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46步 别无所求

“我会尽量快点吃,等一下还是我自己来弄吧。”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之后,叶同学脸上的奕奕神采也顷刻间消失了一半。

“吃饭这事儿可急不得,还是我来准备。就你这么笨手笨脚的,一个不小心用力不当随时可能加重伤势。到时候我可真会下狠心不准你出门。”为了让某人乖乖坐着吃顿饭,沈大律师不惜狠心使出杀招。

“哦。”杀招一出,叶同学显然只有乖乖妥协的份。低眉顺眼地应了一声之后便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虽然简单却让人馋涎欲滴的美味早餐上。

两面煎的金黄的煎蛋配着烟熏火腿三明治吃着、醇香浓郁的延世香蕉牛奶喝着,此时的叶莞心脸上只有满足二字。

看着这样的她,人生才走了三分之一的沈淮越突然有种如果剩下的大半辈子能一直这么过下去也别无所求的感觉。

两个人的简单早餐,吃完之后需要处理的餐具只有两个盘子、两只叉子和两个玻璃杯。俩人很有默契地先看了一眼桌上的餐具,又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我去洗。”

“你去洗。”

叶莞心屁颠屁颠跑去洗碗时沈淮越也没闲着,首先要将蒸好的毛巾拿出来稍稍放凉,跟着还要遵守承诺,给大哥打电话汇报一下莞心昨晚在这里的暂住情况。

“这丫头睡觉挺认地方,昨晚在你那里还睡得好吧?”沈大总裁昨晚莫名其妙地做了整晚怪梦,一大早起来似乎有孩子她妈上错身的感觉。

“看上去精神不错,早上还是我上去敲门她才醒,应该没什么睡眠问题。”大哥的语气听上去没什么特别异常,沈淮越也是毫无保留地据实相告。

“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去事务所,我顺路过去看看。”沈大总裁依然被怪梦带来的后遗症困扰着,提出的要求也是特别奇怪。

一听这话,沈淮越立马就急了,莞心额头上的伤暂时还不能撕胶布,这要是被大哥看到还了得。

虽然一时慌乱,沈淮越还是很快调整过来,冷静地反问了一句:“大哥这是太惦记莞心,还是不放心我?”

面对小四的冷静反问,沈淮清倒是有些犯了难。只是一晚上不见女儿就惦记得非要见一面不可显然不至于,要说对小四不放心好像也不是这么回事,但也不能直接把昨晚做的怪梦告诉他吧。

沉默片刻之后,沈淮清最后还是将不冷静的冲动忍了下来:“要是不方面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你大嫂今天下午就要出发去云溪山,明天我也要去一趟新加坡,最快也要周六才回来,这几天莞心就麻烦你多照顾。”

听说大哥明天要出国,而且一去就是好几天,沈淮越还是有必要让他和莞心见上一面,“我和莞心大概八点半出门,顺利的话八点四十五能到兴乐路路口。如果大哥只是想看看莞心,我可以在路口停一下车。”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大家都是大忙人,也不可能在大早上特地挤出时间见面,沈淮清也没理由对小四的提议表示反对。

不过,这样一来,难题也就全扔给了最重要的当事人。

可怜叶同学这边前一秒还在为稍加活动之后肿胀感已经有所减轻而高兴不已,下一秒就被这个噩耗‘吓’得乱了方寸:“你怎么可以跟爸爸提出这样的建议?即便是坐在车里,额头上的伤也藏不住的好吧。”

“你爸明天要去新加坡出差,要好几天才回来,想见见你也很正常。额头上的伤也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把头发放下来戴上帽子就行了。”既然提出这个建议,额头上的伤该如何遮掩的问题沈淮越自然也早有考虑。

“爸爸要去出差,妈妈要去拜佛,也就是说在他们回来之前我可以继续在这里借住?”叶同学还真是会神游,有你这么混淆重点的么?

“要不要继续在我这里借住你自己决定,不过你爸爸确实有拜托我这几天好好照顾你。”就算大哥大嫂不在,莞心回了家也不是一个人,沈淮越也没理由因为私心强留她。

“那你自己呢,是希望在这里住到爸爸妈妈回来,还是……膝伤一好就回家去?”如果爸妈都不在家,叶莞心当然不会想回去,但问题是这家的主人是否发自内心地欢迎她。

“这种答案已经明摆着的问题还用得着问?”面对某人的明知故问,一向干脆的沈大律师也是难得‘忸怩矫情’。

“我想听你亲口回答。”如果说沈淮越的回应算矫情,那叶莞心的回答就只能算任性。

“难得有人陪我一起吃早餐,晚上有美味大餐可期待,还可以随叫随到地帮我处理工作上的事,我有什么理由不欢迎你?”虽然沈大律师的回答算不上直接,但已经足够表明他的诚意。

不过,对叶莞心来说,这样的回答已经足够让她满意,她也是难得坏心地开起了玩笑:“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在这里住到爸爸妈妈都回来再回家去。”

要处理伤处、又要乔装打扮,一番折腾,俩人也是刚刚好掐着八点半准时出了门。

不过,在到了地下车库之后,沈淮越却让人意外地启动了一辆蓝色的X5,并提出了让叶莞心坐在后座的建议。

“理由呢?”叶莞心倒是不介意独享X5的宽敞后座,却对某人的动机颇有质疑。

“没有理由,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乖乖听我的。”沈淮越如此安排显然有他的目的,但现在还不是透露这个小秘密的时候。

虽然仍有疑惑,但叶莞心最后还是败给了‘信得过’三个字。

周一的清晨各条主干道都是异常忙碌,但因为沈淮越的住处到工作的写字楼几乎是一路直行,也没受到太大的影响,最后还是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了兴乐路路口。

车子还没停稳的时候叶莞心就发现了爸爸的车,远远地就开始叫:“爸爸,早上好。”

听到熟悉的叫声,沈淮清忙摇下车窗向后看。沈淮越这边正放缓了车速慢慢靠近,也让他清楚地看到莞心在后座向他招手的一幕。

看来,梦和现实还真是反着来的,昨晚的怪梦也就只是个不真实的幻境而已。他家闺女正值青春年华,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比自己整整大一轮,而且还得管他叫叔叔的男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