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3步 壁咚壁咚

叶莞心同学平日里睡觉就不太老实,喝了酒之后更是难控制。粗略计算下来,一种睡姿就没有超过二十分钟的,而且每次翻身幅度都特别的大,好几次都差点滚成横睡状态。

这样的状况也直接导致沈淮越不得不食言,到了后半夜都没机会上床休息。

自从作息时间被某人别过来之后,沈淮越已经渐渐适应了一过零点就上床睡觉的好习惯,今天破例之后干脆来个整晚不能睡,对他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挑战。

虽然过了两点之后确实觉得困乏难耐,但一想到意识不算完全清醒而且还在熟睡状态的某个小姑娘在梦里也不忘表明不想再叫他四叔的态度,这点小小煎熬实在不值一提。

睡相极差的叶同学在天快要蒙蒙亮的时候终于消停下来,沈淮越并不知道这样的安分是她即将醒来的讯号,看她一直保持着同一种睡姿超过了二十分钟,便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眼看着就要天亮,就算不可能睡着,能闭上眼睛养养神也好。

只是,已经用各种睡姿饱饱地睡了近七个小时的某人偏偏选择在他闭目养神的时候突然睁眼醒来,一睁眼看到床前坐着个大活人,竟然像家里进了贼似的突然大叫起来。

叶莞心这一叫,也让沈淮越好不容易养出的那么一丁点睡意瞬间消失。

“你……我怎么会在你房间里?”看来,饱饱地睡了一觉之后,叶同学的意识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即便房间没开灯,只能靠透过窗帘的自然光提供细弱的光亮,她也能一眼就辨认出现在所处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看着某个小姑娘顶着一头乱发用手指着自己的呆萌表情,沈淮越实在很难严肃起来,便自顾自地用一个带了几分戏谑之意的问题做了回应:“昨晚发生的事,你一点也不记得了?”

昨晚发生的事?也不是完全不记得,至少,自己喝了酒这件事叶莞心肯定不会忘记,“昨晚去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好像不小心喝了酒。”光是喝酒这件事对叶莞心来说已经足够可怕,至于喝到什么程度,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

“然后呢?”但有人对此却是格外在意。

叶莞心当然知道之后肯定还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她脑子里大概也有些印象,但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散去之后大脑还有些晕乎,她暂时还理不出头绪来,“然后的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提醒?”

“不着急,你要是没觉得特别不舒服就先上楼洗漱一下,把自己收拾干净了我再慢慢跟你说。”沈淮越接下来打算说的事绝对能排上他人生中最重要事情的前三位,场面可不能太随意。

这会儿叶莞心已经坐了起来,除了头有点轻微的痛、嗓子有点干哑,倒也没有觉得其他地方不舒服。加上迫切地想知道昨晚喝了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没多问,噌地起身之后便匆匆忙忙地往楼上跑。

真是亏了沈大律师记性好,昨天中午从沈家离开之后一直在外面,回来的时候要抱着小醉猫一路上楼也腾不出手拿别的东西,之后又一直忙着照顾她,他竟然没有忘记从车子的后备箱里帮她把行李拿上来。

上楼之后,叶莞心本来只是打算刷个牙、洗个脸、梳个头什么的,看到行李箱在,最后干脆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才下楼。

在她花费半小时的时间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干净飞快地跑下楼时,楼下的餐厅里已经开始散发浓浓的玉米羹香味。

“时间不够,也做不了别的,你先拿罐装的热玉米羹对付一下。”虽然莞心昨晚喝醉之后没有吐,也没有出现任何反胃的症状,但沈淮越还是细心地帮她准备了最简单易得的暖胃食物。

“我现在还没什么胃口,你还是先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里踏实以后我才会想吃东西。”此刻,叶莞心的胃口确实被心情严重影响着,会对浓香玉米羹提不起兴趣也很正常。

“你确定要听了之后再吃?我怕你听完之后会更没胃口。”既然胃口被心情影响着,沈淮越的担心也不是完全没必要。毕竟,他要说的事可能会是她无法接受的意外惊吓。

但他越是这么说,叶莞心就越好奇,“你还什么都没说,怎么知道我听了之后一定会没胃口?”

“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咱们就先从重点开始说起。”趁着莞心上楼的时候,沈淮越已经把昨晚准备好的‘呈堂证供’调到一打开手机就能点击播放的状态。在他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手机屏幕已经亮起,跟着便传出了叶莞心最熟悉的声音。

两段视频的总时长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分钟,但对叶莞心来说,却可能是她这辈子经历的最漫长的三分钟。以至于听完之后,她迟迟没有从像被推进了万丈深渊的极度崩溃中缓过神来。

她很想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在如山的铁证面前,她连开口质疑的勇气都没有。

“我现在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三分钟后你要回答我,昨晚说过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叶同学现在的状况显然不太适合‘严刑逼供’,给她一些缓和的时间也非常必要。

听到最后几个字时,叶莞心终于缓过神来。但如果要回答一个这么严肃且重要的问题,三分钟的时间恐怕不太够,“可不可以……让我考虑久一点?”

“如果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三分钟和三十分钟又有什么区别?”刚才还是靠墙而站的沈淮越突然向前迈了两步,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满脸都是茫然无措的某个小姑娘带到身前,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和手臂组成了一个小圈,将她牢牢地圈在其中。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在抬头触到那双炙热双眸的同时,叶莞心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已经快到了无法负荷的程度。可在她下意识想低头逃避的时候,却被他轻轻捏住了下巴,“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无处可躲的叶莞心只能鼓起勇气和他对视,“知道什么?”

“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得要命。”关键时刻沈大律师还真是一点也不含糊,连句铺垫的话都没有就直奔主题。

叶莞心首先想到的是‘这句话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有人是在表白。

要问她是不是知道,也不能说一点感觉也没有,但真真实实地从他口中听说,还是让叶莞心既意外又忍不住激动兴奋。

还好,一直以来都不是她一厢情愿的单相思。

“现在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刚才提出的问题了么?”虽然三分钟只过了一半的时间,但沈淮越却很有把握地觉得现在已经是最佳时机。

这算什么?壁咚之后又逼供么?

想到逼供一词之后,叶同学心里确实有点小挣扎,但一个清晰且坚定的‘算’字还是很自然地溜出了口。

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他的唇已经温柔地压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刚才已经受了太多惊吓的缘故,这一次叶莞心反而冷静淡然了不少。在唇与唇相触的一瞬间,她竟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俩人都是初吻,只能跟着感觉走,但这第一次却进行得异常顺利、合拍。

只是,吻过之后,小脸红透怕是不可避免。

末了,还要像无数初动春心的幸福少女一般口是心非地叱一句:“坏人!”

虽然知道坏人二字是口是心非之言,沈大律师还是不悦地蹙起了眉头:“我不过是想让你美梦成真,怎么又成了坏人?”

美梦成真?听到这四个字,叶莞心的思绪很快就回到了昨天早上,这人不会是无耻地偷看了她和敏萱的APP对话,已经知道她做了那些奇怪的梦吧?

前一秒还在害羞陶醉的叶同学很快就翻了脸:“美梦成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按照字面的意思解释就是把曾经在你梦里出现过的情景变成事实。”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很多事情沈淮越都没打算瞒她。

“我当然知道字面上的意思是这个,我是想问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做了什么梦!”总不会是她说梦话的时候碰巧被他听到吧。

“昨天早上你和小苏同学聊APP的时候我碰巧经过看到,老天作证,我真的不是故意,也没碰过你的手机。”虽然已经做好了坦白的打算,但自作聪明歪曲事实的臆测沈淮越可不会允许。

如果真的只是碰巧经过看到,好像也没什么理由治他的罪。这么一想,叶同学也很快收回了凶巴巴的问罪脸,羞涩的红晕也再次浮现。

“请问,现在有胃口喝玉米羹了没?”沈大律师还真是积极乐观,得了一句肯定的‘算’,又美美地亲了一回,就以为俩人的关系就此敲定、没有其他事需要操心了?

可能是因为真的不觉得饿的关系,叶莞心压根没把喝玉米羹的事放在心上,现在她考虑更多显然还是离开这个只属于他们俩的私密空间之后应该以什么样的关系相处:“我可以不用再叫你四叔也仅限于在你家里,或是只有我们俩单独相处的时候吧?”

“你的意思是离开这里之后我就不再是你的男朋友?”沈淮越当然也知道莞心提的问题确实不可回避,但这段关系必须对外保密的情况显然不在他的考虑之列。家人的反对和好事者的流言蜚语他都有想过,但他并不觉得这些阻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更不会用隐瞒的方式以求太平。

“只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心里还是承认的。”听叶同学这语气,似乎已经做了没有商量余地的决定。在她看来,只要心里承认他就足够了。

“这么说来你是打算一直跟我偷偷摸摸的谈地下情?”本来挺生气,听了她后面接的那句话之后又觉得好笑,沈大律师此刻的心情怎一个复杂了得。

“也不是一直啊,等我大学毕业之后差不多就可以考虑公开的事。”瞧这话说的,好像已经做了天大的让步似的。也不想想,等到你大学毕业,某人都已经快要过下一个本命年。

“等到你的大学毕业?”这一次,沈淮越可再也笑不出来。

“大学毕业之前我的身份都是学生,以学业为重很正常啊,本来就不应该考虑谈恋爱的事吧。”虽然是理直气壮的话,叶莞心却是越说越心虚,最后的声音已经弱到如蚊哼哼一般。

被气到堵心的沈淮越也不说话,就这么蹙着眉怔怔地看着她。

意识到这个决定对他来说确实不太公平,叶莞心也是越想越觉得内疚,可谁让他们之前是叔叔和侄女的关系呢,总不能连准备的时间都不给就贸贸然地公开恋情吧,“你要考虑我的难处啊,我们的事要是被爸妈和爷爷奶奶知道,我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哦,你的意思是一直瞒到你大学毕业他们他们就能接受了?”这事根本就是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明明就是长痛不如短痛的事,真不知道她这缓兵之计图的是什么。

“我也不敢肯定,但至少比现在就说要好。毕竟……到那时候我已经真的长大了,他们至少不会认为我是小孩子不懂事,一时冲动瞎胡闹。”吞吞吐吐磨蹭了半天,叶同学总算想出了一个相对来说有点说服力的理由。

“道理我都懂,但问题是你觉得这么大的事能瞒得住所有人?”沈家人个个都像装了雷达似的,而且莞心又是个容易吸引注意的主,她居然异想天开打算一瞒就是四年,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

“这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当然不敢随便保证,肯定还是交给你完成。”关键时刻叶同学还真会给人戴高帽,一句‘一切有你’就打算蒙混过去了?

沈淮越气极反笑,幽幽地质问道:“这个决定我本来就不赞成,你还想当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是个错误的决定,那我们还是不要开始……”

“你这是在威胁我?”沈淮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但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她真的下定了决心,他就算再凶再狠都没用。

“岂敢呐,我只是觉得如果大家都还没做好准备,是不是应该等待更合适的……”

“行了行了,都听你的,别再跟我说什么暂时不要开始、等待合适时机之类的鬼话。”这丫头看似乖巧易控制,实际却是个一旦做了决定就很难被改变的主,沈淮越绝对相信她会说到做到。

“那就这么说定了,出了这个门我还是叫你四叔,你也要尽量克制,千万不能被人看出来你对我别有用心。”说完之后,终于安了心的叶同学竟然幼稚地伸出了小指,这是要打勾勾盖章的节奏?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怎么看都应该是你自控力更差,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沈淮越可以说是被赶上架的鸭子,但既然已经点头答应了她,依着他从来不允许自己犯错的完美主义风格,断没有在他身上出纰漏的道理。

叶同学本来对自己是挺有信心的,被他这么一提醒,反而心虚起来,“我要是管不住怎么办?”

“管不住更好,你想什么时候公开都……”

“别尽想好事,说好了一定要等到我大学毕业,这个底线绝对不能让步。你就等着看好了,我一定能做到在外面就只当你是四叔。”虽然这话听着有点被逼急了的感觉,但相信以叶同学的强大韧性,也一定可以坚守到底。

“别喊我看,我对你的绝情表现一点也不感兴趣。”看着某人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沈淮越实在是没法跟着她一起高兴。

“一个大男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小气。我保证,只有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定会尽量想办法补偿你还不行吗?”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叶莞心能做出的承诺只有这个。

听到补偿二字,沈大律师瞬间亮了眼睛:“怎么个补偿法?”

看瞧某人眼角含笑的邪恶表情,一看就知道没想什么纯洁事,不堪其扰的叶莞心果断转移话题:“暂时还没想到,等我想好再告诉你。肚子好饿,先吃早餐吧,除了玉米羹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吃?”

沈淮越本来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她,可念在她昨晚受的折腾确实不小,也懒得跟她计较。来日方长,反正她也跑不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本来打算昨天晚上去买,因为要去接你,计划全部被打乱,你先把玉米羹喝了。”时间有限,加上食材紧缺,今天的早餐只能用最简单的搭配勉强对付过去。不过,沈淮越一点也不担心这样的早餐会让刚经历醉酒的某人营养跟不上,“你妈妈等一下会过来,肯定会给你带好吃的过来,”

叶莞心这边正端着已经不烫的玉米羹小口地喝着,一听说妈妈要来,当下就吓得喷了一桌。

这么重要的事居然现在才说,到底是何居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