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45步 移不开眼

确实,如果他不是她的四叔,事情也许会简单很多。但换个角度想,如果他和她之间不是因为有叔侄关系的牵绊,也许根本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这么一想,叶莞心也渐渐释然。虽说因为叔侄关系的牵绊导致很多事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不敢付诸实施,但这一层关系至少让她认识了他。毕竟,相遇才是一切可能的前提。

因为夜里醒了一回,足足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才又睡着,生物钟多少受了些影响,叶莞心也是难得一见地让闹钟失去了作用,眼看着就要到七点半,她依然出于雷打不动的沉睡状态。

这样的异状也让已经在楼下准备早餐的沈大律师颇为担心,犹豫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亲自上楼去瞧个究竟。

清晨在‘叩叩叩’的敲门声中醒来对叶莞心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还是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妈妈昨晚还特地交代她,在别人家里借住要守规矩,她倒好,居然睡得忘了时间,闹钟响了都没把她叫醒。

因为七分尴尬和三分的无所适从,睁眼醒来之后叶莞心并没有立即起床,甚至忘了给门外的人回应。这般纠结磨蹭的结果就是让本就有点担心的沈淮越越发着急,又一波敲门声响起时,节奏也明显快了许多。

听到敲门声突然变得急促且大声,叶莞心这才猛然反应过来,门外的人还在等着她的回应,一时也顾不上许多,掀了被单下床之后便直接光着脚走到门口开门。

在给她准备衣服的时候,林若兰心里还是有很多担心,所以即便是在盛夏季节,还是特地帮她准备了一件长袖且长度直至脚踝处的睡裙。这一身超长的公主款睡裙配上的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再加上光脚着地更显清纯的原因,此时的叶莞心看上去就像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让人看了根本移不开眼睛。

饶是一向冷静自持如沈淮越,面对眼前这位清纯如精灵的美少女,竟也有些不理智地失了神。

“四叔?”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叶莞心只能用唤他的方式让他回神。

沈淮越这才收了失控的注视,颇为生硬地轻咳了一声才开口回道:“敲了半天都没人应,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怎么样,睡了一觉之后左膝还有没有疼痛感?”

“没怎么感觉疼,就是觉得还有点胀。对不起,昨晚一直在做怪梦,睡得太沉了,闹钟响也没听到,现在才起床是不是太晚了?”一说起这个,叶同学的尴尬愧疚又来了,说着说着就下意识地挠起了头发,加上刚醒来不久,声音多少带了几分娇气,混杂在一起带来的冲击自然不容小觑。

果不其然,在挠头和小娇音的双重打击之下,沈大律师瞬间热血沸腾,连带着声音也有点飘:“没事,从这里过去事务所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咱们八点半出门都来得及。你先洗漱换衣服,早餐还有十分钟就能好。”跟着,撂下这句话之后便打算转身逃离现场。

“你自己在家做的早餐?”因为沈淮越说的不是‘早餐还有十分钟就好’,而不是‘早餐还有十分钟就到’,叶莞心便下意识地猜到今天的早餐是由他亲手烹制。

“就是煎两个鸡蛋,做点三明治什么的,很简单。”沈淮越毕竟在美国生活了五年,已经习惯了西式餐点,虽然颇有做大厨的天赋,但让他赶早准备出一顿丰盛的中式早餐还是有点难为他。

“你应该早点叫醒我的呀,我在你家里借住,这些事当然应该由我来做。”虽然沈家有专业大厨,也有家佣,但叶莞心并不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做点简单的早餐可难不倒她。

叶莞心说得理所当然,但她的理论沈大律师显然并不赞同:“就因为你在我家借住,才更应该由我这个主人亲自下厨款待你。”

“不行,晚上那顿得由我来做,你先想想晚餐想吃什么,吃早餐的时候再告诉我。”瞧这俩人,只是在一起楼上楼下的同住了一个晚上,竟有种要一起过小日子的感觉。

“你会做饭?”沈淮越之所以会有此质疑,显然还是想到大哥大嫂那么疼莞心,家里条件也允许,应该不会让她下厨房才是。

“别小瞧人,只要你想得到我就能做得出!你先下去吧,我得赶紧去洗漱换衣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吃东西超级慢,再磨蹭下去非得弄迟到不可。”做出了亲自做晚餐以作报答的决定之后,叶莞心明显舒心坦然多了,脸上也再也没有了尴尬不安的神色。

收拾好自己下楼时,叶莞心已经换上了一身学院风的简约款套裙,乌黑的长发也竖起了干练的马尾,这样的她看上去也更显青春靓丽。即便是从来不觉得自己过了三十就算进入另一个年龄层次的沈淮越,在看了这样的青春少女之后也不免萌生自己真的已经不再年轻的念头。

已经开始感觉肚饿的叶莞心完全没注意到某人的‘哀怨’眼神,自顾自地走到餐桌前坐下:“诶,四叔也喜欢喝延世的牛奶?”

“就算已经没有明显的疼痛感,毕竟还有点胀,你就不能走慢点?”沈大律师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了临时监护人,什么事都要管。

不自觉显露吃货本色的叶同学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看见好吃的就什么都忘了。”说完之后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而这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也让某人心底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沸腾热血渐有复苏之势,面对这不受控制的心潮起伏,沈淮越也只能暂时逃避,“你先吃,我去准备一下热毛巾和药酒。”

虽然这么想可能不太厚道,但叶莞心却是真心觉得四叔现在就像她的‘老妈子’,这细心周到的程度简直比妈妈更甚。她真怕跟他在一起呆久了,一旦离开会舍不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