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2步 突来之吻

果不其然,听了这五个字之后,沈淮越甚至连细节都没追问,只问了一句详细地址在哪里便匆忙挂了电话。

自作主张地给沈大律师打了求助电话之后,小苏同学算是做了自己能做的和该做的事,回过头来再看已经意识渐失的莞心时也不再担心。就让她先迷糊着吧,一切还是等她四叔来了之后再做定夺。

接到电话时沈淮越正好也在外面,而且距离叶莞心参加同学聚会的地方并不远,在没有遭遇意外堵车的情况下,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便赶到了目的地。

他到的时候已经是满脸酡红的小醉猫正被她的三个好闺蜜围着,远远地就能瞧见她双眼迷离一直念叨司机怎么还没来接,看来是真的醉得不轻。

近十分钟的时间里,叶莞心已经将这句话重复了不下二十遍,徐同学的耐心也快要被消磨殆尽,一回头看到沈律师来了,便赶紧将莞心推醒:“别念了,快看看是谁来接你了。”

被扶着坐起来的小醉猫伸长脖子瞄了一眼之后倒是很快认出了来人是谁:“你骗我,他不是我们家的司机啊。”说完又转向敏萱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打错了电话?”

“我没打错,沈律师就是我叫来的。以你现在的状况,我还是觉得沈律师亲自来一趟比较好。”莞心这会儿还迷糊着,应该比平常好糊弄,敏萱也不怕跟她实话实说。

“辛苦几位了。”虽然玩新的状况比想象中糟糕的多,沈淮越还是冷静地先向她的几位好友道了谢,然后在不疾不徐地走到双眼迷离的小醉猫面前,毫不犹豫地弯腰将她抱起,“已经醉成这副德性,就别再计较是谁来接你的问题。”

“四叔。”被抱起之后,叶莞心总算说了一句最最正常的话。

最没忍耐力的可盈关键时刻仍不忘打趣:“还认得人,意识应该还没有完全消失。”

虽然有三个好闺蜜护着,但毕竟是在同学聚会这样的热闹场所,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显然还是赶紧带她离开,“我先带她回去,你们几个也不要玩到太晚。”唔,果然是做长辈做惯了的人,对侄女的同学们说话也是长辈对晚辈的语气。

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三个女孩子还是很乖地同时点了头。

身高腿长的沈淮越很快就带着莞心离开了灯光炫目的聚会现场,可盈和悦菲这才想到拉着敏萱追问刚才为什么会想到给沈律师打电话。

敏萱本来就是个能守得住秘密的老实人,加上莞心和沈律师的事还有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她不会像八卦其他人一样毫无遮掩,“我是考虑到莞心这样子回去可能会让她爸妈担心,也可能被责骂。沈家的家教有多严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爸妈一个不高兴以后都不让她跟我们这些平民朋友一起出来玩怎么办?上次她在我家摔伤了腿不也是在沈律师家避难么,我是觉得这一次的状况和上一次差不多,所以才自作主张给沈律师打了电话。”

虽然叶莞心并没有醉到成一滩烂泥的程度,沈淮越还是一路抱着她到了停在临时停车场的车子旁。好在今天开的是X5出门,前后座空间都足够大,把已经使不上什么力气的小醉猫塞进车里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这小醉猫上车之后一直嚷嚷着要回家是怎么回事?开玩笑,既然是沈大律师亲自来接,怎么可能送她回沈宅!

安全带以后系好,座椅也调成了最舒适的角度,沈淮越这边却不急着启动车子离开:“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给你爸妈让他们亲自来接你?”

“不用这么麻烦啊,你送我回去就行了。”意识不清的小醉猫倒是一点也不怕吓。

沈淮越几乎快要被某只小醉猫理所当然的语气弄得欲哭无泪,愣了片刻才低低地问:“你想让我送你回哪里?”

“回浦越区碧湖花园。”说出这个回答时,小醉猫已经闭上了眼睛,看来离醉到‘不省人事’已经不远。

莞心的这个意外回答显然不在沈淮越的预计之内,为了留下证据,又特地多问了一次:“再说一遍。”

这会儿叶莞心已经将头偏向了另一边,但说出的回答却和刚才一字不差,而这八个字的回答也被深知证据重要性的沈大律师收进了手机里。大多数人酒醒之后都会忘记自己醉酒时做过的蠢事,留下确切的证据显然非常有必要。

回去的路上,叶莞心几乎是全程熟睡着,除了间歇性打两个让她看上去更憨态可掬的酒嗝之外,几乎没有发出其他声音。

但这样的安静只是让沈淮越思想松懈的假象,喝醉之后一睡到底的人也不是没有,但如果不搭配点别的插曲,好像也有点对不起可能是叶同学这辈子唯一一次喝醉酒的难得。

几乎是在车子停稳的同时,熟睡一路的叶莞心突然倏地睁开了眼睛,“这里是哪里?”

“浦越区,碧湖花园。”沈淮越一边难忍笑意的答,一边倾身帮她解安全带,“咱们准备上楼了,你能不能自己下车扶着我走?”

“我要回家。”回哪里是自己说的,这会儿又嚷嚷着要回家,喝醉酒的人果然不可理喻。

“抱歉,我只负责送一次,让我送你回这里也是你自己说的。”照目前的状况来看,沈大律师备下的视频证据应该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刚才我一直在睡觉,之前说过什么话已经不记得,我凭什么相信你?”叶同学这是摆明了想耍赖的节奏?

沈淮越也懒得跟她多费唇舌,直接拿出手机播放视频。

只有几秒钟的视频短片很快就播放完,傻傻地愣神片刻之后,才一脸认命地承认道:“手机上的那个人好像真的是我。”

“现在可以乖乖跟我上楼了吧?”反正结果已经无法改变,沈淮越也不会等她做了决定再行动,话音落下的同时,人已经先开门下了车。

最后叶莞心轻轻哼出的那一声‘嗯’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睡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叶莞心已经可以保持基本的平稳站立,但考虑到此时的她还处于脑子晕乎地状态,沈淮越还是一路抱着她上了楼。

然后,在电梯从B2到16楼的这段时间里,他突然惊喜地发现某只小醉猫的视线竟然一直没从他脸上移开过。

虽然逗一个意识不太清醒的醉酒之人有失厚道,在回到家把她放在客厅沙发上躺好之后,沈淮越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很好看吧?”

半靠在沙发垫上的叶莞心几乎未作任何犹豫,很老实地点头回道:“嗯,四叔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

可以预见,刚才以及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已经开始‘取证’的沈大律师也不着急给她倒水喝、拿热毛巾擦脸什么的,顺着她的话继续问道:“那你喜不喜欢这个长得最好看的人?”

“喜欢。”此时的叶莞心就好像被催眠了似的,问她什么她都会老老实实给出坦白的回答。

“是哪种类型的喜欢?”沈大律师还真是心思缜密,已经得了肯定的回答还不满足,一切细节都不放过。

“就是……不想再叫他四叔的那种喜欢。”话说到这里,叶同学的语气里隐约也带了几分委屈,她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呢,却好像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说得再具体点。”咳咳,沈大律师你这般不依不饶欺负一个被酒精麻痹的意识的小姑娘真的好么?人家都已经表白得这么清楚,还被你一字不落地录了下来,你还不满意?

“不想再叫他的四叔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做我的男朋友。”喝醉酒的人果然的胆大包天,要是放在清醒时,就是借她十个胆,某人恐怕也不敢说。

这下沈大律师才算是彻底安了心,凑上前亲了亲她的额头才想到喂她喝水、给她擦脸的事。

沈淮越原本只是想通过这个亲密的小动作表达一下内心的激动之情,却没想到某个小姑娘对这个小亲密动作竟十分在意:“干嘛突然亲我?”

“不是你说让我做你男朋友,让男朋友亲一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是吗?”这种小儿科的问题显然不可能让沈大律师犯难。

皱着眉头想了片刻之后,叶莞心似乎也觉得这回答很有道理,便也没再多问。不过,倒是能清楚地看到那张泛红的小脸上荡漾着满满的春情。

等到沈淮越准备好解酒的茶和舒缓神经的热毛巾回来,短暂清醒的小醉猫又陷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这样也好,反正他想听的她都已经说了,让她舒舒服服地一夜睡到大天亮应该能让酒醒之后的后遗症少一点。

虽然上二楼只有十一级台阶,沈淮越还是担心会不小心出状况,最后干脆抱她回了自己的房间。明天早上醒来之后,她要面对的意外状况已经够多,也不在乎多加这一项。

伺候小醉猫安稳地睡好之后,沈淮越便开始考虑该找什么借口给大哥大嫂交代的问题。

因为大哥一向对自己充分信任,这一次他也不打算撒谎,不敢说能毫不避讳地将实情全部和盘托出,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必须是事实。

听说莞心今晚出去参加同学聚会竟然喝多了酒,一开始沈淮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的是她喝多了,还是只尝试了一下?”

“我也不确定她到底喝了多少,只知道我去接她的时候她已经醉得独立站稳都困难。因为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吵着说不让我送她回去,我只能把她带回我这里来,现在她已经睡了,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异样,睡一觉醒来之后应该会没事。”严格说来,沈淮越的叙述中真正违背事实的部分并没有百分之二十那么多。毕竟,最终的目的地确实是从莞心口中说出,他不过是换了个说法而已。

“她有没有说不让你送她回来的理由?”沈淮清对这个最小的弟弟依然是充分信任,即便喝醉酒这件事在莞心身上发生实在太不可思议,他也没有半点怀疑。但,对他家闺女一出事就不想回家的坏习惯他实在理解无能。

“这种事毕竟是第一次在她身上发生,而且她可能也担心喝醉酒之后会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举动,说白了就是不想让你和大嫂看到她出糗的样子,所以才会特别强调。”对大哥的顾虑,沈淮越也表示理解,但如果是站在莞心的角度考虑,他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仔细想了想,沈淮清也觉得莞心会有此顾虑完全正常。这孩子在家里一向以温婉乖巧的形象示人,进了沈家这些年来几乎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今晚突然闹出这么一出醉酒大戏,别说是她自己会觉得面子挂不住,他和孩子她妈也还真有可能会被吓得大跌眼镜。

如果她现在只是不吵不闹的沉睡着,倒也没什么好担心。只是,自家的闺女喝醉了酒居然还要小四这个日理万机的大忙人照顾着,沈淮清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莞心本来就不胜酒力,又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喝多了少不了要闹腾,会不会太影响你的工作安排?”

“没事,她只是说话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东一句西一句的没个方向,也没怎么闹腾。而且,我这边也没什么工作非要今天完成,大哥不必担心。”

“这样,今晚你先麻烦你照顾她,我让你大嫂明天一早过去一趟。无论她是想回家,还是打算继续在你那边避风头,总得让他们知道她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沈淮清的本意是想让孩子她妈今晚就过去,但考虑到时间已经不早,而且莞心这会儿已经睡下,去了估计也和她说不上话,他也只能将安排推迟到明天早上。

“行,明天一早等莞心醒来我会跟她说,你和大嫂也别太担心,大嫂明天过来也别拉着她追问太多细节。据她的同学说,她其实并没有喝多少酒,而且喝之前也不知道喝的酒,加上酒力实在太差,所以才会弄成这样。”沈大律师这个自封的‘监护人’还真是尽职尽责,今天还没过完就开始操心明天的事。

“你多虑了,我和你大嫂可没打算因为这点小事骂她。不过是担心她不胜酒力,就算醒了酒也还是会觉得不舒服,所以才让你大嫂明天一早过去瞧瞧。”瞧这两兄弟现在说话的语气,好像突然调换了身份似的,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沈淮越这个四叔才是叶莞心真正的监护人。

大哥这一关算是顺利过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沈大总裁肯定会第一时间向孩子他妈转述刚才听到的所有事实。

依着莞心妈妈最爱疑神疑鬼的性子,可别指望她能像沈大总裁一样淡定:“这事哪能等到明天早上,就应该现在就去。咱们家的闺女喝醉了酒,却要麻烦孩子他四叔照顾算怎么回事?”

“莞心又不是第一次在小四那边过夜,你跟着瞎紧张什么。严格来说,莞心现在只是在他家里睡觉,她这么大个人,甚至连看着都不用,根本谈不上什么照顾。”虽然沈淮清心里对这个弟弟也有所防范,但总得来说都是出于谨慎的理性考虑,他也会很自然地觉得老婆的担心都是自寻烦恼。

“可这次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女孩子家喝醉酒是最容易吃亏……”

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孩子他妈口中听到类似的担心之词,沈淮清似乎也有点听烦了,不等她把话说完便急着打断:“你这是什么话,小四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对这种毫无依据‘诋毁’他家兄弟的做法,沈大总裁肯定不会肆意纵容。

孩子他爸难得在家里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说话,林若兰也很快意识到刚才确实有些口不择言,“我也不是信不过小四的为人,就是觉得他好像没拿莞心当侄女看,你说他俩最近走得这么近,在一起上班也就算了,下了班也是形影不离的,就算没人说闲话,小四这个做长辈的也应该有所顾忌吧。”

“行得正、坐得直,又没动什么坏心思,有什么好顾忌的?”沈大总裁还真是个偏私的主,任何时候都会果断选择站在自家兄弟这边。

沈淮清这边算是撂下了狠话,林若兰也再没话说。横竖明天一早就会过去见他们,到时候再找机会跟他们分明详谈就是。

另一边,和大哥通完电话之后,沈淮越本来还打算挤出一点时间将明天开会要用的资料再确认一遍,却在经过房间门口时突然发现某醉猫已经滚到了有三分之一身体几乎悬空的状态。

怎么说床和地面也隔了几十厘米的距离,这一摔要是头部先着地可不是开玩笑。

罢了,反正只是确认资料的工作,不一定非要在书房做。大不了把电脑搬过来,在查资料的同时也能顺便看着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