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34步 对你负责

打结的脑子解开之后,叶莞心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刚才确实问了一个傻问题,“那什么,我就是随口说说,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

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一个‘到’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的某人很快却很快做出了回应:“天生丽质的人穿什么都好看,你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你穿成这样我也没有不喜欢,只是看惯了你青春活泼的样子,还是觉得清新自然的形象更适合你。”

没有不喜欢么?换个说法就是喜欢咯?

这么一想,叶同学那颗略有些纠结的心也很快放松下来,“知道了,明天我会换回之前穿的衣服。”其实,穿成这样她自己也很不习惯啊,总感觉束手束脚的,走到哪儿都觉得一直有人在盯着自己。

“另外,还是要记得我昨天跟你说过的话,以后见了秦尚直接绕到走,这家伙就是一人来疯,开玩笑也没个度,他说什么都别放在心上。”在不能时时刻刻看着她的情况下,沈淮越能做的只有尽量提醒,让她远离危险源。

“其实……我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软弱胆小,你不用时时刻刻都小心翼翼地保护我,这样我会永远长不大。”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因素影响,叶莞心现在越来越在乎年龄和成熟的问题,无论是外表形象还是心理素质,她都希望能加快成熟步伐。逆境和考验什么的,她并不惧怕。

“我知道你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但既然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就得对你负责。”沈大律师此时的表情和语气都是再严肃正经不过,只是,这‘负责’一词听起来怎么就那么让人浮想联翩呢?

叶莞心的思绪也很快被‘负责’一词拉到了千里之外,心里是又甜又慌乱,愣神了好一会儿才离题千里地敷衍着应道:“娄律师应该已经忙完了上午的要紧工作,我去找他问问敏萱妈妈的案子是不是已经有了最终定论。”

“这个案子是我负责,不是应该问我更直接?”但遗憾的是,离题千里这一招在沈大律师面前并不管用。

敷衍应付没有奏效,叶同学多少有些恼羞成怒,当下就瞪大眼睛厉声质问道:“你……明知道我一直惦记这个案子,有了结论就应该主动跟我说才是,为什么一定要等我来问?”

面对某个小姑娘的突然变脸,沈淮越也是哭笑不得:“急什么,我没主动跟你说自然是还没有最终确定。不过只是时间问题,有些必要的程序必须走完,我们就是再有理也得检察官心服口服地接受不是。”

“所以,等一下你要去和钟检察官见面?”照现在的状况来看,叶同学似乎每次听到检察官三个字都会情不自禁想到钟琪,跟着也会莫名其妙变得神经过敏、情绪激动。

“钟检察官就这么让你不待见?”虽然有点不厚道,但叶莞心的反应却让沈大律师颇感舒心,语气中也带了几分戏谑之意。

“当我什么都没问。”某人的笑意一直从唇角蔓延到眼角,这浓浓的戏谑之意叶莞心想忽略都难,面对难得不正经的沈律师,她也只有当逃兵的份。

“等一下你跟我一起去见她,顺便学一下和检察官在法庭之外讨价还价的技巧。”钟检察官再不招某人待见也是工作上必须面对的人,沈淮越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带她一起。

一听说有东西学,叶莞心立马就来了劲,“这种正式的工作场合我也可以出现么?”这傻姑娘,已经得了沈大律师的钦点,还一直当自己是打杂小妹呢。

“出去工作带助理同行是我的权利,带谁一同前往也是只有我能决定的事,谁也没资格说三道四。”在沈淮越的印象中,钟琪是个绝对公私分明的人,所以他有理由相信对莞心特别有兴趣这件事绝肯定不会发生在钟琪身上。

但事实到底如何,要见了她本人才见分晓。

上午十点半,秦尚负责的离婚诉讼案正式开庭。

男方辩护律师是谁钟琪早有消息,但她没想到沈淮越竟然会坐在秦尚身边给他当助理。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沈淮越家的小侄女居然会坐在旁听席。

案子还没开审就来了这么大两个意外,接下来的进程也是让钟检察官有些‘应接不暇’。男方提供的证据都在她的意料之外,而且都是铁证如山,刚开始还志在必得的她很快就陷入被动。

而坐在旁听席上观战的叶莞心也终于明白沈律师教过她的道理:有时候即便是亲眼所见也未必是事实,在没有了解真正的真相之前决不能轻易下结论。

昨天帮秦尚整理文书资料的时候她只是关注到女方曾经受到男方辱骂和殴打,所以理所当然把她当成受害者,却没想到女方遭到辱骂殴打的原因竟是涉嫌婚前欺诈和婚后出一轨。当秦尚抛出女方肚子里所怀孩子并非男方亲生的铁证时,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了男方一边。尽管他也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女方提出分得男方一半财产的要求显然不可能被他接受。

难怪JSY事务所成立近六年仍保持全胜战绩,看来不仅是沈大律师技高一筹,另外两位合伙人也不是等闲之辈。能跟着一群精英学校,也让叶莞心对自己误打误撞得来的打杂机会更加感恩珍惜。

同时,她也不禁为钟检察官总是‘遇敌太强’感叹唏嘘。其实,工作状态下的钟琪还是挺有魅力的,面对秦尚突发奇招,她依然游刃有余地做出了反击,即便最终并没能扭转战局,也算是尽了自己的本分。

正当叶莞心对钟琪渐有改观之时,雷厉风行的钟检察官却在见到她出现在自己办公室之后毫不客气地提出质疑:“沈律师在工作场合带家属同行是不是有欠专业?”

“首先,并没有法律条款明文规定律师在面见检察官时不能带家属同行;其次,她现在的身份并不是家属而是我的特别助理,就算这里是律政处的地盘,你也无权要求她离开。”此刻,沈淮越也终于明白钟琪不受叶同学待见的原因。知道原因之后,他也没了对她客气的理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