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43步 暖萌无比

把四叔摆在和爸爸一样的位置,也就说明莞心是真心当他是长辈,确定这一点之后,林若兰很快就将忐忑不安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行了,我就是闲来没事想跟你说说话,既然你还有工作要做就先去忙。不过,毕竟做的是没报酬的工作,也不要太拼命。”

“知道了,我会把握好作息时间,给了四叔交代之后就准备洗澡睡觉。不过呢,四叔手上的这个案子还有很多后续资料要准备,我可能还要等到下周二或周三才能回去,四叔都跟您和爸爸说了吧?”把所有的麻烦都扔给四叔之后,叶莞心便一心做起了‘甩手掌柜’,个中细节也是毫不知情。现在终于能闲下来,难免还是有些好奇。

“你爸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既然是要帮你四叔做事,又可以顺便学东西,我和你爸也没理由不让你去。下周我正好和你姨妈约了去云溪山拜佛,你就安心在你四叔家住着。不过呢,在别人家暂住毕竟不比在自己家里,还是要懂点规矩,可不能跟长辈没大没小的,知道吗?”因为担心莞心和她四叔来往太过亲密,林若兰本来还打算等萧然放暑假回来之后再计划云溪山之行,但考虑到到了七月之后天气会越来越热,儿子回来她也舍不得离开家,加上现在担心已经解除,将出行计划提前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妈妈这是说哪里话,我一向对四叔很尊敬的好吧,哪敢对他没大没小。”一向以乖宝宝形象示人的叶同学是真心觉得妈妈的提醒有些多余。

“行了,只要你时刻记得他是你四叔、是你的长辈,我和你爸就放心了。”听了莞心刚才一席话之后,林若兰心里也是越发踏实。萧然还有差不多半个月就能放暑假回来,有他在家,莞心也不会整天想着往外跑,两个正处在感情懵懂期的热血青年每天都腻在一起,说不准真会产生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

带着这个美好的希望,之前一直辗转难眠的林若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叶莞心在这一通电话里也是收获不小,首当其冲的就算得知妈妈下周都不在,这样一来她也不用担心闲得无聊的妈妈会心血来潮地杀到四叔的事务所搞突袭。等到妈妈去云溪山拜完佛回来,膝伤肯定已经痊愈,这个意外小插曲就算是悄无声息地过了。

一做起事来就全情投入的叶莞心在二楼书房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期间连起身上洗手间都不曾有过,这会儿突然站起来,原本不觉得疼的左膝又开始隐隐作痛。

但叶莞心同学是个负责任的好孩子,既然答应了十一点之前会翻译完全部资料给沈大律师送下去,她也不会因为这一点小小的疼而却步。

叶莞心拖着隐隐作痛的左膝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时,沈淮越正好出来客厅倒水喝,某人一瘸一拐的可怜样也被他尽收眼底。

感觉到四叔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叶莞心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站直了身子,跟着又下意识地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因为刚才一直坐着没动,腿有点麻了突然站起来才会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多了。”

虽然叶莞心的语气已经低眉顺眼到了极致,但某人的眼神却丝毫没有要回暖的意思,最后干脆放下杯子,直接走到她身前,几乎是用幼儿园老师训小朋友的语气质问道:“马丁库帕发明手机是做什么用的?”

关键时刻叶莞心的脑子总是转得特别快,这个看似无厘头的问题背后藏着什么意思,她也是一猜即透。只是,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发火不代表会一味地认同和盲从,“我是可以用手机通知你自己上楼去,可你也不能让我一直呆在楼上吧。医生不是都说了我这膝伤除了需要休息之外也要辅以适当的行走活动,用这么慢的速度小范围地走动一下肯定没事的。”

“行啊,越来越会狡辩!”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某人据理力争的本事,但沈淮越还是有点被她的机敏反应惊到。特别是配上那一脸无辜又委屈的小模样,看着是既心疼又觉得暖萌无比。

见他没再追究,叶莞心干脆直接绕开话题:“呐,交作业,距离十一点还差十七分钟,有问题现在提还来得及。”

顺手接过之后沈淮越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将U盘放在了一旁的储物柜上,跟着又恢复到了刚才的严肃语气:“先过去坐下,不行就别勉强,一百多米远的地方都抱了,也不在乎多抱这三五米。”

叶莞心丝毫不惧,有样学样地反呛道:“十几级的下楼台阶都自己走下来了,还在乎在平地上多走这六七步?”

遭遇凌厉反呛之后,沈淮越再次有了被命中克星死死克制的感觉。看着她坚定中难掩得意的眼神,他唯一的感觉是浑身都是力气,却怎么也使不出来。

最后,他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拖着仍有不适的左腿独自走到沙发上坐下。

不过,走过去坐稳之后,叶莞心才想起这一趟下楼除了交作业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遵照医嘱再做一次热敷和药酒按摩。

已经让她叛逆了一回,这一次某人应该不会再让她肆意妄为了吧。

领悟到这一点之后,叶莞心也懒得再动,直接将受伤的左膝往茶几上一搁,俨然一副等着被伺候的大爷样。

沈大律师确实已经做好了伺候大爷的心理准备,但在看到某人的得瑟表情之后,却还是忍不住叱了她一句:“小样!”

无端端被叱的某人表示很委屈,也很不甘心:“热水和药酒我都知道在哪里,四叔要是不想帮忙的话我很乐意自己去……”

叶莞心这边最后一个‘拿’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只温暖的大手便轻柔地按在了她的左肩上:“大爷的派头都出来了,哪有半路退缩的道理。”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