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1步 终极秘密

林若兰这边还在考虑该如何应对,倒是孩子他爸先把话接了下来:“好一个动静皆宜,小四总结的很到位。没想到我们养了莞心五年,竟然还不如只和她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四叔了解她。”

“这话我可不赞同,我们家最了解莞心的人非萧然莫属,我和你排在其次,只是我们的口才都不如小四,没他这么会概括总结罢了。”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五年的孩子,林若兰可不希望‘最了解莞心’这个名号被别人摘了去。

“大嫂说的是,毕竟相处时间有限,莞心在我面前可能会有所保留,我对她的了解自然也不可能全面。”大嫂始终对自己存着戒备之心,沈淮越也只能耐着性子尽量克制。

沈萧然是吃过午饭之后离的家,在他的一再坚持下,叶莞心还是乖乖地跟着送他到了机场。因为司机并没有跟着一起进送机大厅,也算是给了两兄妹发生醉酒告白事件后的第一次单独相处。

“大屏幕上显示的进度是登机,还不走?”面对这难得的独处,叶莞心的似乎并不觉得和以往的每一次有什么区别,看来她是真的已经把那场尴尬的小意外当成了过去时。

“叶莞心,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沈萧然却好像压根没听到她问什么似的,离题千里地问了她一个听上去毫无边际的问题。

“我在催你赶紧登机,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叶莞心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否认,这一点估计她自己也没想到。

而这个听上去不太正常的回答也等于间接给了沈萧然答案,他也不打算再刨根问底:“看来我的猜测没错,我也不指望你现在就告诉我那个是谁,但如果你觉得已经是时候,一定要第一个让我知道,决不能在爸妈之后,知道吗?”

叶莞心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回答很有问题,赶紧否认道:“谁跟你说你猜的没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而且,就算我真的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一定要第一个告诉你?”

“不然你想最先告诉谁?四叔?”最后的‘四叔’二字就好像是自己长了腿似的从沈萧然口中溜了出来,说完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想着趁莞心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收回,却没想到莞心这边竟然毫不犹豫地做出了肯定的回复——

“很有可能,我觉得四叔比你能守得住秘密,如果我说暂时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肯定不会到处乱说。”叶莞心这话说的真是超级有先见之明,而且很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就得到应验。

虽然莞心的干脆反应让沈萧然颇为意外,但她突然提到四叔肯定会帮她保守秘密的问题,也就意味着她喜欢的人肯定不是四叔(沈公子的神解读)。

这么一想,沈萧然的心才顿时踏实下来,“行了,我就是这么随口一问,你听过就算了。我先进去了,到了给你电话。”

“给我短信就行了,晚上我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不一定能及时接听。”随着一部分同学已经确定了未来规划,直接出国的也不在少数,大大小小的同学聚会也渐渐多了起来。小叶同学一向人缘极佳,这种时候又怎么能少得了她。

“参加同学聚会千万别喝酒,也不能晚于十点回家。”有些时候,身为哥哥的沈萧然倒更像是是叶莞心的家长,事无巨细他都要过问。

“我那点酒量自己心里有数,人这么多的时候肯定更不敢尝试。不过,不能晚于十点回家我可不能保证。反正到时候肯定会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也不会晚于十一点,你不用担心。”爸妈之前设的最晚回家时间都是十一点,没想到哥哥竟然比他们还要谨慎,自然也别指望叶莞心会乖乖应承。

沈萧然本来还想叮嘱两句,机场广播已经开始催促登机,他也只能不舍地再看毫无恋意的某人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同学聚会约定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开始,离开机场之后已经快到四点,叶莞心也没打算再回去,干脆直接约敏萱她们几个出来喝下午茶。

最近大家都在各自忙,这样的四人齐聚也是难得。见面之后少不了要问问最近都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一向最大大咧咧的可盈先开了头,说了一个她家小狗失踪一个多月之后找回来竟然怀上了狗宝宝的事;紧随可盈后面开讲的悦菲说的应该算不上什么趣事,因为报考志愿的事和家里大吵一架,她现在暂时搬去和爷爷奶奶住,正是各种郁闷烦躁的时候;而敏萱讲的主要还是有幸和肖男神一起演电影的事,虽然已经不算新鲜,但当面听她绘声绘色地讲,味道也是大不一样。

最后只剩下叶莞心还没说,而且照之前的惯例,最后说的那个人一定要爆点猛料才能来个完美收尾,不然其余三人恐怕不会放过她。

三双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自己,叶莞心也是倍感压力。思量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把那件已经是过去式的事再搬出来:“我能说的只有我哥哥前天干的那件蠢事,你们要是想知道细节的话,我可以把他当时说的话一字不落地重复一遍。”

知道莞心其实打心眼里不想再提到这事,一向爱刨根问底是徐同学也是难得好说话,“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也不想探究细节。现在我们就想知道最后是怎么处理的,是不是已经彻底没有以后。”

“肯定不会有以后啊,我已经在爸爸妈妈面前跟他说清楚了,他也承诺以后不会再干这种蠢事。而且……我还要求他早中晚各在心里提醒一次我是他妹妹的事实。加上我们家的人都站在我这边,他肯定不敢再乱来。现在我就希望他回学校之后能赶紧交个女朋友,等他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这事才算真正解决。”这些话叶莞心本来还想当着哥哥的面说,又觉得现在就说好像有点不厚道,最后只能先在闺蜜面前‘发泄’一下。

“只怕是曾经沧海,谈何容易。”在可盈看来,莞心她哥和她这种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伪兄妹一旦有了感情最难变心,莞心的愿望恐怕没那么容易变成事实。

“喂,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啊,明知道我为这事心烦,不想办法帮我解决问题也就算了,竟然还唱反调添乱。”看来叶同学是真的有点被气到,说完这一句之后便以要去洗手间为由暂时离开了位置。

“我跟去看看。”四人之中就数敏萱性子最为沉静,关键时刻也只有她最靠得住。

可盈和悦菲只以为莞心是真的在为她哥哥的事烦,但只有敏萱心里清楚,真正让莞心纠结的其实另有它事。

所以,跟着她一起去了洗手间之后,苏敏萱也是毫不含糊地一开口就直奔主题,“你哥哥回学校之后你还在沈律师家住不?”

“当然没有啦,我爸妈都回了家,问题也已经解决,我自然要搬回自己的家。”因为只和敏萱分享过这个终极秘密,突然听她提起某人的名字,叶同学的反应也是格外激动。

“可怜的沈律师,你搬回去之后他就又得孤零零地一个人住咯,也没的爱心早餐吃,你真的忍心么?”对叶莞心有足够了解的苏敏萱非常清楚现在不是和她硬碰硬的时候,果断换上了逗笑语气。

面对敏萱的逗笑语气,叶莞心却是格外紧张:“喂,你小声点啊,都已经跟你说了这是只有我跟你知道的终极秘密,要是不小心被别人听到怎么办?”

难得见莞心如此小心谨慎,敏萱只能举手投降,“话说回来,我认识的叶莞心一向是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这一次怎么优柔寡断,都已经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还不敢迈步向前?”

“还没完全弄清楚啊,至少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而且……这事不只是关乎我自己和他本人,有太多阻碍困难摆在面前,要是不小心走错一步,后果困难很严重。”而这个严重后果显然是叶莞心无法想象和接受的,她能成为沈家一员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就算会因此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她也只会觉得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不会有半点后悔和抱怨。但他毕竟是真正的沈家人,名声在外、事业有成,而且还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幺儿,如果因为她而被牵连,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沈律师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已经不用再怀疑。至于你后面担心的事,我倒觉得如果你真的相信他,就应该知道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自从见识过沈大律师的各种无所不能之后,苏同学也很自然地把他排到了自己的偶像名单里,而且排位还很靠前,所以才会觉得莞心的担心都是杞人忧天。

“这些事都不需要你亲身经历,你当然说得轻松。”虽然知道敏萱是一片好心,但叶莞心还是用一种‘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语气回复了她。

见莞心已经撂下了狠话,敏萱也再没话说。但,她还是打心眼里觉得莞心不应该再这样纠结烦恼下去。有些事,不到真的发生的那一刻,永远不知道会是什么状况。倒不如放开了胆,先做了再说。

叶同学都已经刻意找借口躲避追问,可盈和悦菲也没再烦她,等她个敏萱回来之后,四人又说说笑笑地聊起了别人的八卦。

说说笑笑间,时间也过的特别快,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很快就要到参加毕业之后第一波同学聚会的时间。

四人中有三人的大美女的叶苏孙徐组合还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话题中心,现在已经毕业,也依然是走到哪儿都能立即吸引众人的目光。

当然,这些关注其中有一半都是冲着叶莞心同学来的,其中就包括今天聚会的主角谭逸。

谭逸同学高中三年都是班长,成绩优异而且非常有管理才能,是典型的学霸加高富帅,也是全班六十四名同学中最早公开宣布大学去向的人。因为要去远在大洋彼岸的美洲大陆求学,走之前自然少不了拉着暗恋三年的女神再告白一次。

看着谭逸端着酒杯走过来叶莞心就知道事情不妙,可人家毕竟也是今天聚会的主角,总不能直接无视他扭头走人,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而谭逸这边稍稍酝酿片刻之后已经做好了开始行动的准备,看着他的表情突然变严肃,叶莞心已经大概猜到接下来他会说什么,所以先下手为强地打断了他:“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听你诉衷肠,只是想和同学们聚聚,你要是不想破坏现在的和谐气氛,就请把想说的话吞进肚子里去。”

“要我把想说的话吞进肚子里也行,你总得赏个脸陪我喝一杯。”谭同学家境富有,举办类似的同学聚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叶莞心虽然没有次次都参加,但也赏过几次脸,她在同学聚会上从来不喝酒这件事几乎是每时每刻都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谭逸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会儿突然敬这一杯酒,实在是居心叵测。

“抱歉,我喝酒过敏,恐怕只能用其他饮料代替。”虽然没有到过敏的程度,但叶莞心对喝酒这件事确实挺怵,态度也是格外坚决。

正好,敏萱端着一杯长得很像果汁的饮品经过,她便毫不客气地抢了过来,‘豪气’地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还不忘对很快就要进北美名校的谭同学祝福一番,“希望你在哥伦比亚大学也能继续当学霸,秒杀各国学生。”

无端端被抢了果酒的苏敏萱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等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莞心已经把她好不容易排队等到什锦果酒喝的一滴不剩。

乖乖,这酒可是用高浓度朗姆酒调制的,她就这一口就干了,就这样还敢说自己不胜酒力?

敏萱本来还想提醒她一下,却又突然联想到前天她哥哥解酒告白的事,于是心生一计,又倒回去排队领了一份果酒,端到了莞心面前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刚才谭班长拉着你说什么呀?”

“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我堵了回去,剩下的时间你可千万不能放我单独跟他在一起,我真是被他烦怕了,平时那么高傲的人,也会来死缠烂打这一套,九五后男生果然还是太幼稚。”说话间,叶莞心已经将敏萱送过来的果酒又喝了一半,而且完全没注意到喝下去的其实是酒。

苏同学这边也只当什么都没看到,继续附和:“行,我保证寸步不离守着你。”瞧某人这间渐渐泛红的小脸,估计是要醉,不寸步不离地守着也不行吧。

随着聚会进入到游戏环节,现场的音乐和灯光也越来越劲爆欢快,在各种炫彩灯光的刺激下,叶莞心终于有了头晕目眩的感觉。后知后觉地她这才反应过来,“敏萱,你刚才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果汁啊,是调酒师现场调制的,听说是师傅的独门秘方,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特别?”明明心里已经笑开了花,却要拼命克制着,可真是苦了苏同学。

“调酒师现场调制的怎么可能是果汁,你肯定是被忽悠了。”说了这几句之后,叶莞心已经明显感觉到头越来越重,说话好像也有点大舌头,这样的反应确实很好的应证了不胜酒力的说法。

“可是我喝着真的的果汁味道啊,你不是也很豪气地喝了两大杯?”苏同学还真是有演戏天赋,睁着眼睛说瞎话连眼皮都不打眨一下。

“不行,我现在感觉意识越来越不清醒,得趁着做出更多丢脸的事之前赶紧回去。你帮我把电话拿出来,找出家里司机的电话号码打给他,让他马上来接我。”此时,坐在叶莞心面前的苏敏萱已经有了两个,她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醉成这样回家就不怕被你父母骂?”得说,苏同学这个担心还真是非常有必要。毕竟,莞心一向是乖宝宝,醉酒失态这种事在她身上发生实在罕见。

此时的叶莞心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也没有多余的理智仔细分析敏萱的提醒,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决定。

她这边一恍神,也给了敏萱自作主张的机会。于是,求救电话很快就打到了沈律师那里。

“不是说去参加同学聚会,怎么还有空给我打电话?”沈淮越很有心地对莞心的来电设置了特别提醒,这也让他能第一时间接听。

“沈律师,是我,莞心的同学苏敏萱。我们这边出了点小状况,你能不能过来接莞心回去?”

“说详细点。”居然是另一个人拿着莞心的手机帮忙打的求救电话,沈淮越也下意识地把状况想得无比严重,语气也是难得一见的急切。

“莞心喝醉了。”虽然只有短短五个字,相信已经足够让沈大律师马上飞奔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