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60步 动静皆宜

“上一次是他吓了你,等一下见了他,你也应该吓唬吓唬他,把上一次被吓的份找回去。”虽说萧然显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但沈淮越始终觉得这小子心里的一团火并没有彻底熄灭。要想彻底熄灭这团火,必须得出点狠招才行。

“可是……从小到大都是他欺负我,吓唬他这事我连想都没想过。”只是,对叶莞心来说,这事实在有些强人所难。别说吓唬他,跟他说话稍微大点声她都没试过呢。

“凡事总会有第一次,虽说万事开头难,但没试过又怎么知道自己不行?”看来,某人是打定了主意要想把小叶同学调教成一只牙尖嘴利的小狮子,教的都是些‘狠辣’招数。

“到底该怎么做,你就跟我直说了吧。”叶莞心才不管他教的招数是不是狠辣,在她看来,只要是他出的主意,肯定不会有错,她也非常愿意听他的建议。

“当然是严肃地教训他之前对你做的事有多冲动、多愚蠢,然后义正言辞地警告他以后不准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否则兄妹的缘分也只能就此到头。”听沈大律师这建议,还真有种将小叶同学往‘歪路’上带的感觉。

“最后那句话我可不敢说,万一爸妈也在现场,听到我这么说一定会伤心死。”在叶莞心看来,不认哥哥就等于不再想做沈家的女儿,即便只是吓唬哥哥的威胁之言,她也不敢乱说。

“兄妹缘尽不等于不认父母,这事本来就是萧然不对,你爸妈肯定也会站在你这边。再说了,只是说来吓唬他的话,他要是真有忌惮,也不敢再来招惹你。”兄妹缘尽四个字就是萧然的死穴,这一点相信沈家的人都非常清楚,连终极杀招都放了,就不信这小子心里一点怕举都没有。

在沈大律师的巧舌如簧面前,叶莞心很快就心悦诚服地败下阵来,也开始默默地打腹稿,把等一下回了家要跟哥哥说的话先在心里预演了一遍。

‘离家出走’两天之后再次回家,叶莞心可以说是做足了准备,可还没真正进家门就在院子里和正在晨跑的哥哥撞上,还是让轻易打乱了她的全盘计划。毫无预兆之下突然对上眼,也让她很快就忘了之前打好的腹稿。看着同样有些错愕意外的哥哥,她还是只有呆滞发愣的份。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跟我耍狠,说等一下见了萧然要怎么训他,怎么真正见了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在她不是一个人独自回家,一路护送她回来的那个人很快就适时出现帮她,也帮另一位毫无准备的人解了围。

“四叔。”因为四叔的突然出现,沈萧然也很快找到了合适的开场白。

面对大侄子的礼貌招呼,沈淮越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向叶莞心恨铁不成钢地提醒道:“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长辈,有我在,你还怕他乱来?”

“有什么话尽管说,这两天训斥我的人已经够多了,也在乎多你一个。”沈萧然对此到底很坦然,莞心的性格他太了解,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丫头酷着脸严肃训话会是个什么样子。

“他们都是怎么训你的,看看他们说的跟我说的是不是一样。”哥哥突然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倒是把叶莞心的‘小宇宙’激发了出来。

莞心的表情确实算得上严肃认真,而且还特别有气势,沈萧然这才意识到她说要发了狠地训他都是真的,“骂得最狠的还是爷爷,老爷子直接就说我肯定是读书读傻了才会干出这种蠢事,还说智商如此低下的我根本不配做沈家的儿孙。”

想起老爷子不留情面的严肃训斥,沈萧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委屈,当初他在爸妈和爷爷奶奶面前暗暗许愿说长大一定要娶莞心当老婆时,老爷子可是表现得比谁都高兴,现在他终于敢将这个年少时的愿望付诸实施,却得了老爷子一顿痛骂,想想实在不甘心。

“我觉得爷爷骂得很对啊,读了这么多书,好的东西没学,竟然把歪心思动到自己妹妹头上,简直天理不容!”天理不容这话用在当下的场合似乎夸张了点,但配上叶同学的一脸正气凛然,还真是让人无法忽视。

“我只是勇于追求自己喜欢的……”

“你还说!”受了刺激的叶莞心终于完全爆发,气得眉头都蹙在了一起,“叶莞心是我妹妹!叶莞心是我妹妹!叶莞心是我妹妹!重要的话要每天早中晚各说一遍,前天晚上的事我就当是你喝醉酒瞎胡闹,以后要是再说同样的话,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哥哥!”

呼,终于说出来了,那酸爽还真是很难用言语形容。

叶莞心这把还没来得及回味刚才的畅快,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峻的声音,“不认他这个哥哥可以,可千万不能连我和你妈妈也不认。”

果然不出沈淮越所料,在萧然醉酒表白差点惹出大祸之后,沈家人几乎是无一例外地都选择站在莞心这边,其中尤以深大总裁表现得最为明显。

“爸爸。”有了这个坚实靠山,叶莞心也是底气更足,冲着父亲大人打招呼时,还不忘得意地看一眼已经是‘众叛亲离’的某人。

“我就出来看看,你要是没训够,可以继续,我和你妈绝不帮他说半句好话。”众叛亲离的某人现在处境已经够惨,他家老爸还要无情地再添上一把火。

“也差不多了,就等他一个回复。”严肃训话只是一种手段,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提醒某人要时刻记得他和她是什么关系。只要他时刻记得这一点,以后应该不会再冲动行事。

想到关系二字,叶莞心也莫名地心虚起来。如果所有的问题都处在关系二字上,她和自己偷偷喜欢的那个人也不会有任何发展的可能。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她心里没他,所以才会用兄妹关系当借口把所有后路都断得干干净净。

“还愣着干什么,你妹妹还在等你回话!”瞧沈大总裁这心偏的,到底谁才是您的亲儿子?

“已经吃过一次亏还不知道长记性么,这样的蠢事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干。”沈萧然已经深深地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是‘墙倒众人推’,也懒得再争辩什么。只要莞心还肯叫他一声哥哥,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胜利。

“还有呢。”可饶是如此,有人还是不甚满意。

毕竟是朝夕相处一起长大,沈萧然对莞心的了解自然非常人可比。他这个妹妹看似柔弱,但骨子里的执拗劲却是丝毫不输他,今儿要是不给她一个明确的交代,她还真有可能掉头就再跟四叔一起离开,“还有,我会早中晚三遍地提醒自己,叶莞心是我妹妹,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还要发自内心的,不能随便敷衍。”跟着沈大律师混久了之后,叶莞心也渐渐变成了一个什么事都要做到极致的偏执狂。

“一定。”沈公子现在是有错在身,自然是半句忤逆的话都不敢说。

态度、承诺、决心好像都有了,而且还有父亲大人在场,再得势不饶人的话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沉思片刻之后,叶莞心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爸爸,您觉得哥哥诚恳地做了这么多承诺之后我可以原谅他了么?”

特意询问父亲大人的意思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事实上叫出这声哥哥,也就意味着已经从心里原谅了他。

“我相信萧然也是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和你妈会话更多精力看着他,既然你肯叫他一声哥哥,我也希望这一页能就此翻过去,以后谁都不要再提。”‘热闹’过后,身为一家之主的沈淮清算是做了最后的结案陈词。

“只要哥哥能做到答应我的事,我肯定可以很快就忘掉。”叶莞心也不是那种喜欢纠结过去的人,这么扰心费神的事还是尽早忘掉的好。

兄妹俩都各自表了态,这一场在沈家人预料之中却没赶上好时机的‘闹剧’也就此收场。

已经有近一周没见到父亲大人,叶莞心少不了要拉着他闲话两句。

父女俩并肩走在前面,也给了沈萧然和四叔咬耳朵的机会:“这次的事真的要谢谢四叔从中斡旋,我就说四叔说的话她一定会听。”

“我也只能帮你这一次,莞心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要是再有下次,恐怕连老天爷也帮不了你。”沈淮越之所以会不依不饶地加上这么一句,多少还是有点私心。他这边可是已经想好了作战计划打算开始行动,绝对不会允许包括萧然在内的一切情敌跑来捣乱。

“这么说来,我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有没有机会沈萧然心里早就有数,但还是想听个明白人给他盖棺定论。

对萧然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沈淮越选择了沉默以对。相信以萧然的聪明,应该能从这沉默的回应中得到答案。

沈淮越跟着萧然一起进客厅之后,林若兰很快就发现了他手上拿着的行李箱:“莞心这一次总算是记得带行李回来了,我还怕她会在你那边住的惦记上,以后都舍不得回家。”

“在我那里不仅天天都要被我指挥着做各种额外的免费工作,忙的时候连一日三餐都要帮忙张罗,她会惦记才怪。”沈淮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轻松愉悦,虽然带了些开玩笑的语气,但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事实,最不符合实际的估计只有最后几个字。

“年轻人就该多锻炼,无论是正经工作还是家务活,你只管吩咐她去做。在家里她妈妈总是惯着她,你安排她做的这些事她根本没机会尝试,你能给她创造这样的环境是最好不过。”沈家人从来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也不认为女孩子就应该安安分分地乖乖当个文静公主。虽然对莞心一直是娇纵宠溺为主,但也从来没想过把她养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女。

“四叔这话说的可真不厚道,你给我安排那么多活,我可是从来没抱怨过,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惦记?”虽然能感觉到某人的语气带了明显的玩笑意味,但叶同学还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受了‘冤枉’,自然要本能地为自己辩解两句。

叶莞心也是笑着说的这番话,她家母亲大人却神经过敏地自动脑补了一大堆,赶紧凑上前问道:“敢情是你不想走,你四叔硬要赶你回来的?”

听到妈妈说出‘赶’这个字,叶莞心便下意识地想要为某人辩解:“也没有啊,我只是觉得爸妈都回了家,实在不好意思再打扰四叔,就先把行李带回来了。如果以后还有晚上需要帮他准备资料的时候,可能还会在那边暂住。”

虽然未来的一切都是不可预知,叶莞心却非常笃定地相信这样的机会以后肯定还会有。

只是,说完之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说的话有很大的漏洞可抓。明知道以后还有机会在他那边暂住,却把行李都拿了回来了,这不是摆明了打脸么?

不光是当事人后知后觉地想到了这一点,沈大总裁也很快抓住了这个漏洞:“既然是这样,就让你四叔回去的时候再帮你把行李带回去,免得下次还要麻烦收拾。”

“莞心可是咱们的女儿,你怎么老想着把她往别人家的赶?”对孩子他爸自作主张的决定,林若兰显然有点无法理解。她已经不止一次给老公吹枕边风,让他多‘防着点’小四对莞心的特别关心,他倒好,非但不想办法避免,还巴巴地把莞心往小四身边送。

“小四是别人吗?别忘了,莞心可是要叫他一声四叔。”沈淮清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到四叔的称呼明显有些刻意之嫌,虽然语气云淡风轻,实则‘暗藏杀机’。说白了,就是在给小四含蓄提醒。刚才在园子里,莞心义正言辞地提醒萧然让他早中晚各提醒自己一次‘叶莞心是我妹妹’,他也觉得类似的话小四很有必要多提醒一下自己。当然,他也相信小四不是那种做事没分寸的人,末了还是要把话圆回来:“他们俩年龄也相近,比起我跟你,小四可能更适合在莞心的人生转折期给她引路。”

对大哥的心思了然于心的沈淮越笑着把话接下:“只要大哥大嫂不介意,我倒是很乐意给莞心当这个引路人。”说完,又将行李箱和车钥匙一起递给了一旁的管家,“麻烦于叔帮忙将行李箱放回到我车上去。”

跟着,叶莞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还没来得及上楼的行李箱被于叔提上了出去。果然,跟沈大律师‘斗’,她的道行还浅了点啊。

沈家大孙少借着醉意向莞心表白的事早已在沈家传开,知道他下午就要回学校,他那几位最爱看热闹的堂弟们也纷纷赶来‘送别’。

“还以为莞心姐被大哥吓到离家出走之后就不会再回来了,你还真是菩萨心肠,这么快就原谅他了?”沈家的几位孙少爷之中就数年纪最小是沈蔚然最人小鬼大,即便是当着诸位长辈还有孙子辈里的老大,他也是什么都敢说。

“沈蔚然,你是不是皮又痒了!”在还没初中毕业的沈蔚然面前,沈萧然毫不客气地摆起了老大架子,提起小堂弟的衣领就要揍他。

沈萧然这边已经起了气势,却有人偏要给他泼冷水:“蔚然可是刚考过了柔道黑段,你确定还能打得过他?”因为有个从军的彪悍老爸,还不满十五周岁的沈蔚然已经疯窜到了一米七八的身高,加上平时酷爱各种体育锻炼,看着也特别的孔武有力,真要拼硬实力,沈萧然还真不一定能赢他。

被乖宝妹妹这么一打击,沈萧然的气势也明显弱了三分:“喂,不是说好不再记仇么,你怎么还跟我唱反调?”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要比武力值,蔚然本来就比你强。”这话可是冤枉了叶莞心,她本来就不是爱记仇的人,更不会把这个词用在自己的家人身上。

叶莞心的话音落下之后,沈萧然已经挽起袖子准备拉着小堂弟出去单挑,夹在中间一直当看客的老二沈悠然赶紧上前去拉,几个小的绕成一团,场面好不热闹。

见此状况,身为当家主母的林若兰不仅没上去劝,还别有用心地对眼前的状况做了一份特别的解读:“莞心这个年纪确实很需要长辈的正确引导,但还是和同龄人在一起更有活力,小四你觉得呢?”

既然大嫂特地把话题抛给了自己,沈淮越也很乐意将自己的看法如实告知:“我倒觉得莞心是个动静皆宜的女生,和同龄人一起疯闹的时候可以很有活力,在回归到成人世界的时候也能表现出和她年龄不相符的理智和冷静,所以我才觉得她的性格特别适合从事法政工作。”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