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36步 蠢动之心

听了莞心的回答之后,沈淮越便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但即便他是真的关心她,也有长辈的有利身份,也没有权利强迫她做出违心的决定,只能从其他方面再做考虑,“除了你还有谁会去?”

“可盈和悦菲都会去啊,她们俩上次你也见过,都不是娇滴滴的柔弱型,悦菲的爸爸还是特警出身呢,她的性子比好多男生还刚烈,而且还是跆拳道黑带哦。”叶莞心也知道四叔担心的点在哪里,自然是投其所好,想尽办法让他安心。

沈淮越这边也意识到某个小姑娘已经是铁了心,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啰嗦地再叮嘱两句还是少不了:“有几个小伙伴跟你一起去还好,但还是要多加小心,发现不对劲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知道吗?”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知道需要帮助时该找谁。”面对这位比爸妈还啰嗦的四叔,叶莞心有时候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但同时,心底也会莫名地泛起丝丝甜意。

一向以冷面形象示人的他私底下其实并不是多话的人,在她面前突然变得这么啰嗦无疑会显出她的与众不同,单是这一点已经足够让她兴奋好久。

叶莞心说的轻松淡然,但她那句‘知道需要帮助时该找谁’却让沈大律师暗自窃喜不已。虽然她并没有直接说明,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讯息就是已经把他列为了发生突发状况之后想到的第一人。

对一个已经生了蠢蠢欲动之心的男人来说,这一点可是意义非凡。

俩人就这样各自隐藏心思地暗自窃喜着、兴奋着,谁也不愿意将情绪轻易外露,更不敢随意窥探对方的心思。

因为有确实可靠的证人证物证,沈大律师代表委托人提出的撤诉申请很快就得到律政处的批准,苏妈妈也在坐了5天‘冤一狱’之后在周五下午平安回到了家。

但,正如沈淮越担心的那样,苏妈妈的平安回家并不意味着这个案子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此终结。虽然苏妈妈已经承诺除了房子之外不会再争取亡夫留下的其他遗产,却还是没能让继子萧峻满意。

萧峻借着商量父亲后事的理由上门,苏妈妈也没理由将他拒之门外,却没想到进门之后,满身酒气的萧峻就开始打杂家里的电器家具,还口出狂言地放话说‘房子可以给你们,但这房子里的东西你们一件都别想留’。

带着七分醉意的萧峻开始无理打砸时,叶莞心和可盈、悦菲也正好在场。假小子性格的孙悦菲平日里刚烈惯了,遇到这种事难免冲动,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和借酒装疯的萧峻动武。

从来不崇尚武力解决问题的叶莞心见状不妙,顾不上第一时间打电话求助,赶紧上去拉。可怜她不仅比悦菲矮了半头,体重也差了两位数,虽然勉强把悦菲拽了回来,却在后退时因为重心不稳摔了个趔趄。

由于地面到处都是萧峻打砸后散落的凌乱,叶莞心向后倒地后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被萧峻砸成两半的茶几,在倒地的一瞬间还被顺势滚落的装饰画框砸到了膝盖。

一瞬间,鲜红的血便顺着叶莞心光洁的额头顺势流下,模样甚是吓人。但,更让她担心的显然还是膝盖处的伤,画框虽然不算大,但毕竟是木质硬物,若是不走运砸到骨头可就糟了。

刚刚报完警的徐可盈一出来就看到莞心‘头破血流’的惨状,被吓坏的她赶紧大叫一声:“我已经报了警,识相的就赶紧停止暴力行为。”

徐同学天生大嗓门,激动之下更是分贝惊人,加上眼前突然有人受伤流血,借酒装疯的萧峻也被吓得当场傻了眼。他这一趟来的目的只是想毁掉房子里的家具电器,不小心误伤到不相干的人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也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所以,他还是会下意识地为自己辩解:“她是自己摔倒,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怎么没关系,如果不是因为你突然闯入胡乱打砸,导致地面凌乱不堪,甚至出现明显的伤人隐患,我就算摔倒也不至于摔破头血流不止。从现场的状况来看,我的受伤绝对和你有直接关系!”此时的叶莞心已经接过敏萱递过来的毛巾捂住了额头,因为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疼痛感,她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去医院做处理,而是义正言辞地和伤人凶手对峙起来。末了,还不忘提醒可盈赶紧拍照存证。

“哇,你这一个星期跟着沈大律师果然不是白混的。”火速将现场拍照留存之后,徐可盈还不忘对莞心的犀利回应做一番感慨。

听可盈提到‘沈大律师’四个字,叶莞心才想到这事恐怕不太好向某人交代。早上出门前四叔还特地打电话叮嘱过她,没想到他最不想见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可是,大家都好好的,就她一个人受了伤,而且伤的部位还不止一个。要是乖乖汇报,肯定会被骂得很惨,说不定以后会严令禁止她和敏萱有亲密接触也有可能。

敏萱家附近就有一处出警点,可盈报警之后不到五分钟就有警察上门,悦菲一直挡在门口没让萧峻出去,为警察叔叔的顺利拘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萧峻被带走之后,危机才算暂时解除,众人的注意力也很快转移到叶莞心身上——

生活阅历最丰富的苏妈妈最先站了出来:“家里的急救箱里消毒水和胶布都有,要不要先消毒处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天气热,可不能感染。”

和苏妈妈的关注点不同,她家闺女敏萱最先想到的不是健康安全,而是漂亮的问题:“不行,莞心伤的可是面部,要是处理不当留下疤痕破相可就糟了,而且膝盖处的伤也不知道严不严重,一定要去医院找医生做专业处理。悦菲腿长跑得快,赶紧下去叫车。”

“额头上只是轻微的擦破了一点皮、流了一点血而已;被压到的膝盖也不是很疼,应该没有伤到骨头。小区对面就有一家社康中心,过去做一些简单的处理就好了。”倒是当事人自己一点儿也没把脸上的伤当回事,说着说着,还拿下毛巾瞧了一眼到底流了多少血。

有轻微晕血反应的徐可盈赶紧上前替她重新按住流血部位:“别乱动,血还没止住,还是先送社康中心把表面伤口处理好了再说。”说完又冲着悦菲指挥道:“你给莞心的爸妈打电话说一声吧,让两位家长也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悦菲还没来得急掏手机,叶莞心便激动地否定了可盈的建议,“不行!先不要打!”

虽然爸妈才是她的监护人,但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却另有其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