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58步 小管家婆

进入密室的第二道门之后,游戏才算正式开始。因为是夜间游戏,也相应了增加了难度,还算顺利地过了第一关之后,房间的等突然灭的只剩下一盏,而且还是忽闪忽亮的那种,因为这一关需要输入数字密码才能通过,在照明如此不稳定的情况下根本就无从下手。

这一次的新游戏特地增加了音效,使得玩家在玩游戏的过程中能更加身临其境。阴森的音效再配上忽明忽暗的灯光,一种看恐怖片的感觉也油然而生。才过了不到两分钟,跟着叶莞心和沈淮越一起同行的另一组情侣中的女生已经被吓到惊叫连连:“实战游戏和网络游戏根本不是一回事,现在想返回还来得及吗?”

“游戏的设定是不能走回头路,如果不能顺利过关,就只能等闭馆的时候通道打开再回去。音效和背景灯光都是游戏开发商有意设计,目的就是为了让参与者身临其境,只要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些其实都不可怕。”见女友吓得浑身发抖,陪着一起来的男友只能暂时将寻找密码的事放到一边,耐着性子我温柔的哄。

“哦。”在害怕的时候有人在背后轻轻的拍效果还真是立竿见影,在男友的温柔安抚下,刚才已经吓得身体开始发抖的小姑娘很快安静下来。

和这对小情侣的甜蜜恩爱相比,另一组拍档的表现明显要冷静淡定的多。瞧某个小姑娘全神贯注的模样,不仅丝毫没有被阴森的音效和怪异的灯光背景吓到,反而看上去比身为男士的沈淮越更专注、更投入。

沈淮越本来还指望着某个小姑娘能像其他女生一样被吓坏之后钻到他怀里来寻求保护,没想到竟是这么个状况。瞧她一脸掰着手指头边数边嘀咕的怪异模样,沈淮越脑子里很快就蹦出‘神棍’二字:“你在算什么?”虽说这一关已经指明了是数字密码,也不能这么掐掐手指算出来吧。

“密码呀,你发现没有,灯光忽明忽暗其实是有节奏的,我觉得密码可能就藏在其中。”密码区显示的位数是四位,正好和叶莞心刚才算的结果吻合。之后,她又做了一次重复确认,结果还是4365,她也越发坚定自己的猜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得先问过拍档的意见。毕竟,在她看来,四叔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能得到他的认可才更有底气。

“你都已经猜到了,就按你说的办。”沈淮越是第一次玩这种既考验胆量,又考验智商和临场应变的游戏,很多规则和窍门都不是很清楚,他没理由不以算得上是‘专家’的叶同学马首是瞻。

“那我就试了啊。”某个小姑娘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得了首肯之后几乎是一路跑着到了机关处。

4365,密码输入,显示屏上冒出PASS字样,左边的小门很快打开了一道约半米的缝隙,而且屏幕上已经开始显示五秒的倒计时。

游戏的设定本来就是两两一组,这缝隙打开的宽度和时间也只能够叶莞心和沈淮越通过,也就是说,过了这一关之后将会是二人的专属‘旅程’。

连过两关之后,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条不设通关密码的方阵式密道,只需要顺着正确的路线一直向前,直至找到出口为止。

密道一共有528米长,一边找出口一边聊天最合适,“刚才在外面我本来还想等着你会和那个小姑娘一样被吓得想打退堂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冷静,一下子就找到了通关密码。”

“哼,现在终于知道我不是那种娇滴滴、惹人怜爱的小女孩了吧。你不知道吧,可盈她们一直说其实我骨子里就是个女汉子,我自己也深以为然。”对叶莞心这种被娇惯着长大的小公主来说,女汉子无疑是一种另类的褒奖,她也不介意和他分享。

“你只是比其他同龄女生都聪明勇敢,也没有到女汉子的程度。”沈淮越并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夸奖人的慈善家,但对叶莞心却是从不吝啬溢美之词。

“你先别忙则夸我,有些事我确实挺在行,不过方向感实在不怎么样,这一关还是你带着我走吧。”叶莞心本来还想着能靠自己走出密道,却没想到浪费了近五分钟后又回到了原地。面对这样的不利局面,自然非常需要得到高人指引。

“如果这一关真的只是拼方向感,我应该没问题。”被自己在乎的人信赖和依靠的感觉瞬间就让沈大律师的心涨得满满,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异常温柔。

密道只有零点七米宽,依然是和前一关一样配有阴森音效和忽明忽暗的灯光,在俩人不能并肩而行的情况下,走在前面带路的沈淮越很自然地想到了牵着莞心的手一起前行。

这已经不是俩人的第一次牵手,但因为身处在一个绝对不会有人打扰的私密空间内,加上隔得太近能清楚感觉到对方体温和呼吸的关系,在两只手握紧的一瞬间,俩人都感觉到现场的灯光好像突然变亮了不少。

当然,灯光变亮只是一种怪异的心理作用,能切身感受到的真实还是感觉到对方的手心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手心变热就意味着可能冒汗,这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也让叶莞心下意识地想将手缩回。

但,她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得到允许。牵着她缓步而行的那个人非但没有松手放她离开,反而握得越来越紧,跟着,还惩戒似的勾住她的大拇指轻轻捏了捏。

虽然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却让叶莞心突然有种电流流遍全身的酥麻感。跟着,便是不可自控的双颊泛红、心跳加快。

没记错的话,类似的感觉好像曾经在不止一次在梦里出现过。只是,此刻的梦想成真并没有让她觉得开心幸福,而是隐隐有些担心。

难道一直以来不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在心里偷偷喜欢他,他的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

前一关还全神贯注的叶莞心这一次明显有些走神,几乎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被带出了九转七回的迷阵。

随着迷阵被破解,已经逐渐适应彼此温度的两只手也不得不就此分开。在右手掌心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瞬间,叶莞心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要是想倒回去再走一遍我也不介意。”听这语气,某人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颇为享受。

“才不要!密道那么窄,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走了一遍我的手心都冒汗了。”咳咳,你确定手心冒汗真的是密道太窄惹的祸么?

沈淮越当然知道她是在故意找借口,却也没有无情拆穿。只是眼带笑意地看了她一眼,那惬意舒心的小眼神,满是愉悦和满足。

“你笑什么?”某人这一笑,叶莞心心里也越发没底。

“心情愉悦,情不自禁。”某人倒是老实,连半点委婉隐藏的意思都没有。

“不就是因为方向感好带着我过了这一关么,至于得瑟成这样?”虽然早已动情,但在面对感情之事时,某个小姑娘的反应力明显还是有点不够用。

人家心情愉悦明明就是因为刚才牵了你的手好吧,你大小姐怎么就自动脑补到带你通关上去了?

面对莞心的莫名质问,饶是一向巧舌如簧的沈淮越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是好。最后,只得闷闷地回了一句:“你要是不想见我太得意,下面的关卡全都听你的指挥总行了吧?”有她带路,他还乐得清闲,何乐而不为。

沈淮越这边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让某个小姑娘不再继续较劲的话,没想到竟把她的斗志都激发了出来:“指挥就指挥,别以为我没了你就不行。”

之后的四个关卡,还真是凭着叶莞心的一己之力各个击破,最终顺利逃脱成功,而且还一不小心破了密室建立以来的夜间成功记录。

既然破了纪录,少不了要给些奖励。只是,让沈淮越和叶莞心没有想到的是,密室逃脱如此高大上的游戏,破纪录的奖励竟然是一份‘暗夜之吻’主题餐厅免费情侣套餐这么‘寒酸’。

呜呜,这家游戏城的老板是不是最近正在热恋浑身都是粉红泡泡,怎么什么事都会打情侣牌,一进门就忽悠他们买了情侣夜行衣,出来又送他们情侣套餐的免费券,本来没事的都要被他硬凑作堆了。

叶莞心这边还在暗自纠结吐槽,站在她身边的某人已经伸手接过了老板送的免费大礼:“既然是免费的,我们就笑纳了。”

出了游戏城之后,沈淮越的注意力都放在关注免费券什么时候到期上,这副认真劲也让叶莞心颇感好奇,“你又没有女朋友,准备拿这免费券去做什么?”

“现在是还没有,但迟早会有。”表面上看,沈大律师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但事实所谓的‘迟早’,最迟也只能到下周六。过了这一天,免费券就将失效。

当然,他也不是非要占这点免费的便宜。主要还是因为这奖励是他们共同努力得来,所以才想和她一起分享。

好吧,这回答还真是毫无漏洞。毕竟,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他条件那么好,说不准过几天就真的交上女朋友了

想到这里,叶莞心突然觉得若真如此,对她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如果他真的交了女朋友,至少能让她断了心里那点不切实际的奢望和念想。

叶莞心并不算那种很会隐藏心事的女孩子,但在某些事情上却特别能忍。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内心潮起伏如此巨大,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没离开的某人愣是没看出异样来。

不过,回去的路上叶莞心突然接到父亲大人的亲自来电,让她想明白了就赶紧回家,不要在四叔家叨扰太久,她竟然在接完电话之后当即便做出了掉头回家的指示,才终于让沈淮越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现在已经过了十点,你确定要现在回家?”眼下所处的位置正好在中间,距离自己家和大哥家的差不多远,掉个头改变目的地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但沈淮越还是觉得莞心的这个决定来得有些突然。毕竟,之前她还特地说过再和哥哥见面的时候他一定得在场,如果现在就回去碰上,岂不是就没他什么事了?

“爸爸回家之后肯定把哥哥训了一顿,我这个时候回家他应该已经在房间里面壁思过,肯定和他见不上面。”算某人机灵,一下子反应到了点上。

“你会有这种想法也就证明其实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心理这一关过不了,闷着只会更憋屈。而且,之前我们已经说好了明天吃过早饭一起回去,现在你突然改变主意,我有理由怀疑你的心情是不是受了某些事情的不利影响。”沈淮越之所以会耐心提醒除了真心为她考虑外,最重要的目的当然还是想弄清楚心里的疑惑不解。刚才的一路相处下来都只有她和他,中间连手机都没拿出来,如果她的心情真的受了影响,‘始作俑者’只能是他!

可能是因为过度心虚的关系,叶莞心几乎是未作任何思考便果断否认道:“没有啊,我好着呢,就是觉得爸爸都亲自打电话来说了,总得给他一个交代。”事到如今,只能把父亲的大人搬出来,考虑到他在父亲面前一向恭敬,应该会认可这番解释吧。

某个小姑娘已经连杀手锏都使了,沈淮越这边也不得不有所顾忌。但,他还是想为自己对她的影响力赌一把,“要开到下一个路口才能掉头拐弯,再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到了路口你再告诉是左转还是右转。”左转是回他家,右转是回她自己的家,该如何选择,全在她。

若换做平时,三分钟的时间肯定是转眼即逝,可对此刻的叶莞心来说,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可即便是度秒如年,三分钟也就是一百八十秒的事,在叶莞心的思绪还没完全神游归位时,左右均可转向的十字路口已经近在眼前。

“你怎么说,左转还是右转?”这会儿红灯还在亮着,已经进入了二十秒倒数,算是多给了她十几秒钟的考虑时间。

“左转。”可能是因为思绪还没完全归位的原因,加上某人逼问得紧,叶同学明显有些注意力不够集中,超出自己想象的左转二字就这样不自觉地溜出了口。

等到她反应过来,左转的绿色箭头已经亮起,某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打方向盘驶进了左行的通道。

趁现在还没走出多远,叶莞心还是试着扭转局面:“等一下,那个……我刚才一时嘴快,说错了,其实我是想说右……”

可惜的是,一直守着等这个答案的沈大律师并不打算给她改口的机会:“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改口无效!”

叶莞心这边已经够郁闷,却没想到某人竟然无情地在她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不小心脱口而出的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回答,何必为难自己违心变卦?”

原本叶莞心还有点想不明白刚才为什么会一时脑抽给出‘左转’的回答,但听了他这句听上去很有道理的解释之后才终于恍然顿悟。

其实,说白了,她心里还是更想和他在一起,所以才会没经过大脑同意就将‘左转’二字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这也就是所谓的言随心动吧。

因为这一句无法辩驳的真理,某个小姑娘心里也豁然开朗了不少。在给父亲大人回电话做出‘刚才起还有点事要帮四叔做,今晚先不回去’的回复时,也是难得一见地明明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心里却比任何时候都坦然。

好在某人还算厚道,知道她最爱为这些善意的谎言纠结,回家之后还真给她安排了一项临时工作,“帮我校对一下这两份文件,找出不同,连标点符号都不要放过。”

“校对完之后呢,你今晚还要用么?”叶莞心早料到某大律师周末也有很多工作要做,白天几乎是陪着她耗了一整天,回到家开夜车工作也就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

“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绝不食言。”虽然那一晚的承诺听上去只是即时,但沈淮越早已在心里把那个零点过半之前一定会上床睡觉的承诺当成了持续有效的约定。

“最好是。”虽然他并没有明着说到底指的是答应她的哪件事,但叶莞心还是很快反应到了重点,给出‘最好是’三个字的回答时,脸上的笑意也是怎么也应酬不住。

最后,在耗费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后,叶莞心终于在两篇文档中找出了其中一个单词将S和E点颠倒的错误。而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

因此,在上楼之前,叶莞心也特地提醒了某人一句:“今晚留给你的工作时间只剩下三十分钟,你自己看着办。”

“知道了,小管家婆。”这回应,摆明了是想让某个小姑娘夜不能寐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