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55步 家庭煮夫

听了四叔刚才一席话,沈萧然也渐渐想明白了一些事。无论是昨晚的借酒告白,还是今天一大早火急火燎地杀到四叔这里来,都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脑子里有了想法就立即付诸实施的不理智行为。昨晚,他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类似的事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

“如果四叔真的觉得现在还不是和她见面的时候,我也愿意听你的建议。不过……我还是拜托你帮我旁敲侧击地问她几个问题。”大清早匆匆忙忙地赶来,总得有点收获才能安下心来回学校准备考试。不然,心里牵挂太多,就算是学霸,也会有考砸的时候。

“你是想让我帮你问她为什么和你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竟然一点超出兄妹之情的感觉都没有?”沈淮越再次展现了他的神机妙算,几乎是每个字都击中了萧然心里的最痛处。

沈萧然很老实地点了点头,沉默半晌才开口回道:“我在想,是不是我自我感觉太良好、对自己的魅力太有信心?”

“对自己有信心没什么错,只是,感情的事不是谁最好就一定要喜欢谁,更多的还是靠感觉。而且,从最开始进沈家的那一天起,莞心就把你当成了亲哥哥,有了这个前提,你也很难指望她对你有其他想法。”真是难为沈大律师,活到这么大还没正经谈过恋爱,竟然要一脸严肃地给大侄子当恋爱顾问。得亏他口才了得,说了这么多,竟然一点破绽也没露出来。

“我还以为四叔是只会打官司的工作狂,没想到说起感情的事也是头头是道,应该都是经验之谈吧?”看吧,他家大侄子也对此颇为好奇。

“你别瞎猜,和感情有关的麻烦我还从来没遇到过。我只是就事论事发表自己的见解,你要是觉得不对,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沈大律师确实在很多事情上都颇有经验,但谈恋爱这件事绝对不是其中之一,说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也不过分。

“四叔果然厉害,不仅在法庭上难求一败,情场上也是战无不胜。”沈萧然这话听上去带了明显的玩笑意味,事实上却充满试探之意。

聪明狡猾如沈淮越,自然不可能听不出来。这小子想要旁敲侧击地打听,让他如愿就是:“别以为在美国工作过的人都开放派,你四叔我骨子里可是个很保守的人,不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一律不谈,战无不胜用在我身上实在浪费。”

“四叔的意思是……你长这么大还没正经谈过恋爱?”沈萧然确实是带着试探之心问的这个问题,但四叔的回答还是让他大大的吓了一跳。

“一没时间,二也是因为太挑剔。感情上的事我还是比较信奉从一而终,自然要看准了目标才能下手。”沈淮越的这番回答听上去有点像是在耍太极,却也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那,我能八卦地问一句这个人现在出现了么?”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这才是沈萧然的终极目的。这小子,还真是会运筹帷幄找机会。

揪出萧然的‘狐狸尾巴’之后,沈淮越也是一点也不含糊,大大方方地直言回道:“如果已经出现,我早就下手,怎么会过了三十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来之前,沈萧然确实怀疑过四叔会对莞心别有用心,但听了他刚才的回答之后,又觉得自己有点‘小人之心’。他家乖宝妹妹对异性的吸引力他是一点也不怀疑,但四叔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满世界地跑了这么多国家,燕瘦环肥,什么样的特色美女没见过,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对莞心这种没长大小姑娘感兴趣的‘萝莉控’。

八卦完四叔的个人*之后,沈萧然这边想说的话也差不多该说完。既然放弃了想要在回学校之前和莞心见一面的念头,他也想尽快离开这个‘伤心地’,“回学校考完试之后大概要到七月三号左右才能回来,希望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莞心冷静。也请四叔帮忙转告她一声,如果她心里的疙瘩已经消了,我会随时恭候她的电话。”

沈萧然的这番话显然是在为告辞做铺垫,但他家四叔却还不打算放他走,“你先别忙着走,我还有话问你。”

刚起身准备说再见的沈萧然只能乖乖坐下:“四叔请说。”

“莞心昨天晚上的态度和反应你应该还历历在目,我想知道的是知道她心里到底怎么想之后,你是不是已经彻底对她死了心。”这一点不仅沈淮越自己有疑问,相信莞心也很想知道,所以他才会迫不及待找萧然要答案。

“如果四叔想听我的实话,肯定不死心。但是一要想起莞心昨晚的惊恐反应,我心里也很清楚,就算我不想死心,也改变不了她只拿我当哥哥的事实。”虽然还不满二十,但沈萧然却表现出了难得的少年老成,明知道不可能改变的事,他也不会勉强自己逆天而行,只是短时间内多少会有点心有不甘罢了。

“行,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这句话我会帮忙转告莞心,相信她听过之后应该能很快从昨晚的意外惊吓中解脱出来。”沈淮越也知道现在就要求萧然完全放下有点强人所难,但只要他能看清事实,就算是个很好的开始。

“我也希望她能尽快恢复,所以,这几天还请四叔多费心。自从下定决心报考法学院之后,她就一直当你是崇拜的偶像和奋斗目标,你说的话她一定会听。”毕竟四叔这里是莞心离家出走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落脚地,沈萧然会对他‘寄予厚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话我可不同意,她要是真的愿意听我的话,肯定是因为我说的有理、说的都是事实,跟她是不是崇拜我没有任何关系。”沈淮越想表达的意思是:如果莞心对自己真是只是因为崇拜而盲从,他不仅不会觉得开心,还会对此表示失望。

“崇拜也好,是真的被你说服也罢,总之,我相信四叔一定有能力让她尽快恢复正常。就这样了,我爸今天晚上可能会回来,他要是确定了今天回来我就明天走,要是赶不回来我就坐晚班飞机回去,这些事也请四叔帮忙转告。”沈萧然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提醒四叔,如果莞心很快就能想通,别忘了去送送他。

沈淮越会意地点了点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愣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叶莞心是在沈萧然离开约莫十五分钟后下的楼,因为一觉醒来就发现已经过了九点半,她也是格外尴尬着急,洗完脸之后不仅连保湿霜都顾不上打,只用手指随便梳理了几下的长发也是略显凌乱。

等到她带着一脸素得不能再素的脸和一头不太顺滑的长发下楼,正好看到沈大厨端着一锅带着淡淡清香的小米粥从厨房走出来。

看着某人一脸贤惠的家庭煮夫样,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早上好’也被她硬生生吞了回去。

放下盛粥的大汤碗之后,沈淮越很快就注意到了某人的另类造型:“今天是休息日,不用赶着上班,你怎么头发都顾不上梳就跑下来了?”可能是因为莞心这一头乱发太过显眼的关系,倒是让他忽略了她刚才的突然呆滞。

“那个……昨晚睡得不是很好,一不小心睡过了头,早上一醒就已经九点多,所以着急了点。”最糗的样子已经被某人尽收眼底,叶莞心只能豁出去了坦白事实。

“在我这里不需要遵守早点必须在八点半之前结束早餐的规矩,休息日你想睡到什么时候起来都行;当然,最好不要赖床太久错过早餐,这样对胃不好。你先上楼好好收拾一下再下来,正好等粥放凉。”莞心昨晚睡不好早在沈淮越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恐怕永远不会想到她的辗转难眠主要是因为他和他昨晚带回来的前同事,而不是他以为的被萧然的突然告白持续困扰。

“又要你大清早起来亲自做早餐,真不好意思。”一觉睡到九点多才起叶莞心已经够不好意思,竟然还要身为单身男士的他亲手给她做早餐,此等优待实在让叶莞心有点受宠若惊。

“你还真把自己当客人了,怎么说你也叫我一声四叔,在我这里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虽然沈淮越一直避免在莞心面前提到‘四叔’这个称呼,但同时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个称呼暂时还回避不了。如果能借着这个称呼让她安心,他也不介意拿出来当武器。

“哦。”叶莞心倒是很听话地乖乖上了楼。只是,在转身上楼的同时,她已经把四叔刚才说的这番话自作聪明地做了一番解读:不用你提醒啊,你是我四叔这件事我一直牢记在心呢,一刻也不敢忘记,生怕一个不小心忘记之后会做出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疯狂之事。

叶莞心再次下楼时已经梳起了整齐顺滑的高马尾,整个人也看上去清爽了不少。

小米粥已经凉到了最适合入口的温度,再配上纯手工的奶黄包,简单的早餐也变得格外有滋味。

只是,眼看着俩人碗里的粥都快要见底,却始终没人开口说过话,这气氛实在静谧得不正常。

面对这样的异常状况,沈大律师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僵局。认真想了想,还是决定给点狠的:“早上萧然来过了。”如果这句话都不能让她从怪异的沉默中走出来,这一天恐怕都只能和她大眼瞪小眼。

片刻的呆滞之后,叶莞心很快就错愕地瞪大了眼睛:“哥哥来过?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没有上楼叫醒我?”唔,某人还真是沉得住气,竟然等到早餐都快吃完了才说。

“你下楼的时候他刚走没多久,因为不太确定你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再次面对他的心理准备,所以没有去叫你。如果你确定已经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终于成功吸引了莞心的注意力,沈淮越也觉得安心多了。

错愕过后,叶莞心还是很快恢复冷静:“才刚刚过了十二个小时,哪里那么容易忘记。你的决定很明智,我确实还没有做好再次面对他的准备。”

“他可能今明两天就会回学校,具体安排要看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你有什么打算?”现在就忘记确实不可能,但沈淮越还是觉得莞心应该给萧然一个交代。他也坚信,莞心不会真的想失去这个好哥哥。

“四叔的意思是,我应该在他会学校之前跟他见一面?”虽然四叔的话明显是询问语气,但叶莞心还是听出了这话里的建议之意。

“一切都在你,如果你觉得还不是时候,等他回学校考完试回来再说,或者哪一天突然想通了给他打电话也行。”沈大律师这个传声机可真是做得尽职尽责,大侄子拜托的事他是一件也没落下。

过了一夜之后,叶莞心其实已经渐渐消化得差不多,也不那么纠结,但真要和哥哥见了面,该说点什么她心里还是不怎么有数。

“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在场?”最后,叶莞心还是觉得有他在,可能会安心很多。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我这边安排一下时间。”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沈淮越已经基本丧失对莞心说‘不’的能力,对她的一切要求几乎都是有求必应。

“明天吧,等一下可能要出去找敏萱,陪她去找欧小姐试镜。”要陪敏萱去试镜确是事实,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叶莞心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你还要亲自陪她去试镜?就不怕那个欧曼青就认准了你,其他人都看不上眼?”虽然莞心那个同学条件也不差,但沈淮越还是打心眼里就觉得这小姑娘和莞心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被比下去。若真如此,莞心要想摆脱那个难缠的电影明星也会更加困难。

“没那么严重吧,我看了剧本,敏萱确实比我更适合那个角色;而且,高中三年她一直是我们学校的文艺骨干,能歌善舞,还会画漫画,艺术细胞最多,演戏肯定比我行。”在叶莞心看来,这个角色根本就是为敏萱量身定做,四叔担心的事她压根没想过。

“我陪你们一起去。”虽然莞心说的确实很在理,但沈淮越还是不放心几个小姑娘在没有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参与电影试镜这种充满不可预知的事。

“你不是很多工作要做么,还有空给我们当司机?”比起简单的爱心早餐,这件事显然更让问一下觉得受宠若惊。

“司机倒是其次,主要是给你们当保镖。”沈大律师说话就是谨慎,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在你字后面加个们,以显示他做的一切不只是为了她一个。但其实真正的目的何在,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就辛苦你咯。”一大早悦菲和可盈就在私密群里说今天都没空,陪敏萱去试镜的任务就只能落在叶莞心头上。本来她还有点担心只有自己和敏萱结伴而行要是出点什么状况还该怎么办,如果四叔愿意陪同前往,当然是最好不过。

吃过早餐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和敏萱确定了下午去试镜的事。

与此同时,沈淮越也通过电话取消了原定于下午要和娄晋、秦尚进行的跨国案视频会议。

对此,秦大妖孽自然是一万个不开心,“明明是孤家寡人一个人,时间最好安排的就是你,最近这段时间动不动就更改工作计划是几个意思?”

“有事。”沈淮越这边给出的回答虽然简单明了,却也让人无法反驳。

秦尚那边已经到了嘴边的‘有什么事’几个字几乎快要脱口而出,但考虑到巧舌如簧的某人肯定会以‘私事不便透露’为由把他挡回去,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再继续追问。

大周末的,谁都想好好休息,取消工作这等好事,傻子才会拒绝。“得,你是老大,工作上的事当然是你说了算。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视频会议取消之后可不准再变。我出去找乐子的时候会直接关机,到时候要是找不到我的人可不准借题发挥找我的不是。”

“视频会议只是临时取消,迟早还是要开,你也不要走太远,找乐子也要灵活安排时间。”今儿这事确实是自己不在理,沈淮越也是难得好说话。

“行了,我会看着办。”急着安排周末活动的秦尚撂下这句话之后便急忙挂了电话,生怕某人还要不依不饶地拉着他说教。

叶莞心这边和欧曼青工作室约好的试镜时间是下午两点半,吃过午饭之后出发正合适。吃饭的地方离敏萱家只有不到十五分钟的路程,吃完之后正好去接她一起出发。

上车之后,苏敏萱最先做的事就是迫不及待地拉着莞心咬耳朵:“你和沈律师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