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33步 下不去手

前一秒还在正经训话的叶莞心瞬间又被堵得没了话说,他自己的身体,要不要好好珍惜着都是他自己的事,一本正经地问她是否满意是几个意思?

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JSY律师事务所所在的楼层,电梯门打开之后陆陆续续有人过来打招呼,算是帮叶莞心解决了这个‘棘手’难题。

因为上午要上庭,而且对手还特别难对付,秦大律师今儿来得也是特别早。远远地看着沈淮越和他家小侄女一起出现,一向思想WS的他也下意识地产生了一些不纯洁的联想:“哟,上班下班都是结伴而行,你们俩不会是住在一起吧?”

分明感觉到秦尚是开玩笑的语气,叶莞心还是很不好意思地瞬间红了脸,然后借着要赶去忙工作为由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区域。

等到已经彻底远离秦尚,她才蓦地反应过来,且不说秦尚刚才是在开玩笑,就算他真的这么以为,而她也确实和四叔住在一起,也算不上特别不正常的事吧。毕竟在私底下她会毕恭毕敬地叫他一声四叔,而且他对她的照顾大多数时候就是长辈对晚辈那一类,因为这点玩笑话不好意思脸红什么的,实在有些‘无厘头’。

叶莞心这边正暗自纠结着,另一边一脸铁青的沈大律师已经将口不择言的秦尚拽进了一旁的休息室,“你这说话不用脑子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有时候沈淮越真的很怀疑秦尚这家伙有严重的双重人格,平日里在法庭上是再正经严肃不过,举证辩论都很专业,怎么一离开工作就像变了个人,就爱对着人的痛处戳,‘逮谁蛰谁’,实在让人头疼不已!

“我就是随口说着玩,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JSY事务所的三位合伙人就属秦尚脸皮最厚,沈淮越铁青着脸训人根本吓不倒他。

“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只要是和莞心有关的事都不能拿来开玩笑。刚才是最后一次,以后若再犯,别怪我不讲兄弟情面。”秦尚从来都是吃硬不吃软,沈淮越也只能强势到底。

“这事要做到倒也不难,可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既然能在法庭上管住自己的嘴,秦尚自然也是懂得自律的人,沈大律师已经搬出了兄弟情面这么严重的词,他也只有乖乖顺从的份。但,习惯了在法庭上得势不饶人的他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莞心还是个孩子,经不得你人来疯的吓唬。”虽然秦尚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赖皮,沈淮越却还是能面不改色地应付着。

但,秦大律师也没这么好糊弄:“还是个孩子?这理由找得可真绝!只可惜,我认识你也不是三两天,这种鬼话你还是留着自欺欺人吧,你对那孩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秦大律师平均两周换一次女朋友的恋爱经历果然不是白练的,对感情的事反应就是敏锐。

“那也得乖乖给我把嘴闭上。”唔,沈大律师这回应听起来还真有种含蓄默认的感觉。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最后,挨了训秦尚是吹着口哨离开的,想必他心里也把沈淮越刚才的回应当成了含蓄默认。

沈淮越今天上午也有案子需要上庭,加上秦尚手上的案子比较棘手,他也没有立即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拉着秦尚和娄晋一起确认了今天上午两个案子的细节处理问题。

毕竟是临上庭前的最后准备,花费的时间也精力自然也不会少,等到沈淮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某个小姑娘已经辛辛苦苦地工作了整整一个小时。

因为要上庭,今天叶莞心特地梳了干练的丸子头,还穿上了去年参加演讲比赛时穿过的正装套裙,加上全神贯注伏案工作的专注劲,从背后看还真不能再当她是小姑娘。

但,这种感觉也仅限于面对她的背影时,当她蓦地转过身来,习惯性地睁大那双闪着水光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时,沈淮越心里还是会莫名地浮现出一丝负罪感。

扪心自问,面对这个美好得不像凡人的小天使,他真的下得去手么?

“等一下上庭要用的资料我已经做好了分类,也按照你的要求在关键位置做了标记,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法院?”不得不说,叶同学的恢复能力真不是一般的惊人,虽然一早来就被秦尚的玩笑话弄得乱了芳心,但在静下心来看了几页文件资料后,她还是很快找回了专注力。

“秦尚的案子十点半开庭,从这里去法院只有不到五公里,十点出发也来得及。”虽然嘴上从容冷静的回应着,但沈淮越的视线却一直没有从叶莞心身上移开。说不清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她,总有种小孩子偷穿了大人衣服的感觉。

“干嘛这样看着我?今天这身打扮有什么问题吗?”几天的相处下来,俩人也渐渐培养出了一些默契,叶莞心还是敏感地从某人的异样眼神里察觉出了一些不寻常。

“这种太过正式的职业装还是等你成为正式的法政工作者之后再穿,老实说,你穿成这样,我看着真的不太习惯。”沈淮越是真心当莞心是自己人,才会对她直言不讳,却不想,这傻姑娘却对他的善意提点做了另一番解读——

“你是想说我穿成这样是打肿脸充胖子?”除了因为要上庭想穿得正式一点之外,今天叶莞心做特别装扮其实还有其他考虑:不想总被四叔当小孩子看!但现在看来,某人的想法似乎和她正好相反。

这一番‘离奇’解读可是让沈大律师犯了难:“我只是希望你能做真实的自己,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没必要为了迎合其他人刻意做一些成熟装扮。”

“你不喜欢我穿成这样?”某个傻姑娘难得一定是脑子打了结,竟然冷不丁问出一个连自己都有点无法招架的问题。

当事人自己吓懵,被问到的人也是措手不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沈大律师确实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难住了。

aa

上一章
下一章