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37步 又急又气

但,让叶莞心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边只是确定了谁是第一个想告诉的人、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下一秒,便接到了此人的意外来电——

“你现在在哪里?”听这语气,明显带了几分担忧的急切。

“还在敏萱家里。”毫无准备的叶莞心虽然满心忐忑,还是照实做了回答。

“刚才收到消息,说萧峻跑到苏家去捣乱,现场还有人受了伤,受伤的人是谁?”沈淮越这边确实收到了很可靠的‘线报’,但因为向他做汇报的人并不认识叶莞心,一些关键信息还是得直接找当事人确定。

“你怎么知道萧峻跑来敏萱家里闹事?”乖乖,他的信息网也太强大了吧,萧峻被带走也就不到十分钟时间,这消息怎么会这么快传到他的耳朵里?

“回答我的问题,现场受伤的人是谁?”某人心里正焦急不安地纠结着,哪有闲工夫回应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

“是……我。”虽然回答的是无法隐藏的事实,而且只需要用两个字做回答,但两个字之间的间隔时间却长达五秒钟,可见此时的叶同学有多心虚。

“早上出门之前我怎么跟你说的?”又急又气的沈大律师也是难得不冷静,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问她的伤情,而是劈头盖脸开骂。

“你的叮嘱我都牢牢记在心里,可意外都是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发生的,我只是过去拉架,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虽然四叔的生气指责都在叶莞心的预料之中,但对他没有第一时间询问她伤得严不严重的反应她还是发自内心地表示不满意。生气归生气,这种时候还是得会分轻重缓急吧。

“在场的其他人都没去拉架,就你爱多管闲事!”隔着电话,沈大律师自然不可能揣摩某个小姑娘的傻萌心思,也丝毫没有想要切换话题的意思。

“我就是比其他人倒霉呗。”一再挨骂的小姑娘叶有点恼了,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匆忙挂了电话。

看着莞心接了一通电话之后脸色突然变得这么难看,三位小伙伴也只能面面相觑地表示好奇,都不敢随便发问。

缓了一阵之后,叶莞心终于小心翼翼地用一只脚支撑着站了起来,“先去社康处理额头的伤口,等一下我会自己打电话回家跟爸妈说。”

“你的膝盖好像都有点肿了,要不要我背……”

孙悦菲的好心建议还没来得及说完,叶莞心手上的电话再次响起。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接通电话之后,叶莞心几乎是下意识地呛了一句:“还没骂够吗,都已经挂了你又打来?”

电话那段的沈淮越在被挂电话之后已经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被她这么一呛,也越发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理所当然的,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伤到哪里了,严不严重?”

“死不了啊,就是流了点血。”饶是沈大律师的语气已经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久等的叶同学还是觉得不甚满意。

“现在不是跟我赌气的时候,说得详细点!”虽然自知有错,但沈淮越还是没能克制住夹杂着焦急担心的火气。

叶莞心也感觉到电话那段的某人现在是真着急,也不敢再跟他耍小性子:“就是……额头擦破了一点皮,还有……膝盖被画框砸得有点红肿。敏萱家住的小区对面就有一家社康中心,我们打算先去处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做一些简单的检查再决定要不要去大医院。”

“膝盖被砸伤可大可小,如果感觉到明显的疼痛感,最好不要勉强下地行走。先让你那两个同学扶你去社康中心简单的处理一下,如果没有其他伤处,等我赶过去再做决定。”说话的同时,沈淮越已经火速奔至地下车库上了车,不堵车的话,应该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莞心说的那间社康中心。

听说他要赶过来,某个傻姑娘很快就忘了几分钟前被他痛骂的事,心里安心踏实的同时,脑子也有点拧,跟着又傻乎乎地问道:“那个……你都不用问一下敏萱家住在什么地方么?”

叶莞心问出的这个问题已经不能简单的用傻蠢来概况,他既然能第一时间得知萧峻跑来闹事被抓,获取详细地址自然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还有什么疑问等我到了再说,赶紧让你的同学带你去社康处理伤口,天热容易感染,只是擦破了皮也不能掉以轻心。”说话间,沈淮越已经驾驶豪车离开了地下车库,很快就要进入监控路段。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一等良民,开车打手机这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事沈大律师可不会干。

这一次是沈淮越先挂了电话,但接完电话的叶莞心却比刚才自己先挂电话时心情愉悦得多。

面对这‘冰火两重天’的颠覆性变化,徐可盈同学终于坐不住了,“坦白交代,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不是说要先去社康处理伤口,赶紧啊,再磨蹭毛巾都要染红了。”为了转移可盈的注意,叶莞心多少有些夸大其词。

但这一招对徐同学却非常管用,“看着里摔破了头的份上先饶过你,晚点再跟你算账。”

在悦菲和可盈的左右搀扶下,叶莞心很快就被送到了就近的社康中心。虽然毛巾染红的程度看上去有点吓人,但其实伤处面积不算大,也只是表面的皮外伤,做完消毒处理后血很快止住,医生也一再保证,只要不让伤口感染,应该不会留下疤痕。

但因为社康中心医疗设施配备不是很完善,有些检查做不了,只是通过观察和接触,医生对膝盖处的伤也不敢妄断,最后还是建议伤者到大医院做检查。

听完医生的建议之后,急性子孙同学很快就站上前:“我先去叫车。”

“不用了,还要等个人。”对叶莞心来说,某人说的话就是圣旨,她是一刻也不敢疏忽,特别是在自己不听他的话不小心把自己弄伤的情况下,对他的吩咐更是不敢怠慢。

“等谁?”悦菲、可盈和敏萱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