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40步 再抱一次

约医生的时候沈淮越只考虑到了医生的名气和专业性,没顾上医院的远近,最后的结果就是一路磕磕绊绊地行使了近四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到了医院门口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发现这家医院自己曾经来过,便赶紧给某人指路:“从左边侧门进去就是停车场,出了停车场就是急诊区,你可以先下车去急诊区找护士借轮椅。”

“这里的人比刚才的社康中心少多了,你还怕被人驻足围观?”不过,她的好心提议并没有得到采纳。听某人这眼下之意,看来是打算将公主抱进行到底。

叶莞心这么聪明,当然不可能听不出四叔的话中有话,但考虑到脸红耳热的状况刚刚才退散,她实在不想再重蹈覆辙,情急之下只能仗着自己年纪小又是晚辈,任性地耍起了小性子:“被人围观总是不好,我就要坐轮椅。”

沈淮越一向自诩为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觉得是对的事就会勇往直前地坚持去做,但在小姑娘的任性胡闹面前却是毫无办法。

轮椅就轮椅吧,这大热的天,他也能少流点汗。

急诊区就在前方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沈淮越很快就去借了轮椅回来,但和他一起回来的却不是只有轮椅,还有一位清新亮丽的美女护士。

瞧这位护士姐姐喜笑颜开的样子,分明就是看着某人长得帅气养眼,非要跟着一起来的。

想到这里,叶同学的好心情也不免打了些折扣,垮着脸的小表情就像有人抢走了她看上的漂亮裙子似的。

“小妹妹好像伤的是膝盖,需不需要把轮椅前方的支架延伸出来做支撑?”医院的专用轮椅一般都有固定腿部的支撑装置,这位美女护士的询问也是非常有必要。

“谢谢,不需要。刚才就是他一路抱着我上的车,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虽然护士姐姐既漂亮又温柔,笑起来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但这一切看在叶同学眼里却格外刺眼,一向知书达理的她也是难得一见的不磊落,竟然别有用心地在话语中藏了些别的意思。

“哦,原来这位先生是你男朋友啊,难怪这么紧张呢。”这位美女护士也是个心思敏锐的聪明人,一眼就瞧出了猫腻。

叶莞心这边当然是下意识地想否认,却不想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某人抢了先,“麻烦你帮忙把轮椅送回去,我们家这小姑娘还是更希望我抱她进去。”

好一个‘我们家小姑娘’,既不违背事实,又能让人浮想联翩,相信美女护士在听了这个称呼之后应该能更确定这俩人就是情侣关系。

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美女护士也明显没有刚才热情,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便推着轮椅原路返回。

轮椅已经被推走,摆在叶莞心面前的就只剩一条路:再被他抱一次!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明显是她主动自找,甚至说是赖上也不过分。所以,无论他走得是块还是慢,她都不好意思再抱怨。只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刚才你怎么不解释?”

“不过是个以后都不会再见面的陌生人,没这个必要。”沈淮越的回应听起来带了几分耍太极的意味,但却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他一向做事都是不在在乎外人怎么看,一个不会再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更是没必要放在心上。

比起沈淮越的豁然坦荡,还是个大孩子的叶莞心对这些事倒是挺在乎,“我不管,等一下见了医生之后你要第一时间介绍我们的关系。”不相干的护士可能以后不会再见,他特地约的骨科专家肯定不会只见过一次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叶莞心才会先把话撂下。

面对某人几乎是命令式的指示,沈淮越并没有直接回应,只是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

然后,在见了约好的骨科专家杨振勋医生之后便很主动地先做了介绍:“您好,我是秦尚的朋友沈淮越,受伤的这位是我的侄女叶莞心。”

“姓氏都不一样,是外甥女吧?”这位颇有名气的骨科专家是以为年近六十的慈目老人,长了一张弥勒佛圆脸的他性子也是格外幽默风趣。

面对杨医生半带玩笑的疑问,沈淮越已经做好了回应的准备,却不想,有人比他还着急:“是侄女啊,只不过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他是我爸爸的亲弟弟,但我只是我爸妈收养的养女。”

“原来是这样。”杨医生的疑问不过是顺势这么一说,并非有心八卦,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便没再多问,做好手部消毒处理,便投入到了检查伤处的工作中。

毕竟是德高望重的专家,即便不做仪器检查也能很确定地告诉伤者伤处并没有发生骨折。但为了确定最好的治疗方案,还是得进行专业的拍片检查。

经过专业检查,很快就有了结论,局部红肿和疼痛都是因为伤处有淤血造成,因为淤血面积并不大,只要用热敷再辅以活血化瘀的药酒早中晚进行按摩治疗,很快就能痊愈。

听了杨医生的诊断结论,沈淮越悬起的心这才放下,但叶莞心这边还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那什么……我受伤的事还没跟爸妈说。”虽然不严重,但终究是脸上挂了彩,膝盖处的伤暂时也会影响到正常行走,想瞒住爸妈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怕他们担心?”大哥大嫂有多疼莞心沈淮越是知道的,她会有此顾虑也很正常。

“爸妈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肯定会下令不准我和敏萱她们来往过密,可她们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们去哪儿玩都会叫上我,若是我突然疏远,她们肯定会不要我这个朋友。”正是因为知道父母有多紧张自己,叶莞心才一直犹豫着没敢向家里汇报。

“那你想怎么办?”莞心这么大的女孩子确实很需要同龄好友作伴,虽然她的担心不一定会变成事实,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沈淮越也不好强求她一定要向家里汇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