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4步 优先考虑

只有一个罐头份量的玉米羹本来就不够吃,这么一浪费,恐怕只有安心等妈妈送早餐过来。

好不容易咳顺气之后,叶莞心还是不忘追究某人‘贻误军情’之罪:“你是故意拖到现在才说的吧,就想看到我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是不是?”

“好,是我不对,我应该等你喝完玉米羹之后才说。”大律师就是口才好,已经被抓到了小辫子还能想办法给自己开脱。

正生着闷气的叶莞心听他这么一解释,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片刻之后才幽幽地叹道:“妈妈应该不是特地给我送好吃的过来,肯定还有很多话问我。不小心喝醉酒的事倒是不难解释,我是担心妈妈会更关注你为什么会接我回你家里。”和四叔的关系变得不同之后,叶莞心在考虑事情时明显比之前成熟周全了不少,而且关注点也完全不一样。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会把他摆在优先考虑的第一位。

“你只管照实说,喝醉酒之后做的一切决定都会不符合常理。当时你之所以会说出我家的地址,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不想让你爸妈看到了喝醉酒出糗的样子。毕竟,在他们心里你一直是从不惹事的乖宝宝,参加同学聚会喝醉酒这件事已经算得上出格,你会做出刻意逃避的第一反应也很正常。”虽然做出了隐瞒恋爱关系的决定,但沈淮越还是不想让一个又一个谎言充满自己的生活,该坦白的时候绝不能含糊。

“昨晚你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吧?”如果不是因为他有心录下了‘呈堂证供’,叶莞心对昨晚发生的事基本可以说是毫无印象,现在也只能被他牵着走。

在确定恋爱关系之后,沈淮越也是难得严肃地点了点头:“我这么回答的时候你爸爸也没多问什么,看得出来他对你还是挺信任的。”

“可我还是做了可能会让他伤心失望的事。”在不顾叔侄有别的约束、一意孤行地和四叔谈恋爱这件事上,叶莞心始终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爸妈、对不起沈家的事,也难免会有些消极的想法。

“你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个人一不是有妇之夫、二不是十恶不赦的恶棍,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在这一点上,沈淮越和莞心始终存在不小的分歧。在他看来,没有血缘至亲的叔侄关系根本就不足以成为阻碍他们在一起的拦路虎,他甚至觉得他和莞心的情不自禁跟萧然对莞心的炒兄妹感情严格来说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道理叶莞心都懂,但她心里也很清楚,在世俗伦理面前,两厢情愿有时候并不能决定一切。

“要不,趁着妈妈还没过来,你先去上班?”叶同学脑子里还是有根筋没别过来,尽出些莫名其妙的‘馊主意’。

“你确定能一个人应付她?”扪心自问,沈淮越是真的觉得大嫂比大哥更难‘对付’,如果可以,他也想避而不见,但放莞心一个人面对她,他始终还是不太放心。

“我也不知道妈妈会问我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你在,我会更放松、更加无所顾忌,也不怕说错话。”虽然信誓旦旦地夸下了海口,但叶莞心心里其实一点底也没有。真要在外人面前不把他当男朋友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一开始就在妈妈面前露出马脚,这个秘密也没有了继续隐藏的可能。

虽然不太放心,但沈淮越也觉得莞心这话不是完全没道理,“行,就按你说的办,我先跟你家里的司机确认一下再决定什么时候出门。今天你就别去事务所,安心跟着你妈妈回去好好休息一天,晚上要是不忙的话我会过去一趟。”

“你要去我家?”本来是挺正常的一件事,被叶同学这么一咋呼,听起来倒有点见不得人。

“怎么,以四叔的身份去也不行?”被噎到的某人这语气只能用阴阳怪气来形容。

见势不妙,叶莞心立马狗腿地凑上前哄:“可以的,可以的,正好马上就要开始填报志愿,你就以这件事为理由过去就行,最好顺便捎上几本专业书。爸妈见我这么爱学习,肯定不会疑心。”

谈个恋爱搞得跟做地下工作似的,还要讲究战略战术。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近四年,沈淮越就无比头大,“有时候,越谨慎越容易出事,倒不如顺其自然,别做那么多刻意的事。”

“也不算刻意,志愿填好之后本来就应该开始好好用功;而且,读法律竞争那么大,还是个阳盛阴衰的专业,不早作准备怎么行。”已经打定了主意的叶莞心辩驳起来也是有理有据。,基本没给沈淮越留什么破绽。

自己‘教出来’的好学生,就算要被拍在沙滩上也只能默默认了。

沈淮越给大哥家司机打电话确认的结果是大嫂正在张罗解酒暖胃的粥,马上就准备出门,顺利的话八点半应该能到。

考虑到今天是周一,路上会特别堵,而且早上还有几个会要开,也确实需要早点准备出门。于是,沈淮越便将离家的时间定在了八点。

关系变了,分开之前要做的事自然和以前不太一样。

瞧某个小姑娘这欲言又止的纠结样,分明是有话说又不好意思开口。

再磨蹭下去大嫂就该到了,沈淮越也没耐心再等她主动:“要不要我问你答?”

叶莞心显然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明显有些应对不及。先是一愣,而后才表示赞同地点头道:“你要是有信心问出重点,就让你试试咯。”

“第一次以女朋友的身份送我出门,有点舍不得是不是?”沈大律师这个问题倒也没有太偏离重点,可听着怎么有种过分自恋的感觉?

叶莞心当下就被噎得红了脸,可仔细想过之后又觉得他确实有自恋的资本,红着脸羞涩了片刻才虚张声势地抬高声音反问道:“难道你没有么?”

“倒也没有到舍不得的程度,就是不能跟你一起去事务所,有点不习惯。”咳咳,如此这般不解风情,实在不像沈大律师的作风。

“那你赶紧走吧,我也不稀罕你的舍不得。”虽然感觉到某人是在故意使坏,叶莞心还是觉得这玩笑的时机选的不太合适,作势就要推着他往门口方向走。

无奈某人身高马大,叶同学这点力气根本不足以撼动他,末了还要被他轻轻松松地单手扣在怀里:“知道你心里还有点小别扭,刚才这话分明就是故意说着逗你玩,你还当真了?”

“现在知道找一个不够成熟的小女友是什么后果了吧?”听叶同学这语气,怎么有种得了便宜卖乖的感觉?

“不着急,反正还有四年的时间可以等,总会有等到你真正长大的那一天。”看样子,沈大律师是早已做好了慢慢养成的心理准备。这么一想,她给的四年之期倒是正好派上了用场。

“那咱们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以后我要是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你可要多担待,可不能像在事务所那样,做错一点小事就毫不留情地开骂。”有了他这句话,对叶莞心来说就像是拿到了尚方宝剑,该‘利用’的时候绝不能客气。

“这事我还真舍不得。”就算是在工作场合下,也是为了做做样子吓唬她才会偶尔严肃,如果回到只有他们俩在的私密空间里,他只会觉得怎么疼她都不够,怎么可能动不动就随便开骂。

虽然和最初预想的有一点偏差,但这个舍不得还是很好地取悦了叶同学。毕竟是刚刚经历谈恋爱这么神圣的事,基本上还没太上道,再肉麻的话她也说不出口。不过,送他到门口之后,飞快地踮起脚尖亲他一下她还是敢的。当然,亲完之后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飞快逃走。不仅没说再见,甚至连个正脸都没给沈大律师。

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终于只剩下叶莞心一人,尽管他人已经不在,她依然能清楚地感觉到空气里到处都是他的味道。那种因为发自内心地喜欢一个人而觉得空气都是甜的感觉也让她不禁陶醉,最后还是敏萱一通电话打来,才将她暂时从幸福的陶醉中拉了回来。

“怎么样,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没什么事了吧?”虽然满脑子都是八卦心思,但敏萱首先想到的还是关心好闺蜜的身体状况。

“没什么大碍,就是头还有点晕。”对昨晚醉酒之后发生的事叶莞心能记得的确实非常有限,但有一点她却非常清楚地记得,“你先别忙着关心我的身体状况,我问你,昨晚的果酒是不是你故意谁坏塞给我喝的?”这丫头已经不止一次在她耳边念叨说要帮她创造改变未来的机会,在此前提下,她会做出故意灌酒的疯狂之举也不足为奇。

“不带这么冤枉人的,明明是你没问清楚就从我手上把果酒抢走,还很豪气地一饮而尽,怎么变成是我故意使坏塞给你喝了?”虽说自己做完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别有用心,但故意使坏的罪名敏萱可不会随便接受。

“可你明明知道那不是果汁而是高浓度的酒竟然也没有及时提醒我,这一点你总该承认吧?”明明因为这件事得了大大的好处,竟然还好意思追究人家的罪过,这般不知感恩可不好哦。

“先别忙着追责问罪,赶紧跟我说说昨晚沈律师把你带走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因为揣着这个好奇,苏同学昨晚也是没怎么睡好,不然也不会赶大早地给莞心打这通电话。

“哦,这才是你大清早特地的电话给我目的?”看来醉酒之后带来的后遗症确实还没完全消除,这么明显的事竟然想了这么半天才绕过弯来。

急着想知道答案的苏敏萱也没否认,“机会我可是给你创造了,你总得让我知道有没有起到作用吧。你先跟我说说,现在在哪里?”知道莞心现在身处何处之后,应该能猜到事情的大概走向。

“在我四叔家。”敏萱毕竟是唯一一个知道那个终极秘密的人,在事情有了新的进展之后,叶莞心也觉得应该让她知道,算是对她‘守口如瓶’的回报。

“哦。”这一次,苏敏萱明显拖长了尾音,俨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

“你别乱想,他现在已经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呢。”关键时刻叶同学还真是沉不住气,敏萱那边只是哦了一声,她就开始胡乱解释,分明就是此地无银。

“我也没说什么呀,看把你紧张的。”敏萱难得好心没有拆穿,不过有些话还是得说在前头:“我事先声明,作为唯一一个知情者,我希望能保有继续不被蒙在鼓里的权利。也就是说,以后你和沈律师有了新进展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苏敏萱倒也不是真的像可盈这么爱八卦,什么事都要了解得清清楚楚,就是觉得已经开了头的事就应该从一而终。总不能有纠结的时候就找她倾诉,得到幸福之后就把她抛到一边。

得到幸福之后就把闺蜜抛到一边的事叶莞心可从来没想过,而且,心里藏着秘密谁也不能说的感觉也实在憋屈难受,向敏萱坦白是迟早的事。但现在让她纠结的是,这个迟早要如何把握的问题:“那个一定要第一时间么?”

苏同学本来就对感情的说特别敏感,加上突然灵感爆发,更是有如神助,很快就反应到重点上:“你不会已经和沈律师有了飞跃式的进展吧?”酒精竟然能给人带来这么大的勇气,饶是敏萱脑洞开得再大,也想不到这一点。

“算是吧,现在的情况是只有我们俩在一起私下相处的时候我已经不用再叫他四叔。”叶莞心的这番回答实在算不上直白,但相信以苏同学今儿有如神助的反应力,应该能很快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敏萱果然不负众望,很快就对莞心这番回答背后的真正含义了然于心:“哈哈哈,你这招借酒告白是跟你哥哥学的吧?”

虽然敏萱的猜测也不算完全违背事实,但被戳中心事的叶莞心还是有些恼羞成怒:“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先告白,也有可能是他先表白心意呢?”唉,即便借酒告白非她本意,但确实已经真真切切地发生了,某人已经录了视频为证,这一点是怎么也赖不掉的。

“对着喝醉酒之后意识不清的人告白绝对不是沈律师会干的事,我觉得还是你先主动的可能性更大。”虽然没有亲眼所见,敏萱也还是凭着对俩人的了解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敏萱分析得有理有据,而且完全符合现实,叶莞心也顿时没了脾气,“喝醉酒之后会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根本没办法控制,应该也不能作数,可有人却很有先见之明地把我说的话都录了下来。然后……大清早就拿给我看,还问我昨晚说的话算不算数。”

又是一阵狂笑之后,苏敏萱好不容易才咳顺了气:“这才对嘛,发现有价值的证据先录下来以备不时之需才是沈律师会干的事。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喝醉酒之后你到底什么什么。”

“这个我真不能告诉你,反正是很丢脸很丢脸的事,最好是永远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距离早上亲眼见证‘奇迹时刻’频已经过去几个小时,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这事叶莞心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好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不问就是。不过,之后沈律师又跟你说了什么总可以让我知道吧?”碰上这么有趣的事,苏同学的好奇心恐怕很难得到满足。

“这个也不可以说。”叶莞心也不是故意小气,只是觉得有些话确实只能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互相分享,随随便便说给外人听难免会显得自己对这份感情不够重视,所以才会特别坚持。

最终,苏同学的好奇心还是没有得到满足。不过,对莞心难得的小气她也表示理解:“知道了,感情的事还是需要当事人自己慢慢体会,做朋友的只需要真心祝福、默默支持就行了。”

“我就知道敏萱最好!”现在,叶莞心真的非常庆幸当时选择了敏萱做秘密的分享者,若是选择另外俩人的其中一个,别说隐瞒四年,恐怕连四个小时都藏不住。

“客气腻歪的话就不用说了,你和沈律师能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以后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阻碍,还是要继续加油啊。”在敏萱看来,鼓起勇气确定关系之后的下一步要做的自然就是公之于众,所以才会事先给莞心提这个醒。

却不想,叶莞心竟然给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回答:“在我大学毕业之前我们都不打算公开关系,所以应该还好。”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