了妈妈送来的精致美食。

不过,在享用美味早餐之前,还是得先把昨天晚上发生的糗事交代一下:“对不起,昨晚我又做了让您和爸爸失望的事。”

“我和你爸确实挺失望,喝醉酒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居然一直嚷嚷着不肯回家,非要跟你四叔回这里来,害得我跟你爸担心不说,还有种你最信任的人不是我们而是你四叔的感觉。”大清早地赶过来见到宝贝闺女完好无损,气色和之前也没太大差异,林若兰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但最介意的事显然没那么快放下。

“您和爸爸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昨晚喝醉酒之后说过什么话我都忘了,肯定是单纯地不想让您和爸爸看到我喝醉酒之后大出糗的样子才会嚷嚷着不想回家,怎么可能像你说的觉得四叔比您和爸爸更值得信任。严格来说四叔只能算是个外人,您和爸爸才是我真正的家人,您就不该跟他比这个。”叶莞心这边是一时情急,一心只想让妈妈不再纠结这件事,说话难免夸张一些。

叶莞心这一句‘四叔只能算是个外人’一说出口,被堵在红绿灯前好一会儿没挪动一步的沈淮越也被神奇的‘蝴蝶效应’影响到,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当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幼稚地自问一句:是谁在说我坏话?

难得,沈大律师居然也会有迷信的时候,看来确实很有可能是被爱情‘冲昏了头’。

虽然疑心超级重,但林若兰其实还是挺好哄的,莞心这边随便说一句‘四叔只能算是个外人’,就能让她放下心里的纠结。心情放松下来之后,话题也随之变得轻松起来:“哦,那你跟我说说,昨晚喝醉酒之后到底做了什么丢脸的事?”

“其实我也不太记得昨晚被四叔带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四叔说回来的路上说了很多莫名其妙又不着边际的话,回来之后躺下就睡了,一觉就睡到了今天早上。”叶莞心的这番回答倒也不算完全违背事实,只是听着明显有点避重就轻。那些莫名其妙又不着边际的话不是记不清,而是不敢对妈妈说吧。

“回来的时候还能自己走不?”不得不说,莞心妈妈这联想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一听到‘倒下就睡了’几个字,立马联想到了莞心当时的身体状况。

“我只是依稀记得当时觉得头很晕,走路的时候脚下有点打飘,估计得有人扶着才行。”

“要真是扶着还好,就怕是你四叔一路抱着你回来的。话说,怎么没见他在家?”林若兰这一趟就是冲着莞心而来,到了之后几乎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以至于到现在才发现主人竟然不在家。

对这个问题叶莞心倒是早有准备,几乎是未作任何思考,张嘴就答:“说是周一特别忙,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要开,而且很可能赶上堵车,所以提前出了门,您是想当面问他我昨晚到底是怎么回来的么?”

“不管是扶还是抱,我相信也是形势所迫,当面问他就不必了。不过以后可一定要吸取教训,知道自己不胜酒力就不要往有酒的地方凑。还有,跟你那几个同学提醒一下,以后要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和你爸打电话,不要总是首先想到你四叔。相熟的人都知道你们是叔侄关系,不知内情的还不知道会怎么想。总之,就算是误会,也不能给人留下话柄。”在这件事情上林若兰的态度可以说是相当坚决,基本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我明明记得当时是让敏萱给家里打电话让于叔去接来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了四叔那里。”虽然醉得严重,但叶莞心并没有失去所有的记忆,在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做的决定倒是能依稀记得。

“这次就当是你的同学办事不利,以后记得多提醒就是。好了,昨晚的事就先说到这里,赶紧把汤喝了,被酒伤过的胃可得好好补着。”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做母亲的最在乎的终究还是孩子的身体,大清早特地赶过来,可不是只为了刨根问底。

“我就知道妈妈肯定会带好吃的来。四叔家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就拿有一个玉米羹罐头对付,喝了跟没喝一样。”听说有汤和,叶同学立马展现出吃货本色。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林若兰才会真心觉得她家闺女真的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所以,她也暂时不用担心还没完全长大的宝贝闺女会进入早恋一族的行列:“现在知道还是在自己家里好的了吧,看你以后还惦记着往你四叔家跑。”

“也不能这么说嘛,四叔这里也有很多东西是家里没有的呀。”虽然美美地喝着养胃甜汤,叶同学也没忘记给自己铺后路。现在的她就像是有了两个家的孩子,哪一边都是她割舍不下的,她也不希望爸妈在这件事上管得太死。

“你惦记的就是他那满满一书房的法学专业书?”小四这里林若兰也不是第一次来,要说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只能是他那个和次卧一般大小的书房。

“果然是知女莫若母,还是妈妈最了解我。”爱读书绝对的值得夸赞的好习惯,叶莞心也乐得顺杆爬,“四叔这里不仅有好多在外面买不到的专业书,他还是一本随时随地可以请教各种疑难问题的法学百科全书,要想进了法学院之后继续当学霸可全指望他了。”

“你说……我和你爸如果邀请他回咱们家住,他会答应么?”林若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突然扭到,居然冒出这么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奇思妙想。

叶莞心就这样华丽丽地被雷到了:“让四叔搬去咱们家住?”

“咱们家那么多空房间,任他挑都行啊。你想天天有好吃的,又想有随时随地都能请教的百科全书,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得不说,莞心妈妈这话还真是让很难反驳。

“可是……四叔应该不会愿意吧?”其实,叶莞心心里真正的想法是‘四叔肯定不会同意’,但为了避免引起妈妈的过分关注,她还是用了一个相对谨慎的词。

“先不要急着下结论,这事我会让你爸爸出面去说,只要跟他说明我们这么建议的目的,再加上你爸的面子,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林若兰这边是越想越觉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跟孩子他爸说。

“那好吧,您先让爸爸试试看。不过,如果四叔真不愿意,您和爸爸也不要太勉强,毕竟他也有自己的生活,不能为了就近教我而改变固有的生活方式。”看着母亲大人两眼放光的样子,叶莞心也基本放弃了说服她改变主意的可能。反正这件事最后的决定权还在四叔手上,只要让他保持坚定立场就是。

“放心,我心里有数。”话说到这里之后,林若兰已经开始美美地憧憬未来。小四要真愿意搬去家里住,至少有一段时间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就算他对莞心有再多心思也没机会施展。

妈妈带来的汤是家里的大厨精心烹制,既有营养,味道也是一级棒。只是,听了妈妈那个心血来潮的建议之后,却再也品不出汤的美味,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跟某人先提个醒,让他有所准备。

考虑到某人今天上午会很忙,叶莞心也不敢贸然打扰,本来还想着吃过午饭之后等妈妈睡午觉时再打,却没想到午饭吃完之后又被妈妈拉着去舅舅家看望最近身体不太好的舅妈。这么一耽误,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沈淮越竟然是从大哥口中知道这件事。

“莞心在我这里打暑期工能学到的专业知识已经足够她应付接下来的大学学业,我不觉得还有利用工作之余再教她的必要,大哥怎么会突然有此建议?”沈淮越确实被这个意外大大的吓了一跳,但冷静下来想过之后,他也很快想到这个建议可能是大嫂想出来拜托大哥出面。如果大嫂才是‘始作俑者’,这一切也就不足为奇。

“除了就近教莞心之外,我和你大嫂也考虑到你一个人在外面住生活上总是少个人照应,总不如跟家人一起住方便。”在给小四大打这通电话之前,沈淮清已经想到事情肯定不会进行得太顺利,甚至想过最终会是失败的结果。但毕竟是受夫人所托,尽力总还是要的。

“大哥大嫂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年来我都是一个住,也习惯了,不存在生活上没人照应会不方便的问题。你们要是希望我能就近多教教莞心,以后工作不忙的时候我多抽空过去吃饭就是,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就不用了。我回来之后老爷子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问我要不要会老宅住我都没同意,我当时给出的拒绝理由是工作太多,跟家人一起住会不太习惯。如果这一次答应你们的邀请,老爷子那边也交代不过去。”

“父亲之所以让你搬回老宅去住主要也是希望你身边能有人照顾生活起居,至于是在老宅,还是在我家,应该不会是太大的问题,我想他和母亲应该也不会介意。”已经深感希望渺茫的沈大总裁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电话那端的‘垂死挣扎’之气沈淮越并没有察觉到,他感觉到的只有满满的压迫之气,这样的重压也迫使他不得不先用一招缓兵之计,“最近的工作安排确实比较紧,我暂时还不能给你答复,容我再多考虑几天。”

咳咳,说什么多考虑几天,其实是想你家小姑娘商量对策吧。

沈淮越这边和大哥通完电话之后,叶莞心也终于借着到园子里拍雨后美景的理由偷到了难得的独处机会。

早上才确定情侣关系的俩人还真是默契十足,沈淮越这边才刚打开拨号盘,准备按下快捷拨号键,屏幕上便显示出‘莞莞来电的提醒,他也大概猜到某人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是什么,“你妈妈跟你说想让我搬去你家住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吓了一大跳?”

“你都已经知道了?是不是爸爸给你打的电话?”叶莞心本来以为爸爸应该会回家先跟她说一声之后再给四叔打电话,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心急。

“这个建议你妈妈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我很好奇。”大嫂虽然是闲人一个,但早已过了想到一出是一出的‘人来疯’年纪,她会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沈淮越实在想不通。

“我就随口说了一句家里每天都有好吃好喝,你那里有免费的法学百科全书随时请教,她就突然冒出一句‘要不让他直接搬去家里跟我们一起住’,我当时就吓懵了,还好及时控制住情绪,没露出特别异样的神情,妈妈也没看出什么来,就说这事要是找爸爸出面肯定能办成。你先跟我说说,刚才是怎么答复我爸的?”虽然严格来说这事和叶莞心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但她却表现得比当事人还要紧张。看来,小姑娘对自己的自控力还是不太有信心,总担心在家人面前和他相处会不小心露出马脚。

沈淮越照实回道:“你爸逼得太紧,我也不好当面回绝,只能跟他还需要考虑。”

“这还用考虑么?当然是直接告诉他你不愿……”

“你就这么不希望跟我住在一起?”显然,沈淮越之所以会给出‘考虑之后再给答复’的回答,最基本的前提就是因为那个家有她在,如果她这么抗拒,他也没了继续考虑的必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