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54步 最需要他

叶莞心一路跑着冲出家门时,楼下客厅一个人都没有。最后还是沈萧然歪歪倒倒地跑下楼叫妈妈,才把林若兰叫了出来,“刚才莞心不是给你送了解酒汤上去,你怎么又下……”

“先别管我,出去追莞心,她……她被我吓跑了。”莞心被吓跑,沈萧然自己也被莞心的坚决态度‘吓’得彻底清醒过来。即便还是有些步伐不稳,至少他很清楚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做什么事。

“什么叫她被你吓跑?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可怕的事?”焦急地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林若兰很快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毕竟只是猜测,还是得向当事人求证:“你不会是跟莞心说了你喜……”

“现在不是追问细节的时候,现在给她打电话她肯定不会听,您赶紧叫上司机追出去看看,她应该还没走远。”不得不说,沈萧然对他这个乖宝妹妹还真不是一般的了解,竟然知道她突然冲出去不只是在园子里透透气,而是直接离开了家。

听了萧然的话,林若兰这才猛然反应过来,赶紧叫成伯安排车子。

出了沈家大宅之后左右两边都有路可以离开,现在摆在林若兰和沈家司机面前的问题就是莞心会选择哪一条路离开。

二选一的选择题,只能赌个运气。最后,林若兰还是选择了平日里进出都会走的左向。

而此时,出门右拐跑了一段路之后,叶莞心已经坐上了一辆刚送完客准备回市中心的出租车。

“小姐,要去哪里?”车子启动之后,这事司机首先需要了解的问题。

“去浦越区,碧湖花园。”叶莞心几乎是未作任何思考便将四叔家的所在的小区名脱口而出。等到她反应过来,出租车已经驶进了通往浦越区的外环路入口。虽然这个决定突然地她自己也有点被吓到,但仔细想过之后,她还是很快安下心来。突然受了这么大的惊吓,除了四叔,她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可以求助。

回来之前,因为要和敏萱谈正事,叶莞心特地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后来一直忘了调整回来,这个小小的疏忽也让她错过了母亲大人打来的不下十通电话。

虽然出门之前就听萧然提醒过,但一连打了十二通电话都没人接还是让林若兰有些始料未及,既焦急又担心的她多少有些乱了方寸,莞心不接电话,她首先想到的不是向最近和莞心走得最亲密的人求助,而是打电话找到了她的几个好朋友。

叶莞心的三个好伙伴有两个还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已经回了家的正准备洗澡,对莞心妈妈的焦急询问,三人都给出了一致的回答:在餐厅道别之后,莞心就没再跟她们联系。

之后,在莞心妈妈的拜托下,三人分别用电话、短信和手机APP的方式联系了叶莞心,也是无一例外,都没有收到回音。

更要命的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林若兰也不太愿意对外人说,最后的结果就是让三个小姑娘也跟着一起担心。

而这一切的一切,叶莞心暂时都无处得知。此时的她一心只想着赶紧找到那个她最信赖、也最需要的人好好宣泄一番,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拿出手机查看的念头。

这个时间路上已经是一片通畅,叶莞心这边还没完全调整好情绪,碧湖花园的南大门已经近在眼前。而沈淮越所住的楼层就在南大门进去的第一栋,进了大门之后就能清楚地看到A户顶层的灯大亮着,这也意味着他现在肯定在家。

之前在这里暂住过几天就是方便,从进大门到进楼层,再到上了顶楼之后直接按密码开门,都是一路顺畅。

直到,推开大门之后,一低头就看到一双细高跟的渐层女鞋摆在玄关处,她的神经才猛地被扯动,瞬间呆滞住。

四叔竟然带了女士回家,看来她来得很不是时候啊。

在叶莞心呆滞恍神的时候,沈淮越带回家的女士也很快发现了她的突然出现,便冲着楼下书房的方向叫了一声:“Kenny,你家里好像来了客人。”

“那个,不用叫他,我也没什么特别要紧的事,你们要是有事要忙我就先……”叶莞心这边最后一个‘走’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听到招呼的沈淮越已经从楼下书房里走了出来。

大嫂今天下午已经回了家沈淮越也有所耳闻,有这个前提在先,莞心竟然会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然出现实在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但更让他措手不及的是她会和方子瑜在没有他在场的情况下来了个面对面。

虽然意外轮番上演,沈淮越还是很快恢复冷静,快步走上前招呼莞心进来,跟着用介绍家人般的语气介绍道:“能自己开门进来的,肯定不是客人。她叫叶莞心,是我大哥家的养女。”

“哦,这么说来这小姑娘应该叫你一声叔叔,也要跟着叫我一声阿姨?”知道这小姑娘的来历之后,方子瑜的语气也变得随口熟络了不少。

心思敏锐的沈淮越很快就察觉到莞心这一趟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方子瑜半开玩笑似的问题也没太放在心上,让莞心先进客厅之后便冲着方子瑜招呼道:“你今天带过来的案子我要找娄晋他们商量过之后才能给你答复,再次感谢你大老远帮我带这么重要的证据回来。今天就先到这里,有问题我会跟你联系。”

这算是变相的赶人了?方子瑜怎么说也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不可能这么明显的暗示之言都听不明白。同时,她也清楚地感觉到了沈淮越对这个小姑娘的过分紧张。基于以上两点,她确实没有在此继续停留的必要,“那我就先回去了,另外,我打算参股JSY的事,你也好好考虑一下。”

“这事儿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方子瑜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法政奇才,如果她能成为JSY的一员,无疑会让事务所如虎添翼。但出于私心,沈淮越其实并不怎么想招募她。所以,给出的回答也只能算敷衍。

沈淮越话里的敷衍之意自然也没能逃过方大律师的敏锐观察力,不过,考虑到某人的专注力已经被另一件事‘勾’了去,她也不便强求,客气了两句之后便告辞离开。

送走了方子瑜,沈淮越终于可以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明显有些魂不守舍的某个小姑娘身上,“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然跑过来,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突然杀过来看到一个打扮洋气的知性美女出现在四叔家里,也让叶莞心暂时忘了火急火燎赶过来的目的。此时的她更想知道的显然另有其事:“我刚才……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好像是我先问的问题,你不应该先回答我再好奇?”但在沈淮越看来,显然还是她突然杀过来的目的更重要。

“不管,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先回答我。”实在没辙,叶莞心只能任性地耍起了小性子。

沈淮越这边正要叹气表示无奈,突然听到书房方向传来手机铃声,而且还是他特别设置的家人来电提示。考虑到莞心大晚上突然杀过来,他也很快意识到这通电话极有可能和她有关,“我先接电话,等我一下。”

接连收到‘惊吓’的叶莞心也是灵感爆棚,很快猜到这通电话可能会和自己有关,便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跟上去听到四叔叫了一声‘大嫂’之后,叶莞心的猜测也得到了证实。跟着,她的下意识动作就是冲着四叔连连摆手,以提醒他别乱说话。

可惜的是,已经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沈淮越并没有让她如愿,她这边才刚摆完手,他那边已经坦白交代了事实:“大嫂别担心,莞心确实在我这里,她也是刚刚才到,我还没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眼睁睁看着某人坦白交代了事实之后,叶莞心也意识到自己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扭头走人,‘耳不听’为净。

沈淮越这边的通话并没有持续太久,但已经足以让他明白事情的大致经过。虽然大嫂在电话里一再表示希望他能帮忙说服莞心回家,但他给出的回复却是‘以莞心现在的情绪状态,更需要远离萧然、远离沈家好好冷静。所以,暂时留在他家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若兰也觉得孩子他四叔这话说的有道理,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莞心身处在一个安全且有人作伴的地方,她和萧然心头的大石也算放下的一半。而剩下的一半,恐怕要等到莞心被她四叔完全开解之后才能完全放下。

等到沈淮越接完电话出来,还没想好怎么坦白的某人正坐在客厅和餐厅拐角处的小吧台上神情呆滞地放空,一看就知道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刚才你妈妈已经跟我说了大概是怎么回事,你还不打算跟我坦白细节?”对沈淮越来说,萧然突然对莞心表白的事无疑是今晚遭遇到最大意外,他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这件事。

“接电话之前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叶莞心这边确实还有点没准备好,加上心里总感觉有根刺堵着,索性继续任性到底。

面对某人的坚定执着,除了如实坦白,沈淮越也没有其他选择:“还记不记得下班前我跟你说最近接了个很棘手的跨国大案?”

“记得,你还说这个案子很复杂,需要组一个律师团才能应付。”对工作上的事,叶莞心的记性可是从来不会出半点纰漏,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会清清楚楚地记在脑子里。

“刚才你看到的女士就是律师团的其中一员,她叫方子瑜,是我在LA工作时的同事,也是C市本地人。她今天才刚从LA回来,除了跟我讨论这个复杂案件之外,还帮我带回了一些很重要的证明性材料。所以,简单的说就是我和她只是单纯的前同事和工作伙伴关系。”前面洋洋洒洒地说了那么一大篇,最终的关键词其实就是最后几个字。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解决,沈淮越也是真心希望这样的回答能让某个执拗又好奇的小姑娘满意。

某人的期望很美好,结果却很残酷:“可是……下班前那会儿你没跟我说这个律师团里还有女性律师啊。”面对如此老实的坦白,叶同学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都不能和女性律师合作一起打官司?”对这个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的疑问,沈淮越是既无奈又觉得好笑。真没看出来,这小姑娘‘占有欲’竟然这么强,连他和什么人组队合作的事都要管。

被沈大律师这么一反问,叶莞心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越界,管得太宽了点,“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刚才的话你听过就算了,可以无视。”

“好了,你的好奇疑惑就解到这里,现在轮到我找你要答案。”为了让某个小姑娘尽量心平气和地面对这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沈淮越特地帮她倒了一杯加了冰块的柠檬水,“想好了再说,不要回避重点。”

“我没有想过要回避重点,而且我相信这个重点你应该早就知道。”虽说这五年四叔都不在国内,但并不代表他对沈家发生的一切都毫不知情,再考虑到他一向高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这事恐怕很难逃过他的‘雷达区’。

“我只能说心里有所猜测,但在萧然坦白之前,一切都只停留在猜测阶段。直到刚才接到你妈妈打来的电话,才算真正坐实。如果你非要因为这个原因硬要给我扣上一顶知情不报的帽子,我也无话可说。”大律师的逻辑果然不同常人,怎么绕都是不违背事实,又能置身事外。

“我没怪你知情不报,只是……如果之前你能稍微给我一些提醒,刚才我也不会被吓到脑子一片空白;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想过以后都不要再回沈家、不要再和他见面。”距离突然被告白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叶莞心还是没能从被哥哥告白的意外刺激中缓过神来,她甚至不敢再说出‘哥哥’这个称呼。

“这种想法可千万不能有,在这件事情上萧然的处理方式确实有欠妥当,但你也不能因为被他的突然表白吓到就连沈家都不想回,也不再认他这个哥哥。”之前已经特地做过提醒,却没想到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沈淮越对这个行事冲动的大侄子多少也有些失望。但失望归失望,也不能因为他血气方刚的一时冲动就把他永远‘打入冷宫’。

“以后的事我还没想过,反正这两天肯定不回。”想到这里,叶莞心也不禁为四叔还没帮她把行李送回家的事心生庆幸。因为这里有现成的衣物和生活用品,继续留下借住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如果你真这么决定,那就是在逃避。”沈淮越打小就是个习惯直面困难的人,在他看来,逃避绝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一直当他是亲哥的人毫无预兆地突然冲过来告白,你总要给点时间让我适应吧?”叶莞心当然也知道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她确实还没有直面困难的勇气。

“我没记错的话,他周末就要回学校准备下周的期末考试,这一走,怎么滴也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你就打算让他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离开?”从私心来说,对某人的再次借助沈淮越当然的张开双臂表示欢迎,但从眼下的事实出发,他却不认为这个决定是明智之举。

认真地沉思片刻之后,叶莞心也觉得四叔的话很有道理,但有些事她还是不打算妥协:“反正我今晚不回去。”

“都已经这么晚了,就算你想回我也不批准。楼上主卧房的卧具还没清理,你的衣物也都还在,先给你妈妈打个电话说一声,完了早点上楼休息。萧然那边,我会找时间跟他好好谈谈。”大哥出差在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这事沈淮越也不想惊动老爷子,所以只能由他出马扮黑脸。

“刚才你不是已经跟妈妈说我没事了么,为什么还要我给她打电话?”叶莞心也不是不想打,主要是在情绪还没完全调整好的情况下不太想听妈妈帮哥哥辩解的话。

“我说了你没事她也会一直担心着,有些话还是你亲口说更有效。”沈淮越之所以如此坚持,也是因为大嫂刚才在电话里一再拜托,这事他要是没帮着办好,也不好跟她交代。

“哥哥的心思爸爸妈妈肯定一早就知道,刚才我的反应那么激动,她一定很失望吧?”到现在叶莞心依然清楚地记得哥哥说的那句‘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如果这话是真的,妈妈一定是最早知道的人。一想到爸妈一直都当她是沈家未来儿媳妇一般看待,叶莞心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甚至怀疑他们对自己的宠爱只是爱屋及乌。

“你对萧然是什么想法,她和你爸爸心里早就有数,倒也不会因为你的过激反应而失望,但肯定会觉得可惜。”沈淮越一直都知道,在莞心拒绝去D市和萧然念同一所大学时,大嫂就已经猜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但心里总归还是抱着一点点希望。今晚见了她的激动反应之后,算是扑灭了大嫂心里的最后一点火苗,最终的感觉也只能是可惜和遗憾。

可惜也好,失望也罢,叶莞心是真心觉得妈妈的心被自己伤了,这个遗憾她也会尽力想办法弥补。但眼下,她却有另外的好奇:“那你呢,你不是也早就猜到哥哥的心思,对我的过激反应你又有什么想法?”

“我只能告诉你,如果我是你,也会有同样的反应。而且,我一早就知道你对萧然只有兄妹之情。所以,就算你做出再失常、再过激的反应,我都不会觉得意外。”沈淮越的这番回答算得上中肯老实,却怎么听都有种没答到点上的感觉。

果然,叶同学对这个回答也是不甚满意。愣了片刻之后,还是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我是问你……会不会也像妈妈一样觉得失望或可惜。”

“失望或可惜?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有这种想法?”面对这个升级到直白模式的问题,沈淮越竟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因为你也是长辈,或许你也会和妈妈一样觉得哥哥对我那么好、又是和我一起从小孩子变成了成年人,我们就应该发生点什么才正常。”因为铁了心想要从四叔口中得到确切的回答,叶莞心的这番辩解听起来明显有些牵强。

“这世上的事没那么多理所当然,感情的事更是不会。你应不应该跟萧然发生点什么,跟他是不是对你好、是不是和你一起长大一点关系都没有,最重要是你心里怎么想。如果你真的因为觉得他对你好、又是沈家把你从十三岁养到这么大你就应该用以身相许的方式回报他们,我才真的会失望。”在莞心刚刚经历意外打击的节骨眼上,沈淮越本来不打算用这种严肃认真的语气跟她说教,但因为担心她会胡思乱想钻牛角尖,他还是决定拿出一点长辈的架子,认真跟她把道理讲清楚。

“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虽然同样是失望,但这个失望的原因却让某个小姑娘欣喜不已,“我先去给妈妈打电话,你要是还有工作没做完就先去忙吧。”

叶同学这边是放了心,但有人却被她勾起了好奇:“站住,你先跟我说说为什么我这么想能让你放心?”同样是失望,为什么理由不同竟会如此截然相反的效果?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是真心不希望我跟哥哥有什么。”叶莞心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犹豫,愣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说出了真心话。

“这话倒是没说错。”别说萧然是莞心的哥哥,就算他们俩没有任何关系,沈淮越也是打心眼里不希望他们俩会擦出火花。

经过刚才一番倾心详谈,叶同学的神色明显放松多了,拨通妈妈的电话之后,心情也是格外平静,“妈妈,对不起,刚才让您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虽然知道莞心这会儿正和她四叔在一起,但毕竟还没和她通上话,林若兰也是一直悬着一颗心。这会儿听到她一贯的温柔乖巧声音,心里也觉得踏实多了,“今晚你就先在四叔那边住着,等你哥哥醒了酒我再好好说他。至于他喝醉酒之后说的那些话,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总之,不管你对他是什么想法,永远都是我和你爸的乖女儿。”

“哥哥他……现在怎么样了?”受了惊吓之后突然从家里跑出来,想必除了妈妈之外,最担心的还是‘肇事者’本人,虽然心里还有些疙瘩没解开,叶莞心还是下意识地问起了他的情况。

“他也是吓得不轻,这会儿应该已经清醒得差不多了。我让他在楼上好好反省,你别管他。”莞心的态度如此坚决,林若兰心里除了觉得可惜之外,对自家儿子也是发自内心的疼惜。

五年前,他爸爸刚把莞心接回家那会儿这小子就在生日的时候许愿说长大了要让莞心当他的新娘,当时的前景现在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没想到这个愿望在莞心还没有真正长大的时候即宣告破灭,要林若兰怎能不为儿子心疼。

“哥哥心里一定也很不好受,您就别骂他了。既然是喝酒之后说的话,我就当他是喝醉酒之后意识不清地乱说,听过就算了。”虽然要真正做到可能还需要时间,但为了让妈妈放心,叶莞心还是说了几句善意的谎言。

“你能这么想最好,时间也不早,没其他事的话就早点休息,等你什么时候真的不计较了,我再让他当面向你赔罪。”毕竟是自己倾心倾力养了五年的宝贝女儿,莞心这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林若兰心里也有数。‘听过就算’四个字说起来不难,做起来可不容易,莞心毕竟还是个刚成年的大孩子,要她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强人所难。

“不要用赔罪这么严重的词,其实……我主要是毫无准备,被吓得不轻,并没有要怪他的意思。”冷静下来仔细想过之后,叶莞心也想明白了一些事。刚才发生的一切意外,她自己确实是‘受害者’,但也不能让哥哥背上个恶人的名号。他只是借着酒劲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真要追究起来还真的很难给他定罪名,又何来赔罪之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等他明天彻底清醒之后就让他过去找你?反正,有你们四叔在,他也不敢乱来。”林若兰也考虑到萧然还要赶回学校准备期末考试,自然希望这个小插曲越快解决越好。

“明天?”叶莞心的错愕反应终究还是没能和刚才说过的‘听过就算’配合上,也意味着她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他后天就要赶回学校你也知道吧?”林若兰当然也知道这样的安排确实有点着急,对莞心也有点不公平,但也是无奈之举。

情急之下,叶莞心只能搬出救星:“四叔刚才说会找机会跟哥哥好好谈谈,要不等他们谈过之后再说吧。”

林若兰早猜到小四不会对这事坐视不理,考虑到他和两个孩子的年龄最接近,也觉得由他出面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这样也好,你四叔最能说会道,他说的话萧然一定会听。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帮我跟你四叔说声谢谢。”

“妈妈您太见外了,四叔是自家人,您总跟他这么客气他会生气的。”不得不说,叶同学对自家四叔的了解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刻。

林若兰这边对莞心一出事就跑去找四叔的行为奔来还有点想法,听她自自然然地说出‘自家人’一词,心里的莫名担忧也渐渐散去,“行,谢谢就免了。你就跟他说,见了你哥哥别对他客气。”

叶莞心这才老实应道:“嗯,四叔自有分寸,您就别操心了。”

和妈妈通完电话之后,叶莞心也回去翻了一下通话记录里的未接来电。唉,妈妈一着急起来就‘乱投医’,竟然把可盈她们几个都联系了一遍,搞得她们也跟着担心。今晚要是不给她们一个交代,这几个磨人精怕是觉都睡不好。

于是,盯着手机发了半天呆之后,叶莞心还是决定在她们几个的私密群里乖乖坦白。

对叶莞心来说,哥哥的突然告白就像是在她的生活里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但在她的三位好闺蜜看来,却是迟早会发生的事。

盯着群里的信息看了几秒之后,徐可盈很快就做出如下反应:“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原来是这个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

“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几个也早就知道?”这一次,叶莞心真是想SHI的心都有了。果然如哥哥所说,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呢。

“不是太确定,但一早就看出了苗头。”跟着,孙悦菲也做出了回应。

“你们几个,实在太不够意思,早就发现了为什么没提醒我?”这些抱怨之词叶莞心不敢对着四叔说,但跟悦菲她们几个发发火还是敢的。

在这件事情上,徐可盈也不觉得她们几个有做错什么:“怎么提醒?难不成要我们神经兮兮地突然跑过去跟你说‘我发现你哥哥好像有点喜欢你’么?”

蹙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叶莞心也觉得可盈这话没什么漏洞,最后只能无奈地发了一串表示无语抓狂的表情过去。

叶莞心刚发起群聊的时候敏萱正在洗澡,这会儿拿出手机正好看到一堆抓狂表情,再结合之前的聊天信息稍作联想,她首先想到的问题就是:“那你现在在哪里?”

莞心妈妈之前打电话的时候说她好像突然离家出走了来着,不可能这么快就乖乖回了家。没回家,又没去找她们三个,她还能去哪里?

“在我四叔家。”几乎是叶莞心发出这段文字的同时,四人中和她关系最为亲密的徐可盈也跟着发了一句——

“她还能在哪,肯定是在沈大律师家里。”真是难为徐同学的反应力和打字速度,多了几倍的字数,竟然还能和叶莞心同时发出。

叶莞心之前曾经在这里暂住过几天的事几个小伙伴也是知道的,几个人精似的小姑娘能做出如此敏锐的反应也很正常。

对此,叶莞心给出的解释是:“你们总不能让我离家出走之后跑去找爷爷奶奶求助吧,而且怎么说四叔也算是家人,找他总好过去麻烦你们。”因为字数太多,这一次叶莞心果断选择了语音传送。

叶莞心的语音信息才刚传送完,立马有人看戏不怕台高地起哄道:“我们也没说什么,你干嘛这么着急解释?”

听了悦菲的犀利反击,叶莞心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解释根本就是此地无银。

只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既然收不回,她也懒得辩解,索性直接敷衍带过转移话题:“我就是跟你们说说是怎么回事,让你们别太担心。时间不早了,我又是刚刚受了惊吓的人,今天就先到这里,你们定了明天的节目安排再跟我联系。”

发出这段语音信息之后,叶莞心很有先见之明地赶紧退了APP,然后直接将手机扔到一边,再也不看。之后,四个小伙伴的私密群里又出了怎样的热闹讨论,她也无从得知。

今晚,对叶莞心来说最大的意外无疑来自于哥哥的突然表白。但,在洗漱完在床上躺平之后,她脑子里想到最多的却是今晚突然在四叔家里出现的漂亮女律师。

就像之前的很多次都无条件相信他一样,这一次他说这位一看就知道很能干的美女律师跟他只是单纯的前同事关系她也相信,可心里却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知道四叔有没有看不出来,反正她是觉得这位美女律师看他的眼神绝对不是同事看同事这么简单。

只是,就算方律师对他真的有别的意思,她又有什么立场介意和不高兴呢?严格说来,她连他真正的家人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只能像一般路人一样表示一下八卦好奇。

因为有这个让人纠结的问题困扰着,安心入眠也成了难事。入睡之后睡得也不是很沉,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怎么也醒不来。

因为是周末,沈淮越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特地上去叫她,而且还颇有耐心地亲手做了中式早餐。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精心准备的‘爱心早餐’迎来的却不是赖床晚起的小懒猪,而是昨天晚上一时冲动闯下大祸的大侄子。

找萧然进行一番促膝长谈已经在沈淮越的计划之中,但事情过去还不到十二个小时,这小子就突然杀过来,还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然跑过来?”

“怎么不见莞心?”看沈萧然的样子就知道他昨晚一定没睡好,不仅脸色极差、眼圈也是格外的深。这一开口,略显沙哑的声音也更加应证了这一点。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干脆地一进来就开门见山直奔重点。

“她还没起床,昨晚她过来的时候情绪不太对,可能心情也受了不小的影响。”沈淮越的前半句话是在回答萧然的问题,后半句则是在为莞心的晚起做解释。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四叔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等她。”沈萧然今天显然是带着特定的目的而来,不等到莞心出现跟她说上话只怕是不会乖乖离开。

“我是没什么好介意的,但莞心愿不愿意见你我也不能替她做主。”虽然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又是两个孩子的长辈,但沈淮越也不打算随便滥用职权。

“我知道她肯定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才要拜托四叔帮我好好劝劝她。”听沈萧然这话的意思,即便莞心不在这里,他也打算请四叔帮在这个忙。

“你确定莞心昨天晚上突然离家出走真的是因为生你的气?”对萧然的生气之说,沈淮越显然不太认可。

“我想不出还有其他可能。”虽然已经彻底地醒了酒,也冷静地反省了一整夜,但在某些事情上,沈萧然似乎还没有完全转过弯来。

“我倒觉得她昨晚突然出现的时候表现更多的还是慌乱无措,所以,我的意见是,你暂时还是不要跟她见面。等你回学校考完试回来已经过去十多天,那时候她应该已经完全缓过了神,你再跟她倾心长谈可能效果更好。你好好考虑清楚,如果你非要坚持,我也可以上去帮你叫醒她,但你要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沈淮越的这个建议虽然多少还是带了些私心,却也是对莞心和萧然都有利的明智之举。

“四叔认为,最坏的后果可能是什么?”来的时候沈萧然确实想过今天不见到莞心就不会走,但对四叔的建议他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还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通电话的时候提醒过你什么?”考虑到莞心的断然拒绝对萧然也是不小的打击,沈淮越也是可以婉转。

“记得,你当时说让我把握好分寸,不要女朋友没追到,还丢了一个好妹妹。”沈家基因优良,沈萧然的记性自然不会差,特别是事关自己最在乎的人,更是一点细节都不会忽略。

既然萧然把这句话记得如此清楚,沈淮越也觉得没有再重复一遍的必要。所以只是别有用意地看了他一眼,却一个字也没说。

“四叔的意思是,如果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冷静,以后她可能不会再认我这个哥哥?”沈公子还真是心思敏锐,即便四叔未发一言,他也能悟出重点。

“碍于家人的面子,她可能还是会叫你一声哥哥,但心里肯定会有芥蒂。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心思最敏感,很多事都不能想当然。”这一点,沈淮越自己也是深有体会,不然也不会一直隐忍着按兵不动到现在。

------题外话------

首定中奖的亲:mjx19851,huyu111,15658098597,al123爱读书请在文下留言领取奖励,么么哒,╭(╯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