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42步 注定是她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去帮忙做翻译还要在他家暂住?他们俩虽说是叔侄关系,但毕竟是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你就不怕有人说闲话?”在莞心和她四叔的相处方式上,林若兰几乎是一只拧着一根筋,听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下意识地往不好的方向想,这一次也依然如此。

对孩子他妈的过激反应沈淮清是既无奈又觉得好笑:“只要行得正坐得直,别人也找不到说闲话的把柄。别的不说,小四的为人难道你还信不过?”

“我不是信不过他,就是觉得莞心最近和他的相处方式亲密得有点不正常。认识他们俩的知道他们是叔侄关系,不知道的搞不好会以为他们俩是情侣呢。”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说到底,这才是林若兰最担心的事。

“你这话可是越说越离谱,小四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莞心也不会喜欢一个比她大整整一轮的长辈,别人再怎么以为也不会变成真,你这担心完全是庸人自扰。”虽然信缘,也坚信有些事真要发生谁也阻止不了,但沈淮清暂时还不敢往孩子她妈担心的方向想。在他看来,淮越对莞心始终还是责任更多,因为太在乎,有时会惹人误会也很正常。至于莞心,根本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任何男人动那个心思。

“你真这么觉得?”虽然孩子他爸说的认真,林若兰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事实会证明一切,信不信由你。”沈大总裁实在是被逼得没了辙,只能用这句很难让人反驳的话做结案陈词。

虽然还是无法完全放心,但看在孩子他爸如此笃定的份上,林若兰也没再多问,查了一下最近的天气预报之后便亲自上楼帮闺女收拾衣物去了。

沈淮越和叶莞心在外面吃完晚饭刚回到家,沈家的司机便带着分门别类收拾整齐的行李上了门。

司机于叔是带着夫人的叮嘱而来,进门没看到夫人心心念念惦记的人,自然要好奇地多问一句:“怎么不见小姐的人?”

“她在书房帮我做事,大哥大嫂对她有什么交代我可以代为转告。”老于在楼下按门铃的时候沈淮越就把莞心塞进了书房,加上这间公寓是复式设计,也注定了老于今晚没机会见到莞心。

“先生和夫人倒是没什么特别交代,我就是随口问问,既然小姐有事要忙,我就先回去了。”虽然没能完成夫人交代的任务,老于还是面带笑容,表现得十分谦恭客气。

“麻烦你回去跟我大嫂说一声,我的住处是复式设计,楼上楼下都有卧室,莞心已经选了楼上的主卧,我会住在楼下,请她不必担心有人说闲话的问题。”别看沈淮越并没有太多机会跟大哥大嫂朝夕相处,但对他们的了解却丝毫不比沈家其他人少,思想穿透的大嫂可能会有怎样的担心自然也逃不过他的法眼。

“是,我一定把这句话带到。”听了四少这句话,老于总算能回去向夫人有所交差。

送走老于之后,沈淮越很快就提着行李上了楼。

叶同学一回来就说要开窗换气,书房的门也大开着,上了楼站在走廊边上就能通过大开的门看到她全神贯注投入工作的样子。

这傻丫头,到底是有多爱做事,这才回来不到十五分钟时间就已经投入到了忘我的境界,一个身高超过一八零的帅气男人笔挺地站在门口专注又痴迷地看着她,她竟然毫无察觉。

沈淮越本来还想使坏心吓唬她一下,在看到她蹙眉沉思的认真模样之后又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她的全神贯注都是在为他的下一步工作打基础。

最后,他只能尽量放轻脚步,默默地帮她把行李拿回书房隔壁的主卧室。

沈淮越五年前买下这套房子的时候特地没有对楼上的主卧房做特别的装修,只是摆了一张床,放了几样最简单的家具,他不在的这几年一直是娄晋在这里帮忙看家,他也特别交代不准带任何人上二楼的主卧室,目的就是为了留着这个最大的房间精装之后作为成了家的新房用。

却没想到某个小姑娘进来转了一圈之后偏偏选中了这间房,还神秘兮兮地说这个房间的风水特别好,住在这里肯定会睡得特别香。

这个意外的小插曲也再次证明了‘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这一不可思议却又让他不得不信的说法。

如果真的注定了就是她,他也不会委屈自己‘逆天而行’。

虽然叶莞心这边的翻译工作还在进行中,沈淮越也不会因为资料没翻译完就没事可做。很快,俩人就楼上楼下各占一间书房地各自忙碌起来。

而这一忙,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若不是因为家里突然来电,叶莞心恐怕还不会去注意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妈妈,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因为几年前做过一次大手术的关系,母亲大人一向习惯早睡早起,过了十点还没睡觉实在罕见,叶莞心也是颇感意外。

“你不在家,我睡不着。”林若兰还是照例九点半一过就上了床,辗转反侧许久却怎么也睡不着,这才忍不住打了这通电话。

“我在家的时候也没陪着您一起睡啊,您这是在逗我玩吧。”叶莞心毕竟不如她家四叔那般‘料事如神’,自然不可能猜出母亲的忧心忡忡。

“先不说这个,你先告诉我你四叔现在在做什么。”虽然女儿的心情听上去很不错,林若兰却还是不能完全放心。

“他和爸爸一样都是超级工作狂,这会儿应该在楼下书房专心工作吧。我这边刚帮她翻译完资料,再检查一遍就得给他送下去。要是拖得太久,他今晚又得到凌晨以后才能休息。”唔,瞧某人这样子,似乎越来越有成为管家婆的潜质。

“你倒是挺关心他。”林若兰一听这话心里就不是个滋味,连带着语气也变得怪怪的。

叶莞心几乎未作任何思量,张嘴就答:“他是我四叔呢,我关心他就像关心爸爸一样,有什么不对吗?”

和爸爸一样?听了莞心的这番回应之后,林若兰总算可以安心睡个好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