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59步 旖旎甜梦

叶莞心本来就打算提醒完之后就上楼,听了‘小管家婆’四个字之后,更是一秒钟也‘不敢’在他面前多呆,连招呼都顾不上打,蹭蹭蹭地一溜烟就跑上了楼。

什么叫小管家婆啊,不过是善意地提醒一下他不要因为忙于工作而忘记休息时间嘛,如果他不想听,她也拿他没辙,怎么说的她的话就好像圣旨一样?

呵呵,某个小姑娘好像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呢,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你说的话对沈大律师来说就是圣旨,别说违抗,连质疑都不敢呢。

虽然很快就逃了,叶同学的心情还是被四个字严重的‘影响’到,不仅走到哪儿都觉得周遭的空气充满甜意,做上一整夜和某人有关的美梦也是在所难免。

某人在叶同学的梦里出现已经不是第一次,各种甜言蜜语、牵手、拥抱之类的事他都已经不止一次在梦里对她做过。今晚终于能更进一步,亲密的程度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最后,做了整夜旖旎甜梦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刚过六点就醒了。而且,明明已经完完全全醒明白,却依然清楚地记得梦里发生的一切,即便是用冷水扑了脸,依然驱散不了脸颊上闪出的朵朵红晕。

以至于最后她不得不对着镜子不厌其烦地用警告提醒自己:叶莞心,别胡思乱想!你脑子里记得的一切都是只是一场梦,Kiss这种事情只有在男女交往到一定程度才会发生,只要他还是你四叔,就永远不会有这种可能!

洗漱完毕,对着镜子将刚才的话默念三遍之后,叶莞心才揣着依然狂跳不止的心下了楼。

唔,难得周末,竟然不到六点半就醒了,楼下依然是一片静谧,该做点什么好呢?

钉,想到了!之前都是他早起给她做营养早餐,今天也该轮到她伺候他一回。

于是,就有了沈大律师照例七点之前就起了床、洗漱更衣完到了餐厅竟然看到某人正对着手机研究家庭式简易华夫饼制作流程的情景。

虽然不太忍心打扰她的全神贯注,但考虑到如果她突然转身看到他肯定会吓得‘哇哇大叫’,沈淮越还是轻声细语地跟她说了声‘早上好’。

“早。”只顾着研究华夫饼制作流程的叶莞心根本没工夫注意时间,也不知道现在已经过了七点,突然听到某人的声音,还是小小的被吓了一跳,这一声‘早’竟有些微微打颤。

“这么早起来专心研究食谱,打算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咳咳,这话听着没什么异样,仔细一琢磨,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谁说要给你做了,是我自己想吃。”都已经被抓住了小辫子,某人还在嘴硬。

只可惜,嘴硬到底这一招对应变能力远胜于常人的沈大律师来说根本不管用:“行,你先给你自己慢慢研究着,我先煮点咖啡,然后在冰箱里找点面包对付着把早餐混过去。”这言下之意,是一点想蹭早餐的念头都没有。

咖啡就着冰箱里的面包就想把早餐对付过去?他这是在故意装可怜吧?

虽然很快就领悟到这一点,但即便知道他的真正用意,叶莞心也还是于心不忍,“你要是能等的话,等一下做好顺便分点给你也行。不过,如果我做得不成功,你可不准嫌弃。”

“顺便?”听起来某人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但这顺便二字听在沈淮越耳朵里还是格外刺耳,“之前的几次我可都是特地早起专门给你做早餐,你就准备拿这顺便二字对付我?”

被堵得无言以对时,叶莞心只能拿出杀手锏,用任性耍无赖的方式对付他:“都是你自愿的,我可从来没这么要求过你。”

而这一招在特定的时候对沈淮越来说几乎是百试不爽,这一次亦然。

罢了,顺便就顺便吧,跟她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确定了最终的制作流程之后,叶莞心便自顾自地开始在厨房里倒腾起了将各种食材混合均匀的步骤,因为太过专注,不小心将手机落在了餐桌上也没想起。

沈大律师一向最会合理利用时间,反正已经起了床,就算暂时还没早餐可吃也不可能回去睡回笼觉。反正早餐还没那么快好,正好趁此机会就着咖啡继续做昨晚没完成的工作。

只是没想到,等他端着刚煮好的咖啡出来,餐桌上某人手机突然亮了。

虽然明知窥探别人的*是极不道德的行为,沈淮越还是没能控制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悄悄地凑过去瞄了一眼。

这不瞄不知道,一瞄还真是很吓了一跳。

没看错的话,屏幕上回复的几个小字应该是来自小苏同学幸灾乐祸的取笑吐槽:叶莞心你真是没救了,做和自己偷偷喜欢的人Kiss这种梦也做得出来!

还好刚刚倒出来的热咖啡还没来得及喝,不然一边喝一边回味这话的暗藏之意,非得高兴得呛到不可。梦里有他已经够让人兴奋,梦到的竟然还是那种即便是早就动了那个心思的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此等美事,光是想想都会忍不住唇角上扬。

沈淮越本来还想等着小苏同学会不会有后续反应,但考虑到莞心随时可能出来,最后还是心有不甘地远离了餐厅。

同时,他也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等到时机一成熟,他就会考虑让她的梦变成现实。

叶莞心从厨房里捣鼓完材料搅拌的事出来餐厅时,沈淮越已经离开了很久,她自然也无从得知某人已经窥探到了她的小秘密。此时的她,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回复敏萱的取笑:做梦这种事哪是凡人能随随便便控制的,你不是也曾经做过长翅膀会飞的怪梦?

一直守在手机旁边等莞心回应的苏敏萱立即回复:我那次是因为白天看了滑翔伞表演才会做这种怪梦,同理,你的旖旎美梦梦肯定也是因为日有若思!

日有所思么?呜呜,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呢。难道她真如敏萱所说,已经没救了?

不管是有救还是没救,叶莞心现在暂时能做的也只有按兵不动。别说她暂时还没有足够的胆量打破辈分的束缚,就算没有这一层关系,也要先了解清楚另一位当事人心里到底怎么想才行吧。

抽空回了书房工作的沈淮越算好了时间才出来,没想到一现身就看到某个小姑娘正对着严重烤过、形状又不怎么漂亮的华夫饼愣愣地发呆,“怎么,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了?”

“你家烤箱功率是不是特别大,我明明是照着制作流程上写的只烤了10分钟,为什么会变成这种酱黄色?”之前的几个步骤都很顺利,叶莞心本来是挺有信心的,没想到竟是这么个结果。除了失望之外,心里更多的还是无奈懊恼。

“制作流程上可能没提醒你烘烤华夫饼需要特别的烤盘,而且要烤盘足够厚才行。没有合适的工具,第一次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先尝尝。”也只有在私底下面对叶莞心时,沈大律师才会表现出温情暖男的一面,而且几乎是无下限宠溺的那种。

不等莞心出言阻止,沈淮越已经拿了一块送进嘴里。因为烘烤过度,味道确实大打折扣,不过因为配料得当,加上还带了些刚出箱的温度,倒也不至于难以下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差,就着酸奶一起吃刚刚好。”

“你就别安慰我了,刚才我已经偷偷吃了一小块,糊味还是很重的。而且,外形也特别丑。”虽然出生在五月,叶同学却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做个点心也叫计较外形美观的问题。

“你就当是我口味比较特别,反正我觉得挺好。至于外形的问题,反正最后都要吃进肚子里,样子奇怪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说话间,沈淮越已经消灭了完整的一块,喝了一口酸奶之后,又打算对另一块发起进攻。

看着某人大快朵颐的样子,一直苦着脸的叶莞心也终于舒展了眉头。跟着,又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等一下吃完早餐一定要‘专家’咨询一个问题:明明你做的东西超级难吃,却有个人不仅不嫌弃,还吃得有滋有味,这样的情况到底意味着什么。

心里动了这个念头之后,叶莞心也是难得心急,趁着吃完之后某人拿着碗碟去厨房洗刷,便赶紧给敏萱发了私信。按说,这事应该问可盈最合适,可这丫头嘴太长,什么秘密也藏不住,什么事只要跟她一说,用不了一天就会传的众人皆知。相比之下,还是敏萱更能守得住秘密。

虽然苏同学现在也算的上有空,但也不会一直守着手机。叶莞心这边一个消息发过去,等了五分钟都没回复,她也懒得守着手机等。说好了等一下就要回去,也该上楼收拾一下行李。哥哥很快据会回学校,爸爸妈妈也回了家,她实在没理由继续留在四叔家里打扰。

于是,就有了沈淮越做完洗刷工作从厨房出来时,又一次碰巧看到某人的手机屏幕亮起的巧合之事。反正已经做了一次不道德的事,也不在乎多来一次。不过是顺便瞄一眼的事,应该不会那么凑巧当场被抓包。

沈淮越这一次确实只是在路过的同时顺便瞄了一眼,但就在他顺便瞄了一眼,正忍不住暗自窃喜的之时,一抬头正好看到某人提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

KAO,要不要运气这么背,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其实,刚刚才走到楼梯中间的叶莞心并没有看到某人偷瞄她手机的那一幕,但明明是准备离开餐厅的他突然停下脚步,眉眼之间还隐隐露出几分心虚之色,她想不神经过敏都难:“你刚才在干什么?”呜呜,她的手机就放在餐桌上啊,要是敏萱正好在刚才回了信息过来怎么办?

“没干什么。”沈淮越几乎是出于本能地随口应了一句,但依着他以往的一贯作风,这个时候肯定会反客为主地加一句‘为什么这么问’,可他刚才却没有这么做,实在让人生疑。

“那个……你刚才经过的时候我手机没亮吧?”虽然心有疑惑,叶莞心也不好直接问他,只能弱弱地先问一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没注意。”看来沈大律师的理智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没注意’的回答实在是再绝妙不过。而且,在给出绝妙的回答之后,他还很是自然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原本占着主导位置的一方身上:“你怎么拿着行李箱下来,是打算搬回去之后以后都不再来我这里借住?”

铁一样的事实摆在眼前,叶莞心也没有反驳,“反正要回家,就顺便带回去,免得下次还要麻烦你帮我送回家。而且,我觉得以后应该也没什么机会需要到你这里来借住。”

“是吗,你真这么想?”虽然接这个话题成功转移了莞心的注意力,但对她刚才说‘没什么机会’的看法,他是打心眼里不这么认为。

本来还是眼含笑意的四叔突然变得严肃认真起来,眉眼之间甚至闪出几分不悦的怒意,叶莞心这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是好。

“行了,你要是不嫌搬来搬去太麻烦,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就先带回去。”见莞心一直不回应,沈淮越也是难得没有耐心。撂下这句话之后,便自顾自地先回了房。

显然,在沈大律师看来,行李在不在这里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无论是生活用品还是换洗衣物,他都可以给她买新的,重要的是她到底打不打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只留下提着行李箱站在楼梯中间的叶莞心下也不是,上也不是,呆呆地愣了好一会儿都没迈开步子。她是很希望以后还有机会来他这里借住来着,但也不能每次都以工作为由、以他侄女的身份过来吧。就算爸爸妈妈没意见,她也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

因为注意力被转移开,叶莞心也暂时忘了手机信息到底有没有被某人偷窥到的事。知道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她才又想起这件很重要的事。

信息还是敏萱发来的,因此长时间没有收到回信,这一次敏萱只是发了一大串催促的表情符号。但因为手机屏幕够大,她发的上一条信息也依然可以清楚看到。

‘愿意吃光你做的难吃食物,除了喜欢你喜欢得要命,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

该死的APP,居然没有隐藏功能,这么长一串话,居然能一字不落的显示出来。

如果这话真的不凑巧被四叔偷窥到,她以后还要怎么见人呐。

在心里默默流完泪之后,叶莞心赶紧打开手机设置,取消了一切信息提醒。不管APP是否带隐藏功能,只要不在主页面出现,就不用担心一时走开会被人窥探的问题。

沈淮越只是回房换件衣服,顺便拿一些出门必须带的东西,很快就整装待发地再次出现在叶莞心面前。此时,他首先关注到的显然还是某人是不是真的打算带着行李一起回家的问题。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小姑娘似乎并没有被他刚才的严肃提醒吓到。行李箱就放在手边上,根本就是随时拿了就能走人的节奏。

得,她要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也那她没辙。横竖他很快就会采取行动,到时候看看她的反应再决定怎么做。

“可以走了吗?”自动忽略掉行李箱的问题之后,沈大律师又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冷静。

“可以了。”叶莞心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手已经勾到了行李箱的拉杆,“行李我还是先带回去,不然……爸妈肯定会问。”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叶莞心也大概猜到了某人还在为她决定带行李箱回家的事生气,所以才会下意识地加一句还算说得过去的解释。

莞心的解释沈淮越也早有想过,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她有这个心意,他也该知足,“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会下暴雨,你先去检查一下厨房和阳台的门窗,行李箱我来拿。”

“哦。”虽然又被差遣去做事,叶莞心却答应得异常爽快。她本来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心理准备,但最后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所以,他突然转移话题对她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

回去的路上俩人都尽量避免提到电话和行李箱的事,话题也很自然地落到了等一下回去之后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人身上:“想好等一下跟萧然见了面第一句跟他什么没有?”

“想好了,就装作若无其事地叫他哥哥呗,反正爸妈都在家,也不怕他激动犯浑。”这个问题叶莞心确实早有准备,回应得也是格外迅速。

“我倒觉得装作若无其事不是明智的选择。”经过这两天的面壁思过,萧然应该已经彻底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更应该快刀斩乱麻地趁着他最冷静的时候跟他把话说清楚。

“那你觉得我应该跟他说什么?”可能叶莞心自己还没发觉,在只有她和他独处的时候,她越来越不愿意叫他四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